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26144638.htm 1 434 2010-08-01 20:15:0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情感 > 阿飞的纪念日 > 周末随笔

周末随笔

乌溜溜的眼睛 发表于:10-08-01 20:15

下周找了件事情做  终于可以忙了  能忙真好  

 

今天中午已经一个月没联系的石油男又约了吃饭  我根本不想见他  但是稍一平静还是答应了 无他 我没有自己的意志 既然别人都说感情是相处出来的  多见几次就好 那就顺从吧 不然又要有很多难听的话  其实双方在介绍人的这番撺掇下为了顾及面子不得不见了又见  最后 谈不上感情  但又比较熟了  想提不合适的话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那才叫别扭 

这个石油男又是家里托北京的关系给找的 介绍人是爸的学生 石油男是介绍人的下属 强悍的上司加上强悍的父母 使得我俩断断续续坚持了三个月  这个男生每次来之前都问我有什么地方推荐 我已经推荐过了三家饭馆 一家电影院 昨天他又让我推荐的时候我想都没想说这个随便就可以  每次跟他吃饭看电影我都谈笑风生 没话找话 一切已经模式化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相亲好似见客户什么样的人都能应付自如  从来不会冷场  俾使场面看上去很好  

刚工作的时候相亲决不会这么拖拉  结果惹了一身的不是  后来发现这是个得罪人的活  于是懂得区别对待 比如 要是双方都是介绍人知根知底的人  就表示这个介绍人比较负责  一般会多见几次  但假如是道听途说随便拉两个未婚男女就牵线的  一般见一次就拜拜  至于爹妈安排的就必须一直见 见到对方不想见为止  别人都看出我相亲没诚意  虽然如此我每次相亲也能做到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大大方方  我对自己说 这是面子问题 不能给别人留把柄  见得多了 什么样的事情都遇到

 

 曾经也拿那些男生当笑料讲来讲去 其中有一个双鱼座外交官大概最不幸 好朋友个个知道他  外交官与众不同 不来见女方 而叫女方去见他  约的地点据说是外交官经常光顾的后海  约了早上十点  我等了老半天公交也不来  才知道那天北京又马拉松了 怕外交官怪罪 赶紧打了车  到了之后见到一个西装革履  戴金丝边眼镜  头发油光锃亮且梳得一丝不苟的男人  他对我说自己刚从非洲某比亚国调回来  某比亚国红茶很出名 因此他也爱上了红茶 并且对红茶有点研究 所以要请我喝红茶  他领我进了星巴克 我兴致勃勃地准备见识非洲红茶  却听见外交官点了一杯立顿  我有点失望 又想星巴克的立顿应该有所不同吧  可是端上来一看原来跟超市的立顿一样的呢  也是一个小茶包 不过就是要25块钱而已  我看着他的样子和那杯立顿很想笑  接下来我开始充满好奇地问他各种问题 我问他:某比亚国是不是比较贫困  你在那里辛苦吗?答曰:一点也不 那个地方很好  很美  中产有钱的人还是很多的 我们一般接触的都是上层人  我很怀念那个地方; 我问他: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喜欢听歌吗?答曰:喜欢一个人旅游  我听古典音乐 比如莫扎特  

问完了该问的  我俩就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因为提到旅游 他说一个人去过成都很喜欢 我俩就聊成都 彼时是2006年 外交官主动提到了成都的酒吧和超女  说自己还去了张靓影唱歌的地方  我也饶有兴致地听着  我说你喜欢张靓影吧 他说也算不上 接着说自己不喜欢李宇春  我突然觉得这种答案很老套  就说男生都爱讲自己不喜欢李宇春 又不肯承认喜欢张靓影  这点挺俗的  我想我的话刺激到了外交官  他有点激动地反问我  怎么会俗呢? 然后声称自己曾经在单位里做过调查  办公室一共十个男的 十个都不喜欢李宇春 难道他们都俗吗?我瞪着外交官  说你真闲啊  外交官大约真的被刺激到了  连带说起何洁 说这个女孩人品不好  我说你怎么看出来的啊`````

喝完立顿红茶我俩开始沿着后海闲逛  他问我会做饭吗  我说会 他就说自己这次调回来事业会有一个崭新的起点 希望先组织个稳定的家庭 然后好一心一意为未来奋斗  我心想不就是要我充当稳定大后方的意思吗  我俩逛完后海逛平安大街  一直逛到正午时分 红茶不当饱 肚子呱呱叫 看看外交官  没有刚见的时候精神  也不说拜拜 也不说吃饭  我觉得应该请外交官吃一顿  争取主动   就说前面平安大街有家老字号北京小吃 我请你吧? 他没有拒绝  吃饱一肚子豆汁爆肚  我俩互道谢谢和拜拜  他过马路 我朝左拐  不用再配合西装革履 我甩了甩手脚  仰起脑袋深深地吸了几口空气  看着路旁各式各样的小店  突然觉得一个人逛街是如此轻松 
   后来我打电话跟Z汇报相亲经过  Z笑得半死  Z说肯定是我先提超女的把人家往李宇春的话题上引  我说我发誓是外交官自己说的  Z又笑  说怎么会有这么好玩的人 还只听莫扎特呢  我说我见过几个都这样 反正都不听中国歌 至少也是个欧美流行音乐  我才不信他们不听周杰伦  Z哈哈大笑

其实外交官不是最不能接受的  只是那时候年纪小  勉强算得上无忧无虑 因此也就引为笑谈   回来东说西说  编排了人家一通   

 

而关于李宇春同学的插曲后来还有一次  某次跟外语学院毕业的狮子男约会 我顺手拿起餐厅供阅览的精品购物指南 封面正好是李宇春  狮子男瞄了一眼 随口说了句:不男不女  我心里觉得这话等同脏话 有点不舒服 但只是撇撇嘴  不做反应 狮子男拿过去几张翻看 指着一张描眉画眼 妩媚风格的李同学说 这张还行  后来我跟Z汇报 Z又猜是我故意的  我说真是冤枉啊  本人虽然平时八卦  可是相亲绝对正经  这个人又是爹妈安排的  只要他想见我  我就得见 累都累死了 哪有心情探讨关于小李同学的审美话题    后来家里问起狮子男  我老实告诉爸:他比较霸道自我  需要被听话顺从的女孩 而我不是 恐怕以后过不好   妈不甘心 又是一顿唠叨  教育我说女孩子要温柔温柔再温柔!

 
   有过许多次相亲 原本以为多些经历而已 总不是坏事  却没想到会被人设计  直到现在想起那个人 我都恨不得把他揪出来揍一顿 

这个人姓蔡  也是家里介绍的 北京大学毕业 学的是什么空气动力学  在一家国有银行做文职工作  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  我问他物理学多高深的学问啊  为什么放弃了做文员呢  他说其实当初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学什么 专业都是瞎碰的  大学四年也没有明确的目标 属于混过来的  现在干这个工作  想以后考考MPA  我问他现在的工作是不是比干物理要轻松  他说其实上班很有压力 每天看领导脸色  只要哪天领导没有给你好脸色 或者说了什么重话 就会提心吊胆  担心是不是什么工作没做好会不会挨批   我心想这也太脆弱了吧  就开导他:哪家领导不是一样啊  领导都爱教训人 我跟你不一样 我就不怕领导发火 反正认真工作就好了 整天揣摩领导心思也没有用。  后来我反复回忆跟蔡同学见面那次我究竟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让他觉得我比较“厉害”了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番言论 
   
半年多以后  爹妈来北京  中午做了一桌子菜  准备吃饭了 老妈突然让我把蔡同学叫来  我很诧异  不明所以 老妈说你们不是在交往吗  我当即懵了  这才得知  原来这个蔡同学跟老家的介绍人汇报说我们一直在交往 并且还编了些说词  尽是些我比较强势之类(大概总共也就见了几十分钟 实在不好编)  我告诉老妈我们只见了一次面  吃了一顿饭  就再没联系  互相一条短信都没发过啊  我妈也崩溃了  接受不了  定说我骗他们 肯定是交往了一阵子  又闹掰了  她老人家还结合蔡同学编给长辈的那些谎言  分析分手原因
    那天一家子
没吃好饭 我躲进厕所哭得很厉害  爸也不替我说话只是沉默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天亲人可以这样指责我  就因为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陌生人的谎言

 
    现在除了家里逼着一定要见的 我都一概推掉 话说今天吃饭的时候我看得出石油男的焦虑  以我的经验判断 男生在陪着相亲对象耗三次以上就会有更进一步的要求  他们需要从了解概况向谈情说爱靠近  但是我无法在他面前做到温柔温柔再温柔  相反我每次都豪放豪放再豪放  找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高谈阔论  比如今天就大谈单位改制、全球气候异常 跟唐山大地震  丝毫不给对方更进一步的机会 走的时候我试探他:这次又要你花钱 下次我请你看电影  石油男想了想说:再说吧

 

刚才石油男发来短信:吃饭很愉快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我长舒一口气  耗了三个月终于可以结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害怕家里打电话过来 而他们也同样害怕 因为我的态度越来越恶劣 我们的对话也总是一个样子:

妈:某某啊 

我:恩干吗

妈:妈能干吗你不打电话回家我们打给你呀

我:恩我没事 挺好

妈:哦

我;沉默

妈:沉默

妈:还好吧

我:恩恩

妈:那个上次见面的谁谁怎么样啊

我:(大声地很冲很烦躁地)没怎么啊 见过了 吃了两顿饭了 最近发发短信 哎呀你们别问了 我又不知道会怎么样 问呀问地烦死了

妈:(受挫地)好好 就这样 

妈在电话那头的声音越来越细下去 这个时候我总是不能忍心再听 

于是挂掉电话倒头号哭 

 某次回老家 一进门 妈就用一种无比哀伤忧愁的眼神看着我 等我放下东西 她幽幽地说:给你介绍了几个人  可是人家一听你的学历 就说太高了 怕配不上  
        

 

 后来想起大学毕业之后小马儿跟我说的话:“ 难道我不想走出去吗  可是我跟弟弟只有一个人能离开家  我妈妈一个人把我们养大  都走了 她怎么办  曾经我也以为 电视跟书里讲的那些人生的压抑跟妥协只是故事或者历史 原来有一天我也会一样”  

那时候才知道 这个整天逃课看小说爱研究小吃跟漂亮衣服的小孩也有过梦想  我当时还不能完全理解她的话  只是再回首  原来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