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49381597.htm 7 1069 2011-08-30 09:12:04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迦南论坛 > 汉奸与犹奸的命运

汉奸与犹奸的命运

alexvin 发表于:11-07-15 07:52
汉奸与犹奸的命运
http://www.aisixiang.com/data/2746.html

    抗战期间,日军占领区有大量中国人与日本人合作,这些人被称为“汉奸”。 
       
    同样在欧洲的纳粹德军占领区,也有大量犹太人与德国人合作,这些人被称为“犹奸(CAPO)”。有中国人说:“为什么抗战打了八年,就是因为汉奸太多。”同样也有犹太人说:“为什么犹太人被杀了600万,就是因为犹奸太多。”战后中国政府有审判“汉奸”的运动,战后以色列政府也有审判“犹奸”的运动,但汉奸和犹奸的命运却完全不同。 
       
    所谓犹太人是一群信仰犹太教的教徒,并不是我们通常意义所说的“人种”,没有肤色、发色等身体外观的特征。虽然犹太人的正统语言是“黑卜拉语”,但全世界1300万犹太人中,大部分并不讲“黑卜拉语”而讲居住国的语言。根据犹太人自己的定义,一个人是否成为“犹太人”,根据以下两种情况判定: 
       
    首先,由犹太人母亲所生的人(因为父亲不能100%地断定他妻子所生的孩子一定是自己的孩子);其次,从其它宗教改信犹太教的人。根据这个定义,由犹太人的父亲和非犹太人的母亲所生的人,并不是犹太人,要经过改教洗礼手续才能成为犹太人;最后,一个犹太人改信其它宗教,就失去了犹太人的资格。 
       
    一个人(比如中国人)要想成为犹太人并不难,只要改信犹太教即可,以前男性入犹太教时要进行“割礼”,现在“割礼”已是可有可无。主要是成为犹太人后的严格清规戒律,让许多人对犹太人望而止步。犹太人不能吃猪肉、虾、蟹等,星期五日落前到星期六日落前是“安息日”,不能作任何事,日历要使用犹太历,过犹太历规定的各种节祭日。现在犹太人散住世界各地,居住在美国的犹太人最多,约560万;其次是以色列450万,俄罗斯60万,法国52万,英国30万等等。 
       
    二战后国际法庭宣判被纳粹德国杀害的犹太人有600万之多,但这个数字不仅包括在集中营中直接被杀的犹太人,还包括德军占领期间受迫害而饿死、冻死、病死的所有犹太人。因此战后德国的一些右翼分子对国际法庭的宣判大为不满,声称被害600万人是一个被大大夸张的数字,实际上被害的犹太人只有几十万人。 
       
    按照现在全世界各地共有犹太人1300万的总人口来看,当时有600万人被杀的数字似乎是偏大了一些。 
       
    不管被害者600万人这个数字是不是有“水增”的嫌疑,二战期间各地的犹太人收容所中,有百万以上犹太人被杀应该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当然这个杀人“工程”也是巨大的,首先要在德占区检举搜查出犹太人,然后把他们送到收容所监禁,再送进毒气室杀死,送入焚尸炉烧化。如果这些工程全部由德国人来完成的话,至少要调用数十万人。但在事实上,检举、监禁、杀人、焚尸等一系列屠杀工作,绝大部分都是由犹太人自己完成的,这也可以作为德国人做事非常讲究“效率”的一个证例。 
       
    二战期间德军占领一个地方后,就成立一个由犹太人组成的“犹太人自治会”。 
       
    “犹太人自治会”下建立一个犹太人警察组织,犹太人警察负责检举揭发犹太人,然后再对检举出的犹太人进行挑选:有劳动力的送入工作集中营,让他们在残酷的劳动中逐步死亡;没有劳动力的送入死亡集中营,直接消灭肉体。与一般的犹太人不同,“犹太人自治会”的成员和犹太人警察受到特别的待遇,不仅在食品供应等物质方面享有优待,而且还有到各地自由旅行的特权。 
       
    同样在犹太人集中营中,看守、监工等看管工作也主要由犹太人担任。每100个犹太人组成一个“组”,每1000人组成一个“区”,每10000人组成一个“营”,组长、区长、营长等职务都由犹太人担任。这些犹太人“看守”被授予极大的权力,不仅可以任意打骂体罚一般的犹太人,甚至可以随意处死犯人。二战期间各地的犹太人集中营尽管生活环境异常恶劣,也没有出现过大规模的暴动,这主要还要归功于那些“尽职的”犹太人看守。 
       
    德国战败后,与德国人合作的“犹太人自治会”成员、犹太人警察、犹太人看守也纷纷逃散,一些人逃到西方诸国定居,另一些人则随犹太人难民一起逃入以色列。以色列建国后,就不停有人报告发现了当年的犹奸,要求政府当局逮捕和处罚这些犹奸。可是当时以色列并没有处罚犹奸的相关法律,被检举出的犹奸们在讯问后就不得不立即释放。 
       
    1950年8月,以色列国会在国民的要求下,发布了“纳粹及纳粹合作者处罚条例”,开始正式惩处犹奸。但同中国惩处汉奸的规模和刑罚程度相比,以色列的犹奸惩处简直无法相提并论。以色列的“纳粹及纳粹合作者处罚条例”公布后,总共只有40多个犹奸被判刑,其中除了一个直接杀死8个犹太人的犹奸被判无期徒刑外,其它犹奸只判了2年到7年的轻刑,最著名的案件是原“犹太人自治会”的警察局长布劳特案件。 
       
    布劳特原是一个犹太人音乐家,德军占领后他与德军合作,担任“犹太人自治会”的警察局长。检举人告发布劳特在担任警察局长期间,为了博得德国人的欢心,有意多送犹太人到死亡集中营,是间接杀人犯。地方法院最初判布劳特15年徒刑,布劳特不服,向以色列最高法院起诉,最后以色列最高法院判决布劳特无罪释放。 
       
    为什么犹奸布劳特被无罪释放?以色列法院的法官是这样解释的:“求生是人的最起码本能。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而出卖组织、出卖朋友、出卖他人,尽管是一件不值得提倡的非道德行为,但也不能构成犯罪。我们处罚罪犯时,必须把我们自己也放在同样的环境来设身处地的考虑问题。当时如果布劳特不与德国人合作,那就意味着放弃‘生’的机会而选择‘死’。假如我当时处在布劳特的位置,我也同样会选择‘生’的机会与德国人合作。我们不能要求别人做到我们自己不能做到的事。”西方人不要求别人做到自己不能做到的事,而中国人却要求别人做到自己不能做到的事,这恐怕就是中西文化的最大区别之一。 
       
    按照犹太人的标准,国民政府判处周作人这样一位手上没有直接血案的文官14年徒刑,无疑是太严厉了。 
       
    在中国审判汉奸时,因为“贪生怕死”而与日本人合作,就是一个理所当然的罪名。那些审判汉奸的法官们,自己并不能做到“杀身成仁”,同样因为“贪生怕死”而逃到大后方。而这些“贪生怕死”的法官们,却毫无羞愧地指责汉奸“贪生怕死”,要求别人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 
       
    也是出于这个考虑,西方人对出卖组织、出卖朋友的叛徒异常宽容。西方人认为:在严刑拷打、生死关头选择招供叛变、苟且偷生,是人的最基本人性。尽管叛徒不是值得提倡的行为,但叛徒是可以理解的。而中国人却完全不能理解叛徒,如果有人解释自己是为了活命才叛变的,也完全得不到中国人的宽容。尽管自己能做到舍身取义的中国人并不多,可是大多数中国人对叛变行为还是深恶痛疾,决不宽容。 
       
    西方人对投降官兵也十分宽容。在没有打胜可能的情况下,选择投降苟且偷生也是被大家理解的行为,没有人指责投降官兵为什么不为国家战斗到死,为国尽忠。日本人则是另外一个极端:日本军官要求士兵为国家战斗到死,在任何情况下也绝不能投降,但日本军官自己也同样为国尽忠。建议用飞机撞毁敌军军舰“神风自杀攻击”的日军中将大西,在日本战败时也切腹自杀,日军中没有出现军官要求士兵死战,而自己却临阵逃生的情况。 
       
    中国军队却是另一种情况:中国军官情绪激昂地要求每个士兵为国家流尽最后一滴血,甚至用督战队逼迫士兵冒死进攻,可是一旦战况不好,军官们就扔下士兵率先逃生。美国军官做不到为国家战斗到死,也没有要求士兵战斗到死;日本军官要求士兵战斗到死,自己也同样战斗到死,美日军官都没有要求士兵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而中国军官却可以要求士兵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他们在要求士兵们选择战死的同时,自己选择逃跑的生路。 
       
    虽然美国人容忍投降,却不能容忍逃跑,对临阵逃跑开小差的官兵处罚极严。 
       
    军官带领士兵一起投降,不会因此负叛变投敌的投敌罪;可是如果军官丢下士兵自己逃跑,即使没有向敌人投降,也是可判死刑的极重失职罪。相反中国人看来,军官带领士兵投降的投敌罪,要远大于自己逃跑的失职罪,所以中国军队的逃跑现象特别严重。 
       
    不仅在投降叛变的问题上,中国人还在其它很多问题上也要求别人做到自己不能做到的事。常见的就是中国的领导要求群众克己奉公,自己却走后门占便宜。 
       
    有时领导还会给部下发出必须按期做到的“死命令”,最典型的就是“限期破案”。 
       
    我们经常在小说电影里看到这样一个情节:大型恶性案件出现后,皇帝或将军的龙颜大怒,甩下死命令:“限三天破案,否则提头来见。”这些人下命令时就没有想过,如果自己去破案的话,三天能破得了吗?可是中国人却不管这些,硬要别人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下级在上级的逼迫下,为了保住自己的脑袋不掉,只好胡乱找一个替死鬼顶罪,这也是中国历史上冤案特多的原因。 
       
    从中国人对汉奸的愤恨,到犹太人对犹奸的宽容,可以看出中西方文化的出发点是何等的不同。中国人要求别人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也是中国人喜欢说一套做一套的心理因素。一个对自己要求很低,对别人要求很高,宽待自己苛求别人的民族,怎么会产生团结力和向心力? 
    

mzd83 发表于:11-08-24 08:30 0
2
   
    中国人对汉奸愤恨?在中国汉奸可是都被演绎成英雄的:史天泽、张弘范、洪承畴、施琅、李光地....。国人不仇恨汉奸,只要他们能帮侵略者拿下整个中国,国人就会把他们当英雄。国人仇恨的只是那些失败的汉奸。



mzd83 发表于:11-08-24 14:33 0
3

   国人判断侵略与否的标准也是以成败论的,成功的侵略者即是在统一中国、促进民族融合,失败者才是侵略者。

    /#d149701015.htm






mzd83 发表于:11-08-30 07:10 0
4
检举、监禁、杀人由犹太人自己完成
按照现在全世界各地共有犹太人1300万的总人口来看,当时有600万人被杀的数字似乎是偏大了一些
当时全球犹太人有1800万,现在是1300万,难道就以此认为犹太人应该是被屠杀500万?要知道当时世界人口是25亿,而如今是70亿;当时苏联人口是2亿,而如今在原来苏联的那片土地上生活着近3亿人,如此说来苏联在二战根本就没死过人了。

mzd83 发表于:11-08-30 07:12 0
5

  /#d12783807.htm



mzd83 发表于:11-08-30 07:15 0
6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直接死于战争及与战争相关原因(如因战争导致的灾害、饥馑、缺医少药、传染病蔓延、征兵、征募劳工、屠杀等)的人约为7000万(欧非战场约占三分之二,欧非战场死亡人员中的三分之一是死于纳粹集中营或是被纳粹集体屠杀、虐杀的,占二战中遭交战各方刻意屠杀、虐杀的平民及战俘总数的80%以上)。在这7000万人中苏联占2660万(1941年-1945年,军人占35%,苏联方面因战争造成的伤病人数也是及其巨大的,仅在册军人的伤病累计数便高达1830多万人次),中国约占1800万人(1937年-1945年,其中军人约占15%,另外因战争造成的伤病者累计约1600万人次,因此伤亡累计约为3500万人。河南省尤其惨重,仅仅两次灾难就导致400万人死亡,1938年的“花园口”,死难的89万人中有32万在河南,1942年大旱引发的饥荒又导致300多万人死亡)。
7000万人按死因可分为三类:一是死亡的军人;二是死于屠杀虐杀的平民及战俘;三是死于战争相关原因的人员。第二次世界大战各国军人死亡人数合计约有1800多万(不含死亡的俘虏);死于交战各方刻意杀戮的平民和战俘大概也有1800多万(其中80%以上死于纳粹德国之手);而死于战争相关原因如因战争导致的灾害、饥馑、缺医少药、传染病蔓延、征兵、征募劳工等的人数则在1500-3000多万(这个主观性比较强,看所在国怎么划定相关原因的范围了,中国和苏联等国后来都大幅调增了各自的死亡人数,正因如此二战死亡人数便有了5000万到7000万的变化)。比如中国现在所列的伤亡数为3500万(其中死亡占1800万),而在这死亡的1800万人中属于前两类死因的人数大概占20%,苏联前两类的死亡人数则要占到死亡总数的一半以上,中国死亡的1800万人中还包括了诸如1942年河南大旱引发饥荒而死亡的300多万人以及其他非沦陷区各种原因的非正常死亡,因为战争导致救援无力灾情扩大,把这些死亡列入也是合理的。而抗战胜利后不久中国所公布的死亡人数为800多万,统计标准有所变化。
军队在战争中的损失(减员)一般由死亡、伤病、被俘、失踪等几部分构成,而军人的死亡又包括阵亡、因伤致死、其它原因致死等成分。以苏军在苏德战争中的损失为例:苏军损失累计为2959.3万。其中死亡为681.7万(阵亡占76%,因伤致死占16%,因病、事故等死亡占8%),被俘或失踪为445.6万,伤病累计为1832万人次(受伤占82.9%,因病减员占16.6%,冻伤占0.5%)。另外,军队所处的战争态势不同,其损失的构成便有极大差别,以苏德战争期间的苏军为例,苏军的历年月均损失为:1941年71万,1942年61.4万,1943年65.5万,1944年57.3万,1945年70万,相差并不太大,损失最惨的1941年与损失最轻微的1944年之比不过为1.24倍,但其历年损失中死、伤、俘构成比例却有天壤之别,其1941年死亡及被俘失踪人员月平均为49.6万,1942年为27.1万,1943年19.2万,1944年14.7万,1945年18.6万,其高低之差达3.37倍以上。一般来说,处于进攻的一方其伤员所占比例较大,而败退的一方,由于其伤员无法及时撤出,或最终成为俘虏,或因得不到有效医治而死亡,因此败退的一方其损失中死亡、被俘人员所占的比例一般都较大,其中又尤以被合围的部队最为典型,如被合围在斯大林格勒的28万德军,除了3万多伤员空运出围外,剩下的就非死即俘了。日本在太平洋战场所遇也有类与此,一个个的岛屿成了已丧失制海权的日军的死亡陷阱,死亡成了绝大部分守岛日军的归宿(相当一部分日军是被美军困死而非战死),因此,日军在太平洋战争中的伤病人数虽不比在中国战场上的大很多,但两个战场的死亡人数却差了3倍多。
1. 苏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损失:
(1) 苏芬战争(1939年11月至1940年3月):苏军死亡8.75万,伤病26.49万人次,失踪3.93万人。
(2) 苏德战争(1941年6月至1945年5月):苏军死亡681.7万,被俘或失踪445.6万人,伤病1832万人次。
附:苏德战争双方历年损失数:
   1941年:德军损失90万人。其中死亡30万人。
           苏军损失447万人。其中死亡80万人、被俘或失踪234万人。
   1942年:德军损失200万人。其中死亡50万人,失踪或被俘约10万人。
           苏军损失737万人。其中死亡174万人、被俘或失踪152万人。
   1943年:德军损失290万人。其中死亡70万人,被俘或失踪约20万人。
           苏军损失786万人。其中死亡194万人、失踪或被俘37万人。
   1944年:德军损失300多万人。其中死亡123万人,被俘或失踪约60万人。
           苏军损失688万人。其中死亡160万人、失踪或被俘17万人。
   1945年:德军损失300多万人。其中死亡107万人,被俘或失踪约70多万人。
           苏军损失301万人。其中死亡73万人、失踪或被俘7万人。
合计:德军(含党卫队)在苏德战争中损失累计约1300万。其中死亡381万人、被俘160万人(不含1945年5月9日后投降或受降的120多万德军)、伤病累计700多万人次。最终死亡人数为418万(含死亡的俘虏)。以上数据包括奥地利、苏台德、阿尔萨斯等地的德意志人。
苏军在苏德战争中的损失累计为2959.3万。其中死亡681.7万人、被俘或失踪445.6万人、伤病累计1832万人次。最终死亡人数为865.6万(含死亡的俘虏)。以上数据包括内务部队及、边防军等以及加入苏军作战序列的外国部队,也包括与德国的盟军作战所遭受的人员损失。
(3)苏军参与的另外几场战争(如苏波1939.9-1939.10、苏日1945.8)死伤人数均远远低于苏芬战争和苏德战争,苏波战争:苏军死亡人数仅1173人,苏日战争:苏军损失累计3.64万人,其中死亡1.2万人。
2. 德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死亡情况:德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死亡人数总计为531.8万人(包括死亡的45.9万俘虏):对苏作战死亡418万人(含俘虏),其他主要分布于(不含死亡的俘虏):意大利15万、西欧49.5万、非洲1.6万、巴尔干10.3万等等。
3. 中国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死伤情况(1937年-1945年,不含俘降人员):(1)国民党军队死伤363.3万。其中阵亡132万、病亡42.2万,受伤累计189万人次。中国被俘军人的死亡数不详,但应当是个不小的数目,因为仅在南京,遇害者中至少三分之一以上是被俘的中国军警人员。(2)共产党军队伤亡人数为584267人,具体损失构成如下:阵亡160603人,失踪87208人,被俘45989人,负伤290467人。
4. 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死亡情况: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死亡人数总计为210多万人:(1)对美英等国作战死亡155.5万人(其中陆军114万,海军41.5万)。主要分布于菲律宾(52万)、缅甸(18万,包括中国远征军打死的1万多日军)、冲绳(10万)等等。(2)在中国战场死亡45.5万多人(约一半为阵亡,其中1937年7月-1945年8月14日死亡40.4万人,1945年8月14日以后死亡5.1万人,伤、亡、病、俘累计则为133万。另外1931年9月-1937年7月间累计减员为17万,其中死亡1.7万)。(3)苏日战争死亡8.3万人(1945年8月9日-1945年8月21日),另有5.7万被俘人员死亡。
5. 美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伤亡情况:美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伤亡人员总计为101.3万。其中死亡40.5万人(阵亡占29.1万人)、受伤累计60.8万人次。美军伤亡人员约三分之二分布于欧非战场。

下表是20世纪通行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亡数据:
1.盟国军队死亡人数
澳大利亚: 23,400
巴西: 493
加拿大: 37,500
中国: 2,500,000 (包括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
捷克斯洛伐克: 46,000
法国和“自由法国”的武装力量: 210,000
希腊: 88,300
印度: 36,000
荷兰: 7,900
新西兰: 11,625
挪威: 2,000
波兰: 123,000
南非: 6,840
苏联: 13,700,000 (一说8,668,000)
英国: 264,000
美国: 292,000
南斯拉夫: 300,000
意大利(从1943年起) 17,500

2.受袭击国家军队死亡人数
阿尔巴尼亚: 20,000
比利时: 12,000
保加利亚(从1944年起): 1,000
捷克斯洛伐克: 46,000
丹麦: 1,800
芬兰: 82,000
埃塞俄比亚: 5,000
希腊: 88,300
印度: 24,300
卢森堡: 4,000
蒙古: 3,000
荷兰: 7,900
挪威:3,000
菲律宾: 27,000
波兰:123,000
罗马尼亚(从1944年起): 5,000
南斯拉夫: 300,000

3.轴心国军队死亡人数
保加利亚(到1944年至): 9,000
德国: 3,500,000 (包括德国军队中的奥地利人和苏台德德意志人)
匈牙利: 200,000
意大利(到1943年至): 60,000
日本: 1,850,000
罗马尼亚(到1944年至): 290,000
维希法国(Vichy France): 1,200

4.平民死亡人数
阿尔巴尼亚: 100,000
奥地利: 125,0000
比利时: 76,000
保加利亚: 10,000
中国: 7,750,000
捷克斯洛伐克: 294,000
丹麦: 2,000
埃塞俄比亚: 5,000
芬兰: 2,000
法国: 350,000
德国: 1,600,000
驱除出东欧国家的德国人: 2,000,000
希腊: 325,000
匈牙利: 290,000
印度: 25,000
意大利: 153,000
日本: 672,000
荷兰: 200,000
挪威: 7,000
菲律宾: 91,000
波兰: 5,680,000
罗马尼亚: 200,000
苏联: 13,000,000
英国: 92,700
美国: 6,000
南斯拉夫: 1,200,000
总计平民死亡:约2730万人

总计死亡:约5000万人

China(中国)
China's losses in the Second Sino-Japanese War were approximately 20 million.[34,252] Sources that range from 10.6 to 37 million total Chinese war dead were cited by R. J. Rummel . His estimate of total war dead from 1937-45 is 19,605,000. The details are as follows:

中国在抗日战争中的损失大概接近2000万,引证的数据从1060万到3700万不等,R. J. Rummel 估计在整个战争中的死亡人数为1960.5万,具体情况如下:


Military dead: 3,800,000 Nationalist/Communist(including 400,000 POW by the Japanese) and 432,000 Wang Jingwei and Manchukuo Chinese military forces collaborating with Japan。

武装人员死亡:380万(包括约40万俘虏)。含政府军、共产党军队及43.2万伪军、满军等。


Civilian dead: killed in fighting 3,308,000. Victims of repression and atrocities: Japanese war crimes 3,549,000 (not including an additional 400,000 POWs); Repression by Chinese Nationalist's 5,907,000 (including 3,081,000 military conscripts and famine caused by government 2,250,000); by Chinese Communists 250,000 and by Warlords 110,000. Additional deaths due to famine were 2,250,000.

平民死亡:在双方交战区域有330.8万人非正常死亡;在日据区有354.9万人非正常死亡(不包括40万战俘);在政府控制区有590.7万人非正常死亡(包括308.1万征募人员及因饥荒死亡的225万人);共产党控制区有25万人非正常死亡;地方军阀控制区有11万人非正常死亡。


aaronway 发表于:11-08-30 09:12 0
7

欢迎光临 广义犹太教

亚哈督特 普及犹太教育

全球唯一的 中文犹太教 培训基地

电话:132-888-33665 / 137-1128-1177

网址:www.613248365.com/yahadut.htm

邮箱:36193369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