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43240268.htm 9 14848 2017-04-03 14:29:3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职场 > 驿钊传媒学习小组 > 《南方周末》如何做深度报道

《南方周末》如何做深度报道

彭飞龙 发表于:11-03-21 21:58
主持人:赵  金
  嘉  宾:郭光东:《南方周末》编委会委员兼新闻部总监、评论部总监
      李  梁:《南方周末》时政编辑
      大众报业集团部分编辑记者

  主持人的话:2010年12月17日,《南方周末》编委会委员兼新闻部总监、评论部总监郭光东和《南方周末》时政编辑李梁,就深度报道和评论的相关问题,与大众报业集团的编辑记者们进行了讨论。本刊对讨论内容作了综合整理,以问答形式呈现如下,供业界参考。

  问:《南方周末》每期都有有影响力的深度报道,策划水平比较高。现在很多报纸都意识到深度报道对报纸影响力的提升作用,但是在操作中缺乏连续性,没有形成持续策划、持续关注的机制,往往是碰到什么做什么,形成不了大的阵势。《南方周末》是怎样进行新闻策划和组织协调的?
  答:对新闻部而言,周一下午我们有一个编前会,大约两个小时,周四有周会,还有新闻部的一个评报会。周二还有一个会,相对比较重要,所有新闻部的记者、编辑,在家的全部参加,主要是报选题。因为我们实行的是编辑中心制,策划基本上都是靠编辑这个层面来发动。编辑要把各个版面的想法,以及下期的题目和最近几期的想法提出来。记者报选题并不是必需的任务,为了鼓励他们的积极性,我们实行了报题奖励制度,记者报的题被采纳,上了版面,奖励500元,如果上了头版,奖励800~1000元,如果是好的策划,那可能会有2000元的奖励。
  在这个会上,常规的选题可以出来,不过,由于这个会是很多人一起参加的,就会产生一种互相激励的作用,就像是一场头脑风暴。比如很多时候只是提了一个很常规的想法,但其他人补充,各种想法产生碰撞,就会形成一个很好的策划案。我们做过的很多好的选题,都是这么碰撞出来的。
  问:一个选题提出来之后,怎么认定是不是一个好的选题?
  答:基本有两个标准,一个是这个选题出来后,在座所有人听起来都很兴奋:哗!这个好!要是你说出来大家没任何反应,在睡觉的还在睡觉,那说明你的选题就是个垃圾题目,我们不会从这个选题中做什么策划。另外一个,要看这个选题能不能做得出来,有没有可操作性。
  2008年国庆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策划,是评论策划,被评为当年《南方周末》年度最佳策划,叫《我和我的国家》。国庆的策划很难出新,一般提到国庆节就被理解为“黄金周”,每次国庆一结束,媒体就统计今年国庆消费了多少,拉动了多少内需,哪里人头攒动,景点火爆。我们当时也是一筹莫展,后来想,还是要把国庆回归到它本来的意义,决定把焦点集中在国家和公民之间的关系上。当时这个想法一提出来大家都很兴奋,后来我们就决定,围绕四个问题,让读者来参与:1.我为国家做了什么?2.国家为我做了什么?3.我还能为国家做什么?4.国家还能为我做什么?
  这四个非常简短的问题抛出去,很多读者就说,这一生中,还是第一次有人问他这四个问题,很受触动。我觉得这就是最好的公民教育。《我和我的国家》这个策划用了评论部的全部四个版面,报纸10月2日出街后,好多人转了这四个问题,然后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自己的博客里回答。紧接着《羊城晚报》的记者也上街做了一个调查,随机访问街上的市民,“国庆是什么意思?中国哪一天成立的?”又过了一天,《人民日报》也发了一篇社论,好像叫“国庆不能只是黄金周”,估计也是受到我们这个策划的启发。
  问:现在很多人希望通过媒体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媒体经常可以收到很多的报料,不免鱼龙混杂,你们是怎么来甄选这些报料的?
  答:每天通过信件、电子邮件给《南方周末》报料的也很多。从报料人的角度来讲,很多人都很苦,遭遇都非常值得关注,但是从媒体角度讲,我们必须考虑到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是卖新闻的、卖新信息的,假如我们报了一个刑讯逼供案件,无数的人把刑讯逼供的事情再投给你,你再报这个肯定没多少人愿意看了,对国家的法治建设、媒体的责任,也起不到更好的作用了。所以,遇到这样一种情况时,我们只能残忍地甩掉了。媒体的责任是要“了望”,但不能老“了望”一个点。
  问:《南方周末》的稿件中经常能爆出一些猛料,你们是采用什么方法得到的?尤其是一些官员、商务人士,他们比较善于打太极或者说制造迷雾,怎么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或者内幕?
  答:我们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跟官员打交道的确是非常困难的。在2006年的时候,我们做过一系列高端访谈,大概做了有十多个人吧,就是省部级干部,突破也是非常困难的。像海南省的省长卫留成,通过一些渠道找到他的秘书,跟他联系上之后,写个采访申请过去,然后他回过来讲一下他的意见,他可能愿意接受采访但是没有时间。我们就再去一次信,让他知道我们的意图,说明这次采访对《南方周末》是一个扩大影响力的机会,但对于海南省政府表达一些想法可能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再不断地协调、沟通,他慢慢地就答应了。这可能需要半年的时间。这种官员访问类型的报道,在报纸上,一篇文章可能一二十分钟就看完了,但是背后的工作是大量的,可能要做一两个月,或者可能更长的时间。
  再一个,我们现在有这样一个机制,鼓励记者去做他自己感兴趣的报道,比如说某一个记者对人事变动感兴趣,我们就鼓励他在日常的报道中长期保持关注。这样,一方面他对这种信息很敏感、很了解,另外一方面,他在这个过程中会接触到很多人,能像滚雪球一样不断积累起很多资源。像2010年张春贤调任新疆去做党委书记,我们做了一篇《张春贤突然入疆》,报道里面应该说是有很多的料。比如,在张春贤在去新疆之前,他专门去了湘潭,在毛泽东铜像前三鞠躬。他当天上午去韶山冲,下午就飞到新疆了,这是他在湖南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实际上,他调任湖南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也是这个。我们还了解到,他在跟部下话别的时候,嘱咐了部下一些很私人的话。这些情况是怎么了解到的呢?是通过张春贤的秘书。我们有一个长期关注湖南的记者,她本来就是湖南人,比较了解湖南的情况,在做报道过程中和湖南各级官员打过交道,有一些比较好的朋友。关于张春贤的这个报道,她就把这种关系用上了。我们联系到的那个秘书之前是湖南省委办公厅的,那时他们就认识,做张春贤的秘书之后,他们还经常保持接触。后来张春贤去新疆之后,在那边怎么开会的,经常还发发短信,沟通一下情况。
  这可能需要记者对人脉的敏感和积累吧。有些政府官员可能现在不重要,过几年之后这个官员可能就很重要了。
  问:现在网上经常爆出一些猛料,我们纸媒就要跟进,往往是先做一个策划案,记者根据这个去采访。但是,现实中经常发现,预想的情况和实际的情况并不完全相同,如果记者缺乏判断力或者只图省事,按照原有的策划案的思路采访,往往会导致失实,至少是不客观。如何让策划案不会成为对记者采访的一种约束?
  答:做策划,免不了主题先行。如果发现了事实与你的策划意图是完全相反的,那你就可以按照这个相反的事实,再重新做一个相反的策划,如果也能引起轰动的话,那就很好。如果这个相反的事实跟我们原来的意图有很大的冲突,而且按照新的事实来做读者也不感兴趣了,那就舍弃掉。
  好的报道是什么呢?就是你在做第二落点的时候,要么不做,要做就跟别人不一样。或者说,最好的报道是颠覆性的报道。举个例子,前几年,江苏南通发生了一起恶性事件,福利院把智障女孩的子宫给切掉,全国媒体群起而攻之,海外媒体也有很多报道。这个恶性事件我们肯定也应该去做。去了以后我们推出了一个报道,跟其他媒体的都不一样,主题就是南通福利院切智障女孩的子宫切得有道理。因为我们经过调查发现,把智障女童的子宫切掉竟然是一个国际惯例。很多国家,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通过立法,允许通过一定严密的程序切除这些智障女孩子的子宫。这样做一是因为在生理周期她自己不会护理,二是因为她容易受到性侵犯导致怀孕。我们这个报道推出来以后,凤凰卫视的窦文涛在《锵锵三人行》中说:我看到南通福利院残忍地做这样的坏事情,拍案而起,但是刚拍案而起,我看到了《南方周末》的报道,然后我就慢慢地坐了下来,觉得这个事要冷静一下,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这个问题。所以,我们这个报道实际上就是提醒大家,一方面这种做法可能是有道理的,国际上就有这么一个做法;再一个,我们最缺的可能是一个立法,是把这个东西怎么规范化的问题。
  还有关于邱兴华案件的报道,我们后期的那个报道,完全就是颠覆性的报道,颠覆了所有媒体之前对邱兴华的报道。按刑法规定,这样的精神病人犯错是不应该受惩处的,他是免刑的。我们就调查他种种精神病的迹象。这样的报道,你越具有颠覆性,越跟大家一窝蜂的选择不一样,你的新闻反响就越好。关键是要自信。
  问:采访一些人,尤其是一些官员的时候,采访是有记录也有录音的,都是他说的。一般按照约定,成稿后要发给他看一看,但是经常是发回去之后,他就不同意发了。怎么应对这种问题?
  答:在我们的报道中,包括做一些采访官员的报道,完全不让发的还是比较少的。如果真的碰到这样事情,首先把这个录音保存好,这是一个非常清晰的证据。然后对后果进行一下评估,如果说这个官员位高权重,报道发出来之后,他的反应可能会对报纸有一定影响,就要慎重。
  我们碰到的情况,更多的不是说完全不让发,而是他会把一些最有意思的东西,最能让读者眼前一亮的话给删掉。我们曾采访过湖南一个叫王明高的反腐学者,就国内反腐的一些情况,聊得挺好,聊得很深。他坚持要我们把写成的稿件给他看,看过之后,就要求把最有意思的一些话都删掉。我们就反复跟他打电话沟通,跟他说,这样的话在某些地方很多人都已经说过,你这样说也不算出格,做他的工作。就是反复跟他磨,一次次地跟他磨,一段话一段话地争取过来,这是一个很笨的办法了,但最后他还是同意了我们的意见。
  问:在重大突发性事件报道中,如何能够接触到一些核心信息源?
  答:《南方周末》靠的可能更多是20多年攒下来的资本,可能这个人他不想跟其他媒体讲,但愿意跟《南方周末》的记者讲,这就是我们的运气或者说人家看得起了。另外,《南方周末》有一些忠实的读者,他们可能分布在很多机关里面,分布在一些要害部门,平常没什么联系,关键时候就可以通过读者库或者其他记者掌握的人脉资源,顺藤摸瓜,找到当地的忠实读者,他可能又再介绍其他人,慢慢地就接近了核心信息源。
  比如,我们做湖南郴州窝案时,当时很多人去了都是在外围打转转。《南方周末》的一个读者,他比我们还积极,到处给我们联系人、找人,找郴州市政协的领导、郴州市人大的领导、郴州市委个别的领导跟我们谈。虽然这些人有的不能在报纸上露面,但是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线索。其中一个重要线索就是,郴州纪委书记马上要被“搞”掉。当时郴州市委书记被抓,其他媒体都知道,我们再报道只是细节更丰富一点,资料更多一点而已,他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消息之后。我们的记者就在那儿等着,等的同时也在搜集纪委书记曾锦春的信息。正好就在我们出报前一天,中纪委就把他双规了,我们把准备好的稿子拿出来,第二天轻松见报,报道时效赶上了日报的时效!
  这个报道最好的地方在预见性,在其他媒体都报道其他事情的时候,我们打了提前量,抓了这样一个报道,也是《南方周末》的一个独家报道了。报道反响也很大,当时几家门户网站都挂了头条。这样一个猛料出来就是靠一个看似不太核心的信息源,在他的帮助下,我们一步一步地顺藤摸瓜,摸到核心信息源。我们基本上好多报道都是这样,去之前可能也是两眼一抹黑,不知道该找谁,记者就会发动自己的关系和报社的资源,报社帮他一起找人,慢慢地就会找到。
  问:我想通过实例谈一点我的困惑。这个实例就是“农民上楼”的问题。山东的“农民上楼”在全国来说是探索比较早的,我和报社的几个同志也较早参与到相关的报道中来了,2008年开始,前前后后加起来历时三年左右。在采访中我们确实感到绝大部分农民是欢迎“上楼”的,但是,100个人,如果有90个人呼吁“上楼”,有10个人不愿意“上楼”,我们的报道、评论该怎么做?我看到,很多媒体,不乏一些在公众中很有影响的媒体,不选90个人的意见而是选10个人的意见进行报道,一系列评论和专家观点也都根据这10个人的意见进行评论,观点很尖锐,很吸引读者,但恰恰忘了那90个人的利益,这合适吗?
  答:你刚才举出的这个问题,是所有从事评论或者从事新闻报道的人都会面对的一个终极问题,就是客观和锐利的问题。我的看法,首先,从职业角度来讲,新闻也是有分工的,这个人是干记者的、这个人是干编辑的、这个人是干评论的,不同的分工角度是不一样的。有一个重要的原则,是新闻报道和新闻评论要分开,要截然分开。比如“农民上楼”这个事情,我觉得记者可以把90个人的意见调查出来,10个人的意见也反映出来,这是他的客观报道。但作为评论员呢,就要摆脱掉对自己的一个束缚,这个束缚就是“我的评论要客观”的想法。评论就是主观的!评论就是你想什么就说什么,其他人想反对你那就来反对,不同的意见放在一起,不就客观了嘛。
  所以,我觉得,报道和评论最大的区别是,报道应该是客观的,而评论应该是主观的,甚至是意气用事的。在《南方周末》评论部,最怕的是什么样的写法呢?就是“一方面什么什么样,另一方面什么什么样,既要防止什么什么,又要防止什么什么”。我宁肯要片面的,也不要这种全面的,正是因为你不想让自己保持一种客观,你的发言才会更锐利,你只击一点,不及其余,把所有火力都集中在某一个点上,你这个观点肯定是非常锐利的。就怕每一个人说的都是很平庸的话,不能给读者也不能给决策者提供另外一个层次的思考,另外一个反向的思考。○


有色有味的主笔 发表于:11-03-22 16:02 0
2
说了点外在的,实际比这复杂,人际关系等等的,媒体人就是和资讯整合者

辛普帕夏 发表于:11-05-02 14:05 0
3
很好,很受用!虽然我们还没有进入社会媒体,但是在高校准媒体环境下,比如:在采访后与当事人核对稿件时遇到的问题,觉得很有共鸣。谢谢楼主拿出这么好的东西与我们分享。

金刚一号 发表于:11-06-02 10:51 0
4


chenbk 发表于:11-11-15 22:55 0
5
豪好贴,顶啊

hahakala 发表于:13-03-10 09:54 0
6
谢谢楼主好贴

lee4709 发表于:16-05-05 17:17 0
7

当代中国法治的两个天敌:一个是缺乏自省精神的道德绑架,另一个则是凌驾一切的公权力。这也是市场经济顺利前进的敌人。我很赞同这句话,因为有公权力,所以和利益合谋和利益输送,譬如能源中心现任的主任张林,人送外号“淫魔",看看此人是如何发迹的,又是如何不学无术、拉帮结伙,两面三刀的,再看看南钢党工部的贾、黄、邵、关等人是如何认同”等级服从“和维护秩序的?只要对他们有利,一切都是对的。只要对他们不利,一切都是错了,都是自己找责任、找主观原因,而他们自己却可以为所欲为,从无责任,从不担当、只有继续升官继续发财,他们骨子里面很得意,是看不起别人的,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者,在社会价值排序中获得了一切,但是对外他们又做出一副伪善样,他们把欺压别人说成照顾,把牺牲说成”关心“,他们口口声声讲道德却从无道德,虚伪从来和自私联系在一起,内心的自私却又让他们不停地通过败坏人性来获得心理支撑,通过利益的获得来为自己寻找借口,所谓的权力,他们天生喜欢,因为能让他们获得很多社会承认的附加值,他们诬陷别人复杂,可他们又从不”简单“,一切都是阴阳两手,当别人要突围时,他们又赶紧拿公权力来对付别人。他们表面上作出一副勤勤恳恳、水平很高、无私奉献状,其实“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一旦喂不饱,他们就原形毕露,做”忠臣被弃“状,他们其实是社会发展的大敌。有一年,肖同友过生日,请张林等中层干部去吃饭,他在大楼前一副得意样,还有人恭维他,我就想这个企业的管理,真是两层皮两不沾。一切卑污都被尘封,一切风声都被误导,一切正义都被愚弄……敢喊者,叫政治不成熟、叫偏激、叫自己也有错(人有头皮屑当然也是错)不能全怪人、叫片面成见、叫公司领导用人肯定比你了解深刻,叫耿耿于怀、心胸狭隘、叫个人恩怨、个人利益,叫赔礼道歉、解除劳动合同,在给予处分。很多年前,我就知道,我们的父母不能来这个企业,如果给车子撞了,并且是领导的车子,除非因为某种原因领导主动表现出姿态,否则很有可能是白撞,叫讹诈。这就是一帮不知道从哪里奔出来的”贵族“的”登龙术“。他们很得意,因为一方面跳群舞既可以为自己攫取利益,一方面又粉饰打扮,惺惺作态说:你看我像不像共产党员,再转过身污人清白,指鹿为马,拿马列主义大帽子套人。

2016-04-26 09:58:59


徐学军2014 发表于:16-12-15 17:35 0
8

就湖北省委组织部将老河口已经受理但未办结的信访件草率地做出不予受理的办理意见的

       

——兼与中共湖北省委常委、组织部绍良部长商榷“备案管理”是否是党管干部的一种管理模式?是否是属于组织部门的分内之责?!

举报人(信访人):徐学军,湖北老河口人,汉族,19646月生,党外人士,高级讲师,大学学历,理学学士学位,硕士研究生班结业。20013月起曾任湖北省老河口职业技术学校首任武装部长;20064月由湖北省司法厅授予《法律服务工作者执业证》。

被举报人:于绍良,河北赞皇人,汉族,19647月生,中共党员,高级记者,大学学历。20147月起任新华社副社长、党组成员;20162月任湖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举报事由:举报(信访人)徐学军的“级别认定”的信访问题,湖北省信访局、襄阳市信访局、老河口市信访局即三级信访局都认为:应向组织部门提出!老河口市人武部政委、部长和政工科长也都认为:应向组织部门提出!20161122日湖北省委组织部于绍良不担当、乱作为将老河口市委组织部已经受理但长期未办结的信访件,故意草率地做出不予受理的办理意见。为严肃党纪、切实将《信访工作责任制实施办法》落到实处、收到实效,为教育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不敢聚焦“关键少数”、突出主体责任,更不敢先用手电筒照自己致使管党治党不够严、不够紧、不够硬,问责不够到位的第一责任人于绍良部长。现倚仗襄阳市信访局2016720日的指示:反映干部不作为的问题,应属纪检监察部门处理权限范围内,请直接向12388反映。现按照干部管理权限特慎重向中央纪委提出举报于绍良部长不担当、不作为、乱作为甚至故意漠视、损害群众利益的严重问题。

举报目的:根据有关规定,在全面从严治党的大背景下针对绍良对属于其法定职权范围的信访事项故意作出了不予受理意见的严重问题,于绍良应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信任不能代替监督,惩戒不是目的,救治才是关键。希望中央纪委不辜负党的信任和人民群众期盼切实将监督执纪的权力关进制度笼子以问责压紧压实管党治党政治责任既盯大案、又管小节,既查大错,又纠小错切实履行问责之责,推进全面从严治党。贯彻执行好《信访工作责任制实施办法》,既要落实责任,又要严肃问责,树立失责必问、问责必严的鲜明导向,以责任落实推动工作落实;希望绍良部长、胡志强部长自觉把自己摆进去,直面问题找差距,深挖根源,交锋思想,以整风精神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及时督促老河口市委组织部的闫部长、袁部长;襄阳市委组织部的佳刚部长、刘国安部长该复查的复查,该答复的答复。不要故意漠视、损害群众利益使本应能够及时化解的信访案件久拖不决,最后导致重复访发生。正如世界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所说,正确的结果,是从大量错误中得出来的;没有大量错误作台阶,也就登不上最后正确结果的高座。这说明,出错不可怕,可怕的是出错不知错、知错不改错。

举报的事实与法律、政策依据

举报(信访人)徐学军于201577日由湖北省信访局指引就曾任事业单位武装部长的“认定级别”的信访问题“请向‘老河口市委组织部’提出”。老河口市委组织部于2015820日以“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或者不符合法律、法规、规章或者其他有关规定”为由出具了书面《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强调:属于不予受理的第七类情况。2016124日老河口市委组织部受理并出台了《调查处理意见》,日期却署上“2015831日” 并拒绝加盖作为承办单位的“老河口市委组织部”印章,直到2016318178分左右再再次追要加盖承办单位印章的《调查处理意见》时,老河口市委组织部有关人员才给了没有加盖承办单位印章的《调查处理意见》。省信访局相关领导多次强调特别是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日中央第三巡视组的接待领导明确告知:《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不能作为申请复查的前提条件。因为“复查”是上级对下级“处理意见书”的复查。因此,必须在下级做出“处理意见书”之后,对其不服部分提出“复查申请”!相关承办单位工作人员既要对自己负责又不得漠视、损害群众利益。按规定需加盖作为承办单位的“老河口市委组织部”印章的书面答复意见里必须说清楚即若不能“认定级别”那么是属于缺乏事实依据,还是缺乏法律、政策依据,还是既缺乏事实依据又缺乏法律、政策依据这三种情况之中的哪一种?若既有事实依据又有法律、政策依据能“认定级别”那么只能逐级走访的国信发[2014]4号文件相关规定、按老河口干部管理权限确定当时的级别究竟是副科级还是正科级?!信访人在签收后就其不服部分才能向襄阳市委组织部提出“复查”请求。随后,襄阳市委组织部与老河口市委组织部经请示襄阳军分区司令部、政治部有关领导均认可“备案管理”是党管干部的一种管理模式,“级别认定”的信访问题理应归“组织部门”落实并答复。仅就是否加盖承办单位印章的《调查处理意见》的内容和形式多次不断地推诿、扯皮、玩手段!使本应能够及时化解的信访案件久拖不决,最后导致重复访发生!20161122日湖北省委组织部本应出具复核意见书的于绍良不担当、乱作为故意搅局使简单问题复杂化,在未与省信访局、襄阳市信访局、襄阳市委组织部等部门协商沟通的情况下将老河口市委组织部已经受理但长期未办结的信访件,故意草率地做出不予受理的办理意见。

绍良部长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故意顶风严重违反党的纪律,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理应严肃处理,但中央纪委选择性失明对管辖范围内领导干部出现的严重问题心知肚明,却就是不批评不报告,根本没有管住监督执纪权力大胆藏着、掖着、捂着、护着,没有在第一时间对于绍良提提领子、咬咬耳朵、扯扯袖子致使“破窗效应”显现:老河口闫部长、袁部长受理并出台了《调查处理意见》就是不加盖承办单位印章及时送达举报(信访人),而且到处扬言:久拖不决拖出了精彩。脑袋进水了的绍良部长独出心裁将我们长期未办结的信访件推给人武部门认定,算是跟略懂法律的信访人徐学军杠上了!好戏还在后面呢!

可资参考的是,2016125日《湖北日报》刊载:湖北:分内之责草率处理 街道干部张某被党内警告(详见http://www.gjxfj.gov.cn/2016-12/05/c_135880829.htm)!爱之深,责之切,希冀中央纪委毫不含糊,谈话函询也要谈出震慑;绍良部长一路走好!!!

可参考的政策原文:   1201611日起实施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108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对直接责任者和领导责任者,情节较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一)对涉及群众生产、生活等切身利益的问题依照政策或者有关规定能解决而不及时解决,造成不良影响的;(二)对符合政策的群众诉求消极应付、推诿扯皮,损害党群、干群关系的。

2、两办制定的《信访工作责任制实施办法》第十一条第三款规定:违反群众纪律,对应当解决的群众合理合法诉求消极应付、推诿扯皮,或者对待信访群众态度恶劣、简单粗暴,损害党群干群关系,造成严重后果的;涉及的个人责任,具体负责的工作人员承担直接责任,领导班子主要负责人和直接主管的负责人承担领导责任。        此致

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各省、市、自治区纪委、国家信访局、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

湖北省老河口职业技术学校首任武装部长:徐学军    627476752@qq.com  

  手机:13986348626       邮编:441805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附件一:2001年老河口市武装部的【2001】河武字第20号《任职命令》;         

附件二: 2003年中共襄阳(时称襄樊)市委、政府和军分区的襄发【200312号文件;

附件三: 201668日、同年75日、同年83日、同年929日、同年1122日和同年1124日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连续六次直接回复告知:徐学军同志反映的职级问题应由该职务任免机关(人武部门)进行认定,不属于组织部门受理范围;

附件四:20161124日信访人徐学军《请共产党的国家信访局依法督查和中纪委依法专项巡视还需要两位数以上次的请示吗?!》

敬请链接曾任武装部长徐学军的博客http://imxjpzsj.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