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54971102.htm 19 657 2015-10-27 21:12:14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安之若素墨留痕 > 柏之好样的

柏之好样的

再见江湖 发表于:11-10-18 17:08






                                      《柏之好样的》
                                                             再见江湖

    几年了?仔细算来已八年,没有梦到柏之了,一度认为是梦中的逻辑出错,后来想想,而是清醒的时候,皮拉啪啦的算盘已经别有怀抱。
    曾几何时,柏之一直在我的梦中占据着主要的根据地,四处折磨我的身体,令我这夹裹着萎靡,猥琐,猥亵的身体,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多年以来,我的梦因为柏之的闪亮登场,而价值陡增,让多少金钱美女为之逊色,为之不屑一顾,甚至为之颔之而已一笑置之,自打柏之业已成为我梦里闪烁的大旗,我发现,头上终于生角,几乎到了见谁抵谁的地步,尤其是梦中无缘亲近柏之的诸位乡党爷们。
    自从我不无自豪的发现梦里有柏之乃是境界问题气质问题底蕴问题琴棋书画问题,终于我自我投递,给自己邮寄了今生以来第一枚邮戳,上面盖上赫然发红的大字:柏之我爱你。
     我梦里的柏之几度赤身裸体,都被我一一掩盖,我曾出手披在她身上的衣着有:花旗银行的花旗,八旗子弟的八旗,以及一种有史以来就被史学家定义为价值连城的帛,我还亲手披在她身上一种衣锦,这种衣锦可以用来还乡,可以用来暗行,柏之是听话的,她披上了花旗银行的花旗,是那样的满足,那样的投我所好,是那样的点到为止丝丝入扣,让我通体感觉像蚂蚁一般着了魔,哦,梦里我几度高喊:柏之柏之我爱你。
    由于我严谨不失雅范,柏之从此不在赤裸,她几次穿上了制服,包括办公室制服,护士制服,以及蓝白领制服,对我来说,这样的制服更具诱惑,于是梦里我痴痴而呓语制服诱惑制服诱惑制服一诱惑制服二诱惑制服三诱惑,柏之笑了,笑的干涩而胸腔起伏,在她那秀丽的笑靥里,我畅泳了三道闸门,四道金帛。
    哦,柏之,梦里的柏之,因为梦里的你一直再现,一直再现,索性我就将这可歌可泣的梦记载于一种旧忆的史册,梦里我不敢翻书,不敢高咳,生恐把你惊醒从而导致我的梦醒,正如我趴在床上,一门楚翘,楚翘的几乎可以支撑我整个的身体,但是我仍然不知自累,一直到几乎是去了一趟射阳县城溜达一圈之后的共振,震颤的连窗带床都在清醒的抖擞。
    一直到一天,我从梦中出位,走向了那足以战胜一切的现实,竟然不料柏之一直在前面向我招手,左看右看左右无人,或者左看右看一大堆人,但是我就那样非常自信的鉴定:哦,柏之肯定是在向我一人招手,哦,于是我奋勇向前,行囊不裹,乃至于我深厚的全身竟然无一丝挂碍,我就这样心比天高的匆匆随着她的手势向前向前。
    此刻柏之很听话,衣着得体,该穿的已经都穿,该捂得已经都捂,只有我垂裸着双肩,下肢披挂着从远古偷借而来的战袍,战袍的颜色隐约是黄铯,又隐约是红铯,柏之曾亲口对我说:黄铯就是黄袍,红铯就是割掵,于是我咬紧牙关几经四渡赤水,一路走来,那肉眼可以看见的柏之啊,你到底已经辗转去了哪里?
    为了你我醒来的精神已经不具充满,为了你我在醒来的时候犹是醉梦,为了你我几度闷骚满屋,气满乾坤,肉贯满盈,为了你我怕听咔嚓,怕听太监上青楼鬼哭狼嚎,为了你我满目疮痍号角已经吹响四海以及四海之纵横无度。
    哦,柏之,你是我的,我楚翘的显影,狼狈的蛇鼠,是我祷告的唯一圣婴,是我唯一的清白所造就的唯一圣裁,是我唯一的雄赳,唯一的床第流泻,是那样的咆哮与闷骚同在一个城池高喊一声柏之你好么。
    从不遗憾柏之在我青涩的梦里从未青涩,在我青涩的梦里始终披挂着魔影与幻影,纠结着我一路奔跑在末(敏感词)世之途几度倍感幸福之得来不易,以及那傻伯傻笔是那样的自我良好兼顾自我救赎。
    我几度惊恐柏之在梦里流失,正犹如我惊恐柏之在我的梦里一直挥之不去,通过医学和心理卫生学,我惊觉自己已经无力自拔,就在无力自拔的穷途末路,我曾几度穷途匕手,一则以企图自裁一则以企图搅乱这无中生有的大梦谁先觉。
    直到后来在我奄奄一息几乎濒死的时刻,在我不负重梦几乎要摇摇欲坠,几乎要自己把自己玩死的伟大光景,终于有一个值得三生感激的爷们做出了我梦里一直极力主张的梦想,这个梦想终于在光天化日之下成为一种可能成为一种灵光再现的写实主义。
     这个爷们拿着摄像机照相机数码监控机数码遥控器黄色红色的乱来一气,终于柏之臣服在他的马下,哦柏之好样的,你在我梦里永远不现的英勇终于在这个爷们的马下做了一次豪赌一次彰显一次盛事宣言。
    终于我累倒在冠西的雄浑之下而柏之不已,在我临危受命高居不下的最终时刻,我亲眼目睹了柏之的毫发无损之后,我再不折腾那一夜我深沉的睡着了,从此柏之只是别人的柏之,为什么梦里的我一直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最容易明白的道理呢?冠西,在你的亲身教诲之下,我明白了一个最易明白的道理,爷们不言谢冠西好自努力哦。
    我现在又梦到了仓井。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1-10-18 17:25 0
2

演艺界的人和事,我原本不想多作评论

因为是是非非,又有多少是真

要不是陈冠希那次事件,张柏芝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真性情的女子

敢爱敢恨,只是,时间回不去了,我们也不能太过于苛责于她,毕竟,人非圣贤,谁又无过


圣罗雅 发表于:11-10-18 19:00 0
3

众说风云,娱乐界鱼龙混杂之地,打酱油的路过


许诺小哥 发表于:11-10-18 21:34 0
4

其实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子,没有像阿娇一样急吼吼的要重新开始,而是隐匿了一段时间,既是疗伤又是避世,所以现在她重出江湖,反而比阿娇的路要平坦很多。


偷圣 发表于:11-10-18 21:52 0
5
以下是引用 第1楼 再见江湖 的话:
我深厚的全身竟然无一丝挂碍...
这句得细细体会

圣罗雅 发表于:11-10-18 23:07 0
6
以下是引用 第5楼 偷圣 的话:
以下是引用 第1楼 再见江湖 的话:我深厚的全身竟然无一丝挂碍... 这句得细细体会 ...
你品出什么了~

littleb 发表于:11-10-19 19:11 0
7
想到她的新歌《曾经》。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1-10-19 19:31 0
8
以下是引用 第6楼 圣罗雅 的话:
以下是引用 第5楼 偷圣 的话:以下是引用 第1楼 再见江湖 的话:我深厚的全身竟然无一丝挂碍... 这句得细细体会 ...你品出什么了~...
嗯,我也想问

许诺小哥 发表于:11-10-19 20:23 0
9
回复 第7楼 的 LittleB:
这首歌到没听过,我最喜欢她的《一个人背两个人的债》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1-10-19 20:46 0
10
以下是引用 第9楼 许诺小哥 的话:
回复 第7楼 的 LittleB:这首歌到没听过,我最喜欢她的《一个人背两个人的债》 ...
曾经,还可以,可以听听

littleb 发表于:11-10-20 08:56 0
11
回复 第9楼 的 许诺小哥:是离婚后第一次唱的,结合她的经历就显得意境了~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1-10-20 10:47 0
12

文艺热帖排行


许诺小哥 发表于:11-10-22 19:39 0
13
回复 第10楼 的 磨墨添香试琴音:
好的。

许诺小哥 发表于:11-10-22 19:40 0
14
回复 第11楼 的 LittleB:
哦,好像是《河东狮吼》的插曲吧?

偷圣 发表于:11-10-22 23:01 0
15
以下是引用 第8楼 磨墨添香试琴音 的话:
以下是引用 第6楼 圣罗雅 的话:以下是引用 第5楼 偷圣 的话:以下是引用 第1楼 再见江湖 的话:我深厚的全身竟然无一丝挂碍... 这句得细细体会 ...你品出什么了~...嗯,我也想问 ...
以下是引用 第6楼 圣罗雅 的话:

以下是引用 第5楼 偷圣 的话:以下是引用 第1楼 再见江湖 的话:我深厚的全身竟然无一丝挂碍... 这句得细细体会 ...你品出什么了~...
那啥 索芙特 和柏之的腰啊  腰  啊  瘦瘦的腰

littleb 发表于:11-10-23 13:22 0
16
回复 第14楼 的 许诺小哥:你说的一个人背两个人的债是那里的插曲~这个曾经是最近新出的歌~虽然唱功还一般,但是很有意境哈~

许诺小哥 发表于:11-10-23 21:46 0
17
回复 第16楼 的 LittleB:
河东狮吼

亦也真 发表于:15-10-27 20:24 0
18
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