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41939243.htm 6 4151 2013-10-12 06:56:40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长安 > 命运的简单扭曲——《地下乡愁蓝调》

命运的简单扭曲——《地下乡愁蓝调》

江中无水 发表于:11-02-27 21:56

命运的简单扭曲——《地下乡愁蓝调》

 

别忧伤,别愤怒,沉着稳定,悄悄地告别青春——题记。

 

诗人兄弟买了本马世芳的《地下乡愁蓝调》,说是讲台湾摇滚音乐史的。去年假假的瞥了一眼,因为对摇滚乐觉得没什么兴趣,就没有细看。这两天无事,翻出来仔细读了一遍,却发现,这本书哪是讲什么音乐史,分明就是讲一个台湾青年的青春,一个喜欢摇滚乐的台湾青年的青春。读着这本书,我就想起了许知远的《那些忧伤的年轻人》,同样阳光、迷惘、惆怅的青春忧伤,马世芳借着台湾摇滚乐的发展脉络来展现,而许知远借着自己在北大的求学生涯来展现。

 

我的小学在农村上过很长一段时间,留给我的印象就是田野里、河边的春夏秋冬,柳枝编成草帽打仗,发大水时沟渠、田野里的小鱼,秋天稻子收割后的野火,下雪结冰时池塘里砸冰块。童年的滚玻璃球,砸纸方宝,玩烟盒,还有那刚刚兴起的港台流行风。那时的天很蓝,水很清,我们年幼无知着,追逐着高年级孩子的脚步,玩着我们该玩的。

 

到县城上小学、初中,再到另外一个地方上高中,家长整天在耳朵里念叨的就是考上重点初中、考上重点高中,考上好的大学。美好的初恋夭折了,业余的爱好夭折了,体育锻炼夭折了,县城和高中所在的地方给我的感觉都是灰沉沉的天空,那些阳光下的美好就如同星光偶然闪光,瞬即被灰色吞没。我一直觉得我心理是压抑而抑郁的,就是在这些求学的地点被那种压抑的环境留下的。所以,我想,将来我绝不会让我的孩子再经受同样的教育方式。他可以无法无天、调皮活泼,但至少不会像我们一样,心理有着巨大而深刻的灰色阴影,在学习、工作中拘束着自己的一言一行,最后都成了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标准品。

 

书里有这么一段话我很是有同感:“那一年,你考上第一志愿,这都要归功于国中三年体罚与恶补不遗余力的国中(内地初中)班老师。国中三年,记忆完全一团混沌,只剩若干鲜明的片段,每个片段都浸满了恐惧。”这与我的初高中生涯何其相似。

 

或者说也许是因为我自己的内心不够强大,所以无法摆脱那种教育留给自己的桎梏。因为,我有些同学现如今看来做的很好。

 

在我姐姐的影响下,我从小学就开始喜欢上了看小说。这在当时是不允许的,而我想尽一切办法偷偷的看。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从小学开始接触金庸古龙席绢,从初中开始接触古代文学,高中开始自己练笔,虽然现在翻开那些东西,都很稚嫩而无知。

 

高考,我终于考上了第一志愿,中文系。多年的大山似乎一下子被搬走,我懒惰、肤浅、无知傲慢的个性开始露头了。于是,在大学里,我做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手尾都收拾得不好,可我还沾沾自喜。那时,多看了一些书,就觉得没什么文字能打动自己了,自己写,却又写不出来。从而对文字力量不再像初高中时那样顶礼膜拜,并且开始怀疑。在工作后,更是对文字的力量有些绝望,甚至有些“信仰已死”自暴自弃的想法。

 

现在我逐渐又认识到文字的力量,不管是在文章里,还是在音乐中。也许我当时的放弃,只是因为自己的不够努力。

 

对自己年轻时曾经信仰的那些看似虚无的东西,可以怀疑,却无法抛弃。当你在某一个阶段抛弃它的时候,你会发现,随着年纪的增长,它又回来了。而你,只剩下一丝懊悔。

 

大学时曾说到现在的歌词在以后也会成为人们眼中的古典诗词。其实,我还是太保守了。在那些真正用心作词的人心中,他们其实就是在写诗。像方文山他们,本质上就是诗人。看《地下乡愁蓝调》里引用的那些歌词,力量和意境都是诗。他们用摇滚反抗大人世界,就像诗人用诗词反击现实社会。鲍勃迪伦二十二岁写的一首歌:

外面有一场战争正在蔓延

它将摇撼你的窗户

震垮你的墙

因为时代正在改变

就像中国七八十年代的那些诗歌,就是放到今天,也还有它的现实意义。

 

余光中甚至写了一首《民歌手》,他的《乡愁四韵》也被罗大佑谱曲唱了出来,柔软的唱进了人们的心里。七八十年代,台湾民歌运动将台湾音乐带入了峰顶,每一个讲中文的人才是评判这些歌好坏与否的最好评委。马世芳的青春,就在歌声中反映着大时代的变迁。

 

在时代的映衬下,在社会的发展下,摇滚乐和摇滚歌手们也在改变。反抗却似乎仍然是它的主旋律。旭日阳刚借助汪峰的《春天里》反抗自己的生活境况,他们成功了。汪峰写《春天里》里的本意,却是想反抗现实的安逸,想着自己青春对爱的幻想,对未来的憧憬。未来来了,自己似乎成功了,却给了自己更多的迷惘,因为它与青春的未来背道而驰。

 

我其实不喜欢摇滚乐,因为它们太吵,面对沉闷的现实,他们要用原子弹爆炸式的高音来唤醒人们。我喜欢爵士乐,因为每次听到它,心里都很安静,带有一丝淡淡的忧愁与哀伤,感情显得深邃而沉着。但是,我基本不听那些歌词,就像一个朋友曾经发出的慨叹:王若琳的歌怎么听都像一首歌。其实我爱的是曲调表示出来的那些相同的心境,而不是歌词。从文字的力量上,显然摇滚乐的歌词更符合我内在的愤青暴力伪文青的胃口。

 

我们可以羡慕台湾那些年的年轻人,他们拥有那么多的摇滚歌手和民歌手,并被两岸三地的大众所接受。而我们,除了升学压力外,勿论是文字和歌手,能够震撼自己的,都寥寥无几。中国的摇滚歌手们,还在努力的反抗着现实。但他们的尴尬处境,从人们对待汪峰与旭日阳刚事件中表现出来的孤陋寡闻来看,中国内地的摇滚乐,不要说西方那些伟大的乐队名字,就是罗大佑、beyond,他们也没有几个不高山仰止而无法并肩狂啸。

 

在台湾那时罗大佑们已经崭露头角,“尽管八十年代以降的台湾未曾经历过什么镇压,这种大动荡后的深沉失望却几乎如出一辙。……在八0年代启蒙,九0年代成长的我们,自诩青壮一辈,然上有满心焦虑,大权在握的前辈,下有披挂着高科技配备闯荡江湖、勇敢而美丽的新生代,我辈杵在中间,进退失据,眼看正被后起者视为无聊、退缩、不长进的绊脚石,还没夺权成功,就已经准备成为被革命的靶子了。”这跟90启蒙,00年成长的我们多么的类似。

 

本文很是凌乱,我也凌乱着,就像书里后记所说“出清存货,告别青春”。溃败撤退时,所有的东西总是来不及收拾整理的。

 

 本文标题:simple twist of fate


苏州莲菊 发表于:11-02-28 16:13 0
2
回望青春,整理思绪,很真实很有感染力的内心独白。

伪一笑 发表于:11-09-02 10:39 0
3
这篇写得真不错。
个人觉得汪峰写得更好的是《青春》:打算在黄昏时候出发/搭一辆马车去远方/今晚那有我遥远的盛宴。
王丹在牢里写的《没有烟抽的日子》,张雨生唱了出来。


蓝蓝卷耳 发表于:12-04-04 17:32 0
4
不错,虽然思维比较乱,但又开始重新思考了
我不 告别青春,我要永远青春命运的简单扭曲——《地下乡愁蓝调》

冰城菲雪 发表于:13-05-19 16:28 0
5
写微博评论,每天8-10个字,可多但不能少,一条5分钱工资日结,愿意写的话加QQ1185765304

落胭飞雪 发表于:13-10-12 06:56 0
6
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