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38408879.htm 17 1912 2011-01-17 20:40:0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南京城市记忆 > 人事有代谢 往来成今古---张灵甫妻子来宁杂记

人事有代谢 往来成今古---张灵甫妻子来宁杂记

文心s 发表于:10-12-21 15:45

 人事有代谢 往来成今古---张灵甫妻子来宁杂记
     (夫人一行在张灵甫将军被砸去的纪念碑前驻足)

    一

    刚接到道宇兄电话,告知前晚我托他核实的黄埔老兵已查过了。放下电话,感慨万千。
   
    就是这个孩子气的张道宇,开欢迎张妈妈见面会时候,有网友问:“听说张将军有信佛教,是么。”


    道宇嘴快:“他只睡觉,没有宗教。”


    满堂哄笑,气氛一时轻松下来。


    又有人问:“张将军当时拿的什么手枪?”


   不等夫人回答,道宇又接口:“
AK47啊。”没等别人反应过来,他赶忙先解释:“哈,我开玩笑的。”


   这个在美国住了几十年,爱开玩笑的大男孩,如今也有六十来岁了吧。眉目间依稀张将军模样,风神仍在,器宇轩昂,完全看不出年龄,够帅气也够真诚,答应过我的事立马就帮我去做,没有一丝架子或敷衍。


    不过夫人说:“他长得没他爸爸好看,他脸长,又胖,还总怨我是我害他这么胖的。”


    果然,道宇偏过头来,装作赌气的样子:“就是你害的,让我吃这么多。”


    满桌人笑,张妈妈也笑。


    张妈妈吃东西吃得很少,戴着两枚镶钻的珍珠耳环,握汤匙的手,型若兰花,指甲上润着淡淡的粉色甲油,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不妥当。她是大户人家出身,从小吃燕窝长大,真正的千金小姐,指不沾尘。两天朝夕共处下来,她一直不紧不慢,从容有度,看起来端庄大气。她也很健谈,聊了许多民国旧事,听得津津有味,撷取一二,以作纪念。



(从游船上下来,在文德桥留影,夫人气质很好)
 



我们去夫子庙夜游。经过李香君的媚香楼时,我指给她看:“张妈妈,你看,李香君故居。”


    夫人像想起什么:“李香君,有一出戏。”


   “是呀,桃花扇嘛。”


    夫人笑:“我
18岁生日的时候,他帮我过生日。请朋友们吃完饭,又在剧场包了前三排,看的就是李香君。可是李香君是悲剧呀,看完了戏,大家情绪都不好。”


   “哦,因为桃花扇亡国之痛?”


   “哪里,那时候亡什么国,那是我生日嘛,他还觉得已经做得很好了,你看又吃饭,又看戏的,结果看个悲剧,他自己还没反应。回家之后,我就说吃蛋糕,吃蛋糕,想把气氛搞好一点,轻松一点嘛。谁知道我们家那个佣人,把蛋糕盒子的底弄掉了,蛋糕掉在地上,她也不说,就用手把蛋糕抓了装回盒子里。结果盒子一打开,我看到是这样,立马回房间,不说话了。”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故事,我很好奇:“啊,那然后呢。”


   “然后,呵呵,张灵甫急得要打人。那佣人房就在我房间的后面,听她在里面呜呜的哭,后来也就算了。”


       
我由衷得对她说:“张将军对您真好。”


       
夫人略垂下脸:“那时候,我生日是大事一桩。”


    可不是大事一件,周日我们去玄武湖访旧,夫人说她
20岁生日就在这里过的。当时在翠虹阁,开了一百多瓶可乐,冰激凌。可是弦板笙歌,终有散时,很快,夫人去了台湾,道宇五岁的时候,她又去了美国,读书、工作,再也没有人为她的生日大张旗鼓,隆而重之了。这些回忆,就如夏日蔷薇花,烂漫而短暂。但每当回想起,那些微甜气息便开始弥散在空中,永难忘记。


         (与夫人一起去航空烈士墓,觉得自己跟夫人在一起很像小丫头╮(╯▽╰)╭)


     

    我不能了解张将军的全部,我只能藉着他们,那些雪泥鸿爪般的描述,找寻一些将军的模样。 

    当我第一眼看到道宇时,我就想,将军生时,大约也是这个样子吧。夫人说,还要帅一些,高一些,也瘦多了。

   
道宇眉目浓朗,看起来颇有些英武之像,而将军则更多分儒雅之气。夫人说当时在南京家里,没事的时候,两个人各捧一卷书,看书喝茶,清净安宁。  

    这让我想起李易安与赵明诚,想起他们猜书赌茶,水泼而相对大笑的琴瑟之好,知音之趣。   

    诚如此,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了,只是天妒佳缘,未几,将军战死,且死于内战,碑石无存,青史漫漶。当我们一行人来到当年的翠州,张将军纪念碑处,所见得也只有钢筋外露的残基短石。


   道宇说:“妈妈,我们带块石头回家吧。”


   旁有赵家骧将军的侄子,也附和:“带点土回去也是可以。”


   夫人转而言它,不复作答。斯时天远云疏,园风萧瑟,在这块残碑之处,一行人默然静立,那些久远的民国时光,对我们而言是书史轶闻,对他们而言,是人生际会,生离死别。


  道宇说:“你知道我什么感觉么,我生下来就没有了爸爸,我
5岁的时候妈妈去美国。我小时候就跟着我外婆他们在台湾。”对道宇来说,爸爸这个概念很多时候只是一帧画像与想象。


  张妈妈跟我说道宇一到书店,只要看到有他爸爸或者妈妈头像的书就都买下来。


  后来我扶张妈妈从总统府出来,道宇果然拎着几本新买的书走过来,指其中一本封面上张灵甫的头像给妈妈看,这书是记载国民党十大名将的。


(夫人一行夜游秦淮,她说,这地方原是不能来的。)


         


还有很多很多的小细节。


     比如我们从总统府出来,张夫人与那些民国将领子侄们聊王耀武、聊蓝妮,聊蒋公办公室斜放的办公桌,聊于右任和林森的大胡子以及蝴蝶至老仍在的小酒窝。


     他们聊
74军旧部将属往来,人事变迁,聊副总统竞选时广播里轮番播出李宗仁与孙科的名字,就像还在昨日,可是已然远去。


    走出总统府,我们站在街对面等车。看着略有些残旧的总统府门楼,有人叹息:“民国都过去了。”


    何止民国呵,很多很多事都过去了。旧时王谢,今时草芥,不能过去也唯有真实的历史吧。



高山流水之母 发表于:10-12-21 16:36 0
2
敬礼!太有意义的行动了!

枕寒流 发表于:10-12-21 16:51 0
3
以下是引用 第1楼 文心s 的话:
(夫人一行在张灵甫将军被砸去的纪念碑前驻足)...
奇怪了,夫人站的地方似乎不是张灵甫的纪念碑,而是孙元良立的淞沪抗战纪念碑
我们版里有讨论文章,张灵甫纪念碑在翠洲不是在环洲

高山流水之母 发表于:10-12-21 16:42 0
4
回复 第3楼 的 枕寒流:
你的认真让我敬佩!但人家心情到了!私下告知吧!

枕寒流 发表于:10-12-21 16:50 0
5
回复 第4楼 的 高山流水之母:
恩,老高说得有道理!

摸象瞽 发表于:10-12-21 17:23 0
6

可惜,周六的活动失之交臂


文心s 发表于:10-12-21 20:20 0
7
以下是引用 第3楼 枕寒流 的话:
以下是引用 第1楼 文心s 的话:(夫人一行在张灵甫将军被砸去的纪念碑前驻足)...奇怪了,夫人站的地方似乎不是张灵甫的纪念碑,而是孙元良立的淞沪抗战纪念碑我们版里有讨论文章,张灵甫纪念碑在翠洲不是在环洲...
呵呵 这碑是赵家骧将军的侄子领我们去的,他说他从小就看着这个碑,经常在这里玩。碑上书有整编74师及张灵甫字样。

文心s 发表于:10-12-21 20:25 0
8

仔细看了一下我们版上新六军的帖子 对比一下 我们当天去的似乎是他帖子的第一张图

当日我们坐车环了玄武湖几个岛后,赵家骧将军的侄子说带我们去74师碑。这个地方导游说已改为郭璞敦了。

突然想起来 夫人说她20岁时在翠洲过的生日,我们从台阶上走下来,夫人说这里变化太大,本来没有高台,将军碑是在平地上的。赵先生还说那时候是你年轻,走坡道不觉得高而已。莫非真是弄错了。

无论如何,夫人来旧地探望之心意已在,只是可惜未能见到斯时风物。


瓮堂小泡子子 发表于:10-12-22 11:39 0
9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惆怅谢家池阁 发表于:10-12-22 13:21 0
10
楼主你好,请问本文可以转贴么?

文心s 发表于:10-12-22 14:29 0
11
以下是引用 第10楼 惆怅谢家池阁 的话:
楼主你好,请问本文可以转贴么? ...
注明出处 作者 可以转帖

天上第一 发表于:10-12-23 13:23 0
12
此文太有意义了,如再深入些则更加难得

天羊乐 发表于:10-12-23 19:44 0
13
60多年过去了,一切的恩怨都烟消云散了。

windtiger 发表于:10-12-24 09:02 0
14
民国往事

nj_ok 发表于:10-12-25 22:58 0
15
人事有代谢 往来成今古---张灵甫妻子来宁杂记

yinjia0126 发表于:11-01-17 16:07 0
16
谁不知道,七十四师张灵甫将军呀,王玉龄夫人也有耳闻,建国后几次来中国,来南京了,但第一次见张灵甫儿子,感觉好近,一下子都60多年过去了。

三鲜~ 发表于:11-01-17 20:40 0
17

这个帖子,我怎么今天才看到。王女士很有气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