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57809993.htm 11 10994 2016-05-05 17:16:4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职场 > 驿钊传媒学习小组 > 我写新闻“走麦城”

我写新闻“走麦城”

湿辘辘的落叶 发表于:11-11-29 21:21

    新闻无小事。作为记者,有过成功的喜悦也有过走麦城的痛苦。这里记述一下两次走麦城的经过。
    1993
年的一天早晨,我骑着单车送女儿上幼儿园,拐回的时候在市卫生局门口碰上了一位朋友。问他这些天干什么了,他说下乡调研乡镇卫生院情况。我说情况如何?他顺手给我一份材料:正要找你,你给发一下吧,现在乡镇卫生院没有钱投资,几乎全部瘫痪着,老百姓看病成了大问题,你也往上面的报纸上给呼吁一下,看省里或国家能不能给点政策支持。我顺手接过,回到办公室看这份以卫生局文件名义下发的调查报告,感到乡镇卫生院确实因为无投入难以生存下去,造成农民有病无法就医。于是改写了一篇新闻在报上登了出来。因为没有反应,就又改了改:三门峡市乡镇卫生院:资金不足难维持。寄给了《人民日报》。不几天,《人民日报》在读者来信版上刊登了出来。
    
两天后,我被叫到市委宣传部,主管新闻的副部长问我这稿谁让发的。我说是卫生局的同志给的调研报告,要我发一下。这位部长说:王书记很生气,批评了卫生局,现在卫生局不承认这事,说你自己写的。我一听就站了起来:他们还说我让给上级报上呼吁,为啥不承认了?部长说,省委每周要收集一本中央级报刊对河南报道,头条是:河南省掀起学习英雄徐洪刚热潮,而第二条就是:三门峡乡镇卫生院,资金不足难维持。省委电话询问王书记,王书记批评卫生局说:你在人民日报上发这个稿子啥意思?人民日报能给你钱救卫生院?我听部长的转述苦笑不得:王书记这样不讲理,我也没办法,作为记者我写这个没错,事实清楚有理有据。
    
不一会儿,王书记来了,冷着脸看我了半天:你想想,这个事全国都一样,别处没有人写没有发表,你这样做不是给三门峡摸黑了吗?王书记是女书记,又当选了中央候补委员,我也不敢再强嘴了,只好说:对不起王书记,给你添麻烦了,这事不怪卫生局,全怪我。王书记消了气:你还年轻,以后采访写稿要从另一个角度想想。这事就这样了,不再说了。
    
我从市委出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1995
年夏天,灵宝市一位朋友带来川口乡党办的秘书找到我家,拿出一个乡党委文件:清华大学在灵宝设办分校,让我在中央级报约上给宣传一下。我说这可不是小事,清华大学没有办过分校,怎么会在咱们这儿办分校?秘书说,薛敏祥先期投资3000万元,已经说好了。前天举行了仪式,三门峡电视台也报道了,你们报社没去人,我们市里领导让我们来找你。
    
第二天,我坐车到川口去看了看,果然离乡政府不远的310国道旁边圈了几百亩的地,工人们开始动工兴建了。采访了工人、乡领导,并调阅了电视新闻,我便赶写了一篇新闻稿:清华大学将在河南灵宝开办分校。稿中将两个专业也写的清楚,先给了上海文汇报,后来给了人民日报海外版和新华社,第二天,新华社播发了通稿;两天之后,文汇报在国内新闻版上以醒目标题刊出;三天之后,人民日报海外版在第三版左上部刊发出来。继而,一些文摘类报纸纷纷转载。
    
文汇报登出后的当天下午,国内部主任沈力给我打电话,问这个稿子是真实的吗?我告诉他采访经过,他在电话中说,清华大学领导见了这条新闻很不高兴,否定说从来没有听说在河南办分校,怎么办?我说,我亲自到现场去看了呀,怎么会这样。他说,你再了解一下情况,那边等着我们解释呢。过了不一会,新华社也打来电话,问稿子的情况,我仍然照此说法说了一遍。新华社国内部同志说,他们现在受到了批评,现在闹得很厉害,中央责成河南省委调查这件事,你配合一下,把情况了解清楚,咱们只是报新闻的,真正操作这事的究竟怎么回事。我说行。
    
果然第三天,副省长张文彬带着人到了三门峡,与王书记见面后,没有叫我,而把主管新闻的宣传部副部长叫上一同去了灵宝。在灵宝市,先看了征地、施工,调查了灵宝市有关领导以及调阅了电视录像。回来后,由三门峡市人民政府出了一个调查报告,报告上说,新华社、人民日报和文汇报等报道的事实基本准确,但这事主要是一些人在操作中出现在问题等等。他们打电话,我到政府拿了一份,用传真给上海文汇报、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各发了一份。三门峡的报告又改为省政府的调查报告,上报给中央有关部门,这事才算结束。
    20
年以后分析这事,应该说有对有错。对的地方,新闻没有的失实。乡镇卫生院的现状,有理有据,没有一点差错;清华大学办分校的事,后来据说确有其事,他们边操作办手续,只是后来报道出来后引起社会质疑,中央有关领导过问此事,他们不敢承认罢了。错的地方,就在于没有从讲政治的角度去看待新闻源,没有摆正局部与全局的关系,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这便是深刻的教训。


一夜又回到解放前 发表于:11-12-01 10:57 0
2
深表理解

常山子龙 发表于:11-12-05 16:14 0
3
呵呵,你很有当领导的潜质啊

云淡无痕 发表于:11-12-06 21:13 0
4
我写新闻“走麦城”

江郎才不尽 发表于:11-12-08 21:08 0
5
有心人啊

无涯居士 发表于:11-12-09 21:44 0
6

狗不理日报 发表于:11-12-11 19:53 0
7
彼此彼此

寒潭孤雁~ 发表于:11-12-22 21:57 0
8
我写新闻“走麦城”

xxxliukun 发表于:12-12-04 08:32 0
9

jizheling 发表于:13-10-19 08:32 0
10
都不怪你,都是通讯员的错。

lee4709 发表于:16-05-05 17:16 0
11

当代中国法治的两个天敌:一个是缺乏自省精神的道德绑架,另一个则是凌驾一切的公权力。这也是市场经济顺利前进的敌人。我很赞同这句话,因为有公权力,所以和利益合谋和利益输送,譬如能源中心现任的主任张林,人送外号“淫魔",看看此人是如何发迹的,又是如何不学无术、拉帮结伙,两面三刀的,再看看南钢党工部的贾、黄、邵、关等人是如何认同”等级服从“和维护秩序的?只要对他们有利,一切都是对的。只要对他们不利,一切都是错了,都是自己找责任、找主观原因,而他们自己却可以为所欲为,从无责任,从不担当、只有继续升官继续发财,他们骨子里面很得意,是看不起别人的,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者,在社会价值排序中获得了一切,但是对外他们又做出一副伪善样,他们把欺压别人说成照顾,把牺牲说成”关心“,他们口口声声讲道德却从无道德,虚伪从来和自私联系在一起,内心的自私却又让他们不停地通过败坏人性来获得心理支撑,通过利益的获得来为自己寻找借口,所谓的权力,他们天生喜欢,因为能让他们获得很多社会承认的附加值,他们诬陷别人复杂,可他们又从不”简单“,一切都是阴阳两手,当别人要突围时,他们又赶紧拿公权力来对付别人。他们表面上作出一副勤勤恳恳、水平很高、无私奉献状,其实“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一旦喂不饱,他们就原形毕露,做”忠臣被弃“状,他们其实是社会发展的大敌。有一年,肖同友过生日,请张林等中层干部去吃饭,他在大楼前一副得意样,还有人恭维他,我就想这个企业的管理,真是两层皮两不沾。一切卑污都被尘封,一切风声都被误导,一切正义都被愚弄……敢喊者,叫政治不成熟、叫偏激、叫自己也有错(人有头皮屑当然也是错)不能全怪人、叫片面成见、叫公司领导用人肯定比你了解深刻,叫耿耿于怀、心胸狭隘、叫个人恩怨、个人利益,叫赔礼道歉、解除劳动合同,在给予处分。很多年前,我就知道,我们的父母不能来这个企业,如果给车子撞了,并且是领导的车子,除非因为某种原因领导主动表现出姿态,否则很有可能是白撞,叫讹诈。这就是一帮不知道从哪里奔出来的”贵族“的”登龙术“。他们很得意,因为一方面跳群舞既可以为自己攫取利益,一方面又粉饰打扮,惺惺作态说:你看我像不像共产党员,再转过身污人清白,指鹿为马,拿马列主义大帽子套人。

2016-04-26 09:5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