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34557143.htm 1

Service Unavailable

2010-11-04 22:11:4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长安 > 抬棺者 another one

抬棺者 another one

江中无水 发表于:10-11-04 22:11

抬棺者  another one

 

在光阴的尽头

守护人间最终的生机

以死亡之名

掌控万物的轮回

 

尸体被送进了火化炉,易恒没什么事情了,于是他就蹲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事情。

 

班头黄老大走过去一看,好小子,一手拿着一个大板砖,一手在上面指指点点的。“你拿块砖头干什么?在上面画鬼画符啊?”

 

“不是鬼画符。”易恒抬起头,盯着黄老大,很认真地说,“这是我的IPAD。我在用它和卫三儿聊天。”

 

IPAD?是什么玩意?”黄老大刚奇怪,突然一想起卫三儿是上周他们亲手抬进火化炉的,不由打了个寒战,知道易恒的毛病又犯了,嘴里嘀咕着骂了两句神经病,转身就走开了。

 

易恒是个孤儿,今年才十八岁,从小就被火葬场看门的易老头从垃圾堆旁边捡回来养大,也没上过什么学,后来火葬场缺少抬棺材的人,易恒总是在家养着也不是个办法,十六岁就开始干把尸体送进火化炉的活。

 

本来这个小伙子大家瞧着都觉得挺清爽的,人正派,做事也踏实。甚至有人说厂长老陈都要把女儿嫁给他。谁知道有一天,易恒将一个送葬的人给打了,大家才知道这小子神经不正常,本来指望着易恒给他养老的易老头经此事之后,也开始长吁短叹,遇到人就唠叨自己的命怎么这么不好。

 

关于易恒的那次打人事件,火葬场的大伙其实私下里都流言纷纷,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最后只能归结到易恒会发神经上面。

 

那次是一个很平常的送葬日子,本地一个家境还算不错的家族的一个老人去世了,就在遗体告别默哀结束后,老人的儿子准备去搀扶他的妈妈。本来应该去抬棺材的易恒却突然发疯了,嘴里咿咿呀呀的冲了过去,挥起自己青筋暴涨的拳头将那个儿子一顿胖揍。等惊呆的众人回过神来,易恒已经将他打出了灵堂,大家伙一起去拉他,易恒却像鬼上身一样,没一个人能拉住他,一直将那个家伙打出火葬场的大门,易恒才泄了力气,恢复了正常。

 

后来,厂长老陈把易恒叫过去骂了一顿,易恒也没能说出来个理所当然,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于是大家就很好奇了,开始八卦起来。大家公认的版本有三个:一,那人的儿子是黑白无常上身,要去勾他老妈的命,被易恒发现了,一直打出火葬场;二,那家伙是个不孝子,易恒被那人的老爸鬼魂上身,打他个不孝子;三,易恒有神经病,时发时不发的,就跟羊癫疯一样。大家最倾向于第三种。

 

这件事的后果就是,没人再敢和易恒多说话,只是偶尔有什么灵异事件的时候,大家都龟缩在后面,易恒的顶上。每次所谓的灵异事件,易恒这个众人口中的神经病一来,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大家也就舒了口气,继续干自己的事情了。

 

易恒这会拿着他的“IPAD”“上网”完毕,似乎有点无聊了,于是就回到家里,对着简陋的“钟馗”神位拜了拜,就出去溜达了。他这个溜达也是与众不同,专门喜欢往幽深没人的地方钻,有时回来时,手里还抓着条蛇、蜈蚣什么的,说是泡酒给易老头补补身子。

 

易恒走到一个破败的小巷子里,窄窄的巷子,高高的围墙,破损的路砖里斜斜长出一点点青草,红漆剥落的大门还在假装着深宅大院的感觉。巷子深处,似乎有两个人走了过来。易恒瞥了一眼那门头,似乎发现了什么,就站在人家门口呆呆的仰着头看着。

 

“砰”,易恒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块板砖,直接砸在一个人的头上,那人闷哼了一声,直接软软的倒了下去。另外一人吓了一跳,大叫着,直接冲了上来,却被自己的同伴绊了一下,身子一个踉跄,又把头送到了易恒的板砖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地上就多了两个头上流血昏沉沉的家伙。

 

易恒把他们拖起来,倚墙放好,把砖头放在他们身体前面,手指点了点说:“嘿嘿,上次打了一个,这次来了两个,你们看不见看不见。”这样疯癫了一会,竟然就不管不顾的走了,消失在巷子的深处。

 

到了半夜时分,易恒才拎着一个酒瓶从小巷子里走了出来,身上酒气熏天,嘴里还嘀咕着什么我就是个抬棺材的小瘪三,谁都别来烦我之类的话。

 

易恒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河边,午夜的灯光在水波中荡漾,他的醉眼也越发的迷离起来,随着夜风中的波浪漂浮不定。他坐在了河边的木栈道上,鞋也不脱,直接把双脚放进了水里。“咚”的一声,也不知道他把什么东西踢进了水里,溅出一阵水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举起酒瓶,喝光瓶中酒,随手把酒瓶往身后一抛,“砰”的一声也不知道是砸中了车还是砸中了人,他“嘿嘿”一笑,望着那向无穷无尽远方流淌的河水。心里想起那早已熟透的句子:

 

抬棺者

在黄泉之河的彼岸

凝视阴间溢出的邪恶

在光阴的尽头

守护人间最终的生机

以死亡之名

掌控万物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