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20944645.htm 2 455 2010-05-30 22:51:4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囧友 > 可可猫的甜甜窝 > 梦回“江南”

梦回“江南”

汤baobao 发表于:10-05-30 22:48

一缕久违的情愫如约而至,柔柔轻轻地漾起一弯怀旧的思绪,在夜的深邃中婉约绽放一朵梦之花,沁香悠然,弥弥蔓蔓,与蔷薇、月季、芍药、金银花浓浓依依,于是,我便在这依依浓浓的思绪中梦回校园,沉浸在细雨缠扰韶华,轻烟难没故人之中了。

小心地掀开梦的一角纱帘,月色在袅雾如烟的林荫道上漫漫洒洒,点点星光映着点点灯光摇曳在枝叶拢遮的路面,美幻至极。这条被踌躇各志的学子们或称做长安大街或叫做罗马大道的路,不仅有过我们的晨歌晚调,更经历过莫多的牵手依依。路的两端是南院、北院,我们戏称为江南和塞北。南院新建和正在建的居多,属于再发展型的,很有新时代的气象;北院是主院,老建筑多,办公楼、宿舍楼及多数的教学楼占据了许多的地方,有几处花坛往往人满为患,那时,北院的阅览室、俱乐部、体育场给我留下了太多的难忘回忆。

路很长,有一段跨越在一湾湖水之上,湖里有莲,水里有鱼儿,荷花婷婷,叶儿蔓蔓,有蜻蜓疾点,涟漪便叠旋至四岸,东南岸是柳树坐堤,垂枝戏水,有亭阁座椅骑水而设;西北岸是参天的树木,地软林厚,有原始森林的美誉,少有人深入。一只窄窄的乌篷船渡我入梦,荡开双桨,碧波轻摇,悠悠一湖明月,烁烁一湖星亮,耀着我从塞北出发飘向江南彼岸的路。

恍入南院晨读路,若水般悠然的蜿蜒向远,吸纳着曦风徐徐中的沁润书香,朦胧中又见木椅石凳、亭阁花坛、青石小路、长堤柳岸。所有的这一切愈发的令我枕醉。几多怀思、几许叹惋,便都浸染在南院缱绻的春夏之交了。风,依然荡旗飘扬,雨,依旧打湿吟怀,有落英沾唇,有逝絮上眉,一顶红伞一身红裙婀娜在恍若的烟雨中。红伞遮住羞涩,又倾听到红色花开的悦耳声,还有燕子的呢喃,还有蝉蛙的呼唤,还有细语的卿卿我我,敢不聆听。

七八年春入住学院,时遇春雨潜润,春风发生,晓风拂面,夜月明窗的好时光,似可揽一切如意入怀,而那沉澜孤寂神伤则殆尽于拔起的教学楼、图书馆、体育馆之中了。忘我的意气劲疯时分,院内蔷薇发芽了、月季发芽了、芍药发芽了、金银花发芽了,宿舍楼外的青山坡上,生菜发芽了、辣椒发芽了、香菜发芽了、小白菜发芽了,那时啊,天蓝,风和,叶绿,花红,人年轻,习相近,一切都那么相宜,抱负之外的也就沉浸于懵懵懂懂的只可意会之中了。

“雁南飞、雁南飞,雁叫声声心欲碎”,悠远的歌声飘渺而至,惹得我心也幽幽渐远,皱了一怀愁绪,深了一腔苦念,卿在路之头,我在路之尾,剪不断、理还乱的心结游走在平平仄仄的古韵之间,旧怀入诗,凝远成画,而你便在这墨色的淡抹处含笑如昨,似花开一朵,似缤英一瓣,似红日一轮,似情诗一行。“莫把心揉碎 且等春来归”,苦思伤想间,多少浓情吟染的故事便在这江南的曲径中细致重温。

曲径通大路,新的阶梯教室便在这新教学楼的三层。这是难得的古代文学教授的授课。我来晚一些,红裙子相邻的座位已被趋之若鹜的男同学挤满。

教授在读元好问的《雁邱词》: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邱处。

在教授的鉴赏中,我们知道了一个凄凉而耐读的故事:捕雁者设网捕雁,捕得一只,另一只脱网而逃。岂料脱网之雁并不飞走,而是在他上空盘旋一阵,然后投地而死。去并州赴试的元好问得知此事,心绪难平,便花钱买下这两只雁,把它们葬在汾河岸边,取名“雁邱”,并写下了这首《雁邱词》。遥想双雁“天南地北”“几回寒暑”中双宿双飞,相依为命,而网罗惊破双栖梦后,“只影向谁去”,爱侣已逝,安能独活!于是脱网者痛下决心追随爱侣于九泉之下,自投地而亡。“生死相许”是何等极致的深情!

下课了,我还自溺于故事之中,一缕幽香袭来,一抹红色映入眼帘。“书虫,课堂笔记借用一下。”似流水嗒石般的悦耳声,我惶惶地递出笔记,悦耳声又起:“为表谢意,今晚请你看电影,《庐山恋》”,一张粉红色的票见我没接便拍在了桌上。“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悦耳声飘出了教室。

她与我都是从知青点考入这所学院的,因她惊世骇俗敢为人先地打红伞、着红裙而惹眼,故大家皆叫她“红裙子”,一如我因逢书便读、读起来天地不顾而被叫作“书虫”,名姓少有人理啦。八四年上映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的《街上流行红裙子》电影时,我们已早两年走出了校门。八零年的《庐山恋》是“文革”后国内首部表现爱情主题的电影,号称是中国第一部吻戏,轰动一时,女主角张瑜片中的服装换了43套,成为上世纪八十年代观众心中的“梦中情人”。但这部片子我还是以后陪她补看的,那晚我因在阅览室查资料而负了她的约。

她把我堵在了柳岸边,笔记齐整地放到木椅上。不远处,泛舟碧波,风月无边,她先是将眼中的笑意叠成一水的温柔。而后,浓云蔽月,风生水起,她颊上的嗔怨涌起一湖的波澜:你妄为“书虫”,亏你还在森林里打着手电看了一宿的《金瓶梅》——她因何而知,那是我用一本集邮鼓壮了其父是副院长的同学的胆,他才将那时还为禁书的“奇书”偷了出来,只限我一个晚上必须看完,而我又不敢张胆来看,便备了电池,躲进原始森林将那十二本线装的书看了一遍。

悦耳声依旧,只不过音高了、音急了,颇有些“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味道。

“你蠢,你真蠢!”

我愕然。

“你蠢就蠢在没有陪我看电影,你蠢就蠢在没有请我看电影,你蠢就蠢在没有请我喝咖啡,你蠢就蠢在没有陪我慢步烟柳岸,你蠢就蠢在没有和我牵手罗马大道。。。。。。”

我心跳激烈。

在而后,心底的怜爱妆成一颊的羞颜,手中的信任刻成一世的倾情,就在江南的这一偶,我被幸福了!

温热的月色,滴泪的诗行,心中的欣悦晕染在一页素洁的红宣上,成了卷起一帘幽梦的柔柔风痕和摇曳的绰绰花影。

我非梦非醒,风景路过了我的生命。江南似近似远,近的只有推开窗棂,便融入水墨丹青的画卷中,便置身剪烛西厢,诉蕉窗夜雨,撑伞断桥,渡红尘阡陌的故事中。遥远的却是那时的少不更事,徘徊在懵懂的情、懵懂的爱的迷离光影之外。但幸运的是我留下了能感觉得到的红色的影子,而我便在我的江南里,将此生的痴恋与疏狂写在生命的天空中,似江南的一袭红纱笼,似江南的一夜缠绵雨,点点滴滴汇成有她有我的故事华章。

春暮了,夜深了,走得出梦境,走不出心境。生活是自己的,我不蠢,没有谁会遗忘谁,那个夏天不会,我也不会。有柔婉依期,任烟雨朦朦,任岁月怅惋,校园就是我的心灵驿站,梦回一次,青春一次。寂寞靠岸,抬头欣羡飞鸟的自由,当下一个久违的梦回再来,我心你心就将重逢在天高云淡的风舞塞北了。。。。。。


俏妹子 发表于:10-05-30 22:51 0
2
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