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24027180.htm 3 1309 2012-12-06 13:52:2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迦南论坛 > 汪舒明:美国犹太人对以色列袭船事件的反应

汪舒明:美国犹太人对以色列袭船事件的反应

jeremiah 发表于:10-07-07 14:53
美国犹太人对以色列袭船事件的反应
在核不扩散、定居点建设、和平进程等许多问题上,奥巴马政府都与内塔尼亚胡政府拉开了距离。鹰派主导的以色列政府与自由派主导的美国政府之间关系存在许多“不和谐”之处。一些美国智库和媒体也发出了“以色列究竟是美国的战略资产还是战略负担?”的疑问。美以关系的恶化让美国犹太社团深为不安。2010年5月中旬,新保守派的“犹太民族安全事务研究所”(JINSA)组织62位曾与该组织一起访问以色列的中高级军官,联名在《华尔街日报》、《芝加哥论坛报》等全国大报上发表公开信,辩称以色列是美国的战略资产。
5月底,以色列国防军在公海袭击了国际救援组织发往加沙的救援船队,导致了多人伤亡。这一事件再次将以色列推向国际舆论的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美国犹太人也对这一事件迅速做出反应。
一、支持、捍卫以色列 在美国犹太社团乃至美国都拥有强大影响力的犹太主流派总体上站在以色列一边,起而捍卫以色列。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反诽谤联盟(ADL)、美国犹太人委员会(AJC)、主要犹太组织主席联合会(CP)、犹太公共事务理事会(JCPA)等主要犹太组织也纷纷站出来捍卫以色列,其主要方式有以下几种:
第一、在媒体澄清“事实”,将以色列国防军的行为描绘成自卫。ADL等组织认为IHH(人道救援基金)故意无视以色列方面的要求和警告,其动机并不纯粹是人道主义救援,而是打着救援的旗号,试图挑战以色列的加沙封锁政策。那些在事件中受害的救援行动成员,由此就成了挑衅者;而以色列军人则是自卫者。
第二、在国际舞台反击对以色列的批评,要求美国政府和国会坚定支持以色列。事件发生后,犹太裔国会议员纷纷发表声明,表示支持以色列的自卫行动,要求奥巴马政府坚定支持以色列。AIPAC、ADL、AJC等组织则积极在国会和行政部门活动,推动众参两院先后于6月17日和21日向奥巴马递交了支持以色列的公开信,这些信分别有400多名众议员和87名参议员签名。AJC还谴责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支持成立一个独立的国际调查委员会调查袭击事件的决议,新保守派也积极加入捍卫以色列的行列。新保守派重要人物纷纷以《评论》、《旗帜周刊》等杂志或网站为阵地,发表支持以色列的文章。如前副国务卿埃利奥特.阿布拉姆斯(Eliot Abrams)就在《旗帜周刊》撰文,对奥巴马的对以政策极为不满,认为美国本有能力阻止安理会任何反以动议,但奥巴马并不想坚定地站在以色列一边去对抗国际反以“暴民”,而是与以色列拉开距离,对以色列施压。他认为,美国在核不扩散等问题上也抛弃了以色列,以色列在美朋友应该站出来说话。
第三、打“反犹主义”牌,使非犹太裔的批以者出局。冲突事件发生后,白宫资深记者海伦.托马斯(Helen Tomas)怒称,“以色列犹太人应该滚出巴勒斯坦,回到德国和波兰”。结果,“北美犹太联合会”和JCPA等组织领导人严词抨击其言论为反犹主义,迫使海伦宣布辞职。
二、猛烈抨击土耳其土耳其曾经是以色列在中东的关键盟友,而美国犹太“防卫”组织也长期致力于土以关系的建设。但2009年以来土耳其外交急剧“伊斯兰化”,对以色列则采取强硬立场。此次土耳其支持下的救援船队强行闯关,酿成惨剧,使以色列陷于国际孤立,这被以色列和美国犹太防卫组织视为背叛。
尽管土耳其在激进伊斯兰世界大受赞扬,但事件发生前还在国会支持土耳其的美国犹太组织却开始“修理”土耳其。首先,他们将埃尔多安政府描绘成支持恐怖分子和伊斯兰极端势力,威胁以色列生存和安全的政权。新保守派成员迈克尔.鲁宾(Michael Rubin,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在《埃尔多安的土耳其不再是朋友》一文中列举了埃尔多安在外交上转向激进伊斯兰的、攻击以色列的种种迹象,还影射土耳其帮助真主党、哈马斯等恐怖组织转运武器,并认为土不仅不再是中东和平的调解者,反而成为和平的障碍。AIPAC在其广泛发送的电子邮件中特意加入了一张埃尔多安与伊朗总统内贾德和叙利亚总统巴希尔握手的照片,并冠以“恐怖三人组”的题名。其次,他们将救援组织IHH描绘成支持恐怖主义的组织。一些犹太组织指出,在冲突过程中,救援船上的一些人高呼圣战口号。它们还努力揭示IHH曾经支持哈马斯等恐怖组织,并使这种观点成为参众两院公开信的观点。犹太组织将该组织视为支恐的理由之一是该组织头目曾与恐怖组织头目会见,另一理由是该组织是伊斯兰慈善团体“普慈会”(Union of Good)的成员,而“普慈会”则是美国财政部在册的支恐组织。再次,他们让土耳其的沟通团队吃“闭门羹”。6月中旬,土耳其执政党“正义和发展党”向美国派出了有该党副主席以及土耳其总理首席顾问参加的高级代表团,试图开展沟通和对话,以修补与奥巴马政府、国会和美国犹太社团的关系。16日,代表团向所有重要犹太防卫组织发出会议邀请。结果,除了立场比较温和的AJC派代表参加外,其余组织都采取了抵制立场。除了专访团受到抵制,土耳其大使馆等实际上也受到美国犹太社团类似对待。第四、一些犹太裔议员还对土耳其连放“狠话”,反土言论出现高潮。民主党议员安东尼.维纳(Anthony Weiner)对土耳其的北约成员国地位提出质疑。另一名民主党议员伯克利(Shelley Berkley)则提出欧盟不应讨论土耳其入盟事宜。众议院外委会中东与南亚分委员会主席艾克曼(Gary Ackerman)还指责土耳其的外交政策“不合情理、不负责任、虚情假意”。土耳其代表团在华盛顿还听到了近乎威胁的话语:一旦土耳其不再是以色列的盟友,将在亚美尼亚大屠杀案、库尔德武装等问题上遇到麻烦。
三、批评以色列政府的政策和行为 即使在美国犹太人内部,以色列的行动也引发了批判和反思浪潮,这以“现在就和平”(APN)和“犹太街”(J Street)等左翼自由派组织尤其明显。“现在就和平”的领导人拉腊.弗里德曼(Lara Friedman)在“反对封锁加沙战略的10大理由”一文中指出,加沙封锁未能有效实现以色列设定的所有政策目标,相反却使哈马斯越来越强,还削弱了以色列自卫的合法诉求,封锁已成为以色列的战略负担,继续封锁将使灾难不可避免。“犹太街”则向议员致信,指出封锁政策的不足之处,要求国会“化危为机”,支持奥巴马总统推动巴以和平进程的努力,通过两国方案解决冲突。在信中,该组织还指出,无条件地支持以色列政策和行为的声明只是出于国内政治的考量,既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也不符合以色列的利益。该组织领导人本.阿米(Jeremy Ben-Ami)在接受CNN采访时称:永久占领和仅仅依赖武力和权力对付哈马斯是一种失败的战略,美以大幅调整中东政策的时间已经到来,奥巴马总统应该开展新外交以结束冲突。以色列真正的朋友应该对以色列说实情。
一些很有影响的学者或记者也纷纷发表评论,抨击以色列的政策。《新共和》编辑维瑟尔狄亚(Leon Wieseltier)撰文指出,“以色列的行动使全世界都憎恨我们”,“越来越多的人将主要从以色列的暴行了解她”。尼.克里斯托弗(Nicholas D. Kristof)在《纽约时报》撰文指出,以色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伤了美国的脚趾,损害了其所有长期战略目标。以色列从不错过浪费机会的机会。不少美国外交政策专家认为,在眼下的救援船事件中,以色列损害了美国的战略利益,损害了美国与其在中东地区重要盟友土耳其的关系,更损害了美国为对付伊朗而联合阿拉伯国家的外交努力。“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科德斯曼(Anthony Cordesman)指出,美国对以色列的道义担当再大,也不能成为以色列政府“为所欲为”的借口,否则,“资产”就会变成“负担”。在他看来,“应该让以色列意识到,正如美国对它负有责任一样,它对美国同样负有责任”。
如果说这些批判都还算温和善意,那么纽约大学教授朱迪(Tony Judt)的批评就显得很有颠覆性了。在其6月9日发表于《纽约时报》的《休提陈腔滥调》一文中,作者认为,美国该消除围绕以色列的陈腔滥调,剪断脐带,以一个“正常”国家来对待以色列。他在文中提出了以下几个观点:1、以色列尽管是民主政体,但在歧视非犹太人、压制异议、前职业军人掌权等方面显然不同于正式的民主。更何况,加沙还有一个赢得自由选举的民主政权,即哈马斯。2、以色列有一种最具破坏性的习惯,那就是习惯性地诉诸武力。3、以色列要求巴勒斯坦人先放弃暴力恐怖,接受以色列,承认其所有损失,然后才能和谈。但巴勒斯坦人也像其他被压迫民族一样面临两难:如果他们先满足了以色列的所有愿望,那他们拿什么与以色列谈判。4、以色列游说集团在美国影响力大得不成比例。其他强大的游说集团会因其过分的影响力受到责难,而犹太人“运行着国家”的责难则不一样。5、批判以色列未必是反犹主义,不应滥用“反犹主义”标签。锡安主义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正常国家,而以色列要求以“非正常”的方式行事,意味着锡安主义运动的失败。6、以色列现在是美国在中东和中亚最大的战略负担。由于以色列,美国很可能失去土耳其这个关键盟友。

来源:《犹太研究简报》2010年第4期

theninthday 发表于:10-08-05 16:44 0
2
以下是引用 第1楼 jeremiah 的话:
6、以色列现在是美国在中东和中亚最大的战略负担。由于以色列,美国很可能失去土耳其这个关键盟友。...
实际上,美国才是以色列的最大负担,以色列若能独立坚定行事,而不看、不听、不顾所谓的美国利益,以色列国才能真正的建立,才能受主祝福。。。以后的历史必然证明,以色列的最大危险来自于美国,而不是加沙、伊朗或其他。

漢武士 发表于:12-12-06 13:52 0
3
美国犹太人对美国的影响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