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42906203.htm 3 1368 2011-04-02 02:31:00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长安 > 传神之刘西妍的过往曾经(桑吉所郎大活佛看过来啊看过来,哈哈)

传神之刘西妍的过往曾经(桑吉所郎大活佛看过来啊看过来,哈哈)

江中无水 发表于:11-03-16 10:10

 

刘西妍自从跟姜白石开始交往之后,整个人似乎散发出一种安静而绚烂的光彩。不是大学时和男友激情如火、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纯真爱情之味,也不是和那位密宗金刚上师共同修炼时全身心献奉给神的神圣庄严。而是如同一个人,骑着一头狂野的骆驼,带着充足的水和食物,孤独地走在沙漠中,不停地遭遇沙暴,不停地迷路,不停地看到海市蜃楼中的绿洲与亭台楼阁,在无数希望与失望之后,终于到达绿洲,洗了一个痛快的热水澡后,卸下疲惫,围着篝火,小饮杯中酒,与其他人在安静的沙漠中轻声交谈。。

 

在和那位金刚上师决断之后,刘西妍一直灰心丧气,无法振作,在工作和生活上都死气沉沉,一蹶不振。如果说与大学男友的分手,让她认清了人在物质社会中的无奈。那么,和上师的分手,让她认清了精神社会的失落,觉得世间再无理想或是希望的所在。

 

和金刚上师的交集发生在2010年的春天,人间四月天,刘西妍到杭州旅游。在西湖的白堤上,刘西妍正拿着单反相机拍摄下西湖的美景。在来往如织的游人中,刘西妍突然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组合——一个被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女掺着的老僧,头上冒出星星点点的白发,和一个戴着鸡冠一样帽子的红衣喇嘛。

 

刘西妍很是好奇,就不远不近的跟着这对组合,一直跟到放鹤亭,那四个人在里面找了地方坐下。刘西妍也走进去,假装仔细地辨认墙壁上的《舞鹤赋》,其实是竖起耳朵偷听他们说些什么。

 

白发老僧身着灰色僧衣,披着一件略显破旧的袈裟,操着一口杭州软语,轻轻地问:“不知桑吉活佛看到此西湖美景,有何赐教?”

桑吉活佛脸上露出一丝神圣的微笑:“只见一湖红尘男女来来往往,悲喜交加。”话语中似乎带着一股悲天悯人的情怀,又反问道:“不知道生大师所见?”

道生看着身边的两位美女说:“我只见她们两个。”那两位美女一听,不由嘻嘻的笑了出来。刘西妍一愣,心想,这老和尚六根不净,真无耻。

桑吉活佛倒是不在意,单掌立起:“道生大师既见诸美,那本座就恭喜了。”道生双手合什,念了一声佛号,说:“唯此原人,是诸一切,既属过去,亦为未来;唯此原人,不死之主,享受牺牲,升华物外。桑吉活佛不愧为‘迦楼罗的吠陀’,还请慢慢欣赏这红尘悲喜,我就先回寺庙了。”说完,就起身离开了放鹤亭。

桑吉活佛也不以为意,只坐在那里,脸上还带着微笑,不知在想些什么。

 

刘西妍看四周没人注意,就凑到桑吉活佛面前,有点好奇地搭讪到:“这位大师,那个老和尚所说的‘迦楼罗的吠陀’是什么意思啊?”

桑吉活佛带着神秘莫测的微笑,语音柔和地回答她:“那是我在西藏堪纳加寺庙修行时,我的师兄弟给我起的外号。”

“动画里讲迦楼罗是大鹏鸟啊,那吠陀是什么意思啊?”

“吠陀代指我们密宗的佛经,意思是我是传播迦楼罗奥义的喇嘛。”

“哦,我明白了。不过迦楼罗的奥义又是什么啊?”

 

这天,刘西妍跟这位来自西藏堪纳加寺庙的桑吉所郎活佛相聊甚欢。才知道,这位活佛自幼出家,虽然才三十来岁,已经走遍了整个中西部地区,向遇到的每一个人传播密宗的教义,也和各地的僧人讨论交流各个教派的经义。这让一直为生活打拼的刘西妍肃然起敬,觉得自己以前过得是那么的世俗而毫无意义。开始向桑吉活佛讨教起密宗的佛法。

 

桑吉所郎大活佛拒绝了她,说:“本座只能告诉你一些密宗所修佛法的意义,但是具体的佛法修炼,我不能传授给你。而且,在密宗里,其实我们不叫活佛,而叫‘仁波切’,活佛是你们汉人对我们的称呼。”

刘西妍很奇怪:“不是说佛渡众生么,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是要我拜师么?”

桑吉所郎大活佛说:“你先跟我几日,看我那些徒弟是怎么做的。”

刘西妍在杭州西湖边的凯宾斯基酒店里见到了桑吉所郎的两位徒弟。在酒店的房间里,桑吉所郎一进去,两位徒弟就趴到地上磕了长身头后,亲吻桑吉所郎的鞋,为桑吉所郎宽衣倒茶,比佣人服侍主人还要周到。让第一次见到此类情景的刘西妍为现在社会还有人如此作贱自己服侍别人既感到稀奇又感到惊讶。

 

后来,在和其中一个叫张曾的徒弟闲聊时,张曾来告诉刘西妍,他们这些徒弟称活佛为金刚上师,根据密宗的规矩,上师对他们来说就是佛在这个人世间的化身,必须全身心的供奉上师,以获得密宗的传承,让自己修炼成佛。

 

每次当桑吉所郎活佛要给张曾和另外一个叫金羽成的徒弟讲经时,总是让刘西妍出去,过一两个小时出来后,看到张曾和金羽成脸上的满足感,刘西妍就越发觉得桑吉活佛的神圣,密宗佛法的神秘,就越想了解密宗。

 

在软磨硬泡之下,桑吉活佛答应了她,说要举行灌顶仪式才能传承。桑吉活佛教给她一些简单的冥想方法,并拿出一本略显破旧的《时轮经》给她,说是要她诵读六遍之后才能进行灌顶。当时,刘西妍并不知道,灌顶仪式需要修炼佛法三年之后才能举行。

 

等这些拜师前的准备工作做好了以后,桑吉活佛挑了个吉日,举行灌顶仪式。

 

活佛在酒店套房里摊开一张唐卡,上面绣的是五色沙筑成的坛城。香案上放着一大瓶纯净水,桑吉活佛一小时前就在里面泡了一枚甘露丸,灌顶之前需要喝下去。又取了七碗水摆放在唐卡四周,留作灌顶之用。

 

桑吉活佛将窗帘拉好,在黑暗的屋子里,让刘西妍喝下了甘露水。刘西妍在黑暗之中,心里想起书里介绍的灌顶仪式,突然忐忑起来,有点害怕又有点茫然,。桑吉活佛用很柔和的声音说:“不要怕,心里默念佛号,回忆自己记得的经文,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甘露水起作用了,一股热气自小腹像全身扩散,刘西妍感觉身体很热,不由呻吟出了一声。桑吉活佛说这是正常情况,让她把衣服脱光,在扭捏了一会之后,刘西妍还是遵照他的吩咐将衣服脱光了,盘膝坐到了坛城之上。等她略微平静下来之后,活佛口诵佛号将七碗水依次倒在了她的身上。刘西妍不由打了个寒颤,桑吉活佛手持法器在她身上进行灌顶,直到最后,桑吉活佛的嘴唇温柔的吻住了她的唇,对此早有了解和准备的刘西妍,下面一切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灌顶仪式后,桑吉活佛将一个象征着金刚杵的转经轮交给了刘西妍,说以后这就是她的法器。而每次刘西妍向他学习佛法,也都会在无上瑜伽的性爱的中结束。

 

不得不说,桑吉活佛是位性爱高手,在宗教信仰的作用下,刘西妍每一次和他做爱都感到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愉悦,桑吉活佛每次给她呈现的一些异象,让她感觉到密宗佛法的博大精深,更觉得自己跟着桑吉活佛,是被佛眷顾的人,在一次又一次的被活佛将自己身上世俗的东西净化掉。而沉寂在密宗奥义中的刘西妍,也越发的显得神圣和娇艳起来。直到某一天,刘西妍无意间发现活佛和一位吉尔吉斯斯坦的女子也在探讨无上瑜伽时,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她木木地回到住所,想起了这一小段日子来的经历,才发现,自己陷入的是个迷途,自己似乎不知不觉地爱上了桑吉所郎,却是在被他密宗吸引的外衣下爱上的。而桑吉活佛并不爱她,只是为了传播他的吠陀,因为宗教仪式的需要才和她在一起。自己只是个过程符号而已。

 

带着这样的认知,刘西妍谎称单位有事,匆忙结束了度假,身心俱疲踉踉跄跄地从杭州返回自己所在的小城。

 

在这段时间里,她不断反省自己,为自己犯下那么幼稚的错误而感到愤怒。这种愤怒她无法向他人发泄,憋闷在心里,她只能借出去玩的机会发泄。所以,她这一年,每周七天倒是有五天在KTV、酒吧、茶馆、迪吧等热闹的场所度过。只要长时间的安静下来,内心的羞耻感和愤怒就在啃食她的心脏,恍若一座大山压在她的心上,永世不得救赎。

 

直到她遇到了姜白石。在她眼里,姜白石是个傻兮兮的小男孩,虽然他比她大两岁。但是长久的和父母住在一起,做着很安逸的工作,姜白石很明显还没有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男人。那次在KTV和他的偶然相识,留下电话,成为姜白石的恋人,都不是她的本意,她留下电话只是想捉弄一下姜白石,没有想到这个小男孩却如一汪很深的湖水,将她陷了进去。

 

每次和姜白石两个人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她总有一种感觉,在那些著名的景点,姜白石和她之间似乎有一种隔膜将两人隔开,姜白石似乎对这些景点了若指掌,在逛的时候,全身心都融入进去,将她一个人孤零零地抛弃在这世上。当他们两个和两人的狐朋狗友在一起的时候,她又觉得,他们是那么的相配,宛若完美情人一般,在别人眼里也如《史密斯夫妇》里的史密斯夫妇一样,是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神仙伴侣。至于在私下,在床上,姜白石似乎让她感觉到了吸血鬼遇到炽烈而又鲜活处女的那种感觉,滋润了她久已麻木的心灵和肉体。

 

而姜白石对她的感觉,她感到也很奇怪,她知道姜白石有个前女友叫祝雯,也在姜白石偶尔的谈论里感觉到他对祝雯的爱意。但是姜白石对她的迷恋,又让她对自己的姿色和信心有些骄傲。只是她只是有一点直觉,那就是,姜白石身上似乎有一些秘密,等着自己去发掘。但是她又有点害怕,害怕变成和桑吉活佛那样。每次她的这种犹豫情绪,还没有能持续下去,就被姜白石不经意间的带到别的地方去了,这又愈让她对姜白石感到好奇,这个男人对自己情绪的把握如此的敏锐,相比桑吉活佛,也只能在外相上影响或是压抑住她的情绪,无法像姜白石这样消解于无形。

 

“难道,祝雯让他成为男人,我让他成为真正的男人?”刘西妍不由自主地这么自得而又疑惑的想到,并在这种矛盾心理中,和姜白石继续走下去,她也逐渐了解到姜白石的秘密。

 

 


江中无水 发表于:11-03-16 10:39 0
2
注:1、《传神》是我想写的一个长篇,不过目前看起来太监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我尽量用一些碎片将这个长篇丰满起来。我想把这个长篇写成讽刺宗教的玩意,还没想好怎么写。反正笔力不够,只能慢慢磨。
2、桑吉所郎是本版五版主,他的西藏上师给他起的名字叫桑吉所郎,总是想着一个人徒步从杭州走到西藏。《迦楼罗的吠陀》是他太监掉的一篇小说。
3、道生大师是我的发小啦。
木瓦哈哈

五年如一梦 发表于:11-04-02 02:31 0
3

你会破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