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21094055.htm 1 792 2010-06-01 15:05:50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囧友 > 可可猫的甜甜窝 > 流光溢彩——浅谈《恨锁金瓶》

流光溢彩——浅谈《恨锁金瓶》

维也纳的天空 发表于:10-06-01 15:05

恨爱情仇千古愁

锁枷重重粉泪流

金兰终为情场弃

瓶碎梅落松空留
             —— 恨锁金瓶


或者自己真的是个喜欢怀旧的人,抑或是现在的TVB的剧真的是每况愈下,要找一部好剧实在太难。94年的恨锁金瓶是我心里一部难得的好剧,剧情,演员,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它在我心里是如流光溢彩般华丽而凄美的故事。

郭可盈是很少演古装的,大家对她最熟悉的角色也首推高捷了。可是,如果你看过这部剧,你就会惊叹KK当年的古装扮相是绝对清丽脱俗的,当年的她还有一点婴儿肥,不像若干年后的那部施公奇案里,已是颧骨高立,不禁让人感慨。三位女主角是各有千秋的,温碧霞的潘金莲无疑是一个很大的亮点,温碧霞的美,让她扮演潘金莲是无可挑剔的。但是郭可盈的瓶儿和她站在一起,却并不逊色。如果说潘金莲是风情的,那瓶儿的就是出尘脱俗。她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美。杨羚的春梅,是清纯可爱的,给人以领家妹妹般的亲切,这和她在剧中的角色倒是不谋而合,三个女子都有属于自己独特的气质,既交相辉映,又与别不同,单看她们站那那里掩面一笑,已是颠倒众生了。同为丫头,但三个人却是不同的宿命。不能用幸与不幸去形容,只能叹一句命运使然,性格所致。


 

金莲的愿望是简单的,她不过是想找到一户好人家嫁了,不用一辈子在张府做丫头,可惜事与愿违,当张守初看上她的时候,她的噩梦也开始了。表面嫁与武大郎,实则却是张守初的玩物,她求救过,挣扎过,但武大郎视而不见,她对他的恨也是可以理解的。她爱上武松,张守初死去,她以为她可以重新开始,但是武大郎对她的施暴,武松对她的拒绝,她的希望再一次幻灭。说到底,她也是个悲剧人物,她想要的却一直得不到,既然不能爱,那唯一可以做的对她而言也只有恨了。毒杀武大郎,嫁与西门庆,说到底她也是在为自己打算罢了,她不认命,不甘心,只为她想要得到自己所追求的生活。正如亦舒所说,如果我没有很多很多的爱,那我就要很多很多的钱。武松的爱她注定此生无缘可得,那西门庆的权势和爱宠,也就是她的第二选则了。金莲是狠毒的,世人唾弃她是个坏女人,指责她谋杀亲夫,但真相背后也是各有因由,她的坏是由怨而生,让人看后倒是多了一分理解,没有太多厌恶。犹记得武松杀她时,她目光锐利,面无惧色,说自己没有做错,那一番激昂的陈词,已足以让观众动容。


瓶儿是幸运的,因为她的境遇是三个人里最好的,三个金兰姐妹都是钟情武松的,但武松爱的只有瓶儿。金莲一心想要的,被瓶儿拥有了,也许从那时起,就为金兰情谊的破碎埋下了伏笔。曾伟权的武松扮相威武得体,但是我却不喜欢武松这个角色,正如瓶儿所说,他太讲公义,在他心里,公理正义才是第一位,公理和爱情,他会义无反顾选前者。所以最终,她和武松是没有结局的,两个人相爱,但不一定对方就是最适合你的,瓶儿和武松始终差一点可以相守的缘分吧。而花子虚对于瓶儿,无疑是最适合的那个人,他对他的爱是用情至深,瓶儿嫁给他,是最幸福的,可惜这样的幸福太短暂了,西门庆看中了瓶儿的美色,为了得到她,不惜要她家破人亡。最终西门庆迎娶了瓶儿,可惜此时的瓶儿却是为复仇而来。金莲的爱再一次被分薄了,武松她无缘得到,为什么连西门庆也要钟情于李瓶儿呢?西门府里明争暗斗的争宠,瓶儿盘算已久的复仇大计,金莲与瓶儿的斗法,在这座表面平静豪华的府邸里暗暗发生着,看似波澜不惊,内里却风起云涌。瓶儿怀恨而来,却得到西门庆的真爱和陈经济的倾心,西门庆对瓶儿是不同于其他夫人的,他是爱瓶儿的,即使最后一刻知道她的来意,他依旧不忍杀她。瓶儿是集万千宠爱于一生,金莲对她的妒忌与恨意也是可以理解。当年的郭可盈,古装扮相里流露出一种高贵的气质,眉目间巧笑盼兮,清新自然,她美的清丽高雅,让人不得不为之倾倒。很喜欢那时的可盈,可惜她拍的古装剧太少了。后来的十兄弟和施公奇案里,再也找不到当初那样的惊人美貌了,岁月流逝,时间终究留下了痕迹。无限感慨,也只有重温旧剧才可以重拾当时的感觉。




春梅是三个人里最单纯善良的,她也爱武松,武松和瓶儿因误会而分开时,她费尽心力希望他们复合。她没有复杂的心机,也不像金莲那样妒忌瓶儿,她爱武松,所以她希望他幸福。她当瓶儿是好姐妹,所以一直衷心祝福瓶儿,她把自己的幸福看的很轻,因为她的幸福就是要看到她身边的人和她爱的人幸福。杨羚的春梅是乖巧可人的,性情温润,犹如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金莲和瓶儿决裂时,她不知道该相信谁,在她的心里,她们都是自己最好的姐妹,她不想选择站在哪一方,不想看到她们互相陷害,所以她选择离开。她的结局是凄美的,能和武松共度那段日子也许是她一生中最开心的,最后可以死在武松的怀抱也算是无憾了吧。

那年的此剧是94年的台庆剧,即使现在翻看重温也觉得是难得的好剧,也许是当年的TVB太过辉煌,那时的剧,每一部都是经典,让人赞叹不已。恨锁金瓶的剧情丝丝入扣,每一个人物都立体饱满,争斗复仇,姐妹决裂,让一幕幕戏高潮迭起,看的欲罢不能。温碧霞美的娇艳,郭可盈美的清新,杨羚美的温婉动人。这样的演员组合,现在是再也找不到了。剧好,人好,这样的剧看一遍就足以让人难以忘怀,而我却是不止看过一次的,我对瓶儿和花子虚的爱情是有情意结的,谭耀文的花子虚也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角色,每次翻看,定是冲着他和瓶儿而看。单立文的西门庆也是相当出彩,以前不知道吴启华是吴启明的弟弟,还一度错认为演陈经济的就是吴启华呢,不过他们确实很像。

那时的剧本写得曲折动人,引人入甚,演员也是精雕细琢的美,让人看得连连叫好,以致若干年后也无法忘怀,现在的剧,如果水准有以前的十分之一,也不至于让我们如此失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