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40817573.htm 2 862 2011-02-07 17:49:10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迦南论坛 > 飞飞:留学穿过以色列,叩击神秘犹太之门

飞飞:留学穿过以色列,叩击神秘犹太之门

未知世界 发表于:11-01-31 20:35
    传统与现代碰撞

    以色列和中国有6个小时的时差,我们到达特拉维夫本.古里安国际机场时天刚亮,机场到市区只有几十公里路,却走了一个多小时,竟然塞车!特拉维夫是以色列第二大城市,环境整洁空气清新。我们入住的是皇冠酒店,酒店的外面就是沙滩,虽然是冬天,竟然也有人穿着泳衣晒太阳,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以色列的气候,从特拉维夫到海法这些地中海沿岸地区,冬季无严寒夏季无酷暑,气候宜人。

    我们的参观行程是从特拉维夫南端的老城雅法开始的。

    先有雅法后有特拉维夫。雅法有数千年的历史,是世界最早的城市和港口,甚至早于犹太人来到这片土地之前,现在主要居民是阿拉伯人。小城建在一个小山上,密密麻麻的石头房子,穿行其间如同行迷宫。现在这里成为艺术家的天堂,老房子被改造成艺术家的工作室,在这里能淘到意想不到的工艺品。雅法的山顶可以俯瞰特拉维夫全城。那里建有一个城雕——“信仰之门”,描绘犹太人的始祖亚伯拉罕以他的独子以撒向上帝献祭的故事。

    英国人统治巴勒斯坦的时候,大量犹太人来到雅法城北,建立了自己最早的街区——Neve Tzedek,这里两边都是低矮的别墅,成为以色列最高档的酒吧购物区。不远处的罗斯柴尔德大街是典型的包豪斯类型的建筑,街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遗产。大街旁边一个不起眼的房子里,以色列的国父本.古里安宣布以色列建国。

    晚餐选在特拉维夫港区。以色列每周休息周五和周六,因为安息日是从周五的日落开始到周六日落结束,这段时间他们绝对不工作。恰逢周四晚上,大量年轻人涌到这里泡吧,让我们体验了一把以色列人现代生活的气息。

    阿卡古城与海法 神秘的“空中花园”

    离开特拉维夫,我们驱车前往以色列第三大城市海法。半路上参观了恺撒利亚古城遗址,这座古城由希律王兴建,建设了宏伟的海上宫殿,后来成为罗马总督的治所。这座古城最后毁于无数次战火和两次地震。从残存的城墙依然能够看出当年的辉煌,部分修复的罗马剧场遗址现在成为演出的时髦场地。

    离开恺撒利亚,我们来到位于海法北面有几千年历史的古城阿卡(Akko),主要居民是阿拉伯人。古城是世界遗产,我们站在十字军留下的巨大堡垒里,高高的穹顶让人感觉特别渺小,这里还有错综复杂的地下暗道。阿卡与海法同处一个海湾中,海法坐南朝北,整个城市建筑在卡梅尔山(Camel)的半山腰上,卡梅尔山在圣经中就有提到,被称为“上帝的葡萄园”。

    我们夜晚时分到达海法,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面山坡上灯火辉煌的空中花园。第二天天亮,才知道它就是巴哈伊教的圣地——巴哈伊神殿与空中花园。这里是俯瞰整个海法市的最佳地方,经过安检,我们进入空中花园,其中甚至有许多有明显中国风格的青铜器摆设,一问巴哈伊教在中国也有很多信徒,发展商潘石屹据说就是其中一员。巴哈伊花园山脚下是所谓的“德国殖民地”,是一个比较有味道的旧街区,可以顺便逛逛。

    死海漂流与沙漠探险

    刺激的铁掌水上漂

    从海法出来,已临近中午时分,我们穿越卡梅尔山,不到一个小时就进入约旦河谷,沿着约旦河一路南下,前往死海。

    以色列国土面积两万多平方公里,约有三个广州市大,南北狭长,东西最宽的地方只有100多公里,一个半小时就能穿越,而南北最长距离将近500公里,我们的酒店位于死海南端,因此,这是一个漫长的旅程。到达酒店已经下午4时,因为第二天还有别的行程,因此,趁着落日的余晖,我们赶紧脱衣下水,体验“铁掌水上漂”的意境。水温很凉,但很清澈,盐分浓度很高,可以见到海底沙子上混杂着结晶盐。死海在我看来就是一锅“卤水”,裹在肌肤上很滑腻的感觉。由于太兴奋,躺在水面上一阵瞎扑腾,不小心溅了几滴海水到口鼻眼中,真是如喝了口硫酸般难受。导游教我们,在死海漂流,正确姿势是,四脚朝天躺在水面上,口鼻向上,慢慢划水。导游说,死海是世界海拔最低的地方,在海平面420米以下,因此,氧气高度富集。也许是导游的话起了作用吧,当晚我睡得特别香甜。第二天早上,我们坐上越野车到死海南边的犹地亚沙漠进行探险,说是沙漠,不如说是干涸的峡谷,千姿百态的地貌,极度干燥的环境,如同去火星走了一遭。由于人口的增加,流入死海的水量越来愈少,据悉,以色列政府已经考虑,修建一条运河把地中海的海水引进死海,以拯救濒临死亡的死海。

    不屈的精神

    马塞达永不陷落

    离开死海,我们驱车前往马塞达,这里是犹太人不屈民族精神的象征。

    马塞达是以色列中部山地伸向死海岸边的最前沿,东北南三面是悬崖峭壁,山顶像桌面一样的平地,在死海的反衬下显得特别险峻雄伟。最初,希律王在此建立了自己的行宫。公元66年,犹太人爆发反抗罗马人统治的起义,公元70年起义失败,耶路撒冷被毁,1000多名起义者退守于此,罗马人追踪而至。在罗马人准备发动最后的总攻前夜,1000多名马塞达勇士聚集起来,决定宁可去死也不做罗马人的奴隶。由于犹太人戒律中不可自杀,他们选出10个人,杀死所有其他的同伴,然后再相互杀死。等第二天罗马人攻上这个要塞时,见到的只有遍地尸骸,而马塞达坚守了足足有三年之久!被救活的幸存者让马塞达的英雄故事流传世间,而马塞达的遗址则淹没在岁月的黄沙中,直到1838年被重新发现。

    马塞达要塞的山顶有几个足球场大,除了宫殿废墟,还依稀可以辨认出储水池、犹太会堂等等的遗址,有的甚至连地面的马赛克和墙面的油漆都依稀可辨,使人能够大致设想起义军在这里度过的最后岁月。对于犹太人来说,马塞达是扞卫民族生存的代名词。以色列军队的新兵宣誓仪式在这里进行,誓词里有一句:Masada shall never fall again!马塞达永不陷落!

    从马塞达驱车向北不远,便到了因盖地。我们拜访了世界上最后的“人民公社”——“基布兹”,这里完全实行公有制,集体劳动,按需分配。最初返回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正是凭借这种组织形式,在沙漠中创造出了绿洲。但由于社会变化,现在基布兹中的年轻人越来愈少,最多的都是老人和孩子,而基布兹中也越来越多雇用的打工者。

gcccccc 发表于:11-02-01 17:58 0
2
非常好的文章,谢谢!
飞飞:留学穿过以色列,叩击神秘犹太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