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21098971.htm 2 416 2010-06-01 16:09:40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囧友 > 可可猫的甜甜窝 > 一个毫无意义的下午

一个毫无意义的下午

吃小包子喽! 发表于:10-06-01 15:55
我无法给这个下午定义。我以往也经历过这样的下午,不是无所事事,却无聊,无聊令脑袋里的思维混乱纠结。不是没有目标,却感觉生活疲惫,激情落在低谷,希望之光在祈祷里逐渐暗淡,并且令人忧伤与焦躁。生活十分平淡,虽然有很多次辗转漂泊,改变了许多,却感觉离这个时代愈来愈遥远。我在呼喊,你却听不见,你只能看见我的脸色。我的脸色比较阴暗,但这不代表我灰心,我在向上,去寻求名誉和健康。可是,这个初夏的下午,阳光透过厚实的玻璃,投射在我背上,我在空调房里感觉到了一种自然的温暖,而我的内心却在冰凉里,迷惘得一塌糊涂。外面的道路没有塞车,人们在绿色的球场上奔跑。我听得见大河样轰轰的噪音,却听不见他们奔跑的声音。他们穿着黄色球衣,步履矫健,动作迅速,一如我当年。却那么遥远,仅仅是一层玻璃之隔,却是永远。我永远无法再回到他们的队伍中去,我不理解他们,我无法替他们欢呼,我感觉到悲哀正在无处不在的袭击我,即使我一万变的告诉自己要坚强,要活给他们看,我站稳了,并且挺直着腰杆子,这不代表我幸福和成功,这只是我的人生使命,小时候定下的,我竟然执行了起来,从初生的牛犊,到今天的恐惧,令我远离了你们,其实我是更靠近自己,更接近自己的灵魂,而我,始终落在时间的后面。就像这个下午,我听见声音,令人窒息的声音淹没着城市,而我无能为力,想出力,却找不到目标,我只能表现得无动于衷。你知道我面临的抉择,你微笑,你不知道我内心的迷惘和因此产生的痛苦,那些东西令我很颓废,无计可施。
快乐似乎离我们很遥远。老师没有教给我们快乐的方法。从小到大,我们偷偷的快乐,偷偷的分享快乐。快乐很少,而任务很大。我们没有很多的任务,我们终其一生,只为快乐。可我们感受到的快乐却那么稀少,甚至令我们抑郁,对生活和未来失去信心。小的时候,父母的确令我愉快过,不过很短暂,能被记忆的,或许只有三两件。家庭给我们的任务,是光宗耀祖,因此,我们埋头苦读,为了分数,我们煎熬。这不是一个短暂的过程,我们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没有进幼儿园,我们便在长辈的引导下,开始学习,开始竞争,开始却把身边的人、所有同龄的人设作竞争对手。走进学校,我们已不是学生,而是战士,在老师的指挥下,去超越其他班级,在家长的指挥下,去超越邻居,在社会的指挥下,去服务建设。这是一个巨大的矛盾,老师的目标是为他争取荣誉,家庭只要虚荣,社会却需要奉献,我们要的,是快乐的生活。我们被扭曲,心智不成熟的时候,我们就被放进了一个形状奇怪的玻璃瓶子,他们看到了我们在里面按照他们的要求的样子成长,却不知道我们的内心到底有多强大,或者有多脆弱。我们冲出他们的局限,我们却逐渐失去生机,我们没有了方向,又不愿意掉头回去,人生路,充满挫折,我们磕磕碰碰的走过来,遍体鳞伤,却不言痛,我们渴望我的坚持为自己获得改变,我们的坚持为我们付出了很多,我们的坚持为我们塑造了形象,却没人愿意怜悯我们。我们只是需要一点怜悯,可是,很多有时候,我们得不到!
当我一次坐车去大南路办事的时候,坐车坐过了头,到了海珠大桥那头,下来之后,才知道是一条单行道,要坐车回去,得绕上一圈,才有公车站。我决定步行回去。天空也比往日要高,阳光照在地上发出黄色。海珠大桥上的车按着规矩来往,人行道上行人稀疏。这是下午,工作的人们正在市场或写字楼里埋头苦干。我可以可见那边的江堤,巨大的榕树树冠,深绿的玻璃幕墙,一个正在拆建的专业市场。从桥上看江水,江水已经落了下去,江堤露出一大截水浸的浅色痕迹,江里江水急流。我多看了几眼,就有了一种跳江的冲动。我的腿几乎要蹦起来,要跨栏而过,投江而去。我知道我没有到那绝境,却抑制不住。我看看面前,迎面走来的一个妇人,她低着头咚咚走着,仿佛这个世界的所有一切跟她无关。我咬紧牙关,强迫自己不要再去看那江面,去看那些建筑的顶部,一边告诉自己,过了那桥就没事了。下了桥,看见桥下的钓鱼的老人,我的腿不颤了。我并没有庆幸,站在高楼的窗口,我心里一样会产生一跃而下的冲动。江水是温软的,水泥地面是坚硬的,但它们都不拒绝生命。生命只有一次,虽然这一次毫无意义,但活着,是我们对这个世界所有的亲人和敌人的一个交代。只有活着,他们才能感知我们的存在,即使可以被忽视,却不一定完全可以被他们忘记。
烦恼伴随着我们的一生。如同这个下午,令我坐立不安。我可以不要幸福,但我一定也不受烦恼的控制。我要思想,自由的思想,反复的思想。思想会令我们忘记恐惧,趋于平静,并在时间的流逝中逐步回归到现实。我们最害怕的就是现实,我们最想逃离的也是现实,我们最恨的也是现实,因为现实迫我们太近,随便的一个不经意的举动,都会触动现实。面对它,其实就是面对自己,它照见的是我们的影子,当然,它可能把我们逼到墙角,或踩在脚下。它要我们是扁的,你迎合它,正好中计。我们要学会迎合,更到学会独立和抗争。只有迎头而上,才能创造改变的机会。如果我们逃避,我们一辈子不得翻身,一辈子痛心,一辈子失败,一辈子不得安宁。因为现实,不仅有他们,有未知,也有我们自己。我们不能被烦恼所吓倒,即使我们明知道是委屈,明知道我们力单势薄,明知道我们会崩溃。没关系,最后关头总要试一试,那样的话,所有的结果,不一定是坏的。但我们要等待,漫长的等待是很要命很伤人的,拿出自己的承诺和对生命的热爱来,用所有的力量守护自己的信念,我们就会坚强,自尊或获得尊敬。
说实在的,我也不喜欢这个城市,我迷恋我的乡村。这个城市啥都没有给予我们,你想想,我们在这里走来走去,从码头工人到建筑工人,到流水线工人,我们获得的,十年没有改变,而城市已经变得富丽堂皇。我的乡村很深厚,也很贫弱,荒芜得令人心痛,而我们的长辈、孩子却守在那,无法想象。我们像被抽干水份的树,如果继续在城市里,我们全体要等待救治。我有些惶恐,我的青春正在褪色,苍老正随夕光而来,将把我们的乡愁涂抹得十分的浓艳,把我们的未来推到城墙脚下,把我们推给失望和呻吟。我们所谈的责任,所梦想的幸福,正在无足轻重,却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而我们至今唯一可倚仗的,除了我们的体力,就是沉默。无语中,这个城市滑向黄昏。而城市是不会让城市迈入黄昏的,太阳尚未落尽,灯光亮起。我们令这城市灯火辉煌,他们令这个城市灯红酒绿。我们沉默,灵魂在噪音里躁动不安。

汤baobao 发表于:10-06-01 16:09 0
2
我也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