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19592161.htm 29 2873 2011-05-06 23:07:1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尔国临格(天主教海门教区) > 长三角平原上的伤痕,海门教区的眼泪——启东曹家镇德勒撒老堂

长三角平原上的伤痕,海门教区的眼泪——启东曹家镇德勒撒老堂

乘浪 发表于:10-05-15 15:07
长三角平原上的伤痕,海门教区的眼泪——启东曹家镇德勒撒老堂






霆钧 发表于:10-05-15 19:45 0
2
这是海门的教堂吗?怎么这么破啊

乘浪 发表于:10-05-15 23:25 0
3
回复 第2楼 的 霆钧:
这是启东合作曹家镇的老教堂,以前和海门天补的袁公所教堂、崇明港沿的大公所教堂、南通狼山的露德圣母教堂并称海门教区四大教堂!是以前全国第六大教堂,由张謇的头号助手,大生二厂的创始人郁乞生先生的儿子,著名实业家、教育家郁震东先生捐助,聘请德国人过来设计建造的,其建筑宏大,雕刻精美全江苏省首屈一指。对启东这样历史不长的地方,无疑这是一个历史财富。可惜,文革时给没收给了水泥厂,后来水泥厂倒闭后就一直荒凉,最近又听说要拆迁,想想这里对真假文物保护的两种截然不同态度,不胜唏嘘!

乘浪 发表于:10-05-15 23:31 0
4
长三角平原上的伤痕,海门教区的眼泪——启东曹家镇德勒撒老堂







我同学的身影在教堂残缺的墙体下显得很渺小,可想教堂宏伟的规模!


乘浪 发表于:10-05-15 23:32 0
5
乘浪 发表于:10-05-15 23:33 0
6
羊泡几 发表于:10-05-15 23:59 0
7

政府应该重视起来


lance911 发表于:10-05-16 00:25 0
8
想请问一下 这个教堂的具体位置
 想亲自去那里感受下
虽然光看照片已经觉得很胸围了

lance911 发表于:10-05-16 00:26 0
9
对了 楼主请问一下可以转移到别的版去吗?

半岛之门 发表于:10-05-16 14:55 0
10
这个可以修葺一下当文物保护啊

乘浪 发表于:10-05-17 07:38 0
11
回复 第7楼 的 羊泡几:
嗯!一直期待着!希望政府能有尊重历史,爱护文物的意识!

乘浪 发表于:10-05-17 07:43 0
12
回复 第8楼 的 lance911:
注明出处,完全欢迎转载!
这个教堂的地址在启东的合作镇东首过桥,在桥上就能看得到教堂的,在一排新建却没有投入使用荒废的橘红色商品房后面!

乘浪 发表于:10-05-17 07:49 0
13
回复 第10楼 的 半岛之门:
当初房价上涨,准备就要全拆掉,腾出空地建公寓楼卖的,教堂的一边侧房都全拆了!
只是后来出了几件奇异的事情才遏制了后续的事情!
老教堂就这么不卑不亢的挺到了现在!

乘浪 发表于:10-05-17 07:52 0
14
长三角平原上的伤痕,海门教区的眼泪——启东曹家镇德勒撒老堂









黄海边的小荣儿 发表于:10-05-18 05:40 0
15
你又去过曹家镇了吗?

黄海边的小荣儿 发表于:10-05-18 05:49 0
16
桥上看不到老教堂的,桥往东大概三四百米左右!

qxdy81 发表于:10-05-19 21:21 0
17
以下是引用 第13楼 乘浪 的话:
回复 第10楼 的 半岛之门:当初房价上涨,准备就要全拆掉,腾出空地建公寓楼卖的,教堂的一边侧房都全拆了!只是后来出了几件奇异的事情才遏制了后续的事情!老教堂就这么不卑不亢的挺到了现在! ...
我想问问出了什么奇异的事情,我对这个特别有兴趣,楼主可以加我QQ吗,1204959145

半岛之门 发表于:10-05-22 14:22 0
18

当初房价上涨,准备就要全拆掉,腾出空地建公寓楼卖的,教堂的一边侧房都全拆了!
只是后来出了几件奇异的事情才遏制了后续的事情!
                           -同问  是什么奇异的事情啊?/这个帖子最好转到  启东步行街   版面可能会有更多人关注!


乘浪 发表于:10-06-22 05:57 0
19
    时年09暑期,我应家乡沈斌主教之意游览拍摄海门教区八大驻铎教堂,在启东之行返程的时候,特地赶赴了曹家镇老堂,一睹海门教区历史所遗最长久的教堂风采。

      启东曹家镇老堂位于江苏南通境内东部,富有盛名,1933年由复旦校董、沪上实业家郁震东先生秉承乃父遗愿,聘请其留学德国时所认识的建筑师在家乡故里建造了此堂,其规模宏大江苏罕有,更有老者回忆该堂当时规模为全国第六,据美国援华抗战空军飞虎队成员回忆中此堂更是飞机的指示航标,其堂内所有装饰用料均从德国进口,并由中国第一批六大国籍主教的海门教区朱开敏主教祝圣,当时名燥东南。1950后,先后被乡粮站,公社礼堂,县水泥厂先后占用。改革开放后,落实教产,由于当地政府提出搬迁水泥厂将由已一瓶如洗的教会支付三千万资金,而最后收复无果。后当地政府提出政府主导,在原堂东侧一华里处缩小建造一所教堂,全部费用,工程操作170万抵挡赔偿。在当时财力紧缺情况下,海门教区郁成才主教无奈同意,并在1996年举行复堂典礼,当时还是海门教区神父的南京教区陆新平主教任复堂后首任本堂神父,同时祝圣三位新铎,其中一位便是现今海门教区新任沈斌主教。值得一提的是,两年后相同规模的海门原主教府老堂在原址重建,由教会自己主导工程,当时是海门副本堂神父的沈斌主教总负责工程,亲自规划设计采购,总共在内海门堂建成80万。而曹家镇新堂在复堂当天,堂内跪凳居然被跪断跪裂若干,15年不到,新堂就久年失修,漏雨漏水不断。而斗转星移,当年的县重点产业的水泥厂在几年后的国企改制下竟破产倒闭,或许有时历史给的玩笑真的很大!


      到了启东合作乡曹家镇镇东,得知国有启东市水泥厂破产后,教堂就荒废了,听说在搬迁水泥厂机械的时候敲破了老堂的西侧房,砖块散落一地,四周得知的群众由于知道教堂历史来由,深知其用料高档,马上成群前来哄抢,并把地面上德国原装进口的名家烤瓷地砖统统扒光,拿回家填鸡窝搭猪棚。而其几十亩的地产连同老堂在几年前就已经被当地政府转手给一位浙商老板,其后又数次易手。现在教堂大院紧靠马路的历史已经不复存在,被一排新建的沿路商品房围堵的严严实实的,站在镇区桥上已经不能看见这个曾经启东全市方圆百里最高的建筑,走在堂前的马路上,已经不知道原本这里就是教堂了。教堂大院的出口被商品房,安排在很偏的一个角落。由于几次转手的开放商都先后撤资,所以使得堂前一排遮挡的商品房全部空关,刚刚耸立的建筑在诞生以后既然没有一刻体现出过他的价值所在,如果要说有,那就是把教堂与来往人们的视线往来给成功阻隔了!


      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翻了次围墙,到了院内探访圣堂,然而这个景象让我目瞪口呆,院内杂草丛生,垃圾横堆,老堂破旧不堪,布满灰尘,随着夕阳的余光,更是一派落魄、凄凉的场景!但是老堂没有倒下,虽然破败,但是如同一个坚强的战士一样依然巍峨的耸立在属于自己的历史岗位上,其哥特式样的大气庞然、神圣庄重的华丽外表依然无法掩盖,精湛的砖雕,深深的伤痕,这一组画面同时在夕阳的斜照下映入我的眼帘!一座建筑就以这样的方式对前来到访的后辈展现着那异常饱经沧桑的过往壮丽生命!

      我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老堂,老堂的大门已经不在,门沿的砖块也垮塌了很多,散落在门口,堂门口一块暗淡的石碑立在墙脚,‘主礼一九三三年八月立’的字眼依然非常清晰,在这个前面本来还立着一块启东文物保护的铜牌,可是大理石基还在,铜牌却了无踪迹,想必是被捡垃圾的拿去换酒钱了。进入老堂,门侧本来到唱经楼和钟楼的精美铁艺转梯也不知所踪,而唱经楼的钢筋水泥楼板也已经被敲的全是窟窿,敲破的楼面上还露出着连着的剩余钢筋头,可想这是人为的破坏,为了到废品收购站换取些费用所致。一览老堂内景,垃圾之多,出乎我的想象,俨然在这荒芜人际的教堂大院内形成了一个本该属于闹市区内的垃圾场,但是不知是堂内通风好,还是别的什么因素,本来该臭气冲天的却没有一点异味,反而因为整体的建筑环境透露出一股历史沉淀出来的韵味气息,那种味道使人神圣庄严的无法呼吸,肃然起敬,好一种心灵的升华,这些都不是在现代建筑中能感受到的。看得出老堂内部的装修曾经是何等的精美,老堂拱顶的痕迹还在,而且痕迹界线还很新,可以想象拱顶是刚刚被拆。屋面的漏洞,以及木雕精美的窗户都很老旧破败,一道道阳光突破他们射入圣殿,甚有那种天主召唤灵魂升天的感觉,那种残缺、凄凉的美倒也让人向往。老堂的石柱上还隐约可见那特殊十年的疯狂标语,看着这些若影若现的某某某万岁,什么什么思想战无不胜之类的话语,我突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滋味。



      有位老人家从后方的更衣所里收拾着柴火出来,看见我拿着相机很是惊喜,问我是否从上海过来的,这一句话却证明了他也是见识接触过场面的老者。我很客气的向老人家行礼,与他交谈起来,他也很动情的手脚并茂的讲述着他所知道关于老堂前世今生的故事。老人家席间的面部表情很值得体会,那种讲述老堂时的自豪、骄傲与刚刚见面时平时的容貌恍若天地,似乎都视为他个人一生的成就。这也显示了几十年下来,老堂在当地人的心目中依然占据着无可替代的地位,不论时光的流失,岁月的变迁,老堂永远是他们那几代人自豪、骄傲的资本,与他们的生活、成长息息相关、无法切割。老人家作为一位目不识丁的农村男子,也和我谈起了家国天下大事,言谈间他用最底层的声音批评着长上对待老堂的政策,然而坐在办公室里面的他的公仆们却没有一个能倾听到,或愿意倾听他所代表一群人的声音!他说看到教堂这样很伤心,他记载着这小镇的辉煌,承载着这小镇的记忆,他们当时以为教堂要拆迁,所以都来拿这里的砖和地砖,他也拿过回家搭房子。我想或许住在这里周围这些人们当年想用这样的方式来留住他们对老堂的记忆和留恋吧!在这座历史老堂内,夕阳的斜光照射在残破的墙壁上,也照耀在老人家布满历史年轮的脸上,拖着长长的身影,我的眼泪尽然径直在眶中打转......

      我回到家后几天久久不能平静,我似乎听到了百年老堂哀呼的气息声音,但是我们的力量却是那么渺小,不能为他的存活做些什么,想想九泉之下为老堂的兴建费尽心血的先辈们看到老堂的此情此景是何等的心情?郁氏在台湾与海外的后人们看到自己先祖一生的愿望今日如此的境地又是何等的感受?当地政府你何时才能正视你犯下的错误并诚心悔过。以一个负责的态度来对你的民众交代,而不仅仅只是冠冕堂皇的政‘治宣传,不要讲什么宗教不宗教,因为你们是无神论,但是起码也要给你们治下的这片土地留下些记忆,给你们治下的这群人们保留些回忆,这是每朝每代都不敢为之逾越的藩篱啊。我的心情,我的感慨,今天唯有此文一篇,与君等共享之,共祈祷之......

                                                                                                       
                                                                                                                    主历2009年8月 摄
                                                                                                                    主历2010年6月 留

乘浪 发表于:10-08-30 19:50 0
20
最近传出有人要用不正当方法,将这个历史瑰宝秘密拆除,使其成为既定事实好开发土地!望大家给予关注!

希望关注 发表于:10-08-30 23:48 0
21
希望政府快点关注下我们启东唯一的老建筑文物了……

乘浪 发表于:10-09-05 10:37 0
22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以下简称《保护法》)第24条规定:“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不得转让抵押。”另外,《保护法》第15条规定:对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地域必须划定一个“保护范围”;《保护法》第17规定:“保护范围内不得进行其他建设工程。”

对于拍卖老教堂,和现在拥有老教堂的现在都属于违法了!

可是他们尊重法律的权威么?????

圣凯瑟琳 发表于:10-09-06 20:26 0
23
圣女德勒撒,你在天之灵,请为这座老堂祈求天主!

ralph1945 发表于:10-10-28 21:31 0
24

解放前启海地区信主的人比佛教道教都要多!后来灾难以后  信主和佛的人都有,而道教就消失了!


春天的舞者 发表于:11-03-26 00:57 0
25
圣殿荒凉圣殿荒凉啊...

xhy_snow 发表于:11-04-11 09:46 0
26
http://bbs.qidong.gov.cn/read-htm-tid-158801-fpage-3-page-1.html

[言论]敲打一下我们东疆后人的良心,民族实业家郁岂生墓需保护


天主圣爱 发表于:11-05-06 22:48 0
27

期待老教堂早日恢复原样


天主圣爱 发表于:11-05-06 23:00 0
28
长三角平原上的伤痕,海门教区的眼泪——启东曹家镇德勒撒老堂

天主圣爱 发表于:11-05-06 23:07 0
29
这是北京王府井教堂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