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47834589.htm 1 1860 2011-06-15 11:44:1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长安 > 远东之瞳

远东之瞳

江中无水 发表于:11-06-15 11:44

远东之瞳

这是一座深圳一座傍海的别墅,不远处的沙滩是属于这个小区的财产。今天是周日,一些孩子和大人正在沙滩上嬉闹玩耍,海上的风与蓝天白云将这个初夏的周末变得十分惬意悠闲。

在这座三层别墅客厅里的四个人之间的话题却远没有这么悠闲。

——野猫到现在也不回来,每天就知道说一声正在查,眼睛现在在哪里也没个定数?我们已经待在这个房子里一个星期了。一个一看就知道脾气粗暴的胡子大汉重重的放下手中的啤酒罐,大声吼道。

——老土猪,你着急什么?那小子被北欧的那帮蠢货追得走投无路了,居然跑到远东来了,现在西欧的那些铁皮罐子和东欧的怪物也追过来了,野猫小心一点是正确的,如果你觉得不爽,可以去海里冲浪,顺便勾搭勾搭一个漂亮的女人。反正事情没开始之前,随你怎么玩。一个俊美的有些阴沉的年轻人坐在客厅的酒柜边,饶有兴趣地看着里面的收藏,仿佛这个星期他每天都没仔细看这个酒柜一样。

——胡狼,就你沉得住气,那我出去玩了。被称之为老土猪的男人拎着一扎啤酒走了出去。

——胡狼,没什么事情,我就去搞点肉,回来弄弄。野猫有消息回来就通知我们,阿蒙还在等我们消息呢。一直躺在地板上的那个身形矮小粗壮的男人说完这句话,不慌不忙地走了出去。

——鳄鱼,你他妈的再想弄人肉回来吃,误了大事,我让你看不到大河的太阳。胡狼听到他要出去弄肉,吓得叫出这一句。上次鳄鱼说要在小区里吃肉,结果看上一个中年人就想杀他,好不容易被他和土猪给拦了下来,这次如果在大街上杀人,恐怕就更会打草惊蛇了。

鳄鱼扭过头微微一笑,没说什么,径直走了。

 

这里是深圳的一座教堂,灰白色的主体,一般教堂上方的十字架在异化成了被人高高举起的火炬,教堂大门上方,一个大大的十字架镶在中国式的木质格窗上,似乎在炫耀着上帝在远东的荣耀。

教堂这会大门紧闭,窗户紧闭,窗帘也被拉起来了。平时肃穆庄严的大厅内,几个陪着教袍的男人正在和一个畏畏缩缩的男人说话。

——你是说,你是在海里得到这个眼睛的?你仔细把得到这个眼睛的详情跟我说说。身材高大的男人很是威严地询问。

——是的,大骑士阁下,你知道,我是个水手,我们的船经常往返于欧洲与美国。那天是个风平浪静的傍晚,我们刚从美国拉了一批货回欧洲。我刚清洗完甲板,闲着没事,就坐在船尾钓鱼,突然间,就起了一阵风暴。我吓得赶紧收杆回船舱。结果发现鱼钩上多了一个木盒,里面就是镶嵌着一只眼睛的戒指。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水手很简单的把发现眼睛戒指的事情说完。那个被称作大骑士的人摸了摸下巴上的短胡子,说:到了欧洲,你就被号称是北欧之神教会的人强买戒指,然后又被号称是纯血家族的人追杀?

——是的,我都没想到他们那么可怕,作出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们在追我的时候,也互相残杀,好像还死了个叫妃离的。我也不知道这个戒指有什么用,但是我知道,不能让他落在那些邪恶的人手里。我没办法,只能趁机跑上了一只开往中国的船,躲开了他们。一上岸,我就找到这座教堂,祈求上帝的庇护。

——你做的不错,上帝听到了你的祈祷,我们特地从梵蒂冈赶了过来。现在把戒指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吧。

——是。 

水手拿出了戒指,在昏暗的环境中,一道亮光忽然闪现,大骑士将戒指捂在手心里,感受到里面澎湃的力量。

——是很强大的力量,应该不属于我们神力系,北欧的英灵殿也不应该有这样的力量啊,也不应该是黑暗议会所追求的那种邪恶的黑暗力量。到底是什么力量呢?为什么他们两方都要这个戒指。我们要尽快护送这个戒指回圣彼得大教堂,交给教皇厅处理。 

在戒指光亮不及的幽暗处,一只猫看了一眼那只戒指,又懒洋洋地趴在黑暗中,晃了晃尾巴,随即就耷拉下眼皮,似乎睡着了。

还是那座别墅,胡狼首先说话——野猫发现眼睛了,在一座教堂里面。明天早上的飞机,直达意大利。大家今晚行动,不过,野猫还通知了北欧和东欧的两帮人,我们等着最后浑水摸鱼。

——这样一来,事情就麻烦多了。土猪不满地嘀咕到。

——本来就看那三帮家伙不顺眼,还不如这次让他们都葬身在这远东之地呢,野猫这事做得对,合我口味。鳄鱼阴险的笑着。

——是的,野猫也是打的这个主意,就是不知道最后倒下去的是谁。胡狼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嘘的一声,一只狗无声地出现在地板上,胡狼拍了拍它的头——今晚,给你肉吃。

 

是夜,在离教堂不远处的一座写字楼里,胡狼他们站在落地玻璃幕墙后面,冷冷地注视着教堂。他们已经观察到北欧和东欧的人进去了,但是教堂却一直都没有动静传来,让他们心里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会不会他们全部被教堂给阴了?野猫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有点犹豫的说,却别有一番风情。

——不知道,我们静观其变吧。胡狼也无法确定。鳄鱼和土猪只是把拳头握得嘎嘣嘎嘣直响。

 

他们不知道,教堂内这会已经完全被摧垮了。

 

时间回到半小时前,西欧的骑士们刚做完祈祷,还没来得及用餐,两拨人一前一后闯了进来。骑士们看到第一拨人,就立马拿出了武器。因为对方正是教廷的死对头,吸血鬼和狼人。

 

——黑暗生物,居然敢踏进主的土地。你们等着被净化吧。大骑士长将身上的牧袍脱下,露出一身荣耀至极的铠甲。

——哼,我菲利普亲王杀你们这些铁皮罐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们的主也没能把我咋样。一个阴险的吸血鬼亲王笑嘻嘻的回答。他身后的两个狼人和两个吸血鬼也大笑起来。

——我鲁格几百年也冲进教堂杀了几百个牧师了,不还活的好好的吗。一个狼人无法抑制自己嗜血的冲动,喘着粗气红着眼大声吼道。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这只眼睛是我们的。北欧一方的首领站了出来,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放在圣坛上,被泡在圣水里净化的眼睛戒指。

 

——你们为什么要抢这只戒指,里面没有英灵殿的力量和黑暗力量。大骑士长有点疑惑的问道。

——这是黑暗之眼,是撒旦大人堕落之时用自身最纯净的力量和地狱内最黑暗的力量一齐凝聚而成的。这只戒指将同时打开天国和地狱之门,最终之战将会来临。

——啊,教堂的人显然没听说过这个传说,都窃窃私语起来。

——哈哈,哈哈,这个笑话还真是不好笑。北欧首领假装笑了两声——介绍一下,本人洛基,火神。我身后这位是索尔,雷神。这位美丽的女士是英灵殿之主,瓦尔基里。因为在欧洲,英灵殿的战士失手了,所以我们亲自过来了。这位可爱的小宠物就是魔狼芬里尔了,乖,给大家打声招呼。

吼,那只似乎很可爱的小狗瞬间变成了巨狼,身上的寒气将整个教堂笼罩住了。

 

众人都惊呆了,他们虽然也是民间传说中的存在,可是面对远古的神灵和凶兽,他们几乎还不够看的。

——你们也要抢黑暗之眼。菲利普这只老吸血鬼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颤抖着嘴唇问。

——这不是什么黑暗之眼。这是吾主奥丁之眼。在诸神黄昏之后,我们再一次的重生,奥丁陛下需要以这只眼睛恢复全盛时期的力量。瓦尔基里,动手。洛基一声令下。

 

英灵殿之主伸出一只手——英灵殿,具现。教堂内的空间立刻变成了一座巨大空旷无垠的宫殿。——这是诸神为凡间战士设立的战场,西欧和东欧的勇士们,请接受我最诚意的邀请。

东西欧双方很快站在了一起,想要抵挡北欧的攻击。却发现,一张巨口已经覆盖了整个空间,阴影将他们笼罩。魔狼芬里尔,可以吞噬诸神的存在,一口就将他们吞了下去。

 

一切恢复原样,只是除了北欧诸神,教堂内所有的人都已经消失了。洛基拿起了戒指,皱了皱眉头——吾主的力量似乎被封印住了,我们先回去再说。

 

——他们出来了。野猫看着一行完好无损的北欧众人——他们实力很强大么,居然不动声色就把那两拨人给拿下了。

——是场硬仗,不要侥幸了。胡狼冷冷的说。第一个带着自己的宠物犬从写字楼内跳了下去。

 

面对着从天而降的诸人,北欧诸神停住了脚步,洛基笑了笑——我说会有谁好心通知我们,原来诸位是在等着捡便宜。自我介绍一下,本人洛基,火神,这位是索尔,雷神。这位美丽的女士是英灵殿之主,瓦尔基里。这位是魔狼芬里尔。你们给我们提供了吾主奥丁之眼的消息,我们这次就放过你们。

 

胡狼点了点头——难怪东西欧的凡人都没闹出什么动静,原来是北欧众神降临。也容我介绍一下,本人阿努比斯,冥界之神。这位美丽的女士,是九柱神之一泰夫努特。这位是战神、风暴之神、力量之神,也是我的父亲大人,赛特。这位是鳄鱼神,风水火地之神,索贝特。我这只小狗,就是三头地狱犬科尔帕罗斯。在他的介绍下,原本好端端的几个人,变成了长着胡狼头、猫头、鳄鱼头、土猪头的怪物。

 

——不知道北欧诸神要那只眼睛干吗?那是我们太阳神和王权守护神荷鲁斯的眼睛。阿努比斯似乎彬彬有礼的问道。只是,那只胡狼头再优雅,也让北欧诸神看着不太舒服。

——不对,那是吾主奥丁的眼睛。洛基很惊讶的叫道。魔狼芬里尔的獠牙开始闪耀出寒光,英灵殿的空间再次出现,地狱犬也露出了三只涎水欲滴的丑陋的狗头,阿努比斯身后出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大门,周边开始幻化出地狱的气息。。

 

——我来处理吧,洛基,你退下。一个巨大的身影从洛基旁边显现出来,雷霆在他身上环绕,手提流星之枪昆古尼尔,一只眼睛瞎掉的北欧之主奥丁居然也来到了中国。

——是这样么,原来北欧之主也来了。向您致敬,奥丁陛下。阿努比斯更是有礼了。

——通过阿努比斯之门者,将会获得重生,荷鲁斯的眼睛难道不能在阿努比斯之门重生么?

——就如同北欧生命之泉的泉水无法使您的眼睛重生一样,荷鲁斯的眼睛也不能在阿努比斯之门重生。

 

一声鹰鸣,一只独眼的老鹰从高空落了下来,化成了鹰首人身的形象,他手在地狱犬中间的头上一抹,火星之剑出现在他手里,他走到奥丁面前,鹰嘴里吐出了人言——埃及太阳之神荷鲁斯,见过北欧之主,奥丁陛下。

奥丁往后退了一步——原来埃及之主,荷鲁斯陛下也来到了中国。向您致敬。

——这只眼睛,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不如拿出来,大家一起看一下吧。不要为了一个错误东西而贸然挑起我们之间的征战。

——您的睿智无人能及。阿努比斯拍了一下荷鲁斯的马屁。奥丁也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洛基。洛基不甘心的将眼睛戒指掏了出来——似乎力量被封印住了。

奥丁接过戒指——不是我的。抛给了荷鲁斯,——也不是我的。

 

几声汽车的喇叭声传来,一辆汽车开了过来。诸神立刻向汽车来处望去,已经被英灵殿笼罩的空间怎么会有汽车开了进来。原来是一辆出租车,前面的显示灯还显示着“空车”的字样。

车门打开后,一个小伙子跳了出来,满面堆笑——不好意思,来晚了,打扰大家了,还好没出事。

 

——你是谁?洛基冷冷的问。魔狼芬里尔已经弓起了身子。

——我是谁?你马上就知道了。小伙子笑嘻嘻地说。身后也跑出来一只狗。他手一招,在荷鲁斯手上的眼睛戒指就飞到了他的面前。眼睛从戒指脱落,直接竖起来,镶嵌一样,按到了他的额头上。——在下二郎神杨戬,奉天庭之命镇守灌江口。感谢各位给我找回了天眼。话一说完,现代人立刻变成了手持两面三尖刃,腾云而起的神灵。

 

天眼扫过,一切恢复如常。所有的神灵居然都消失了——走的真快,我还没谢谢他们呢。二郎神嘀咕了两句——哮天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