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43015101.htm 4 991 2011-03-23 20:45:30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长安 > 传神

传神

江中无水 发表于:11-03-21 00:16

楔子

 

这是一个破旧的小巷子,每个城市都有这样的巷子,弯弯曲曲的巷子两头,是垃圾堆和公共厕所,散发出怪味和臭味,从厕所门口和垃圾堆门口也会流出一滩污水,让你在走进巷子前,想想值不值得冒着踩着臭水的危险进入一条看起来很脏的巷子。如果刚下过雨,你又是第一次走入巷子,肯定会踩到松动的砖块,砖缝里蓄积的雨水就会“噗”的一声,溅到你的小腿上、鞋子上,有时还会很凑巧的钻进你那几百块的皮鞋里,让你心里腻歪不已,要赶紧回家去洗澡,换鞋。

 

等你走进去,你才会发现,这里看起来是一片低矮的平房或小楼,可他们楼上楼下的面积也不小,只有外地人租的那些门面房和单间是比较狭小的存在。在巷子深处,路面上干净整洁,根本没有污水和垃圾的存在,就是那热气腾腾的老虎灶,那么多人去打水,外面也没有一汪水泊。水果店、理发店、杂货店、洗衣店、修理铺、游戏厅甚至小的K歌房都有。最为关键的是,走在这条巷子里,你并没有任何的不适,除了幽深的巷子略显狭隘以外。白天的阳光和奔跑打闹的孩子让这里的生活更显得温馨和有活力。如果下雨,你的内心足够强大,可以冲过巷子口那心理上的关隘,打起伞走在巷子里,你会感觉到这个城市自建立之初的气息,苍凉厚重而又鲜活湿润。

 

每到夜晚,当月光洒落的爽朗之夜或星光被屏蔽的黑暗之夜,这里总会有一些意外的来客,他们衣着光鲜,谈吐得体,似乎和这里格格不入,却又融入此间,丝丝入扣。他们熟悉地和在这里几十年如一日开店的店主们打招呼聊天,叫着你平时也能听到的一些外号,谈笑风生。你这个外来户或者会问,这些客人是谁。基本得到的回答都是几年前从这里搬出去的邻居,回来看看老朋友。如果你眼光很毒,你会发现这些千篇一律的回答和客气的微笑中中,掩藏着主客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和善意的谎言。如果你平时关注本市的时事或经济新闻,偶尔也会发现一些不大不小的人物也是这里的老邻居。当然,如果你发现某个本地实权的官员每年也有几天晚上到这里来探访老邻居,那说明,你很快也会从这里搬出去,搬到自家的新房里了。

 

这些老邻居的话题总是围着熟悉的那些人打转,那些外号从他们嘴里说出来,你仿佛也很熟悉,因为好像你小时候的伙伴们也有这些外号,只是你已经将他们和外号一起淡忘了。

 

今天晚上,这个巷子里的“小红理发店”也来了个这样的客人,理发店的主人在给他一边理发,一边聊着家常。

“小二去魔都,过的不太顺,出了点事,整个人都废掉了。我那天见到他,劝他回来,他不愿意,说不好意思见你。”客人看着镜子里的店主,轻声地说。

“恩,那天他知会我了。”店主麻利地将一缕冲天的怒发用剪刀剪去,“那年他离开这出去闯,已经劝过了,他就是死心眼,不相信在那魔都里混不出来。让他慢慢熬吧。熬出头了,他就会回来了,熬不出头,就客死他乡吧。”

“西姑娘还好吧?”

“阿牛,你每次来都惦记着她,去年她已经嫁人了,只是今年年中离婚又回来这边住,除了每天早晚见她两面,还真的不怎么招呼了!怎么了?当初我叫你下手,你不信,现在后悔了吧。不过现在的年轻人真不听劝,才一不开心就离婚,把婚姻当儿戏。”店主显然是保守派人士,絮絮叨叨地对西姑娘离婚的事似乎很不满。

“她离婚了?”阿牛很讶异,不过很快就淡然了,“她本来就那个性格,谁都瞧不上,自己资质也好,能做她一天丈夫的福分都大去了,我那时每次看到她还是自惭形愧呢!”

“那你现在看到她还是会自惭形愧!”店主立刻打蛇随杆子上,毫不留情地说:“那丫头虽说离婚了,可那气势和架子是一日比一日足,虽说阿牛你现在身家不少,可你这气势比她差远了。”

“本来么?我这辈子也没打算超过她,她一直是我们的大姐头呢!其他人还好吧?”阿牛爽朗的笑着,显然对这个女子很是尊敬。

“挺好的!前些日子小猴子回来,开了辆什么凯迪拉克,带着水果店的那个木头出去喝酒了,喝得醉醺醺的回来,然后小猴子就被交警抓了,说是拘留十五天,驾照也被吊销了。”

“哈哈哈哈,小猴子还是让人不省心啊!”

“可不是么?对了,这些日子那事情还顺利吧?”

“怎么说呢?人还行,找到一两个人帮忙了,不过都这么长时间了,那事情估计大家都忘记了,我到处打听,都没怎么听说过,倒是因此结交了几个文化圈的朋友,把我给酸死了。”

“不着急,慢慢来!我们这些老一辈的日子都过来了,你们也别心急!饭一口一口吃,日子一天一天过。理好了!”

“哎,好的。谢谢李叔!给你钱!别推啊,不然下次我就不到你这里来理发了!”阿牛站起身,拿出十块钱给店主,走出了理发店。

“呵呵,好。你不坐会了?”店主看着阿牛走出店门,随口问了一声。

“不打扰李叔了,你早点休息吧,已经十点了。”阿牛挥挥手,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巷子的拐角处。

 

 


江中无水 发表于:11-03-21 00:16 0
2

一、神现

1222日,冬至。姜白石的妈妈让他晚上别乱逛,早点回来,别撞到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姜白石不听,他最烦妈妈这种没有根源的迷信。

晚上十点,他刚跟胖凯还有几个美女从KTV分手,胖凯他们要继续去酒吧进行下半场,姜白石想今天又不是周末,妈妈肯定没睡,看着无聊的电视等自己回家,只能遗憾地告别了大伙,一个人回家。

 

姜白石走到家旁的河边,路边的灯光已经没有什么力气照耀到河水了,河面宽阔如一条黑布,点缀了一些银丝,随着微风微微抖动。姜白石弯着腰在岸边摸出一块做岸基用的扁平石头,扬起手臂,手腕轻轻一抖,石头在空中闪着光芒,像闪电一样将黑布连续劈开了数次。“是的,这就是闪电,劈开了一个黑沉沉的世界。”姜白石眯着眼,看着黑布散开的涟漪,“一个新的世界诞生了。”心里这样想着,嘴角得意地往上翘了一下。

 

回到家中,妈妈果然在家等着,姜白石莫名其妙地心情好,给了妈妈一个轻轻的拥抱。妈妈有点惊讶,拍了拍他的背,小声说了句:“臭小子!”姜白石有点害羞,匆忙地洗漱了一下,就钻进了被窝。

 

姜白石站在一个宏大的空间里,他打量着四周,是古希腊帕特农神庙的建筑,阳光越过大殿周边环绕的爱奥尼克柱从他身后大门直射过来。头顶似乎也是一片斑斓的阳光,他抬起头,却看到了一幅在四周小拱形窗阳光下拱卫的壁画,似乎是米开朗琪罗的《创世纪》。“我到哪里了?希腊还是意大利?”姜白石突然觉得有点荒谬。

 

一切忽然消失,只剩下黑暗,他矗立在一片虚空中,两团柔和的黄金光芒从黑暗深处倏忽而至。两个人高高地坐在黄金的宝座上俯视着他。姜白石仰起头,很好奇的盯着这两个人,心想:这两个是什么人啊?一个威严却又柔和动听的女声响起:“凡人,在神的殿堂里,收起你猥亵的目光!”

姜白石眯起了双眼,大声问:“你们是谁?”

“我们是神,这个世界的主宰!你必须匍匐在我们脚下,听从我们的吩咐!”

 

姜白石有点愤怒,他想,无缘无故叫我跪下,脑子里有病,来道闪电把他们劈醒吧。心念刚动,一道闪电劈了下来,“砰砰”直接将那两个“神”连同座椅劈翻了。

“好了,姜小雅,白石,别乱来了。”他们爬起来,其中的那个男的无奈地劝说。

“哼,你跟他说,我不理他了!”那个“女神”像小孩子一样闹起了别扭。

 

黑暗渐渐散去,殿堂也在慢慢变化,逐渐变了样子。姜白石张大了嘴巴,现在他正站在自己家的客厅里,一男一女坐在沙发上,微笑地看着他。男人看起来一本正经,穿着一身古代的衣服,有点像一个古代的书生,或者说,更像《聊斋》里那些艳遇频频的好色书生,女的脸则看得不太真切。姜白石第一眼看上去,觉得像一个日本爱情动作艺术片女演员,再一看,又像另外一个,光线流转中,他似乎看到了好几个女演员的样子,又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前女友祝雯。姜白石揉了揉眼睛,心中有点奇怪。

 

“呵呵!”那男的有点想笑,又没笑出来,发出了一声无意义的拟声词后,咽了口口水说:“你好,姜白石!我们先自我介绍一下。”

 

姜白石有点好奇,偏了偏头,摸了下自己的耳朵,等对方说下去。下面的一句话,立马让姜白石成了化石,张着嘴、瞪大眼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叫姜寒,她叫姜小雅。我们怎么说呢,我们不是真正的人,我们是在你意识中产生的,可以说是具象化的意识,也可以说是非实体的人。”

 

姜白石“哦……”就没了下文。

 

“就说这种笨蛋能有什么好的想法,还不如让他做我们的傀儡呢!”姜小雅气嘟嘟的声音响起,虽然悦耳,但是一下子就把姜白石给吓了个激灵。

 

“给你点时间想想我们以后怎么办吧,我们也不是很清楚这种状况是怎么发生的。”姜寒拉住姜小雅的手,丢下这句话,就消失不见了。只剩下姜白石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

 

姜白石猛然惊醒,一抹脸上,一把的细汗,身上也有点潮湿了,感受着被窝的温暖和身下席梦思的柔软,轻轻嘘了一口气,原来只是个梦而已。

 

第二天早上,姜白石挤上了公交车,拥挤的车厢把他挤到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座位边上,他不小心撞了那壮汉一下,忙说了声对不起。那男子看起来在下一站就要下车了,姜白石就在他身边站定,等坐上了座位,姜白石把皮包放在膝盖上,摩挲着被剃光胡子的下巴,开始无聊的向窗外张望。虽然已是冬季,路边的树丛中却掺杂着一些青绿,向四周散发着生命的活力,让他忍不住心生欢喜,想透过窗户去摸这冬天中的生机。

 

到了公司,同事们还没到。姜白石倒了一杯茶,打开电脑,突然就想起了昨晚那个怪异的梦。“只是个梦而已。”

“不,我们不是梦,我们在你脑海里!”脑子里突然涌出一股意识,还带着点憋着的坏笑。

“啊?”姜白石“呲”了一下牙,手一抬,将水杯打翻了。

“怎么了?”有同事问。“我把水杯打翻了,没什么事!”

一番脚忙手乱之后,姜白石整个人都呆了,“我这是中大奖了还是魔怔了还是?脑子里有东西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帮我们弄清楚我们怎么会出现在你脑子里,还有就是,像个大男人,别像个小媳妇哀哀怨怨的!”不屑的声音再次传来,让姜白石相当的无语。

 

一个上午,姜白石没做多少事,就是在和“它们”交流,除了知道“它们”可以和自己直接交流以外,什么都没弄明白,直接被姜小雅斥为“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哎,姜白石,吃饭去吧,今天吃什么呢!”一只手拍上了他的肩膀,他不用抬头就知道是王今远。“去吃兰州牛肉拉面吧!”姜白石不由自主地回答。“好啊,我也真想去呢!”姜白石张了张嘴,很是无辜。

 

王今远可不知道姜白石心里有多震撼,“你们怎么可以控制我的身体!”“这会跟你说不清楚,等你吃完再说!”依旧是鄙视的声音,姜白石都快抓狂了。吃饭的时候,姜白石心不在焉,“我不会是得了精神病吧?人格分裂?还是分成三份的?”这一次,脑子里没出来奇怪的想法和声音来骚扰他。姜白石就越想越怕了,心里也潜意识的像日本漫画里的人物在哀嚎:“我不想去精神病院!我不想去精神病院!”

 

“你怎么出汗了?是不是最近体虚啊?”王今远很奇怪的看着他,笑嘻嘻地问。

“没事,这汤有点烫,还有点辣,再加上最近天冷,很久没锻炼,自然容易出汗了。”姜白石信口胡诌,脑子里却一团浆糊,想着到底是去看精神病医生还是去看心理医生。“难道是因为和祝雯分手,让我精神压抑到精神分裂么?她对我有那么大的影响?”姜白石病急乱投医,开始给自己诊断了,难道就是因为一次失恋,让自己成为精神分裂症患者?

 

这个下午,姜白石在精神分裂的阴影下惴惴不安,不停地在网上查找精神分裂的病因和例子:

“变形妄想:患者认为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奇异的变形。

被控制妄想:即异己体验,患者认为自己的身体、思维意识被某种外力控制住了,也就是说患者认为自己在与某人共享身体、思维,例如患者正在思考某个问题时突然就停止了,患者体验到了自己要想的事情被外力(头外的思想,而非自己的思想)夺走了(思维剥夺),或患者体验到了外力强行把不属于自己的事情放到了自己的脑中(思维插入)等。

幻听:是指患者在没有真正外界声音刺激的情况下,而听到的来自外界的声音,这些声音可以是说话声、音乐声等,也可以是一些讨论的声音。患者有时可能服从来自这些幻听声音的命令,而导致危险的发生。”

看到这几段,姜白石觉得自己几乎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了,快接近崩溃的边缘了。那两位出于对自己身世离奇的病原性诊断也似乎有一定的认同,没有再出声。这更让姜白石感到毛骨悚然。

 


~瑞贝卡~ 发表于:11-03-21 00:35 0
3

我来坐沙发。
摸头。


江中无水 发表于:11-03-23 20:45 0
4

 

第二章  相遇

 

1222日,当姜白石的人生在这个夜晚开始发生变化的时候,祝雯正在和她的现任男友陪着一位官员在三亚度假。在她脑海里,姜白石已经不再占据某处的空间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事业和自己生活。

 

和姜白石分手后,她自己开了个小公司,在这位领导的照顾下,接了两笔不错的单子。在明亮如昼的灯光下,近处淡蓝色的泳池和远处深蓝色的海水在海风下,像她手中的红酒一样,微微荡漾。

 

如果姜白石看见现在的她,依旧会神不守舍,神魂颠倒。她还是姜白石第一次见到她时那幅冷峻凌人的气质,远远就让人退避三舍。经过这一年的磨练,她那冷峻的气质更甚,配着一身多变得体的衣服,以一个女强人的形象就出现在人们面前。

 

祝雯是一个很要强的女孩子,她家境较好。大学毕业后,她没有回到自己原先长大的那个城市,在这座小城独自闯荡几年后,她性格的坚忍不拔就逐渐体现出来。她对自己的人生有着明确的目标,这是她与姜白石最大的分歧所在。她的目标是,爬山,爬很多的山。因此,只要没有加班或应酬,她每天都会去健身房锻炼身体,最疯狂的时候是,她在月经来潮的那几天,居然在健身房一小时跑了八公里。她就是为了爬山在积蓄体能,培养自己身体在极端情况下的抗疲劳能力。她赚钱,也是为了有足够的财力支撑自己去爬山。这让姜白石为她不爱惜身体痛心之余,在健身房其他小姑娘惊讶的眼神中,对她的爱慕也更加加深了一层。

 

她不爱浓妆,但一抹淡妆加一点香水,稍微配一些首饰,就让姜白石目眩神迷。除了爬山的目标之外,祝雯喜欢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精细化,或者,按一种过时的说法,她喜欢过得小资一点。她闲暇时,喜欢坐在咖啡店里看小说,为书里那些纯真的爱情感动。听着音乐,收拾着自己和屋子。

 

在分手后,她跟姜白石没有了任何的交集。虽说在一个城市,可是迪克牛仔在歌中所唱的“谁知道又和你相遇在人海”对他们两个人而言,就是一个童话。所以对于她给姜白石带来的困扰,她毫无所知,也不会太有所触动。因为她一直觉得姜白石太过柔弱,如果她知道姜白石因为分手在一年后而精神分裂,估计也只会在他床头放下一束花,一句话不说就走开了。

 

 

下班后,姜白石接到以前同事陈耀的电话,约他一起去唱歌。正垂头丧气的姜白石本来不想去,可是想了想,觉得这精神分裂可能就是自己现在日子过得太过压抑所致,需要适当得发泄一下。

 

等他进了KTV包厢,才发现里面坐了五六个人,两男四女。灯光迷离中,陈耀正跟一位美女在唱《广岛之恋》,“二十四小时的爱情是我一生的美丽回忆”,两人眉来眼去得任谁都能看出他们之间的“奸情”。看见他进来,陈耀指了指座位让他坐下,姜白石跟所有人打了个招呼,就坐了下来。旁边坐着的一个女孩子,看到他坐下,微笑着点了个头,又转过头看那两个人唱歌耍宝露“奸情”。

 

一首歌罢,下一首是《千千阙歌》,这个女孩子要过话筒,轻轻地唱了起来。几句歌词出口,所谓行家一开口,就知有没有,就跟原音一样,所有人都鼓起掌来。一曲哀愁委婉的歌曲唱罢,接着又是一首热闹的歌曲。女孩起身把话筒递给另外一个人,坐下来时不小心歪到了姜白石的身上,连忙对姜白石说对不起。姜白石摇了摇手,拿起热水壶,给自己倒了杯茶,顺便也给女孩子杯中加满了。女孩说了声谢谢,端起杯子,继续听他们唱歌。

 

姜白石这才有胆子打量着这个女孩子,刘海轻巧地覆盖住小半个额头,挺直的鼻子随着呼吸,一张一翕,涂了点唇膏的嘴唇反射出淡淡的灯光。偶然的一笑,原本略微瘦长的脸又如莲花的盛开,充斥于姜白石的眼球中。姜白石不由也露出一丝笑容。

 

“嗨,兄弟,不能这么猪哥啊!”陈耀走过来,发现姜白石都没注意到他。就大声嚷道,“你们还没认识吧,来,哥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大美女叫刘西妍,我朋友。这是我以前的同事,姜白石,小帅哥一枚。”

 

这个叫刘西妍的女孩子粲然一笑:“早就认识了,不要你介绍了,去找你家婧婧玩吧!”

“哎哎哎,不能夫妻上了床,媒人丢过墙啊!”陈耀的大嘴立功了,姜白石气得牙痒痒的,一脚踹了过去:“滚到你女人那边去!”陈耀带着一脸的坏笑,跑了过去,丢下两个顿时没话说的尴尬男女。

 

姜白石刚要解释,却发现刘西妍也很默契的同时说:“不要理那个挫人。”两人相视一笑,顿时觉得熟稔了不少。

 

姜白石点了两首嘶吼的摇滚,痛快淋漓地吼了两嗓子,最后都唱破了音,搞得大家狂笑不已。姜白石也不管陈耀对他作出的鄙视的手势,坚持把歌唱完。然后拍了拍胸口,气喘吁吁地说:“不好意思哈,强奸了大家的耳朵,我就唱这两首,下面请陈耀继续唱啊!”

 

陈耀的女友静静在下面叫道:“姜白石,我把你的歌录下来了,你说吧,你怎么收买我,不然明天网上就会疯传你的破音神曲了。”姜白石竖起大拇指,往下一指,露出个鄙夷的神情,直接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惹得其他人又一阵大笑。

 

坐下来后,刘西妍看着他也直笑。姜白石喝了一口水,对她挑了挑眉,也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刘西妍起身要到茶几上拿面巾纸。姜白石离得近,抽出一张递给她。刘西妍接过去,说了声“谢谢”,姜白石的手碰到她的手,嫩滑而柔润,不由得一阵落寞悲伤涌上心头。

 

他笑了笑说:“没事。我想起个笑话。”刘西妍看着他,似乎来了兴致,说:“你讲讲看!”

 

姜白石清了清嗓子:“有个人肚子很饿,却被主办方要上台发言,于是他拿着讲稿上去,走到话筒面前说:‘我就讲三句话,前面是一句,我的话完了’。”他停下来,看着刘西妍,刘西妍还没明白过来,看着他眨巴眨巴眼睛。姜白石很无辜地看着她:“我说完了啊!”

 

“啊?”刘西妍想了会,才明白过来,挥起拳头想打他。突然想起两人不是很熟,这粉拳就赶紧收了起来。不料已经被陈耀看见了,他搂着女友拿着话筒大声叫:“啊哈,两位先生小姐不要当众打情骂俏啊!”惹得一伙人又是善意的哄堂大笑。

 

离别时,姜白石找了个机会向刘西妍要了电话号码,刘西妍看着他直笑,拿过他的手机,将自己的号码输了进去。姜白石又触摸到她的手,心里不由一阵悸动,觉得再过两天就是圣诞节了,一个人很无聊,就约她圣诞节去看通宵电影。刘西妍想了想,抿着嘴笑了,点头答应了。

 

圣诞节的晚上有了着落,姜白石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下来了,脑海中也没有声音了。回到家,老妈已经睡了。姜白石洗漱了一下,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准备上网玩玩。

 

“你没有得精神分裂!”姜寒的声音又传到了他的脑海中。“啊?”“我们发现当你的身体在和别人接触时,我们能了解到别人大致的想法,让你作出相应的反应。”“如果没有我们,你以为你今天能和美女那么熟络,平时情商那么低不招美女待见的家伙,能摇身一变,成为情圣啊?”姜小雅尖刻的声音传来。

 

“那你们不是控制了我的想法么?”姜白石顿时惊恐不安了,仿佛下一刻自己就会从窗户里直接跳下楼一样。“不会的,我们和你联系在一起,只是基于对方心理和你心底最深层次的想法,作出的直接回应!我想,应该所有的精神分裂症状都没有这种类似通灵的反应,能够接触他人心里想法的。所以我们的存在还是一个谜,需要你帮忙,当然也是帮助你自己!”姜寒的声音静静的,有一股安抚人心的力量,姜白石心里的害怕慢慢被驱散了。

 

“我们出现可是个好事哦,我们可以帮你泡妞,甚至帮你发财。以后没工作了,还可以做心理医生。”姜小雅笑嘻嘻地打趣他,“姜大医生,心理医生!”

 

姜白石躺到床上,闭上眼,发现自己又看见了姜寒和姜小雅坐在沙发上,不过这次,姜小雅变成了刘西妍的样子。姜白石嘴角抽搐了下,没说什么。

 

“以后多跟人接触,我们可以探知到对方究竟在想什么。说不定会遇到跟你一样的人,就是脑海里有我们存在的。”“哦,好的,今天碰到的有么?”“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别人当时的想法我们都很清楚。你那朋友陈耀就是个色情狂,恨不得把他女友在KTV就深吞活剥了!”姜小雅愤恨地说。

 

“你得体谅他,二十七了,到现在才交了第一个正经的女朋友!”姜白石一本正经地回答,说完,自己就不厚道地笑了。

 

“切!”姜小雅化作的刘西妍给了他一个白眼,倏得救消失不见了。姜寒对他点了点头也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