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5981180.htm 8 751 2003-12-29 09:14:37

快闪暴走族风潮席卷全球!

勇敢的小白 发表于:03-12-17 09:15
快闪暴走族风潮席卷全球!   从今年5月开始,一股无厘头式的“快闪暴走族”(flashmobs)风潮从纽约开始,迅速横扫世界各大都市。纽约、伦敦、阿姆斯特丹、柏林、奥斯陆、堪萨斯城、西雅图到亚洲的新加坡、香港、台北,那些原本躲藏在电脑背后互不相识的年轻男女,瞬间聚集在一起兴致勃勃地到麦当劳跳芭蕾舞、到家俱店里坐沙发、在购物中心忽然鼓掌起哄……,然后又迅速散去。来如风,去如雨,令旁观者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头脑。   快闪暴走族(Flash mobs)的名字来源于两个词:一个是Flashcrowd,指一群人为一个目的,同时进入一个网站;另一个是Smartmob,指一群有相同见解的人,利用先进科技,例如:互联网、手机等,在无领袖下组织集会。   快闪暴走族源于2003年5月的美国纽约的曼哈顿。人们仅仅知道它最初的组织者名叫比尔(Bill),他自诩是一名"社会工作者"。比尔为组织活动专门成立了一个叫“MobProject(快闪计划)”小组。“快闪计划”自身有着鲜明的特点--参加者应当了解一些人已接受了邀请。没有网站会对活动提供专门的信息,更不会在任何当地报纸上发布任何广告--他们只是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相互进行邀请,同为虚拟世界的朋友,几乎没有人在现实生活中会相互熟知。   比尔在第一封致网友的信中就说到,“因为是我的主意所以我写的这封信,但这并不能表明我就是活动的组织者。在我个人看来,在发动电子邮件之前就策划好活动的人就可以担当活动的组织者。活动应当由那些了解活动内容的人来组织”。                 美国活动情况:   第一次行动: 在第一次行动前,比尔向50个朋友发出电子邮件,邀请他们到曼哈顿下城的一家零售店碰头。但由于没有向官方透露活动的任何信息,外加有人向警方透露了消息,此次活动同时也吸引来了6名警察和1辆警车。因此,此次活动的举行并非成功。比尔在事后总结并被迫采取保密措施:要求参加者先在某一地点集合,然后再由组织者分发传单,说明目标的具体地点。   第二次行动: 第二次行动的目标是梅西百货的曼哈顿旗舰店。此前,活动组织者仅通知何时在何地点碰头。在得到组织者的命令后,大约有200人涌入梅西的9楼家庭装潢用品,然后团团围着一块标价1万美元的地毯,七嘴八舌地对它评头品足。   一名参与活动的人随后向记者表示,“我们被告之我们共同居住在郊区的一个大而旧的五金商店内。我们向售货员表明我们希望购买一块称心如意的地毯”。在大约10多分钟之后,这群人突然四下散开消失,令店员们困惑不已。   第三次行动: 参加者在纽约中央车站集合,然后开进凯悦大酒店,乘扶梯上夹层,然后在瞠目结舌的客人和服务员面前大声鼓掌15秒钟。   第四次行动: 行动锁定时尚的索霍区的一家高档鞋店,参加者妆扮得像从邻近的马里兰州乡下乘大巴来纽约见世面的观光客。   第五次行动: 在7月24日举行的行动,大批快闪暴走族来到曼哈顿上城西区的一家爱尔兰酒吧,在一台点歌机周围闲逛,并竭力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一位头一次参加的人焦急地低声向旁人打探:“你也是快闪暴走族吗?”“嘘——”对方只是会意地点点头,眨了一下眼睛,神经质地轻笑一声。这时,一位“闪客计划”的组织者出现了,他悄悄地给大家分发指令条:集合地点——中央公园内与国家历史博物馆对面的小山包。傍晚7时18分,300多名到达指定地点的参与者准时而严格地按照指令条的要求,依次进行静默学鸟叫赞美大自然的行动。出发前,他们都在一个时区网站上对过表。   第六次活动: 超过500名FLASHMOB成员在某大酒店聚集,扮着久别重逢,而后在大堂睡在地上几分钟,之后极速离开。   在8月初举行的一次活动中,200多人在美国的一家书店内假装排队刷卡付款,然后突然一起鼓掌欢呼,令旁人瞠目结舌。   比尔事后表示,“第二次开始后的活动都非常成功”。他在接受CNN的采访时表示:“对有些人来说这只是好玩,有人则觉得这是社交,还有人觉得这是政治。我自己则从美学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我喜欢看这么多不知从哪来的人聚集在一起。”                   欧洲活动情况:   此后,快闪暴走族风潮通过互联网传播到英国伦敦,进而横扫欧洲大陆。意大利的罗马,奥地利的维也纳,德国的柏林都已出现快闪暴走族的身影。以在意大利罗马举行的活动为例,在参与者接收到电子邮件后,他们在蜂拥而入指定的书店,在短短十来分钟之内,书店的大厅里已涌入三百多名快闪暴走族。当指定的时间一到后,所有参与者大声鼓掌,时间没有超过15秒中。但当地路过的居民表示,“此次活动实在是超现实,看到这些,很难不去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此次活动的高潮时间不超过1分钟,2分钟之后,所有的快闪暴走族都已散去。等一切都恢复正常之后,留给书店工作人员的只有惊愕的气氛。   7月30日,柏林,100人,在街头撑起彩色雨伞跳舞,然后闪去。8月7日,伦敦,200人,群聚家具店一同称赞家具,然后闪去。   在罗马也曾有300多人同时涌进一家音乐书店,要求店员寻找并不存在的图书或作家。                   亚洲活动情况:   同样,暴闪快走族风暴在8月开始袭卷亚洲各大城市。8月22日晚上9时许,数十名外籍人士突然涌入香港铜锣湾的一家快餐店,一同高举卫生纸大跳芭蕾舞,并发出轻快的呼叫声,约一分钟后立即停止行动并火速四散,令在场的职员及顾客均错愕不已。台湾的“快闪暴走族”可谓是亚洲最为庞大的一个群体,目前台湾的网络上至少已经有5个“快闪暴走族”相关网站。其中成立于8月17日的“台湾快闪暴走族”是规模最大的,目前拥有400多位成员,参加者声称要“将快闪的理念推广全台”。8月27日下午2时许,该群体的成员在台中广三百货前,演出脱线无厘头的活动,集体面向广三广场大喊三声“火星来了”!然后迅速解散。                    中国大陆的快闪暴走组发展:   不过,尽管快闪族从今年5月以来已暴走全球,尽管有不少专家学者都赋予其深刻的哲学含义,最重要的是,尽管很多国内的网友也对快闪行动跃跃欲试,心向往之,但迄今为止,大陆的快闪族却还仅仅停留在假想的程度。   “某一天,随便哪天,最好是9月 11日这样的日子,城市广场中心突然围聚了一批70年代模样人士,约莫百来人,典型的Hiphop装扮;高举着手机,头仰望天,喃喃自语,一时间广场弥漫各种方言,广州话客家话潮汕话充斥耳边,煞是新奇。突然洪亮一声喊:“我们爱菠萝(blog),正如广州爱时尚”,接二连三,此起彼伏,最后竟成了“大合喊”,这一过程整整持续了3分33秒有余;待喊声落毕,哗地一声巨响,人群飞快四处逃散,在场警察措手不及,阻拦不成,整个广场混乱非常。”这是广州某大学三年级学生Topku发表的网上的一份假象行动,它完全符合快闪暴走族的标准: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的突然出现,怪异的行动和突然的消失。中国大陆何时能够出现真正意义的快闪暴走行动,让我们拭目以待。   就在同时,暴走族依然在全球继续愚弄民众,并吸引着民众的目光的同时,《聪明暴民——下一轮社会革命》(SmartMobs - The Next Social Revolution)一书的作者霍华德.莱因古尔德(HowardRheingold)就警告说,所有的快闪暴走活动都可能演变成为政治活动。他在接受CNN记者采访时说,“迄今为止,快闪暴走活动都是无害的游戏--是一种使用新技术使许多人聚集在一起参与的游戏。但是,正是互联网和手机的应用,才使菲律宾民众聚集起来推翻了前总统埃斯特拉达的统治,才使卢武铉登上韩国总统的宝座。所有的快闪暴走族活动都存在危险的可能”。     因此,作为一种新兴出现的社会现象和社会群体,快闪暴走运动和快闪暴走族的消亡可能会与它的诞生一样--来无影,去无踪。    风往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物事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ferry 发表于:03-12-17 09:23 0
2楼 讨论——他们为什么这样?这几天看到的,疑惑ing doc_toys(6,25569,'ferry',32679828,'%CC%D6%C2%DB%A1%AA%A1%AA%CB%FB%C3%C7%CE%AA%CA%B2%C3%B4%D5%E2%D1%F9%A3%BF%D5%E2%BC%B8%CC%EC%BF%B4%B5%BD%B5%C4%A3%AC%D2%C9%BB%F3ing'); 本帖版权归原作者,其它媒体或网站转载请与e龙西祠胡同[http://www.xici.net]或原作者联系,并注明出处。 作者: ferry 发表日期: 2003-11-11 11:23:22 返回《心理研究所》 快速返回 城市快闪党 / 据称可以心理减压?? 无目的、无意义,无领袖     都市青年津津乐道的“快闪”活动(flash mob),其历史其实很短。   它起源于今年5月美国纽约曼哈顿,是指一群通过互联网或手机联系、但现实生活中互不相识的人,在特定地点、特定时间聚集,一同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无聊”动作,然后迅速分散的举动。   其中较为知名的例子如:6月,纽约一家玩具连锁店突然涌进三四百人,团团围住一只机械恐龙,大声呼喊膜拜;7月24日,200多人聚集在纽约公园内学鸟叫;8月8日,荷兰阿姆斯特丹,400人模仿“狗仔队”冲着离开超市的顾客疯狂拍照;8月13日,600人在英国曼切斯特某购票中心拿起扇子大力舞动;8月中旬,300人涌进罗马图书馆,向管理员询问些根本不存在的书名,然后大声鼓掌欢呼……以上“快闪行动”持续时间多半在5分钟左右,在围观群众瞠目结舌、警察未能有所反应之前,“快闪党”一哄而散,真所谓“飘如浮云,矫若惊鸿”。   这股被媒体戏称为“新一轮都市恐怖袭击”的“快闪”风潮,很快席卷了全球,欧洲、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地均出现了“快闪”活动。   在网上,单就“快闪”老家纽约一地而言,就有几千个专门讨论“快闪”的网上论坛。根据google提供的资料,搜索“闪客”一词的数量,2003年7月13日为1210次;7月29日为10500次;2003年8月14日为53600次;8月31日达到140000次。“快闪”正用传说中吸血怪兽的成长方式,骇人听闻地膨胀自己。   那么,“闪客”一族是何许人也?实际上,“快闪党”里什么人都有,从12岁的学生到四五十岁的艺术家、公务员甚至退休工人,但凡掌握现代通讯技术且具备游戏精神的都市人士,都可以成为“闪客”。   中国特色“快闪”     8月底,台北一个14岁的少年用“阿努比斯”的ID,在网上创办了一个叫“母牛快闪族”的论坛,号召大家用MSN为联络工具,联系和发动“快闪”事宜。   8月27日,“阿努比斯”目睹了台湾第一次“快闪活动”——“闪客”齐聚台中广三广场,大喊“火星来了”——这次行动,标志着国际“快闪”正式登陆台湾。   “母牛快闪族”论坛聚集了上百个“闪客”。但“阿努比斯”对论坛现有实力颇不满意。据他介绍,台湾“快闪”家族,保守估计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但有能力发起“快闪行动”的,只有寥寥几个。   “鉴于‘母牛’实力不强,我就参加了Pchome家族的‘快闪’。”“阿努比斯”通过MSN告诉中国《新闻周刊》。8月31日,“闪客”们从Pchome论坛中得知,在台北南西门市一楼星巴克吧台将有一场“快闪活动”。匿名发起人要求“闪客”携带百事可乐曲线瓶一瓶,在中午11:58分时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缓步走到吧台前;12:00,指着吧台说:Oh,my god!打开可乐并喝两口;接着鼓掌大喊“长岛冰茶太完美了!”整个任务完成,立即闪散。   那天中午,“阿努比斯”用书包装着一瓶可乐,兴冲冲赶到指定地点,准备感受第一次“快闪体验”。可到了星巴克,他懵了在场媒体和围观者里三层、外三层,摄影机挤作一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人们僵持着,在安静里等待传说中的“快闪”。但那天,“快闪党”一个也没露面。   当时场内混杂着多少“闪客”呢?“阿努比斯”说,肯定有。   但看那架势,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一拿出可乐,媒体就蜂拥而上。“那怪尴尬的。”“阿努比斯”说。毕竟,“闪客”都不想成为公众人物。   8月17日,传闻香港旺角的影音商店也有一场“快闪活动”。当时,媒体蜂拥出动,商家全盘戒备,甚至还出动便衣警察以防引发混乱。没想到,到场并承认自己“快闪”身份的,只有一个手持长伞、神色慌张的13岁少年。   提到“快闪”活动的失败,港台“闪客”们无不将其归结为媒体的介入。纷纷在论坛上探讨“克敌之计”。“闪客”们愤愤地称,中国人本来脸皮就薄。记者一出现,谁还敢旁若无人地“快闪”?言下之意,希望传媒高抬贵手,腾出一块地方给中国“闪客”练练搞“无厘头”的胆子。   少年“阿努比斯”承认,他和许多“闪客”都是通过报纸、电视才了解了“快闪”。他无奈地说,这叫成也传媒,败也传媒。   “快闪”是非     “闪客”们在围观者错愕的目光下,认真地实践着“无聊”。那么,“快闪”是表现艺术吗?抑或是新社会运动的锐利边缘?   7月31日,《华盛顿邮报》引用詹森《现代科学故事》一书称,“闪客”的聚集,类似蚂蚁帝国的形成。蚁群中没有任何领袖设置动作行为,它们被群逻辑所控制,依靠嗅觉寻求食物补给的最短途径。“闪客”也力图在城市中,进行此类“不用思想”的交互活动。   和陌生人分享你的生活,用庞大阵容宣泄某种直接情绪,这就是“快闪”最大的魅力所在。   在各大“快闪”论坛上,张贴着类似标语:“我们不接受违法建议,我们不妨碍社会和他人,我们只想跟不认识的人一起做做无聊而且愚蠢的事!”   “闪客”们标榜的“不妨碍社会和他人”,也许仅仅是一厢情愿的说辞。曾被无端卷入“奇袭哈佛大学书店快闪运动”的Kent,提起“快闪”活动,无法掩饰自己的憎恶:“那也许是我所见过最怪异的事件,”他说:“要是我再碰到那帮坏小子,我非踢他们屁股不可!”   远见律师事务所的颜榛苓律师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根据《游行示威法》第二十八条:“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安机关可以对其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员处以警告或者十五日以下拘留:(一)未依照本法规定申请或者申请未获许可的;(二)未按照主管机关许可的目的、方式、标语、口号、起止时间、地点、路线进行,不听制止的”,以及《刑法》第一百五十九条:“聚众扰乱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聚众堵塞交通或者破坏交通秩序,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对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尽管“快闪”运动以行动迅速闻名,往往在执法机构有所反应前远遁而去——但在中国,一旦“闪客”被捕,很有可能麻烦缠身。   在“快闪”老巢纽约,一部分和Kent一样厌恶“快闪”的人,也开始团结起来,致力于“反快闪”行动。他们通过各种通讯工具散布大量“快闪”活动的假消息,试图用“烽火戏诸侯”的老把戏冲淡“闪客”们游戏激情。        绝色   绝对色  金玉良缘 补充日期: 2003-11-11 11:15:48 补充日期: 2003-11-04 15:09:11 今天你Mob了么?   无厘头的“快闪暴走族”风潮,正在迅速地横扫全球各大都市。从6月份开始,纽约、伦敦、阿姆斯特丹、柏林、奥斯陆、堪萨斯城、西雅图到亚洲的新加坡、香港、台北,那些原本躲藏在电脑后面彼此之间互不相识的年轻男女,瞬间聚集在一起兴致勃勃地到麦当劳跳芭蕾舞、到家俱店里坐沙发、在购物中心忽然鼓掌起哄……,然后又迅速散去。来如风,去如雨,令旁观者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头脑。有人称其为Mobs(暴民),但是又有人指出。利用好这种社会运动,很可能是下一代科技的杀手级应用。     快闪暴走族横扫全球   闯进同一家书店寻找同一本书、在酒店的大堂内装睡、在百货公司前大喊“新年快乐”……无厘头的“快闪暴走族”正在全球各大都市间兴起。他们是一些互不相识的人,通过电子邮件和互联网联系召集在一起后,集体搞出一些毫无无意义的或者是搞笑的无厘头活动。这是一个懂得运用新媒体聚合力量的群体,而旁观者摸不着头脑的一脸愕然就是他们所追求的效果和从中所享受到的乐趣。   自从6月份开始,这股无厘头的“快闪暴走族”(flash mobs)风潮,已经横扫世界各大都市。这些互不相识的人瞬间聚集成两三百人的一个群体,然后兴致勃勃地到麦当劳跳芭蕾舞、到家俱店里坐沙发、到购物中心鼓掌……,然后又迅速散去。他们像是在表演艺术又像是示威的动作,让媒体与旁观者跟他们一样无厘头——这群人从哪里来?为什么愿意投入这些看似好无意义的活动?这股热潮代表着什么新的社会意义?又代表什么新的市场行为?   今年6月份,纽约的一家玩具连锁店突然涌进三、四百人,团团围住一只机械恐龙大声呼喊膜拜后一哄而散。8月初200多人在美国的一家书店内假装排队刷卡付款,然后突然一起鼓掌欢呼,令旁人瞠目结舌。在罗马也曾有300多人同时涌进一家音乐书店,要求店员寻找并不存在的图书或作家。   这股风潮也已经来到了亚洲。8月22日晚上9时许,数十名外籍人士突然涌入香港铜锣湾的一家快餐店,一同高举卫生纸大跳芭蕾舞,并发出轻快的呼叫声,约一分钟后立即停止行动并火速四散,令在场的职员及顾客均错愕不已。台湾的“快闪暴走族”可谓是亚洲最为庞大的一个群体,目前台湾的网络上至少已经有5个“快闪暴走族”相关网站。其中成立于8月17日的“台湾快闪暴走族”是规模最大的,目前拥有400多位成员,参加者声称要“将快闪的理念推广全台”。8月27日下午2时许,该群体的成员在台中广三百货前,演出脱线无厘头的活动,集体面向广三广场大喊三声“火星来了”!然后迅速解散。   瞎闹还是革命?   《纽约时报》在8月底的一篇报道中指出,快闪暴走族热潮是“网络演化出新社会关系的具体展现”。   纽约是快闪暴走族的发源地。当时一个名叫“比尔”的人,给素不相识的人发出了五十封电子邮件,号召在曼哈顿商店聚集。比尔在接受CNN的采访时表示:“对有些人来说这只是好玩,有人则觉得这是社交,还有人觉得这是政治。我自己则从美学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我喜欢看这么多不知从哪来的人聚集在一起。”另一位伦敦的快闪暴走族则说:“快闪暴走族是网络世界的现实展现,你可以展现你电子信箱通讯薄里的联系人名单多有力。”   的确,这是个城市网络族的实力展现。全球每个城市中勇于尝新的年轻男女彼此用网络传输、用手机联络他们要到哪里集合、做什么动作。而这些长年躲在电脑后面的酷男酷女,也正是需要社交的年纪。“我们每天都在电脑屏幕上跟很多人讲话、交换消息,却很少见到本人,”荷兰快闪暴走族召集人在BBC网站上说:“这是把电脑社交转换成现实社交的方式。”   面对“快闪暴走族”,有人觉得这只是新兴科技带来的个别豪无意义的瞎闹,但也有人觉得这是新一轮“社会革命”的起点。   最早觉察这场社会关系革命的,是《聪明暴民——下一轮社会革命》(Smart Mobs - The Next Social Revolution)一书的作者霍华德.莱因古尔德(Howard Rheingold)。在2002年7月份出版的这本书中,他从日本涩谷街头盯着手机看消息的青少年“拇指族”开始,指出越来越普及的网络、手机、随身装置,将建构出一种全新的社会关系网——瞬间聚集的陌生人,像蚂蚁群一样在无组织、无领袖的状态下,由集体意识做了一连串有意义的抉择。除了好玩之外,更已经带动大规模的社会、政治革命。他最喜欢举的例子是,2001年菲律宾人用手机短信呼朋唤友地聚集起百万群众,游行抗议前总统埃斯特拉达,并最终导致了他的下台。另外在西雅图WTO会场外面聚集的群众、尼日利亚抗议世界小姐的群众,都是用类似的方式聚集在一起的。   这就是为什么莱因古尔德用“暴民”(mobs)来形容这些新的群众运动?因为只要有政治目的,新的民主形式已经显现了它的实力。菲律宾、委内瑞拉的总统都因此下台,而韩国总统卢武铉也是在新闻网站的竭力推荐之下,从默默无闻的政治新手坐上总统宝座的。伦敦政经学院全球公民社会学教授玛丽卡德,认为最近几年全球兴起的新型战争,跟常规战争最大的不同点之一就是新兴传播工具的角色。具有快速传播效果的手机、传真机、网络不仅让战争从大战场转变成小战场的分散、游击战,更让“流浪”在全球各地的极端分子可以保持紧密的联系。冲撞出9.11事件的基地组织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运用手机、卫星通讯的本.拉登,可以在沙漠中遥控分散在全球的基本教义信徒。   下一个杀手级应用?   美国《商业周刊》在2002年底对莱因古尔德的专访中就曾指出,对于疲惫的IT产业来说,下一次科技的突破靠的是“社会运动”而不是“产品”。这场革命靠的是已有产品的大量普及,从快闪暴走族的热潮中可以看出,由电脑、网络、手机及越来越多可以随机检测的芯片装置构成的多重连网,已经给人类带来了全新的沟通模式。   莱因古尔德在自己的著作中强调:“这个基础建设让人类可以进行以往不可能的沟通。下一个移动通讯的杀手级应用不会是硬件,也不会是软件,而是社会行为的改变。最深远的改变会来自能让人类关系、组织、群体、市场运作改变的基础建设改变。”根据莱因古尔德和其他学者的描述,下一个社会革命将会出现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自愿合作的新关系。移动科技要发挥效用,就必须依靠科技拥有者的合作而不是竞争。特别是在陌生人聚集的体系中,没有从属关系的组织不得不依靠“自愿合作”的精神。没有领导、缺乏明确组织架构、瞬间聚集,却又拥有强大实力的“聪明暴民”,是如何做决定?如何运行集体意识?这对研究常规群众、民主运动的社会、政治学者来说是个陌生的议题。不过对于每天见证股民躁动、流行商品店前排长龙、MP3音乐下载的消费者来说,这就是我们要过的日子。另外,在缺乏公权力的灾难中——无论是9.11,还是前些时候发生的纽约大停电,人们主动聚集上街,在无组织、无领导中心的状况下主动创建救援系统,都是陌生人自愿合作的新典范。   二是信任成为一切合作的基础。面对陌生、没有权威的情境,怎样创建新的“名誉系统”显得特别的重要。否则因为不知道自己在新关系中的位置、在买与卖交易中的优劣势,自然不可能“合作”。“知道谁可以信任、可以信任到什么程度,是越来越重要的事情。群众运动的关键成功因素就在‘名誉’——我们每个人过去跟人交往的历史,决定了别人对我们行为、人格的评价,”莱因古尔德在书中指出。因此,即使政府、企业、组织在无所不在的网络世界中,有着更大的操控能力,但是个人也越来越有能力做出与组织抗衡的动作。   三是更多选择、更多责任的时代。方便、迅速的传播方式,已经被政府、企业行销人员大量采用。但到底内容的质量如何?可信度如何?却是个人必须做的判断。“我深信让我们的消费者、公民对自己要买的东西、要支持的公共议题、团体,有更多信息是我们权力的来源。但是大声说出:‘这种服务烂透了!’让社会更多人不要再上当,也是我们要保有这种权力应尽的义务,”莱因古尔德坦承新社会不会“完美”。“我想要学会跟未来科技相处,就必须学会做它的主人,而不光是被动的‘消费者’,要主动去影响如何规范这些科技运用的政策与规定,”莱因古尔德承认自己带着美国拓荒时代的信仰:“我们不信任远在天边的大组织(不管是政府或教会)可以决定我活着的意义,或应该享有什么权利。我们对手边的工具、知识及自由更有信心。”          绝色   绝对色  金玉良缘 补充日期: 2003-11-11 11:16:41 补充日期: 2003-11-04 15:14:03 快闪行动之日本    地点:日本东京 日期:6月中 人数:近200人 快闪行动:这次是扮<<MARTIX 2>>中的角色,大家都着黑色西装,戴黑超,超COOL地走在街上,以及模仿电影中部分的打斗场面!                              绝色   绝对色  金玉良缘 ------------------------------------------------------------- 回应人: 麦兜宝贝 发表日期: 2003-11-11 13:35:22 我们只想跟不认识的人一起做做无聊而且愚蠢的事 和陌生人分享你的生活,用庞大阵容宣泄某种直接情绪,这就是“快闪”最大的魅力所在。 哈哈,我也想成为“闪克”一族了,很刺激好玩的呀! 可是细细想来,这无非满足了自己未泯的童心的一种恶作剧而已!突然间就觉得索然无趣了!我可以采用其它的方法来满足自己的童心啊! 像这种方式,如果参加的闪客都像我这么纯洁(嘿嘿!)倒也罢了,如果有那些图谋不轨的人士或者被人做枪头使,那自己岂不成了历史的罪人,呵呵, 哈哈 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也不错呀,但是再深入一步去想,实际上这是我们这个当今社会的悲哀,人都没有地方可以刺激发泄自己了,找了这种愚蠢的方式来刺激这个麻木的社会,实际上,也说明人类的价值观的变化! 不说了,说的我自己都糊涂了,呵呵 补充日期: 2003-11-11 13:40:51 你说呢? 如果20年后,世界上流行将双耳拉长到肩膀是美的标志,呵呵,你如果可以接受的话,闪客就是小菜一碟呀!性质是一样的。人总要找些事情做,不是么? 你说呢? ------------------------------------------------------------- 回应人: ferry 发表日期: 2003-11-11 14:19:19 我也不知道呀,其实私心里也满希望有机会参加这种活动。大约是新奇。 难道人类的发展就这样吗,崛起的动漫时代,或许某天MATRIX会真的出现,或许我们已经MATRIX了,哈哈          绝色   绝对色  金玉良缘 ------------------------------------------------------------- 回应人: dhiti 发表日期: 2003-11-11 14:21:41 吃不准。:) 挺有社会学意义的。 这个问题如果以社会学的角度讨论或者到社会学版面讨论会有更多关注。 无论乞灵与否,神灵终将在此。 ------------------------------------------------------------- 回应人: ferry 发表日期: 2003-11-11 14:26:30 最近看到满多事情,真不明白人类        绝色   绝对色  金玉良缘 ------------------------------------------------------------- 回应人: dhiti 发表日期: 2003-11-11 15:39:53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 无论乞灵与否,神灵终将在此。 ------------------------------------------------------------- 回应人: 蓝色恩雅 发表日期: 2003-11-11 21:00:25 现代都市中的人往往有一种疏离感, 此类活动的功能: 1、可以让他们瞬间感觉到自己是一个群体的一员, 而这种归属感的获得轻松简便,不需要负任何责任,没有副作用。   2、让人感觉到电子网络中的互动不是虚无的, 它可以立即变成现实,因此可以自我安慰在网络的中的情感寄托也不是虚无的。   3、让人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人如果活得比较舒服就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快闪使自己作为一分子的集体立即制造出一个社会效应,立杆见影地使人看到自己的存在给外界带来的效应。这可能是科技发达造成的人对自己的无力感造成。 ------------------------------------------------------------- 回应人: 西祠心理 发表日期: 2003-11-11 22:40:56 蓝色恩雅的确厉害,佩服! 我的疏理感在哪里呢?我的安全感又在哪里呢? 呵呵,活的好累的呀,为什么搞的这么清楚呢? 简单生活就是美!  心理理心心明明心理  西祠心理 ------------------------------------------------------------- 回应人: ferry 发表日期: 2003-11-12 09:52:25 科技越发达,却带给人更多疏离感? 难道人类真的会因为无法离开机器,而成为依附于它的一颗苍白木偶?         在太平洋底里沉睡  时间依然继续在走 ------------------------------------------------------------- 回应人: 浮空 发表日期: 2003-11-12 14:40:05  物质世界是极大进步  精神世界却徘徊不前    有落差吧  如果我们拥有勇气和平静的思想   我们就能坐在自己的棺木上犹能欣赏风景   在饥寒交迫中犹能欢唱  千濑 ------------------------------------------------------------- 回应人: ferry 发表日期: 2003-11-13 08:57:19 如果这种落差发展到极致会是什么情况?       在太平洋底里沉睡  时间依然继续在走 ------------------------------------------------------------- 回应人: dhiti 发表日期: 2003-11-13 10:06:01 这种落差一般不会到极度。 如果到了接近极端,社会会有自然纠正的某种功能。 无论乞灵与否,神灵终将在此。 ------------------------------------------------------------- 文章主题:无主题       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  暗恋桃花源
苏晴 发表于:03-12-17 11:22 0
3楼 GTO就是暴走族的老大~ 帅呆了!!!!!!!!!!!!!!!!!!!!!!!!!!!!!!!!!   要嫁就千万不要嫁这种男人! 酷得你想哭 补充日期: 2003-12-17 11:28:02 不过我会参加这样的暴走…… 挖哈哈哈哈  郁闷   曾经我是最奸的奸商!   我没有珍惜这个名字,结果被西瓜抢走了才追悔莫及!   人世间……,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会在西瓜刚出生时一个毁灭打在他身上,   如果非要我加个次数,   我希望是打回城为止!!!!!!!   继续郁闷!!!!   (转自17173某位兄台的回帖)  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谁叫九点半? 发表于:03-12-17 12:06 0
4楼 看照片的时候,我还以为山口组的老大挂了呢。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睡者留其名。  但愿长睡不愿醒
勇敢的小白 发表于:03-12-17 13:54 0
5楼 谁来组织一下,咱们也来暴走一把  风往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物事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任命狂 发表于:03-12-18 07:20 0
6楼 如果人类作每一件事情都有组织,有目的的进行,生活就太无聊了,也许这样的活动让人觉得自己离机器远一点   常常有人叫我小人。所以我只了姓任。        这样就当别人是在很亲热地叫我小任吧     而我又异常在信命,所以就叫了任命狂。   我发现我不仅仅是个小人,而且是个口是心非的小人,   因为,我决定与命相抗,寻找我要的幸福  社会学天地
怨天尤人 发表于:03-12-28 00:23 0
7楼 改天我们也在新街口来一次?我很向往。人不一定多,重要的是效果好。 约个时间?  天,一切都是梦 
爱老虎油 发表于:03-12-29 09:14 0
8楼 骚瑞,很想参加,但是我在刚果,真遗憾没有机会跟各位在新街口暴走了  倾听 倾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