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38138750.htm 15 1352 2015-11-10 15:21:4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1213志愿者同盟 > 外公

外公

关闭窗口 发表于:10-12-17 12:15

外公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的故事当然没有文字记载,只是在亲人和乡亲的口耳相传中。在这种传说中,自觉或者不自觉的演义是肯定的。

 

传奇

外公不是名人,一生不算有名,但门前那条小溪流经的几十里地都知道他的名字。

应该是我读大学的时候,暑期我在上海的一个工地打工赚一点生活费,遇上了一个老乡,聊起来,他竟然是外公的邻村人,主动跟我说起外公的名声,说外公曾经做过“宪兵”(原话如此,在他那儿似乎是特种兵的意思),能够在飞驰列车上跳上跳下,非常厉害。当时外公去世应该已经近十年。

外公确实曾经是军人,当然是在国民党的部队。

当时抽壮丁抽到的是他堂哥,他说,你家就你一个独子,而且你还没有结婚,我已经结婚也有孩子了,我代你去吧。这样他就顶替了堂哥的名额去了部队。

外公没有上过学,识字应该是在部队里。我曾经见过他的一本笔记本,从笔记本可以看出,当时他所在的部队是南京总统府的卫队。内容用钢笔书写,字体还挺漂亮。

他在部队里的具体事迹我没有亲耳听他说过,从母亲和舅舅他们的描述来看是非常传奇的。

夏天乘凉的时候,他的孩子们经常会缠着他说过去的故事,在这些故事中可以看出,外公参加过抗日战争,也参加过国内战争。

最危险的一次,据说,在战斗中,曾经有一颗子弹射中他的枪口,如有丝毫偏差,估计他就没命了。

战争生涯在他身上留下了满身伤疤还有一些没有取出的弹片。据我母亲说,小时候,他们(外公的孩子们,外公有三个儿子,六个女儿)可以在外公身上摸到留在体内的许多弹片。

应该是在国内解放战争期间,他退役回到了故乡,因为他回来以后还曾经做过家乡的保长。这说明他退役时离解放还有一段时间。

一个满身伤痕、体内至死依然存留几许着弹片的人相信肯定有许多故事,这些故事也许有片鳞只羽还在乡邻和亲人中流传,只是我无从记述了。

 

民间

在我有限的记忆里,外公是一个地道的民间人物,具有强烈的草根性,肯定登不了庙堂,但似乎生动异常。

外公是一个民间艺匠,曾经以油漆匠谋生,且擅长于画各种画,漆器上的各种画,墙壁上的壁画,书中的插图等等。

有一次,他受雇为一座新建的祠堂画壁画。因为时间紧为了赶工,就在额头上绑一盏油灯连夜作画。当时祠堂里正在为祠堂落成演大戏,结果看他作画的人竟然比看戏的人还多!   

外公还懂得医术,但他并不用药,或者说并不常用药。

他的医疗器械是自制的一些小刀具,我们的方言叫“绵刀”,用这些道具在穴位和血脉上挑或者扎。

我“有幸”曾经成为过他的患者。

在当地有一块石头,现在想起来应该是一个神龛,小伙伴们都说上面有菩萨的,不能躺,躺了会肚子痛的,我不信邪躺上去了,结果还真邪门,果然肚子痛了。

外公把我揪到桌子上按住用他的绵刀实施了治疗。排除唯心的因素,我想应该是太阳下滚烫的石头让我的肚子不适应了,他的治疗方式有点类似于西方古老的放血治疗。罗宾逊好象经常接受这样的治疗,也死于这样的资料方式。

更匪夷所思的是,我母亲他们都说他会很多咒语。曾经有老鼠偷吃了家里什么东西,他很生气,念起咒语,老鼠就乖乖地出来蹲在那里不动了。这应该是纯粹的传说,但说明外公涉及了很多旁门左道。

我曾经在他的笔记本里看见过他对一种赌博方式的研究,也曾经在他留下的《古文观止》的书页里发现了一个叫“大光”的女人的黑白照片,似乎是一个风尘女子。

 

古风

更能传递外公精神的是他一些颇有古风的行为方式。

据舅舅们说,在部队里,他已经是营长,但他回来的时候只挑了一个担子,并没有更多的财物。担子主要是两个书箱和一只藤箱。书应该是其中最重要的财富,因为途径强人出没的则坑弄时,他的行李还让强人失望了一回。

书陪伴了外公一生,文化大革命时候,为了保存他的藏书,外公曾经把书装进坛子埋在灶下,也曾经在半夜三更和大舅舅一起把书埋到山上。

我小时候见过这些书,都是线装书,文字小楷状,多插图。等我懂事以后,书多已流散,我找到的唯一一本是民国时期出的《古文观止》。已经空空如也的书箱和藤箱后来曾经伴我求学。

他爱护晚辈,如果晚辈能够读书,他是最开心了。

邻村一个小孩喜欢读书,喊他“公公”,常跟他借书。他也乐意跟这个小孩打交道,每次小孩来换书,他就要求小孩讲(复述)书中的故事给他听,小孩总是借口说,我先去打猪草,打完猪草就来给你讲。每次总是一去就不回来了,而外公也总是乐此不疲地“上当”着。

外公对复述书中内容可能有偏好,有一次我阅读姚雪垠的《李自成》正入神,他走到我身边问我,看过能讲吗?我肯定地回答了,他就说:那就好,那就好。

到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这个小孩供出了外公有多少多少“毒草”,让外公多了很多磨难。外公当时的心中滋味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从我记事起,外公就是沉默的。

外公总是呆在他的书房里,书房的采光并不好,黑漆漆的让我们这些小孩心生惧意,他却总是在里面看书写字。 很奇怪,他年轻的时候就已经使用钢笔了,但老了以后却从没见过他用钢笔,用的一概是毛笔。

他用的砚我没有印象了,颜料盘是他自己做的,用一块锯下来的园木,上面因势造型地挖了梅花状分布的五个凹坑,用以调放各种颜料。

用的纸张是毛边纸一样的黄色方形纸张,最奇怪的是装订并不用线,而是在纸上打洞,然后把用一张纸搓成线状作装订线用。

外公喜欢吸烟,在屋前屋后多种有烟叶。我见到他在室外活动,不是给烟叶施肥就是拿出夹具刨晒干的烟叶。

我几乎没有见他离开过村庄,一直就在家里呆着。行便天涯千万里,却从邻父学春耕,外公似乎已经很平静,但他的真性情也偶有表露。

一次,有人在几十里外的一次集市上看见了他画的一张椅子,惊叹之下四处打听寻找,花了几年时间终于找到了他。两人喝酒交流,酣畅淋漓之余,结拜为兄弟。

外公最后一次出门,是为了走访数十里地外的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那应该是他们此生的最后一次聚会。一位老人步行几十里地,只是为了生前和老友作最后一次聚会,个中风度令人悠然向往。

返程时他来不及赶回家,就到我家住了一宿,因此我知道了他这次出门。那一天,我站在家门口偶然抬头,只见夕阳下,外公从西边的坡上拄着他的拐杖缓缓走来。

 

尾语

外公的家乡在枫树塘角村,一个只有四户人家的自然村。现在舅舅们都已经搬迁,只剩下了断壁残垣和一个搬不走的大石臼。


关闭窗口 发表于:10-12-17 12:44 0
2
竟然搞了双胞胎,谁帮我删掉另一个啊,飞鸿请你吃大餐。
王玉峰老人的人生历程让我回忆我的外公了,一直遗憾的就是没有在他生前多了解,帮他做个人生记录。
以前看过这个帖子的人请包涵啊。

刚刚发现了两个错误
1,体内至死依然存留几许着弹片-----应该是“体内至死依然存留几许弹片”
2,罗宾逊好象经常接受这样的治疗------应该是“罗宾汉好象经常接受这样的治疗”

这个帖子会被审核,就不在原文 编辑了。


雪域神舟 发表于:10-12-17 13:51 0
3
你自己把另外一个帖子编辑一下名字、再把内容删空,就等着版主删掉就是了,呵呵;

另外,你最好还是在1楼修正,审核就审核吧,无非就是多等几个小时而已,但这样会方便将来别人搜索,这其实比较重要,呵呵;

占个坑,保存下来,慢慢再看,~

nj老菜 发表于:10-12-17 14:31 0
4
有记忆真好
否则
我们从哪里来?

新六军 发表于:10-12-17 17:59 0
5
文字很美,内容真实感人。

雪泥飞鸿66 发表于:10-12-17 21:07 0
6

受组织委托为关闭同学正式平反,经鉴定关闭同学不是大汉奸,是个根正苗红的好同学。

签名:闭关深刻反省中,勿扰。。。


大淘气包 发表于:10-12-17 22:35 0
7
这啥组织啊?飞鸿带我去看看哩。
我外公和楼主外公有点像,看够不够根正苗红哇。

雪泥飞鸿66 发表于:10-12-17 22:47 0
8
以下是引用 第7楼 大淘气包 的话:
这啥组织啊?飞鸿带我去看看哩。我外公和楼主外公有点像,看够不够根正苗红哇。 ...

你就甭管是啥组织了,肯定是爱国组织嘿嘿。。

受组织委托为大淘同学正式平反,经鉴定大淘同学不是大糊民,是个根正苗红的好同学。

签名:闭关深刻反省中,勿扰。。。


文心s 发表于:10-12-20 17:32 0
9
飞鸿最近咋了 受啥刺激了呀

关兄此文文笔洗练  余韵悠长  一路读来津津有味  很喜欢


雪域神舟 发表于:10-12-21 19:19 0
10
以下是引用 第6楼 雪泥飞鸿66 的话:
受组织委托为关闭同学正式平反,经鉴定关闭同学不是大汉奸,是个根正苗红的好同学。签名:闭关深刻反省中,勿扰。。。 ...

经国家鉴定师资格审查委员会鉴定, 雪泥飞鸿同学从未获得国家鉴定师的资格,其鉴定行为属无证非法鉴定,其鉴定结果均属无效。~





搁浅的鱼1989 发表于:15-11-10 15:21 0
15
枫树塘角村?苏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