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45575682.htm 1 1144 2011-05-02 11:16:1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迦南论坛 > 郝方甲:一个以色列武术迷的中国江湖

郝方甲:一个以色列武术迷的中国江湖

未知世界 发表于:11-05-02 11:16
 

老话说了,人在江湖漂,谁能不挨刀。孩子,挨得多了,你就是高手了。

善哉善哉。

先转微博笑话一则——【那天碰见个外国人,问我:真有功夫这回事吗?那么中国人都是练家子吗?我说:那当然,内力、暗器什么的不提,功夫里面最深的一门叫点穴,中国人连小学生都会。老外摇头表示怀疑,于是我立马练了几手给他看:挤按睛明穴,揉四白穴,按太阳穴轮刮眼眶,干洗脸。】

 

前阵子应邀去当地人家里过犹太安息日,在那儿认识了刚从中国回来的以色列进步青年Shmuel

23岁的Shmuel曾在一家IT公司当工程师,09年突然对中国功夫产生兴趣,于是辞了职,带着全部积蓄和小时候学过点搏击术的底子,跑到“少林寺”学功夫去了。

灰头土脸地到了河南,Shmuel才发现这压根不是“去寺庙里面跟和尚学功夫”,自己要学习的地方是一所名叫“释小龙武院”的学校。

这小孩儿心态特好,说反正自个零起点,哪学不是学啊,释小龙就释小龙呗。

他还问我,郝你知道释小龙吧?

 

Shmuel于是开始在释小龙武院学功夫,和他同宿舍的是两个12岁的韩国男孩。学校里的外国学生都在当地派出所作了登记、签了协议,大意是要服从管理什么的。

但直到离开,Shmuel也不知道签的协议究竟是什么内容,因为没人能用英语详细解释给他听。

学校管理学生采用“师父负责制”,每个师父承包几个学生,上到舞刀弄枪晨练跑圈,下到宵禁查夜头疼脑热,“有事儿找师父”。

Shmuel一年里换了好几个师父,因为有的师父突然就不干了,而新师父往往迅速就能补上缺。他说,这些师父没有超过四十岁的,大多自幼习武,但都因训练方法不科学造成无法复原的永久损伤,便不能在竞技武术这条路上走下去,辗转于各个武术学校打工。

他打心眼儿里尊重这些师父,觉得他们就像华山比武中落败的高手一般,虽败犹荣。


某周末,Shmuel的师父叫他一起进城。这小孩儿穿着训练服就要走,被师父训道:进城呢,穿你最体面的衣服!

他重新穿上自己“最体面”的外套,出门一看,居然有辆商务车来接自己。他心想,这师父够可有派的啊。

上了车,司机径直把这师徒二人拉到了城里一高级会展中心。

Shmuel说,你知道的,我学功夫那地儿特破,可那会展中心特华丽。我非常怀疑整个以色列都没那么好的,他补了一句。

 

会展中心大门两旁摆满花篮,中间拉着鲜红的横幅,上用中英文写着:中国-以色列农业高层峰会。

 

Shmuel进了门,旁边立刻有人凑过来,塞给他一张红色的A4纸。来人没一句寒暄,直接告诉Shmuel:跟着穿红裙子的人走,然后你照着这纸念,念到每个划斜杠的地方就停一会。

再抬头,Shmuel发现同来的师父不见了。

接下来如那人所说,一个“穿红裙子,很高很漂亮的女孩”领着晕头转向的Shmuel往里走。他说,居然沿路都是这个女孩给我开门,而且后来一直是我坐着她站着,我喝水她看着,我觉得特别不合适。

我告诉他那红裙子叫旗袍,这特色岗位叫礼仪小姐,你俩分工不同。

 

在一间休息室里,Shmuel低头看了看那张纸,都是英文单词,但不怎么成句,大意是说以色列国土多大,国民多少,农业技术多么发达等等等。

其中一句原文为:cow eat how, computer say so.

我俩一起分析了一下这个鬼斧神工的句子。我倾向于把它翻译为:牛吃多少,电脑说了算。

 

Shmuel的母语是英语,虽然彼时他还不知道自个干嘛去了,但这个实在孩子坐在休息室里找了根笔,开始修改这篇文章。

还没改完,礼仪小姐示意他跟着走,七拐八绕地上了一个舞台。

被放在话筒前面的Shmuel开始读手里这张纸。当他遵嘱念到斜杠时停下来,忽然会场里有一个声音开始说中文。

他就明白了,自己正在被翻译。

 

发言完毕,全场热烈鼓掌。

礼仪小姐带着Shmuel走到舞台中央的长条会议桌前,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突然从舞台另一边走出,热情地握住Shmuel的手,台下镁光灯闪成一片。

中年男子从桌上拿起一个黑色皮面文件夹,指了指Shmuel面前另一个一模一样的。

这会儿,以色列小朋友Shmuel已经彻底晕菜了。

他疑惑地拿起自己面前这个,刚想打开,中年男子一把夺了过去,并把自己手里的文件夹塞在Shmuel手中。

一系列动作刚刚完成,舞台两边“tuangtuang!”两声,彩色纸片漫天飞舞,雄壮的音乐震耳欲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师父奇迹般地重新出现,商务车把二人送回武术学校,一切回复平静。

 

我说,你没问问你师父这是干嘛呢?

Shmuel很无辜地说,你觉得我师父能说几句英语?

我说,你应该是被出租了。后来有人给你钱么?

 

他愣了一会儿,“……哦!!!!!!!”

 

老话说了,人在江湖漂,谁能不挨刀。孩子,挨得多了,你就是高手了。

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