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34354546.htm 1 3596 2010-11-02 14:50:3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长安 > 抬棺者 the other one

抬棺者 the other one

江中无水 发表于:10-11-02 14:50

【抬棺者】

 

在光阴的尽头

阳光被屏蔽  

以人间的名义

与你永别

 

易恒沉默地抬起沉重的棺材,和其他三个哼哧哼哧的家伙一起上了灵车。喇叭、唢呐的声音在灵车两边高亢卖力的向人群挥洒悲伤,孝子贤孙们跪在灵车前,送躺在棺材里的死者最后一程。

 

每次看到这些,易恒心里总是有一种神圣感油然而生,觉得跪着的孝子贤孙挺傻的,自己才是最后送死人一程的人,换句话说,跟黑白无常在阴阳交界处交界生命的是他们这些抬棺者。

 

易恒他们是一个火葬场聘请的抬棺材的工人,这样的工人这个火葬场大概有三十人左右,每天还忙不过。易恒是这里所有抬棺材的工人中最年轻的,其他人最少也是四十岁。按照易恒他们这个班的班头黄老大的话说,他们这些人,生着无趣,就提前跟黑白无常接触着,混个脸熟。

 

易恒他们四个坐在灵车上,低着头,抽着家属递过来的中华烟,也不说话,四周的喧嚣似乎到了他们这里就静止下来,其他人也离他们远远的,仿佛有种特殊的结界,将他们四个包围着。

 

车子启动,随着颠簸和拐弯,夕阳在车内明灭不定,易恒盯着棺木,仿佛看见一缕缕生机逐渐灭绝,阳气溃散,阴气在阳光下像被黑洞吸入一样涌入到棺木里。易恒每次都有这种怪异的感觉,却无法跟别人说。按照黄老大的说法,和死人接触多了,什么玩意都见过,每天回家烧香拜太上老君,就什么事都没了。

 

棺木终于被送进了火葬炉,易恒突然想起哪本书上介绍的埃及丧葬仪式,一阵反胃,他走到外面的停车场,远远地看着一抹青烟袅袅上升,仿佛人体最终的气息重新融入世界,被世界吸收。

 

易恒回到自己的住处,洗了把脸,在几块砖头垒砌的供桌上,点起一炷香,虔诚的拜了拜写着“太上老君”的黄纸神位。心中一阵轻松,一天的工作又结束了。

 

晚上,易恒和女友小罗一起散步。小罗是个很普通的女孩子,在市区一家小饭店里做服务员,也没有什么特点,和易恒一样,都是那种放在人群中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的那种。唯一例外的,或许就是小罗的声音很好听,在寂静的道路上,小罗说话的声音就像是掉落的音符。两人走在郊区的道路上,灯光在头顶两米处闪烁,两人手挽着手,没事的说着闲话,这是易恒一天中心情最放松的时刻。易恒听着小罗叽叽喳喳的话语,面带着微笑,手指滑过小罗的手心,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胸俱舒,整个世界都仿佛都被吸进了他的胸膛之中。

 

突然,小罗开玩笑地说:“如果将来我死了,你也要给我抬棺材哦!”

“瞎说,你哪会死!”易恒反驳道,不过年轻人的冲动立刻就显现出来,他一把抱起小罗,扛到了自己肩膀上,“不要棺材,我这就把你抬起来,哈哈。”

 

“哈哈,你快放我下来,讨厌的!”小罗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用手捶着易恒厚实的肩膀,笑骂。

 

易恒扛着她走了一会,眼前一阵恍惚,所有的光亮似乎消失了,前面的两根路灯杆变成了黑白无常伸出手抓向他肩头的小罗,易恒吓了一跳,赶快将小罗放下。

 

“怎么了?”小罗看着突然变严肃的易恒,不解的问。易恒看了她一眼,再向前看,世界一切如旧。“没什么。”他摇了摇头。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晚上,送小罗回市区的住处回来,已经是子夜。易恒经过城市的一个老街区,据说是这个城市的起源之地。老街区现在修复一新,传统的江南水乡格局,泛着不知道几千年气息的小河边,各种复古的店面、装饰罗列,让人似乎回到了唐宋元明清的时代。气死风灯里面装着的暗黄的灯泡在子夜无力的照耀着静止而寂静的一切,易恒推着自行车,吱嘎吱嘎地在石板街上走着,四周的老房子在黑暗中像一只只蛰伏的怪兽,等待着发动对猎物的最后一击。

 

一阵遥远的歌声似乎从水边泛起,又似乎从老房子里传来,是吴侬软语,还是越人古语,易恒已经分不清楚。他已经被一阵大雾包裹起来,再也分不清东西南北。

 

抬棺者

牵引世间最终的生机

将黄泉之河延伸至阳间

在光阴的尽头

阳光被屏蔽  

以人间的名义

与你永别

 

浓雾散去,易恒的身影寂寥的在石板街上无限拉长,直至消失。他似乎觉得眼前的世界一切都不一样了。

 

是的,一切都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