http://www.xici.net/d161111199.htm 29 1163 2012-04-18 09:05:1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安之若素墨留痕 > 【凝香雅韵】独活

【凝香雅韵】独活

凝笔墨滞香 发表于:12-01-13 14:40
  
     作者手札:

         认识琴音是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在一次上线的时候,看到了她给我的飞信。

         我是个很淡薄的人,所以甚少与陌生人闲聊。但是琴音似乎与我很有缘,虽然隔着冰冷的电脑屏幕,可我亦喜欢她的性格。那个下午,我们聊了很多,谈话的大部分内容是关于我的小说。她很诚恳得指出了我小说中的不足之处,这亦让我十分感动。

        这样一个豪爽直言的女子,让我触动了良久。

        许久没有来西祠。这段日子,也没有写文,仿佛一直都深陷在黑暗里无法自拔一样。

        这篇小说其实是我自己比较私爱的小说,我用了一个星期将它写出来。可是它的问题亦很多,很多朋友帮我指了出来,我却一直不愿动笔修改。

         这篇小说的雏形,本是一个很美的爱情故事。我说的美不是凄美,而是一种平静安稳的美。

        在停笔之后的这一个多月里,我每天除了看书,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发呆。

        在凝神想了很久之后,我还是重新提笔将它修改了。希望你们也会喜欢。

       
         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
         
         我是凝笔墨滞香,你可以叫我凝香,我希望若有一天,你轻声叫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是面带笑容,心生欢喜的。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2-01-13 14:47 0
2
么么,凝香,看到你我真开心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2-01-13 14:47 0
3
我也很久没写文了,捂脸中

凝笔墨滞香 发表于:12-01-13 14:58 0
4
                                       
                             独        活

                                                                              文/惊墨

   【凝香雅韵】独活
                                                                  (图片作者:木鱼之眼)




                                   一、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本是蛰居在深山老林里,凉薄孤傲,红尘不侵的女子。

  直到,遇见爱情的那一瞬,我才忽然明白。

  原来,这些年的修炼,只是为了遇见一个你。

                                        ————白苏《岁月忽已老》

 

        京墨是在六曲的戏台前见到她的。

当时正值春末时节,从河面不时吹来徐徐清风,落在人的身上,像是女子腕上的玉镯,无声得浸润着凉意。六曲是江南的一座小镇,只有几万人口,依着木蓝河而居。戏台就建在木蓝河上,听镇里的老人们说,那戏台是清朝嘉庆年间本地的一个官宦修葺,本是用来招待贵宾消遣的处所,所以建筑极为考究奢华,就连那悬在廊下最不起眼的红灯笼,都是用当时名动天下的蜀锦制成。只是经历了几百年的风吹雨淋,如今已然破败,但却仍能从中窥出一丝当年的亮丽光鲜。戏台两侧的红木柱上也已有斑驳的漆皮掉落下来,远远望去更像是被人用金色的漆笔胡乱描了几笔,更添风情。

那戏台却是极低,几乎与河面持平,伶人站在台上,便像是宛在水中央一般,台下清流缓缓,水声潺潺,那妆容精细的伶人甩着水袖正开口唱道“原来姹紫嫣红都开遍,似这般都付予断井残垣……”

天空飘着零星细雨,来看戏的人寥寥无几。京墨隔着木蓝河坐在对岸,眼睛虽盯着戏台,却只看到那伶人的嘴一张一合,听不进半句唱词。 他喝了一口茶,无意回头瞥了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后排的她。

她穿一件小竖领烟青色素格绸旗袍,披了一条随处可见的棉布流苏披肩,头发被挽成髻,松松得坠在脑后。一双凝脂玉手捧着青花瓷的茶盏,不时浅酌一口。

 月影疏浅,廊下的灯笼肆意挥洒着朦胧而旖旎的光芒。周围所有的人都成了背景,有人奔来走去倒茶送水,有人相间交谈窃窃私语,有人喝红了脸亮着嗓子叫好。而她就静静地坐在那里,像是一尊极美的雕塑,却更像是一幅写意的水墨画,仿佛这世间所有纷扰繁杂都与她无关。微风及处,只有一对翠玉耳环轻轻晃动着。

京墨立时便怔在那里,连手中的茶盏倾斜洒出来也浑然不知。

细雨绵绵,红影斑驳,古镇廊下有穿着旗袍的女子独坐一端,周身是低回婉转的昆曲声调,像是春末含羞欲绽的菡萏,悄悄地探出花苞来。这样的情景仿佛似曾相识。

此后的两个星期,京墨每去听戏都能看到她。她总是穿着一身旗袍,坐在后排一个极不起眼的位置,幽暗昏黄的灯光,映得她面容更加莹白,仿佛上好的骨瓷一般透亮。

 她就连微蹙着颦眉的样子也是这样美,像是蜿蜒的溪水,流得到处都是。

    京墨坐在离她不近不远的距离,仿佛被着莫名的潮水渐渐吞噬。可是,他的内心深处却涌动着一种莫可名状的欢喜。

所以在一次戏散之后,京墨便起身悄悄跟着她。她步履缓慢,走走停停,京墨以为自己被发现,正犹疑着该现身说明还是该悄声离去时,她却又向前走了。对于京墨来说,她就像是一个谜,越是看不清,便越是想要知道答案。京墨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一路跟着她走过一座桥,转过几条小巷,她一拐弯进了一座小院。

周围寂静幽暗,只有小巷口一盏路灯,散着昏暗的光芒。京墨站在两扇破旧的朱红大门前许久,才渐渐缓过神来。他掏出一根烟,点上,想了想又将它扔在地上踩灭。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似乎是被什么力量牵引着,失魂落魄得到了这扇门前。

正想着,口袋里的手机不适时得响起来,在这样静谧的环境下显得格外刺耳。他慌慌张张得掏出手机,是一条短讯。

墨:我很想念你。我保证再不跟你无理取闹了。
        无论你何时回来,我都在这里等着你。

                                                                                                                               爱你的辛夷

他像是被人从头顶淋了一盆凉水,一下子清醒过来。京墨微微叹了一口气,站在门前删了那条短信,这才缓缓踱步回去。

 

一连几天,京墨都没有再去听戏。整个人浑浑噩噩,做什么都没有兴致。像是病了,却又说不出哪里不适。在这期间,辛夷打了几个电话过来,京墨亦不知道该如何同她说,索性就关了手机。

京墨本是国内一家知名杂志社的特邀编辑,在一次新闻会上认识了做记者的辛夷。一来二去,两人便熟稔起来。一切仿佛都恰好的样子,他未娶她未嫁,认识不过一个月两人就走到了一起。在相恋的两年里,他们一直相敬如宾,只是交流的时间到底是太少了。辛夷是报社的首席记者,一有重大事件常常夜不归宿,即使回来也是窝在书房里,拼命的写报道。

用她的话来说,时间就是记者的生命。

京墨从来都不去查问她的行踪,两个人虽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却总是各忙各的,互不过问。京墨素来喜静,倒也不觉不妥,只是心里总觉得空洞,像是他挂在书房的那副水墨画上的一处留白,有种隐形却显然的孤独感,有时半夜醒来,面对着空荡的房间总是会黯然伤神,而这一切,事业如日中天的辛夷浑然不知。

辛夷本就是新闻界的红人,长相甜美,行事果断,自然会引来很多异性的目光。她经常有意无意得在京墨面前说起,有个私企的经理每日下班开车到报社门口接她,又是送花又是请吃饭。对于此事京墨并无太大反应,最多说个“嗯”或者“哦”敷衍了事。却不想因此引发了一场大战,辛夷借此谴责京墨不关心她,不在乎她继而发展到不爱她。

京墨无奈,又不愿与她争吵,正好江浙一带有个学术界的探讨会,于是他便顺势向杂志社请了假,一个人躲到六曲来。

谁料想,一住就是一个月。

京墨叹了一口气,从床上站起,慢慢走到阳台,又点了一根烟。六曲的夜,静谧无声,细听之下,还有河水浅流的声音。月色像金子一样洒下来,落在水上,霎时就爆开来,粼粼泛起金色的光芒。周围寂静无声,他甚至能听到自己轻微的呼吸声。

一晃神的时间,他又想起那个纤细的背影来,一摇一摆,他的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更像是幼时换齿,疼痒不止。

京墨自嘲得摇摇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一开机就看到辛夷的未接来电,还有短信,他正想按删除键,便有电话进来了,再一看竟是杂志社的主编。

“京墨。你终于开机了,再不开机我都要急死了。你现在还在六曲吗?”

“是的,有什么事情吗?”

“你的一切行程都先停一停。我刚刚接到可靠消息,白苏正在六曲!你去搞定,她的地址我等下短信发给你。你务必要把她签来,要不然,你也就不用回来了。”

京墨这头还没接上话,那里就果断得把电话挂了。


    白苏?京墨想了很久,才想起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白苏,国内知名作家, 因为一部长篇小说而一夜窜红,后来又陆续在网上发表了不少小说,杂文。她的文字在网上受到了热烈的追捧。一时间,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红人。只是,她深居简出,从不接受采访,关于她的报道更是凤毛麟角。

主编曾经不止一次派人去拜访白苏,想签下她的专栏,皆被婉拒。后来,她索性失了踪。这次主编竟将这样的烫手山芋扔给他,京墨的心里不免有几分烦躁不安。

次日,京墨起了一个大早。照着手机上的地址,一路循了过去。走到后来,他越发觉得忐忑不安,直到抵达主编给的地址时,他的心里像是有一群鸽子“呼啦”一下腾飞出来,按捺不住的澎湃起来。

熟悉的两扇朱红色大门,两侧墙上的“爬山虎”,这分明就是那日深夜他到过的小院呀。这对他来说,不无是另一种惊喜。他立在门前,深呼吸几口,正准备上前敲门的时候,门却忽然开了。

竟然是她!

她依旧是不施粉黛,一身嫩白色旗袍,衬得她玲珑有致,右下摆还绣着一簇缠枝牡丹,艳而不俗。只是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冷冽冰凉的气质。

“你找谁?”他听见她这样问,这才急忙递上自己的名片,然后小心翼翼地问:“请问白苏小姐是住在这里吗?”

她的目光清冷如水,盯着他看了几秒钟,才缓缓说道:“我就是白苏。”

 

进了门便是一个小院子。右前方是一个葡萄藤架,已经有零星的绿意点缀在上面,远远望去像是西式小糕点上的奶油花缀,拾掇着几分可爱。架下却是石桌石椅,上面还摆着一套青花瓷的茶具。左手边种着一株杏花,微风一过,便有杏花微雨纷纷落下来,宛若柳絮纷飞,一时间清香落满肩。

白苏将京墨引至葡萄藤下坐下,又给他倒上一杯茶。京墨用余光偷偷瞥了她一眼,之前的相遇皆是在晚上,并未看清她的脸,这次总算能近距离得接触。她长的并不漂亮,最多不过中上之姿,只是细眉明眸之间,总有几分清冷的姿态,如京墨老家的那几株腊梅,清泠泠得泛着凉意。举止之间自有一股清孤之姿,脱俗清丽。

茶是顶好的碧螺春,碧青的茶叶静静躺在雪白的瓷盏里,缓卷缓舒,宛若初夏时分的荷叶,半遮半掩,羞涩中带着几分风情。

白苏没有说话,只是静坐在那里喝茶。这样的清晨,偶有清风吹过,杏花雨微扬,香风细细,低下头便有茶香在手。桌子上放着一本翻开了的古籍,泛黄的书页上落满了细小的杏花瓣,那娟秀的小楷字仿佛开出一朵朵花来,书香味夹杂着杏花淡淡的花香,满院生香。

京墨有一瞬间的恍惚,这样的场景自己想了不止一次。晨光初照的清晨,手捧香茗,闲读古书,身侧是红袖添香,一抬头便有重重的花香鸟语倾覆而至……

可是辛夷是从不喝茶的,嫌茶苦涩而无味,又浪费时间。他家里仅有的一套茶具也被她收拾屋子的时候扔进了垃圾桶,转而就换上了一套意大利的咖啡壶。

只一会儿,他的茶盏便空了,却又不好意思反客为主自己续水,正在踌躇之际,白苏却伸手过来,为他添了一杯。京墨大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他想白苏虽然并不看他,但到底还是关注着他,不然怎么连他茶盏里没水都知道。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莫名兴奋起来。继而大胆开口道:“白苏小姐,我是《蒹葭》杂志社的编辑沈京墨,冒昧前来打扰,是想邀请白苏小姐给我们写一个专栏。”

白苏并未说话,也不看他,只是顾自喝茶,一副神态自若的样子。

京墨在来之前就知道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他之前见过不少作家,开头都对他爱理不理,摆出一副高姿态,到谈及稿酬的时候,才开始显山露水。

可是白苏,对于稿酬一事,始终不闻不问,他第一次觉得有些吃不准。

两人沉默许久,空气也有些紧张起来。她却转过头来,黛眉微蹙,像是问他却又像是问自己:“沈京墨?是京墨的那个京墨吗?”

京墨下意识答道:“是的。”可是一说完便觉后悔,自己又不知道她口中的京墨到底是哪两个字,便仓促作答,不免有些鲁莽。

可是白苏却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沉默。

一直到京墨起身告辞的时候,她也没有表态。但是京墨心里却毫无失落感,反而有几分欣喜,他自有他的打算。白苏虽并未答应,但却也并不反感他的拜访,而他也可以借白苏的事情在六曲多住上几天,最重要的是,他终于有了理由可以正大光明得来这个小院。

“白苏小姐,您可以考虑几天,我过些日子再来。”他不露痕迹得为自己的下次拜访找了借口。

“等一下,”一直沉默的白苏忽然开口。

京墨此时已经走到了小院门口,听到她叫才回转身来。

她立在葡萄藤下,面容如玉清透,有微光照她的身上,将她的影子拉的很长,素净的旗袍仿似被染上一层暮光,像是有薄雾朦胧氤氲在她周身。

很多年以后,京墨回想起来,依旧能清晰得记起她玉立在杏花微雨里,姣好的容颜下,那一双微凉的双眸,清澈冷冽却隐含着见不到底的决绝。

晨风吹过他宽大的衬衣,忽感了几分凉意。他听到她轻声问道,沈先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凝笔墨滞香 发表于:12-01-13 14:51 0
5
回复 第2楼 的 磨墨添香试琴音:

呃。

亲爱的琴音,貌似你插队了……

敏如 发表于:12-01-13 16:12 0
6

我在等下文。


许诺小哥 发表于:12-01-13 19:05 0
7

古色古香的味道,原来,文字也可以做到。


圣罗雅 发表于:12-01-13 21:22 0
8

连载么!!!


暗绯色 发表于:12-01-13 21:45 0
9

好喜欢你的文字啊,文字优美,看得我忘记是现代文,正等着一个浪漫的小插曲,忽现手机二字,我小囧了下,哈哈哈~~~


圣罗雅 发表于:12-01-13 22:09 0
10
以下是引用 第9楼 暗绯色 的话:
好喜欢你的文字啊,文字优美,看得我忘记是现代文,正等着一个浪漫的小插曲,忽现手机二字,我小囧了下,哈哈哈~~~ ...
暗妞看上了~

梓树花开 发表于:12-01-13 22:41 0
11
凝香出场了,哈哈先抱抱再说话!

寂小猫 发表于:12-01-13 23:04 0
12
我也在等他们的从前和后来。。。。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2-01-14 13:16 0
13
羞涩,我哪有凝香说的这么好【凝香雅韵】独活

littleb 发表于:12-01-15 08:33 0
14
期待。

许诺小哥 发表于:12-01-15 11:39 0
15

来顶一下。


惜罗绮 发表于:12-01-16 19:21 0
16
华丽的笔风,流畅的描述,凝香笔力不俗

许诺小哥 发表于:12-01-17 08:41 0
17
没下文了?

故宇谖 发表于:12-01-19 16:09 0
18
好文!顶!!!

凝笔墨滞香 发表于:12-01-29 20:38 0
19
           【凝香雅韵】独活


  

二、不如不遇倾城色

京墨自己也没想到,这样轻轻松松的就签到了白苏的专栏。主编打电话来询问结果的时候,他正坐在六曲的一家小饭店里与白苏吃饭。他拿着手机,与白苏说了一声“抱歉”便走到外面去接电话。主编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一开口就开门见山得问他事情办的如何。

京墨迟疑了几秒钟,然后撒了一个小谎。他告诉主编,第一次拜访吃了闭门羹,还没等主编发话,他在这头就开始表决心,主编不疑有他,说了几句便匆匆挂线了。

京墨一人站在饭店长廊上许久。身边客来客往,人声鼎沸,他忽然觉得迷失了方向,不知身处何地,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

长廊上挂满了红灯笼,烛光透过薄纱散出旖旎的光芒,晚风一过,灯笼就如古时乐师手下的乐鼎,此起彼伏,摇光盈盈。他回过头,却看到白苏立在灯笼下,她立在暗红色的门扇边上,正凝眸浅笑得看着他。

他忽然就想起那句古诗来:“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一时间,悲从中来。

白苏从暮光红影中走来,她又穿着奶白色的旗袍,被灯光一照,像一支窈窕的白玉兰,擎在雨意空蒙里。她走近他,神情淡然道:“沈先生,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京墨回头望了一眼泼墨似的夜色,虽心有不舍,但到底说了一句:“好,那我送你回去。”

白苏并不拒绝,只转身往外走去。

俩人一起并肩走在小巷深处,路边有稀散的灯光投下来,她的侧脸依旧很美,只是连鬓角眉梢都散发着难以亲近的冷清。京墨忽然轻声问道:“白苏小姐是苏州人吗?”

白苏停下脚步,转脸看着他,竟然好奇得问:“你是苏州人?”她的眼睛清澈明亮,像初生的孩童面对着新奇的世界。

京墨不敢再直视她的眼睛,怕自己一时失控做出什么冒犯的事情,于是移开视线道:“我的母亲是苏州人。”

白苏似乎很惊讶,但瞬时就平静下来,只低声道:“很遗憾,我不是苏州人。”

“是么?”京墨说,“白苏小姐身上有一种气质,跟我母亲很相似。所以……”

白苏终于淡然一笑:“那有机会定要见一见你母亲。”

京墨沉默得低下头走了几步,才说:“我母亲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就过世了。”

    白苏怔忪片刻,方道:“对不起。”

京墨没有再说话,直到白苏家门口,他才开口道:“进去吧。”

院子里没有开灯,只有月色清辉浅浅洒下来,投在院中的青石板上,像是结起了一层薄薄的白霜,她踩着一地霜华渐渐隐没在黑暗里。

京墨站在门口,看着她清瘦如荷的背影,一时入了迷。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白苏已经进了屋去。他正转身准备离去,却听得里厢传来一声叫喊声,像是白苏的声音。

京墨急忙跑进屋去,推开门隐约看到倒在地上的一个影子。

“白苏,发生什么事了?”幽暗的环境里,京墨看不到她的情况,只能询问。

白苏的声音很轻,像是硬咬着嘴唇才发出的声音:“我好像扭到脚了。”

京墨循着声音靠近她,然后蹲下身子,温和得说:“来,我先带你去医院。”

她的身体很轻很柔,靠在他的后背上,像一团温暖的棉絮。她的头垂落在他的肩上,有几缕头发落下来,被风一吹就飘到京墨的脖颈上,脸颊上。他嗅到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也不知道是她身上还是发上的味道。他的心里像是被一根小草若有若无的挠着。初春的深夜,整条小巷上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他的脚步迈得很慢很轻,心里却期望着这条小巷永远也走不到尽头。微凉的月光投下来,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他们从一扇扇古老泛黄的木门前走过,每过处,都盛开一朵花来。

夜深人静的小巷深处,白苏忽然开口道:“秋容老尽芙蓉院,草上霜花匀似翦。”

京墨驻足,停顿片刻才说:“你也喜欢秦观的词?”

白苏说:“少游的词,少有人不喜欢。”

京墨笑了笑,一边走一边说:“莫说月色如霜,我却觉得今日的月光最美。”

白苏沉默良久,才回道:“月色虽美,只是到底不是当初的时光了。”

她的声音低落轻浅,在这样寂静的深夜,显得格外惆怅柔软。

京墨下意识得紧了紧抱着她的双手,笑着说:“我是最不喜欢叶梦得的词的,却唯独喜欢他那一句‘莫待霜花飘烂漫’。既已是良辰美景,如花美眷,又何苦回转心头忆往昔?”

“好一句‘莫待霜花飘烂漫’。”白苏也笑,笑声婉若黄莺清脆酥柔,飘荡在初春的六曲镇上空,像是凭空炸开的烟花,璀璨了整个夜空。

京墨微微回头,看到她的脸近在咫尺,笑靥如花,却似黑夜里开出的昙花,明艳动人,不可方物。他的心在那一刻像是融化了的糖果,发腻的甜味渐渐蔓延开去。








凝笔墨滞香 发表于:12-01-29 20:41 0
20
我觉得很抱歉。

一连几天都不曾上来更新文章。

一来是因为近日的确抽不出整块的时间来,二来也有自己的身体因素。

幸好这篇小说并不长,所以我会尽量快些将它写完。

应一些朋友的要求,我自己私底下也认真想过,关于人物个性以及结局,已经做了很大的改动,希望你会喜欢。

最后,感谢各位支持凝香的版友,我会继续努力。

圣罗雅 发表于:12-01-29 23:06 0
21
未结束吧~

我叫阿鲍 发表于:12-01-29 23:08 0
22
原来现代文还可以有古风的味道 喜欢

凝笔墨滞香 发表于:12-01-30 13:08 0
23
回复 第21楼 的 圣罗雅:
还没有结束。

不过是个短篇。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2-01-30 15:32 0
24
以下是引用 第20楼 凝笔墨滞香 的话:
我觉得很抱歉。一连几天都不曾上来更新文章。一来是因为近日的确抽不出整块的时间来,二来也有自己的身体因素。幸好这篇小说并不长,所以我会尽量快些将它写完。应一些朋友的要求,我自己私底下也认真想过,关于人物个性以及结局,已经做了很大的改动,希望你会喜欢。最后,感谢各位支持凝香的版友,我会继续努力。 ...
没事,只要写出来,就是成功了呢

凝笔墨滞香 发表于:12-03-01 17:36 0
25
         【凝香雅韵】独活

      

          三、人面不知何处去

白苏的脚伤虽然并不十分严重,但是三五天之内也难走动。所以京墨每日清晨都会带早饭去她的住所,然后替她收拾房间,有时也会留下来给她买菜做饭吃。

她是个很安静的女子,很多时候都是沉默不语。即便如此,京墨还是惊奇得发现他与白苏竟有许多相似之处。有时候,他们同处一室一下午,却也说不上三句话,但也不觉尴尬。白苏不必说话,她只需波光盈盈得抬头看他一眼,他便知道她需要什么,转身就递到她的手里。

京墨仿佛也将主编嘱咐他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绝口再也没提工作的事情,两人倒更像是相处已久的老夫老妻。京墨一直都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直到空青的出现,他穿着一套笔挺的西装,优雅而从容得站在京墨面前,微笑着伸出右手说:“您好,我是白苏的男朋友,我叫空青。这些日子,多谢沈先生对小苏的照顾。”

京墨立在原地,半天没缓过神来,直到听到白苏浅浅的笑声,他才抬起头来,喃喃得问了一句:“您刚才说,您叫什么?”

京墨的脑子始终晕呼呼的,像是十几只轰炸机在运作。他当然也没有看清楚空青的样子,唯一记得的是,离开那座小院的时候,白苏和空青站在朱红色的门边,一脸甜蜜的样子,像一对送客的新人。


    他两只手插着裤袋,一路晃悠悠得走出小巷。忽然觉得身心俱疲,他照顾了白苏四天,每天早起买菜做饭也不觉得累,可是就跟空青说了几句话之后,腰酸背疼,像是老态龙钟的老人。

他始终不明白,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自己怎么就老了那么多?

   
口袋里的手机很合时宜得响起来。他掏出一看,原来是辛夷。他按下接听键,辛夷心急火燎的声音便传出来:“京墨,你这些日子失踪到哪里去了?手机关机,我去杂志社问你同事,他们都说不知道。”

他深感疲惫,并不想多说话,任由辛夷在那头喋喋不休。

待辛夷说完,她才发现这头的京墨一直都没吭声。这才有点担忧起来。

“京墨,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京墨想起那一对眷侣剪影,就像是不熟水性的人掉进了河里,有一种濒临死亡的绝望。他感觉眼角有热热的液体流出来,于是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说:“辛夷,我们结婚吧。”

“什么?”辛夷明显没有反应过来。

京墨一字一句道,却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吧。”

 

自那天后,京墨没有再去找白苏,她亦没有打电话来。京墨打了个电话给主编,将剩下的工作都交接给了同事。然后便动身回了上海。

生活又恢复到之前的繁琐,辛夷还是整日忙碌,可是却会在每个早晨为他准备早餐。京墨想起在六曲的那些时日,总觉得像是自己做了一个凄美的梦。那一段时间,他害怕看到任何关于六曲的文字,有好几个晚上,他梦到白苏纤弱孤清的背影,渐行渐远,他一下子从梦里惊醒。辛夷只以为是因为他工作累,于是对他更加体贴。

这天,京墨开着车从杂志社回来,经过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惊奇得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从车窗口探头出去,真的是白苏,是她!

她穿着一条再简单不过的墨青色长裙,拎着一大袋东西,像是刚从超市回来。他看着她过马路,拐弯走进一条弄堂,如果不是后面的司机按喇叭的话,他还回不过神来。

白苏住的弄堂出租房很少,他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便找到了她的住处。

京墨站在门前,想起白苏就在这扇门里面,心里像是被吹鼓了的气球,莫名的膨胀起来。他踌躇许久,才去敲门,但无人应门。

他在楼梯口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抽起来。他从傍晚一直等到晚上,抽了整整一包烟,正预备回去的时候,却听到下面传来脚步声。

他倏的站起身,又整了整衣服。

白苏的身影一点点出现在他面前,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原来真爱一个人竟是这样。设想了千万种见面的场景,也准备了一大堆的话,可是真的遇到这个人的时候,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可是,他的这种状态也就持续了几秒钟。因为他看到了白苏身后的空青。

对于他的到来,白苏自然是惊讶,她说:“沈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京墨在脑子里闪过不止一百个回答。我怎么会在这里?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一路寻来,只是为了想看你一眼。

他自然没有勇气说这个,他只是惨淡得笑了笑,说:“哦。我来是想和你讨论一下关于专栏版块的问题。”

空青已经开了门,然后笑着对白苏说:“小苏,请沈先生进来说话。”语气中满是旁若无人的宠溺与亲热,京墨甚至觉得他是故意在做给他看。

进了门,那个男人便弯腰替白苏换鞋,又进厨房去泡茶,俨然一副男主人的模样。

    京墨这才开始细细打量空青。他看上去比白苏年长,可是风度翩翩,穿着得体,举手投足间有一种无可比拟的雍容气质。

他唤她小苏,那样亲密无间,即便有外人在场,也毫不遮掩。直到告别他们,京墨仍旧如置身梦中,他想也许以后他都不会再来找白苏了。

他忘了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只是,一个人在浴室洗澡的时候,迎着莲蓬头,忽然珠泪如雨。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2-03-03 16:23 0
26
静静的读完,试着融入故事里

我不是右派 发表于:12-04-17 15:58 0
27

怎么没动静了?


施尔美整形美容医院 发表于:12-04-17 22:56 0
28
以下是引用 第26楼 磨墨添香试琴音 的话:
静静的读完,试着融入故事里 ...

江苏施尔美整形专家 发表于:12-04-18 09:05 0
29
楼主太有才了 文采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