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40507826.htm 1 611 2011-01-24 17:55:1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迦南论坛 > 曲玉萍:阿卡,以色列北部那个探入海中的古城

曲玉萍:阿卡,以色列北部那个探入海中的古城

jeremiah 发表于:11-01-24 17:55

我到阿卡(Akko)的时候已近黄昏。

你若是展开一张世界地图看,以色列就是地中海东岸那块极小极狭长的土地,而阿卡便是以色列北部那个探入海中的小城。

你可能只晓得 “耶路撒冷”、“特拉维夫”、“海法”这些以色列的大城市,从来没听说过“阿卡”,但它确确实实就在这里伫立了近5000年,是以色列最古老的从未废弃过的城,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之一。

人口不到五万的阿卡,既安静又安逸,老城区看起来仍是旧时堡垒模样,杰萨尔清真寺的巨大绿顶在很远的地方就清晰可见,证明这是一座以阿拉伯人为主要居民的城市。一只猫懒洋洋地穿过砾石街道,准备到附近土耳其市场里的鱼摊上碰碰运气;一个经营餐馆的男人和他的伙计站在门口张望,扭头忽然见到中国面孔相当好奇,力邀我进去坐坐,两人拼凑着不多的英文单词,想好好告诉我关于阿卡的故事。

事实上,这里的故事长得几天几夜也说不完,从最早居住在此的迦南人的某个部落,到后来腓尼基人的统治;从十字军东征时耶路撒冷王国的首都和最后据点,到公元1291年阿拉伯人的大举进攻;从地中海东岸通往西亚内陆的商业重镇,到寂静富裕的滨海小城……

城头变幻大王旗,纷繁的历史形成了当地居民的多样性:信犹太教的、信伊斯兰教的、信巴哈依教的、信基督教的,好在他们彼此可以一直相安无事地为邻。如今的阿卡城其实是在十字军时期的废墟上建起的,我在地下沉睡了数个世纪的巨大堡垒中穿行,暗暗惊叹于那些高大的议事厅、美丽的弧形拱顶、曲折的暗道、两人难以合抱的粗大廊柱;脚步声惊扰了中古的空旷,耳边眼前再次上演铁马铠甲刀光剑影——多少人渡海而来,为信仰、为荣耀、为东方这片“流淌奶与蜜的土地”。

一个转身,全都灰飞烟灭,重归于寂。生命无法永恒,生活却在阿卡世代继续。如今,那些成千上百年的高殿、广场、兵器库、教堂、甬道,都被注入了新的生命,它们成了咖啡馆、音乐厅、画廊、餐厅、菜店、服装铺子……

清真寺不远处的糕饼店生意很好,酥皮点心和用蜂蜜渍过的甜品盛在铁皮托盘中摆满了整个店堂。我买了撒满开心果的那一种,可烤饼的小师傅非坚持让我再尝尝石榴味的,为了强调本店特色,他竖起两个大拇指啧啧称赞。

一个皮肤被阳光和海风变成小麦色的中年阿拉伯男人,很得意地把他同父异母的七个孩子介绍给我,他们中大的已经能帮忙照看店铺了,小的还只会满街跑着玩。他是阿卡的生意人,到过中国很多地方,当他说出每一个地名时,他的孩子们就在旁边万分崇拜地仰望着父亲。

榨石榴汁的犹太人小贩,头戴一顶小帽,留一大把胡子,边乐呵呵地干活,边听我们热闹地聊天。作为圣经中原始的“七种圣餐”之一,传说石榴含有613个籽,正好相当于犹太教戒律的数目;它一直以来就是以色列人传统甜品、果汁和鸡尾酒等的原料。由于长时间的光照和干燥气候,以色列特别适合石榴生长,成熟后又大又红又甜又便宜。

阿卡濒海,鱼市里当天捕捞上来的海鲜五花八门,由于各种信仰的居民在饮食上都有各自的禁忌,鱼类成了最容易被他们接受的食物,这里也成了每天最繁忙的地方。当暮色四合,鱼市收摊关门,女人们步履匆匆,赶回家做饭,男人则聚到一起,在茶馆里打牌或者在街边悠闲地抽起阿拉伯水烟。

一轮新月升起之时,我正穿过阿卡老城一道弧形的拱门,走向无边无际的地中海边,月光将宣礼塔的影子拉得又细又长。明天日出之后,会有一群顽皮的孩子沿着残垣断壁攀爬,然后纵身跃入海中戏耍,他们不关心几个世纪以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无所谓自己的玩伴到底属于哪个人种,如果你问,他们会回答:“我们是以色列人,来自阿卡。”

http://culture.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1_01/21/4382252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