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55795057.htm 109 5615 2012-04-27 20:25:04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安之若素墨留痕 > 【长篇连载】《红妆》 [第八章已更新至101楼]

【长篇连载】《红妆》 [第八章已更新至101楼]

晚ang 发表于:11-12-02 13:24

【长篇连载】《红妆》 [第八章已更新至101楼]

3186469-20111018201246.mp3 (4,971 KB) 
                                             第一章


   “你确定要去?”

“你是谁?”

“就算红莲之火将你燃烧,你依然要去吗?”

远处朦胧的身影,依稀看见一袭绯色长裙的女子,缓缓的走向前方,只听得清话语,想要努力看清女子的相貌。周围却像一片大雾遮盖似地,一切都盖上了一层薄纱。

“离开这里,回到你原来的地方。”

“红莲之火即将盛开,远离这事事非非,彼岸的红莲已掩盖了往事,离开,永远不要再回来。”

忽然周围似血一般的红,妖艳的颜色弥漫整个视野,女子绯色的长裙融入漫天的红色中,沿着巨大的台阶缓缓走向祭祀台,脚步离开的地方,大雾仿佛有生命般的遮盖过来,挡住了一切的视线。只看见台阶两旁跪着无数的人,伏在地上嘴里唱着古老的歌曲--

“以神之名,以红莲为介,渡我过彼岸,救赎吾之灵魂。以月之光,火之光,照亮前方的道路

诵经般的咏唱,如潮水一般涌入耳膜,祭祀台上的女子对着如火般的红莲跪拜,双手合十举过头顶,月光盈盈的洒落在红莲上,泛红的光照在女子脸上,显得生硬诡异。

“祭祀开始。”

声音过后,从台阶两旁走出两个白衣童子,拉起女子的手腕,突然的手腕处鲜血流出,沿着台阶一直流淌。祭祀台的绯衣女子忽然间回头,看向她,大雾遮盖了容貌,却遮盖不了那双浸满水雾的眼睛。

“不要,你们放开她。”她忍不住开口,对着台阶上的人喊,“你们放开她,她会死的,你们不能这样对她。”

看着石阶上流淌的鲜血,她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向前跑去,大雾慢慢散去,连着所看到的景象一并慢慢淡去,只留下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浸满泪水。

 

 

“啊……!”床上的人突然从梦中惊醒,全身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手捂着胸口大口喘气,平静下来才看见侍女一脸着急的立在一旁,开口问到。

“怎么回事?”

“公主,您终于醒了,您刚才梦魇了,奴婢们叫唤了半天也不见您醒过来,正想过去禀告白将军。”

“我没事了,无音留下,你们下去吧。”

看着所有人出去了,无音才拉住她的手,“公主,你刚才吓死我了,怎么叫你,你都不醒,无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无音,不要叫我公主,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我算是什么公主,还是叫我小姐吧。苏念顷一手捂着额头,靠着床头,听着这一声声的公主,无不觉得是莫大的讽刺,一个从出生就没见过自己所谓的父皇的人,一个连皇家族谱都进不了的人,叫公主不是讽刺是什么。或许,如果没有这次的和亲,那个顶着父亲头衔的人根本就记不起还有这样一个女儿。

无音看着自家小姐陷入沉思,叹了口气轻轻走了出去,不放心的再看一眼,才把门带上。

 

 

一个月前

苏念顷本以为那把她遗忘了十八年的父亲终于记起有她这么个女儿了,却没想到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答案,作为靖国公主和苴兰城城主联姻。她可以反抗,可以离开这个居住了十八年的地方,可始终忍不下心弃自己的乳母和无音不管。两天前被带走的乳母和无音,看来也就是为了让她就范做的准备。

没有任何的考虑,答应与苴兰城联姻,放出了无音作为陪嫁丫头,留下了乳母,是怕自己完不成任务还是作为威胁的筹码,连看自己一眼都充满了厌恶,这样的父亲呵,还真是不如不见,苏念顷想到这里忍不住冷笑一声,留下乳母我就会就范?是不是太天真了,虽然现在没有办法离开,可一旦知道乳母被关在什么地方,她一定会离开。师傅说人一旦有了牵挂,就有了弱点,看来真是如此。

 


晚ang 发表于:11-12-02 13:23 0
2

                                       第二章


    风过树林,还没扬起半点灰尘就被茂密的枝叶阻挡了,树林外还是炎热的骄阳,一进到树林便是看不到一丝阳光,越往深处走越是透着阵阵寒意。

“将军,过了这片树林,我们便到苴兰城了。”前方探路的侍卫禀报,树边的白衣男子转过身看向树林深处,这么快就到苴兰城了,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马车,吩咐侍卫传令下去,和亲队伍今晚在树林休息,明天入城,才走向马车。

“顷儿,今晚就在树林休息,明早入城。”白言站在马车外对着里面的人说,可过了半响不见里面人的回话,正当他想抬手拉开帘幕时,一声叹息从里面传来。“是吗?这么快就到苴兰城了。”白言看着垂下的手,此刻的他不知道如何去回应这一声叹息,嘴动了动终是放弃的转身,“我吩咐人去找找附近有没有水源,给你梳洗下。”说完大步走开。

 

把身子整个的浸在水中,抬头看着夜空中悬挂的满月,难得在树林找到一个湖泊,苏念顷背靠在岩石上,听着虫鸣的声音,明天么?明天就入城了。未知的定数是不是会变得有趣些,或许该期待多一些。还没想完,突然发现耳边的虫鸣消失,周围的草丛里发出嘶嘶的声音,伴随的风的浮动越来越大,拉过岩石上的衣服套上,单脚点地跃上湖边的大树。

目光所到之处,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地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虫子,像是赶路一般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看着虫子所去的方向,不由得皱起眉头。

前方无音着急的奔向湖边,又要找寻可以落脚的地方,偶尔踏在爬行的虫子上,发出汁水崩裂的声音,让无音更加急切的想要找到那一抹身影,在看到树上的人后在大呼一口气。

“小姐……”,“我都看见了,前面怎么样?”苏念顷看着越来越多的虫子汇集到前方,眉头更是没有松懈半分。“白将军带着侍卫用火驱散虫子,可是由于数量太多,根本无济于事。而且,虫子中很多是毒虫,侍卫们不敢用刀剑砍杀。”“有人受伤吗?”“之前被毒汁溅到了几个侍卫和婢女,随行的御医已经给服下药丸了。”

越来越多的虫子向前奔去,整齐有序,就像军队一样,对,就是像军队一样,苏念顷眼眸一亮,屏气向四周感应,慢慢的在嘶嘶声中听见一丝微弱的声音,像是虫鸣又似鸟叫的声音。根据微弱的声音,辨别出方向,苏念顷从树上一立而起,似燕一般的奔向树林的东南方,头也没回的告诉身后无音,“回去保护好一尘大师,切不可出乱子。”

 

 

树上的青衣男子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发现藏身之处,看来这次和亲的队伍里还是藏有高手的。一点都没有被发现的惊慌和窘迫,青衣男子双眼含笑的看向来者,手中的绿叶放到嘴边发出一声尖锐响声,周围的嘶嘶声随即停下来。

“姑娘难道不想对我说些什么?”青衣男子双手背在身后,站在原地等着来人的回答。

“是你操纵虫子攻击和亲队伍的?”“姑娘不是都看到了,难不成我是在这里赏月的。”

“和亲的人和你有仇?”“无仇。”“那你这样的原因是什么?”“队伍中不是有一个老和尚吗?姑娘何不去问他…..”身边一阵劲风扫过,青衣男子侧身一躲,待再看时已飘出数十丈之远。

“妖孽,休得伤我靖国公主。”一身僧袍的一尘大师落在苏念顷身边,看到女子无碍,才出口厉声喝斥青衣男子,一边落后一步的白言也站到苏念顷另一旁,同样一脸凝重看向青衣男子。

“老和尚,你不好好在你的越麓山呆着,跑到我苴兰城干什么?”青衣男子也不恼,还是双眼含笑的看向三人。

“敢问阁下是不是苴兰城大祭司座下右护法离笙?”听到声音,青衣男子才注意到后一步赶来的男子。“不错,我就是离笙。”“既是右护法,为何要攻击和亲队伍?”白言面含怒色的问到,来者既然知道是和亲队伍,还出手攻击,更像是早已等候在此地,就等他们到来一般。

“既是和亲,又何必带一个老和尚来,白将军何不问一下老和尚,他为何会跟随你们来苴兰城。”

苏念顷和白言一同看向一尘大师,正要发问,突然乌云遮月,一股风雨欲来的趋势,离笙看着突然变了的天色,不由得脸色一变,手中的树叶断成两半,双眼中再无笑意的看向三人,“老和尚,不要多管闲事,回你的越麓山好好呆着。”说完连同身形一起如雾般慢慢在夜色中淡去。

剩下的三人除了苏念顷,均是一脸凝重。

 

高高的观星台上,一袭白衣的男子双手合十,食指向月,尾指向夜。顷刻间风云突变,狂风席卷,隐隐夹杂风雨欲来的趋势。

白衣男子身后慢慢现出一青衣男子,正是刚才袭击和亲队伍的离笙。

“大祭司,和亲的队伍已到迷雾森林,明日便会进城。”离笙微微抬起头,却是不敢直视前方白衣男子的背影,恐一个眼神都亵渎了似地。

“离笙,你逾越了。”幽幽的话语从白衣男子口中传出,看似不经意的话,却让站立的青衣男子身形晃了晃,随即似极为惊恐的马上跪在青石板上。

“属下只是想帮大祭司解忧,既然大祭司不赞同这婚事,何须让和亲队伍入城,况且就算入城,城主......”“这事不是你插手之事,今日便是我给你的警告,再无下次之说” 离笙的解释尚未完,便被打断,只能屏气俯跪在地上,眼角的余光看到身旁的白色衣袍,更是再一次身形晃了晃。感觉一阵疾风扫过,俯在地上的青色身影便是一阵僵硬,待到僵硬过后,抬起头已没有白衣男子的身影,离笙身形不稳的站起,借着月色一看,脸上竟无半点血色,嘴角更是有一丝丝血迹。

再看天际,已无半点风雨突来的趋势,便是月朗星稀,离笙站在观星台上,手捂胸口,似叹非叹的看向枝头的满月,“看来明日会是个好天气”。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1-10-31 22:45 0
3
哇哦,无敌坑王又开坑!!

晚ang 发表于:11-10-31 22:48 0
4
【长篇连载】《红妆》 [第八章已更新至101楼]回复 第3楼 的 磨墨添香试琴音:

圣罗雅 发表于:11-11-01 08:08 0
5
以下是引用 第3楼 磨墨添香试琴音 的话:
哇哦,无敌坑王又开坑!!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空荡荡滴城 发表于:11-11-01 13:19 0
6
蹲坑支持师傅~~~超喜欢仙侠文

洛神何在 发表于:11-11-01 18:31 0
7

楼主莫非就是女流氓之一。

现在的小说真不知道是怎么了,明明很简单的句子,非要加上那么多的形容词。跟尼玛天朝的领导做工作汇报一样。对于小说,我就是典型的崇洋媚外,我就是喜欢西欧那种简单的文字叙述简单的故事的小说。
写散文用词语进行修饰是一种情感的表现,写小说到底是为什么写呢?不就是写个故事吗!


圣罗雅 发表于:11-11-01 18:40 0
8
以下是引用 第7楼 洛神何在 的话:
楼主莫非就是女流氓之一。现在的小说真不知道是怎么了,明明很简单的句子,非要加上那么多的形容词。跟尼玛天朝的领导做工作汇报一样。对于小说,我就是典型的崇洋媚外,我就是喜欢西欧那种简单的文字叙述简单的故事的小说。写散文用词语进行修饰是一种情感的表现,写小说到底是为什么写呢?不就是写个故事吗!...
说天朝汇报工作并非是用形容词啊……是非常僵硬,老娘写了两年,觉得很厌烦啊……不过古代文都偏向文艺,乃这样说也不对吧。西方的话,哪没华丽丽,只不过是种偏好,有人喜欢华丽文艺,也有人喜欢简单清爽。建议楼上要看文,还是喜欢的,不如直接看你自己的喜欢,这样才带劲,不是么~~~
散文是美文~充斥华丽,更多是阐述感情。小说么这种多,主观意义上还是看剧情有木有,散文剧情没起伏来着= =b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1-11-01 19:22 0
9
以下是引用 第7楼 洛神何在 的话:
楼主莫非就是女流氓之一。现在的小说真不知道是怎么了,明明很简单的句子,非要加上那么多的形容词。跟尼玛天朝的领导做工作汇报一样。对于小说,我就是典型的崇洋媚外,我就是喜欢西欧那种简单的文字叙述简单的故事的小说。写散文用词语进行修饰是一种情感的表现,写小说到底是为什么写呢?不就是写个故事吗!...
问题就是,爷作为读者,相当喜欢这样的东东呢,哈哈

投读者所好,懂不?

晚ang 发表于:11-11-01 23:21 0
10
【长篇连载】《红妆》 [第八章已更新至101楼]回复 第5楼 的 圣罗雅:

晚ang 发表于:11-11-01 23:21 0
11
回复 第6楼 的 空荡荡滴城:
哦嚯嚯,额,好吧,它是坑

晚ang 发表于:11-11-01 23:24 0
12
回复 第7楼 的 洛神何在:
每个人有每个人对文字不同的看法
但是不代表所有要赞同你的观点
你可以喜欢简单明了的文字
而我喜欢多加修饰的精美语言
因人而异
我不强求你
而你亦不可强求我
不要说你的字语行间没有透露哦
罗平小菊妹这样可不好哦

晚ang 发表于:11-11-01 23:25 0
13
回复 第8楼 的 圣罗雅:
其实他是想来告诉我们他来了
要我们继续疼爱他

晚ang 发表于:11-11-01 23:26 0
14
回复 第9楼 的 磨墨添香试琴音:
阿璃啊
不亏我的这个万年坑王来挖坑啊

晚ang 发表于:11-11-06 01:22 0
15
【长篇连载】《红妆》 [第八章已更新至101楼]
                                       第三章


    清晨,太阳才出地平线,苴兰城的城门早已大开,却不见城主或是大祭司,也不见圣女,只有大祭司座下左右护法领着一干众人等候在城门口。白言率领和亲队伍到达城门下时,见到的便是这般景象,不由得又是一阵愤怒,这苴兰城也太不把我靖国放在眼里。顷儿作为靖国公主前来与城主和亲,既作为城主夫人,却是只派了左右护法来迎接,主事几人皆一人未来,想到这,面上不由得沉了沉。

“苴兰城左右护法奉大祭司之命,前来迎接靖国公主。”只见城楼下一青一蓝两个身影从背光处走出,都是同样修长的身材,只是蓝衣男子肤色为小麦色的健康肤色,而青衣男子肤色偏白,五官均是轮廓分明而深邃,一个冰冷孤傲,一个邪魅性感。想来那蓝衣男子便是苴兰城左护法离莫。

苏念顷坐在马车里透过纱帘看向外面,早已料到的情景,只是没想到这苴兰城这么不给靖国面子,这场戏则是越来越有趣。马车再次动起来,再看已是进入城内,看着城中一片喜庆,这里倒是做足了功夫,是先将一军再给个甜枣吗?这苴兰城的城主真真是有趣得紧。

一路通畅行至城主府邸,苏念顷突然感到一阵压迫感,像是被人直逼眼眉的迫人之感。转身抚开纱帘,仰头便见不远处一高楼上站立一白衣男子,低头细细端看苏念顷。故距离太远,苏念顷并没有看清男子的长相,只见男子乌黑的长发垂落高楼边缘,额头间的饰物发出幽蓝的光芒。

直到行至府邸大门处,苏念顷才收回目光,左手虚扶着无音伸进来的手臂下车,不知是不是错觉,明明相距甚远,苏念顷却可以感觉到那男子似能看清自己的一丝一毫,就连自己脸上细微的绒毛也似乎能看见,再抬头看向那高楼时,已无那男子的半分身影,难道是自己的错觉不可?摇摇头不再去想,现实也罢,错觉也罢,与自己何干。

进入城主府邸,说是府邸,却是不比靖国皇宫差上一分,高高的宫闱,亭台楼榭,远处的主殿络云殿重廊复殿,层叠上升,贯穿青琐,气势磅礴,更比靖国的宫殿多几分气势,多几分细腻。连身后的无音也不由得惊呼,仿佛进入那九天之上的天宫。

一行人缓缓进入络云殿,苏念顷既为未来城主夫人,理所应该的暂居在络云殿的偏殿,待到与城主大婚后搬入主殿。待打理的侍从走后,苏念顷才转身面向那左右护法。“不知二位护法可否告知本宫,何时可以见到城主?”离笙与离莫相视一眼,即答到“城主并未在城中,公主切勿着急,大婚前必然可以见到城主。”白言在一旁,早已是一脸不满,听到城主未在城内,更是起身想问个清楚,却不想两位护法向苏念顷俯了俯身便退了出去。

“公主,怎么看?”坐在一侧的一尘大师看着站立在窗口的人开口询问。

“大师和白将军也暂且退下吧,从靖国到苴兰城路途遥远,现下到了,本宫也乏了。”一尘大师面部一怔,未料到公主这般回答,也还是站起身和白言一起向苏念顷行了礼退出去。

 

“白将军何时返回京都?”

“大师又是何时回越麓山?”

“这……

既是保护公主,大师不必防备在下,在下只是和亲护使,不是吗?

“哈哈哈,不错,咱们都只是保护公主而来。”

“大师,请。”“白将军,请。”待转角已看不见白言身影时,一尘前刻面带微笑的脸立即沉了下来,陛下让这白言作为和亲护使是何意还是另有打算,这白言可不如表面那般毛躁不知分寸,看来苴兰城一行比想象中的更需多加小心才是。


少爷坏 发表于:11-11-02 08:32 0
16
你坚持写长篇,偶就坚持视而不见。。。。。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1-11-02 09:23 0
17
以下是引用 第16楼 少爷坏 的话:
你坚持写长篇,偶就坚持视而不见。。。。。 ...
那我就可以坚持鄙视你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1-11-02 10:27 0
18

文艺热帖排行


圣罗雅 发表于:11-11-02 11:24 0
19
以下是引用 第16楼 少爷坏 的话:
坚持视而不...
为嘛?

洛神何在 发表于:11-11-02 12:22 0
20
这种帖子以后不能回,三个女流氓在这里。

圣罗雅 发表于:11-11-02 17:32 0
21
以下是引用 第20楼 洛神何在 的话:
这种帖子以后不能回,三个女流氓在这里。...
伪君子你也在= =b

晚ang 发表于:11-11-02 21:00 0
22
其实我又想坑了
嗷呜

晚ang 发表于:11-11-03 11:35 0
23
回复 第16楼 的 少爷坏:
哎呦
浪爷也来了
你视而不见还不是来了
哦嚯嚯

晚ang 发表于:11-11-03 11:36 0
24
回复 第20楼 的 洛神何在:
罗平小弱受
你来了
是找姐疼爱你的么?

晚ang 发表于:11-11-06 01:10 0
25

 

                                      第四章


    子夜时分,众人入睡是最好探寻别人秘密的时候,也是一切黑暗操作最好进行的时候。

 主殿之上一黑影灵活的顺着房檐快速的起落,最终落在一处没有殿名的大殿外,看上起华丽无比的大殿,却无一人把守,只有房檐上的白色玉石风铃叮铃作响,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更加诡异。

逻裔坐在大殿中透过殿门看向门外的黑衣人,低头嘴角微微的勾起,放在扶手上的手指一曲,便随着风铃声慢慢淡去了身影。

黑衣人在确定殿内无人后,推开殿门闪身进入大殿,虽是黑夜,在月色的照射下,殿内的摆设一览无遗,并无半点可以藏匿东西的地方,黑衣人似不想无功而返,一转身顺着墙角一边摸索而去,在快要触及熏香炉时,椅子上的身影慢慢显现。

“公主还是不要碰那个香炉的好。”黑衣人迎着月光看着椅子上的白衣人,这才看清黑衣人原是靖国和亲公主苏念顷。

“原来苴兰城的大祭司喜欢在一旁偷偷摸摸的看别人。”似这般闯入的人不是自己一般,慢慢的站直了身体,眼睛直视椅子上的人。

“难道这里不是我的地方。”

“是,那又如何?”

“哦,那又如何。公主这两句话真是深得我心,那公主请便。”

椅子上的人说完便真的不去看苏念顷的动作,全然没有被人夜探的担心,只是在苏念顷再次旋转熏香炉时,手指一动便再也没有动作,如熟睡一般。

随着香炉的旋转,对面的墙壁一寸一寸的向两边移动,最后出现一个能通过四人的入口,苏念顷抬头看向椅子上的人,手紧握住身后的剑慢慢走向对面的入口,再三确定那个看似熟睡的人不在乎自己的所为,才顺着入口进入。

当苏念顷的身影在入口消失后,椅子上的人才慢慢睁开眼睛,缓缓的靠在椅背上,手指拂过额间的饰物。

“苏念顷么,希望你不要后悔,希望你记起。”希望你在看完一切时,可以不要与我为敌。房檐上的白色玉石还在作响,却似乎真的打扰不到这个可以覆手为云的人,再一次闭上眼睛,他想他也许真的应该休息一下了,在醒后面对这个和亲而来的公主,而不是苏念顷。

 

 

   顺着石阶而下,入目的便是两座威武的麒麟,不知石门里的是什么东西,连守门也要上古神兽来镇压,苏念顷走到石门前摸索着机关,却没想手上内力一使,石门便轻轻推开了。进到里面才发现里面除了东南西北四方墙上镶着拳头大的夜明珠,再没有任何装饰,只有中间的石台上放着一具玉石的棺材,不,不是棺材更是像装着精美饰物的硕大宝盒。在靠近之前苏念顷想过很多可能,万万没想到里面躺在的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看上去是活着的人,手指才微微一动想要探一下玉石里面的人,一阵劲风已从耳边扫过。

险险的侧身闪过,以为是那个大祭司所为,回身看见的却是一只白色的饕餮悬在半空冲着苏念顷喘着粗气,看着时刻准备攻击的饕餮,苏念顷不由得苦笑,难怪那人一脸不在乎的表情,现下的处境还真是不用在乎她能带出去什么东西了。

缓缓的从背后抽出青鸾剑,就算不能带出什么回去,至少这条命必须保全下去,答应过那人要保护好自己的,岂能失言。青鸾剑脱鞘同时整个身体急速的像出口窜去,还没到达石门,身后浓重的杀气已是压得苏念顷身形一顿,迅速侧旋转身想抵挡致命的一击,就算用尽全力,手上还握有青鸾剑,才是勉强抵挡住一击,压下体内的气血翻涌,毕竟是上古神兽,自己凡体肉胎怎么会是对手,若是体内真气没有被封住还可以一搏,如今怕是没有半点胜算了。看着如同玩乐一般的饕餮,难道今天真的要把命丢在这里了,要是死了,那个人该怎么办啊。

无论如何不能死,就算死也要见上那人最后一面,这样自己才会甘心吧,手中的青鸾剑更加握紧几分,才想发起进攻,突然眼前一花,一个白影已站到自己面前,冲着半空的饕餮低低的嘶吼。九尾狐,今天是什么日子,竟然出现这么多上古神兽,苏念顷不由得扶额,怕是真的要把命留在这儿了,等了半响也不见动静,抬眼饕餮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一只小小的白狐狸坐在不远的空地上咂巴眼睛歪着脑袋看自己,这是什么情况,直到苏念顷离开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这样就捡回一命了?


偷圣 发表于:11-11-06 12:54 0
26
果断马克  回头细度,音乐不错  什么名字啊?我似乎听过很多遍

晚ang 发表于:11-11-06 13:43 0
27
回复 第26楼 的 偷圣:
听尼妹

我暴粗口了
阿门

偷圣 发表于:11-11-06 21:33 0
28
回复 第27楼 的 晚anG:
【长篇连载】《红妆》 [第八章已更新至101楼]我去,小妞 斯文知道不?

晚ang 发表于:11-11-07 00:01 0
29
【长篇连载】《红妆》 [第八章已更新至101楼]回复 第28楼 的 偷圣:小娘子
给大爷摸摸你的小脸蛋

给大爷笑一个

偷圣 发表于:11-11-07 00:05 0
30
回复 第29楼 的 晚anG:

我是肌肉抽动条数,和露牙数量以及时长计费的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1-11-07 10:54 0
31

围观楼上两位打情骂俏的说


偷圣 发表于:11-11-07 20:33 0
32
回复 第31楼 的 磨墨添香试琴音:
这个俺时长 计费 五毛钱一个钟  如有会员卡可打折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1-11-07 21:15 0
33
以下是引用 第32楼 偷圣 的话:
回复 第31楼 的 磨墨添香试琴音:这个俺时长 计费 五毛钱一个钟 如有会员卡可打折 ...
那你完了,回去准备给安子跪挫板吧

圣罗雅 发表于:11-11-07 22:29 0
34
太监是不对滴

偷圣 发表于:11-11-08 22:41 0
35
回复 第34楼 的 圣罗雅:
同意

晚ang 发表于:11-11-09 01:01 0
36

   

第五章


    离夜探大祭司的寝殿已经过去五天了,原以为自己就算活着出来,那大祭司也不会罢休的,没想到几天都是风平浪静,连一点危险的气息都没有,倒是那只跟着自己出了地宫的小狐狸。

苏念顷躺在软榻上支着头看着软垫上的小狐狸,一点也不像那天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九尾狐,黑润的大眼倒是可人极了。不知为何不排斥这只神兽的亲近,反而是早已习惯了这一种亲近,就连那日离去后竟无意的就叫唤出一个名字,看小狐狸的样子却真真的从很久以前就是这个名字了。圆圆的大眼在听见这个名字后竟弯成了月牙,是否自己遗忘了什么。

“白菡,过来,来。”软垫上白乎乎的小东西软绵绵的耷拉着小脑袋,在听见女子的叫唤后,立马竖立起两只尖尖的耳朵,忙不迭撒欢似的奔向女子,一点神兽的样子也没有,倒像是女子豢养的宠物。

抱起白菡,移步走到大殿外,看见早已在外等候的白言和一尘大师。这两人不知和自己的目的是不是一样的,还是真的是随了靖安帝所为的招贤,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容,若真是招贤,这两人必是靖安帝最终目的的牺牲品,不,应该是先锋。

“大师,白将军。”

“公主安福。”

“起来吧,不知道大师和将军今天来为何事?”苏念顷依靠着石柱,素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白菡,随意的问着身旁的两人。

“公主,咱们已经来了六天了,这苴兰城城主也没有召见,连大祭司和圣女也不见露面,左右护法自从第一天见了以后也是不见踪影,您看,这……”

“大师是着急了,既然皇上只是让大师护送我到苴兰城,大师的职责已完,如有要事在身,大师可先行离开。”

“公主,贫僧……”

“大师不用多礼,你既不是朝堂之臣,能来护送已经是对念顷的颇多照顾了,大师不必介怀。”如若真让你留下了,难不成还让你替靖安帝来监视我不成,苴兰城是要得,但不是为那个挂名父亲,而是为了他。不知他现在怎样,是好还是不好。

“公主,公主。”

“啊,白将军,你说什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是也只是语气上的一点恍惚,垂下的眼眸还是看着庭中的一株海棠花,一点也没有失态的窘态。

“公主,末将说是否我们这方主动询问这苴兰城的主子,什么时候举行大典,迎娶公主,这样连个主事的人都不出现,太不把我们靖国放在眼里了。”

“白大将军,我们苴兰城的人当然没把靖国放在眼里……”,

“你……”

“苴兰城的人当然是把靖国放在心里,你说是不是,白大将军。”

“公主殿下安福

“起来吧,右护法今天来不只是为了表明自己对靖国的心迹吧。”还是保持依靠的姿势,眼角扫过一袭青衫,不抬头也知道来的是谁,就是不知道这来是好是坏了。

“公主,城主命在下来传话,明日城主在主殿设晚宴为公主接风洗尘,请公主和各位和亲使出席。”

“哦,晚宴么,请右护法回复城主,念顷必当按时出席。”

“那在下告退了。”

“嗯。”缓缓的哼出一个鼻音,待那抹青衣走远,苏念顷才抬起头,似不知身旁还站着两人。“大师,白将军,你们还有事?”

“公主,现在才设宴接风,这……

大师,你不是说这苴兰城主事的没出现么,你看,现在不是来了,咱们准备好赴宴就行,本宫也乏了,你们退下吧。

“公主”不待一尘大师说完,白色的身影已抱着熟睡的狐狸转身离去,留下两人对视一眼,只能依言退下。

慢慢的走回偏殿,细看才发现刚才眼眉下垂一副慵懒摸样的人此刻露出皎洁的笑容,晚宴么,终于来了,我苏念顷很是期待啊。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1-11-09 10:33 0
37
【长篇连载】《红妆》 [第八章已更新至101楼]镇版之作啊,咩哈哈哈

惜罗绮 发表于:11-11-09 11:33 0
38
写的真好,拜读了

晚ang 发表于:11-11-09 12:16 0
39
回复 第34楼 的 圣罗雅:
那啥我保证每月一更
真滴
我发誓

晚ang 发表于:11-11-09 12:17 0
40
以下是引用 第33楼 磨墨添香试琴音 的话:
以下是引用 第32楼 偷圣 的话:回复 第31楼 的 磨墨添香试琴音:这个俺时长 计费 五毛钱一个钟 如有会员卡可打折 ...那你完了,回去准备给安子跪挫板吧 ...
不,睡全自动洗衣机,搓衣板不流行了!

晚ang 发表于:11-11-09 12:18 0
41
回复 第31楼 的 磨墨添香试琴音:
NO NO 阿璃只打只骂
没情没俏
这样才是全武行【长篇连载】《红妆》 [第八章已更新至101楼]

晚ang 发表于:11-11-09 12:19 0
42
回复 第35楼 的 偷圣:
那啥,没你份哈
不然哼哼

晚ang 发表于:11-11-09 12:19 0
43
回复 第37楼 的 磨墨添香试琴音:
我感觉我像神兽了
嗷呜~~~~~~~~~~~~~~~

晚ang 发表于:11-11-09 12:20 0
44
回复 第38楼 的 惜罗绮:
谢谢
那啥更得慢
谅解下谅解下

百变魔术 发表于:11-11-09 14:57 0
45
每月一更。。。。【长篇连载】《红妆》 [第八章已更新至101楼]

圣罗雅 发表于:11-11-09 18:17 0
46
以下是引用 第39楼 晚anG 的话:
回复 第34楼 的 圣罗雅:那啥我保证每月一更真滴我发誓...
我发誓很想BS乃~【长篇连载】《红妆》 [第八章已更新至101楼]

晚ang 发表于:11-11-09 18:30 0
47
回复 第46楼 的 圣罗雅:
我半年五千字的啊
不容易了
看我真诚的眼神
还含着朵朵泪花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1-11-10 15:49 0
48
以下是引用 第47楼 晚anG 的话:
回复 第46楼 的 圣罗雅:我半年五千字的啊不容易了看我真诚的眼神还含着朵朵泪花...
。。。。。。榜样!!你要起好榜样带头作用!!

偷圣 发表于:11-11-10 16:34 0
49
回复 第40楼 的 晚anG:
同类比较  我还是喜欢 CPU

圣罗雅 发表于:11-11-11 19:24 0
50
以下是引用 第48楼 磨墨添香试琴音 的话:
要起好榜样带头作用!!...
这个棒样比较恐怖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