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21101336.htm 2 540 2010-06-01 16:21:2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囧友 > 可可猫的甜甜窝 > 陶渊明的意义

陶渊明的意义

俏妹子 发表于:10-06-01 16:20
最近拜读了一本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其中主要对东晋著名文学家陶渊明的一生做了观点独到的分析,作为那个时代一个特殊的人物,陶渊明的意义不在于他给后人提供了一个隐士形象。而是在于它为后世一切被时代抛弃或自我遗弃于时代的人提供了最后的心灵避难场所。同时,他的诗歌真实地记录了那个时代农民的辛酸。
以下摘自《休闲读品•天下》第二期《陶渊明:时代弃儿与田园歌者》,作者:蓝风。
陶渊明年青时曾给自己写过一个简短的小传《五柳先生传》,其中说自己“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那时他年青,这两句话说起来漂亮,做起来并不容易。但是,尽管有过种种动摇,最终他还是做到了。
比较起来,“不汲汲于富贵”似乎容易些,尽管他也去当过官,而且直到老了,还为自己没有在仕途上建功立业而耿耿于怀,但那也仅仅是种心情而已,在行动上,他可是说不当官就不当官了。而“不戚戚于贫贱”就不那么容易了,尤其是当贫贱已达到饥寒交迫、快要丧命的时候,能没有悲戚之感,那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特别是这贫贱还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儿,还有老婆孩子,因为自己坚持了某种个性原则,拖累得一家人跟着受罪。对此,陶渊明也是怀着歉意的。在给儿子们留下的遗书中,他曾检讨说是因为自己不去做官,拖累了妻子和儿女,颇有对不住大家的地方。对于偶尔抱怨的老妻,他则含蓄地建议她学一学古代那些贤明的妻子,如春秋时楚国老莱子和汉代王孺仲的妻子。对于孩子们,他不仅告诫他们要团结,而且告诉他们要与人为善,要像管仲善待鲍叔牙那样,善于结交对自己有用的人,一旦这些人得势,就会给你们带来帮助。这些话和他自己作人的准则并不一致,说明他是通人情世故的人,他理解凡人的一切世俗要求,只是自己做不到,所以,不再把自己的行事原则强加到孩子们的身上。
对于自己,他依然故我。他62岁时,正处于贫病交加的状态,时任江州刺史的刘宋大将檀道济携米肉来看望他,看着病卧在床的陶渊明,檀道济说:“贤者处世,天下无道则隐,有道则仕。现在先生生活在一个文明有道的时代,何必这么自苦自己呢?”陶渊明的回答冷傲而优雅:“我怎么能比得上那些贤人,哪有那些志向!”对于檀道济送来的米肉,“麾而去之”,退回去了。
按说这个檀道济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坏人,他后来被刘宋政权冤杀,留下了一句“自毁长城”的名言。而陶渊明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贤,曾接受过多次前任江州刺史王弘的馈赠。可这次,他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甚至到了到别人家里去乞讨的地步,可为什么要拒绝檀道济的馈赠呢?我猜想,可能是檀道济当时的神态和语气惹恼了他,檀道济是当时最有实权的大将,难免有些春风得意、小人得志的样子,不像王弘那么谦和。陶渊明最看不惯这种小人嘴脸。所以,一怒之下,拒绝了他的米肉,和他二十年前,因看不惯督邮的小人嘴脸而辞官一样。按常人的标准,这一次更不容易。不为五斗米折腰,可以!可面对一斗能救命的米呢?陶渊明的回答是:仍不折腰!
事后他也懊悔自己的毛病,但是绝没有改变的意思。他说自己也知道:在救命的时候,嗟来之食吃就吃呗,但就是做不到!唉,天性如此,随它去吧!
后来有些人把陶渊明的这次举动归因于他蔑视权贵的理念。我觉得这种说法极不靠谱,任何通过学习和教化获得的理念都没这种力量,在生死之际,最能决定人行为的力量是先天的秉性,而不是后天的教养。
正是出于这宿命般的天性,他脱离那个时代的“成功人士”的队伍,是被时代潮流所抛弃的人。也正是这种天性,他热情讴歌了大自然带给他的欢乐和终极慰藉,为后世一切被时代抛弃或自我遗弃于时代的人提供了最后的心灵避难场所。
读陶渊明的诗,得在四十多岁以后。四十岁以前,生活的阅历还不足以理解他诗中的人性内涵。而读他关于生死感慨的诗,就得五十岁后了,只有在人真正感受到死亡的逼来的气息时,才能体会到同样的心境。
陶渊明对于死亡持有一种十分明智而达观的态度,他认为,有生就有死,圣贤富贵者均不能免。所以,对于死亡,他不仅没有畏惧,在其晚年,甚至有种亲切之感。他与当时庐山东林寺的名僧、中国佛教净土宗的创始人慧远有过一次著名的辩论,是关于人的灵魂的问题的:慧远的观点是“形灭神不灭”,就是说,人的身体死了,但灵魂不会死,只是轮回到另一个世界里去了,这其实是一切宗教的理论基础;而陶渊明的观点是“形灭神亦灭,”就是说人的肉体死了,灵魂也就随着没了,哪有什么其它世界,这当然是种唯物主义的态度。在接近暮年时,他提前给自己写好了《挽歌》,表达了自己“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的心情,想象出自己死后“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的情形,明白生命之流不会因一个人的死亡而停止,依然生生不息地向前流淌着。在最后的时刻,他还给自己撰写了《自祭文》,那时,他饱受饥寒和病痛的折磨,巴不得早些离开这个世界,所以写下了“人生实难,死如之何”的句子。他留下的遗嘱是对自己的坟墓不必加多么厚的封土,也不必在坟上种树,只是任由岁月流过,让自己的身体与山坡上的泥土融为一体。(“不封不树,日月遂过”“托体同山阿。”)这这种态度等同于现代的“火葬”,这在一向重视墓葬文化的中国农耕文明传统中是罕见的。
我知道,要想追寻到1500年前陶渊明的生活旧迹的话,是根本找不到任何东西的。这么漫长的时间,其故里地表上的建筑已不知被夷平过多少次。但读陶诗读多了,我还是想去看一看他曾生活过的地方。那些为托他名而建的纪念亭台一定是假的,但那不重要,最主要的地形地貌则应该还保留些当日的风貌。于是,今年夏天,我们驾车南下,追寻陶渊明的故里。
陶渊明的出生于柴桑,即今天的江西省九江市,他担任过县令的彭泽,今天还有这个县名,只是当时的县治要偏西一些,处于现在江西省湖口县东三十里左右。现在的湖口县和彭泽县挨着,是长江与鄱阳湖的交汇处,水天一色,蔚为壮观。这一带属江南丘陵地带,无数低短起伏的丘陵间,河湖沟汊纵横,远处是高耸入云的庐山,在这里,您能体会到陶渊明在《归去来辞》中所描写的“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绝非虚言,不过是这种风光的如实白描而已。

俏妹子 发表于:10-06-01 16:21 0
2
自己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