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25706928.htm 4 1269 2011-9-12 11:46:27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情感 > 阿飞的纪念日 > 下班随笔

下班随笔

乌溜溜的眼睛 发表于:10-07-27 19:13

工作六年 对这里已经厌倦 事情多到千头万绪 干脆就不做 下午四点来钟是这个大屋里最躁动不安的时候 大家等待一天的结束 我也一样 屁股恨椅子 非起来跑到窗口深吸几口气不行 下班时间快到的时候 我又出奇地安静下来 人们陆续走了 我不晓得该干嘛

   三年前换了新领导 从那时候开始折腾 为了他们的政绩 凡是旧的东西都是不好的 一切都要换新的  旧制度不好 旧的人不好 旧的产品不好  折腾了三年  这里已经物是人非  不知道为什么我爱跟比我大的人在一起  觉得他们阅历丰富 更有智慧 更有趣 更冷静 可是这个室当年的老人已经所剩无几  每每到下午浑身不得劲的时候会想起旁边桌子的W老师  W老师在的时候我可以跟她聊聊老北京、从前单位里的人和事、又或者她和教会的姊妹们又有什么活动了  W干了快三十年 但终于被一通轰轰烈烈的整顿创新逼走了 其实她蛮幸运 正好办了个提前退休  这几年新领导什么成果也没整出来 不过是几年后回主管单位能交上一份看上去蛮新鲜的业绩单而已  也算改革了 就算很多政策最后都证明是失策  关键是谁又真的在乎呢? 疾苦永远都是草民的

 

有过很多朋友  但每每躺在床上想哭的时候 拿出手机却找不到一个能拨出去的号码  女孩子们就是这样   一到结婚生子的年龄都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有了老公有了孩子从前的朋友算什么呢  而且这个朋友还单身 
  
    今年四月在河南出差 回北京那天在出租车上收到洪的群发短信 被告知她生了儿子 母子平安  看到短信的瞬间我很想哭 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气愤 竟然是过了很久才渐渐平复了心情  原因无他 洪之前竟然没有通知我她怀孕的事情  在这方面我们没有共同语言 没有人能免俗 我早就该料到  洪跟然然 跟现在单位里其他许多许多这样年纪这样经历的女孩子一样 少女时代的一切都该翻过去了 曾经的朋友如果不能跟她们同步走一样的路做一样的事情 你就什么都不是  曾经洪会半夜把我从床上赶下来 让给她男朋友睡  那时候我心里会憋屈好几天  现在想想很好笑 都是年轻不懂事才会这样 要是换了现在的我早就主动找个角落自己该干吗干吗去了  但尽管如此我始终都会记得她对我说过:亲爱的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这样表达的

 
  
我会因为洪怀孕不告诉我而介意是因为 她是一起求学时代的好朋友 南京的一切我都珍惜 何况北京的三年也是共同度过  尽管她不是我最重要的人  她聪明 勤奋 精力超级旺盛 她从前说我应该跟她一起玩 而不是跟Z  因为跟她一起我能有好运气  的确 算命的说我命中遇贵人 我想洪算是一个小贵人  跟她一起我一切都顺利  她说我有时候象个孩子 有时候又什么都懂 值得信赖 我觉得她看得透我

 

后来的朋友比如然然 是上班以后的了 有一天她神神秘秘地跑来我位子上告诉我她要回山东老家一趟  我说干啥呀 她悄悄地说:结婚  我张大了嘴巴合不上 明明半年前还没有男朋友 怎么这会子就结了? 原来就在几个月前她家里给介绍了一个男孩 两家长辈是旧交  然然说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所以一切都OK  她告诉我的时候就要急着走  我着急地翻遍所有抽屉找礼物给她:一副海盗船镶月光石的耳环 一串水晶手链 还有几样杂七杂八的 不记得了 但都是没用过的 不昂贵也不廉价的首饰 我看上喜欢的东西就爱买下  但不一定用 竟然有一天能派上用场  然然被我的行为逗乐了 照单全收 笑得很温柔地跑开了  我想了想又追到电梯口 朝她嚷:办酒一定要喝可口可乐 哈哈  她朝我做了个无语的表情

 然然怀孕的时候正在新旧领导班子交接的时候 一切都混乱 有许多人还是旧时的数字打卡而非指纹  她正好是数字打卡 又赶上没人管  于是经常晚到了就交代我帮打卡  开始是早上在公交车上总能收到她的短信 后来手机一响我就知道是谁 再后来我说你不用提醒我了 我每天自己打完再帮你打不管你来没来  

再后来我们一起期待新生命的降临 我给她肚子里的宝宝瞎起外号 还经常去她家里做饭 我实在不能忍受她在吃方面的水准 有一顿没一顿 零食当宝贝 尤其爱甜的 月饼一顿好几个 菜是不会做的 有一次竟然煮鱼光放酱油不放水因为认为红烧鱼是酱油烧出来的啊 

她的儿子终于出生了很好看 很可爱 从此她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享受欣赏儿子的快乐 她其实没有任何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会做饭不懂带孩子 家里一切都交给老人 甚至是偶尔去她家看她的我都要负责做出一桌子菜 因为她家老人对弄吃的也不在行  她每天沉迷于看儿子 仿佛一个粉丝 在单位的时候看电脑里的 回到家里享受活生生的 看儿子的时候她笑得更温柔了

 有一天我对她说 下班陪我看一下路口那家店吧 顺路 她看着电脑里儿子的照片 头也不回地说:你去找个单身的 

    前些天电视上响起一首老歌 就跟着哼
   “有过多少往事 仿佛就在昨天

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 哼着哼着竟然又开始回忆 回忆这个电视剧的年代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

想了个模糊的开头就劝自己打住  
    Z曾经深恨我记性好 我也豪不留情地回敬她冷血  不过现在我自己也开始恨自己了

    所有的记忆都会发黄 想着想着 也就不想再想了 以为可以留住的 其实都无可挽回
       


shayanna 发表于:10-07-28 10:43 0
2
不错

脱裤衩 发表于:10-07-28 12:55 0
3
回复 第3楼 的 selmacuicui:
这么好的文章,很细腻。楼上打广告的真是垃圾。

老八啊 发表于:11-09-12 11:46 0
4
以下是引用 第1楼 乌溜溜的眼睛 的话:
所有的记忆都会发黄 想着想着 也就不想再想了 以为可以留住的 其实都无可挽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