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19364627.htm 2 405 2010-09-13 15:25:2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花嫁 > 爱菲尔视觉 > 全球顶级婚礼摄影师的婚纱照

全球顶级婚礼摄影师的婚纱照

阿添1022 发表于:10-05-12 19:33

全球顶级婚礼摄影师的婚纱照

布莱恩.多西(Brian Dorsey)被美国权威摄影杂志《大众摄影》评为全世界十佳婚礼摄影师之一。布莱恩.多西认为,拍婚纱照最重要之处在于真实自然,而不能把一对新人当作没有生命力的玩偶加以摆布指挥。婚礼拍摄最重要的地方在于摄影师要随机应变,因为婚礼是一个“危机重重”、充满变数的场合。多西认为,新人只需顺其自然,好好享受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摄影师则需要让“脑子动得快些、更快些”。

2009 年1月,圣诞节刚刚过去。

经济的萧条并没有影响美国人欢度圣诞的心情:洛克菲勒中心前再度竖立起一棵巨大的圣诞树。这棵被装饰成圣诞树的云杉高22 米,重8 吨,来自挪威的原始森林。工匠们在圣诞树身上安装了3 万盏彩灯;顶端熠熠生辉的巨大星形装饰物,则是用25000 颗总量340 公斤的施华洛世奇水晶制作而成。

如果不是为了拍照,布莱恩.多西决不会如此近距离观察这棵圣诞树。从1933 年开始,洛克菲勒中心的圣诞树每年圣诞前都会出现,布莱恩.多西早就见怪不怪了。但此刻不一样。已近黄昏,彩灯相继亮起。天气很冷,多西躲在洛克菲勒中心前的一块溜冰场边缘,用敏锐的眼神掠过场上的每一个人。

洛克菲勒溜冰场和帝国大厦楼顶被认为是纽约最浪漫的两个地方。年轻的情侣喜欢在这块溜冰场上约会,父母们也会带着孩子来溜冰。在此之前,布莱恩.多西只在照片上见过要等的两个人。要在熙熙攘攘的众多情侣中发现这两个人,是多西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在此之前,他已经花费了不少口舌才搞定这片区域的保安,得到了他们的特别允许,找到冰层下方的一个位置。

很快,他要等的人出现了,女孩子的特征很明显:鲜红的长大衣,像意大利面一样卷曲的金色长发;男孩子很稳重,穿的是驼色中长大衣。布莱恩.多西掏出相机,装模作样地对着其他人拍了几张,目标就在眼前滑冰,可他得装作什么也没看见。背景灯光一直在变,他很难拍出漂亮的照片。

突然,这两个人在溜冰场中央停了下来,布莱恩.多西意识到,紧张的时刻即将来临,他赶忙对准猛拍了几张。接着,男孩子顺势单腿下跪,女孩子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伸手捂住了嘴巴,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状况不知所措。等她明白过来之后,眼眶里涌出幸福的眼泪,微微地点头,答应了未婚夫的求婚,然后两个人紧紧相拥。

布莱恩.多西把一连串情景都记录在相机里——巨大的圣诞树、闪耀的彩灯、普罗米修斯金色雕像、溜冰场上虚幻的人影,都作为这对年轻情侣的求婚见证,永恒地保留了下来。这时,布莱恩.多西才舒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相机。

照片中的男孩子叫克雷格,女孩子叫克拉瑞那,是一对情侣。几个月前,克雷格给布莱恩.多西打电话,请他拍摄一组他向克拉瑞那求婚的情景。为了给女朋友惊喜,克雷格暗中策划了这场偷拍计划。

布莱恩.多西虽然是个老资格的婚礼摄影师,可他从来没有像狗仔队一样拍照,这个计划让他很兴奋。回忆起这次难忘的拍摄,布莱恩.多西说道:“克雷格和我在电话上讨论过,他大概在什么位置求婚,我才能够在总是有许多人在我们之中穿来穿去的情况下,同时捕捉到他们的脸,并以洛克菲勒中心的圣诞树和普罗米修斯的金色雕像作为背景。”

“作为一名婚礼摄影师,看到他们幸福的神情,就好像我同他们一起分享着幸福一样。”这是布莱恩.多西对迄今为止第一次偷拍的总结。

没有一种摄影门类能像婚礼摄影一样能给人们带来欢乐。无论婚姻这件事将会带来多少烦恼和无奈,结婚照一定是洋溢着欢笑和幸福的。洛克菲勒中心溜冰场上的求婚拍摄,可能超出了很多中国人对婚礼摄影的认识。在传统的中国文化中,人们对婚纱摄影的重视程度远远超出了对婚礼仪式的拍摄。

更让很多拍过婚纱照的人失望的是,中国的婚纱摄影大多受摄影师主导,新人只不过是被摄影师操控的人偶。夸张的大浓妆、相同的场景、相同的姿势、僵硬的笑容主宰了婚纱摄影的版面。婚礼摄影因而少了很多乐趣,只剩下做作和模式化。

在欧美国家,新人非常重视结婚当天的仪式,他们会花很多钱请到喜欢的婚礼摄影师。摄影师采用实拍方式,在不影响拍摄对象情绪的前提下,只是真实记录结婚当天的情景,这样拍出来的照片反而充满了鲜活的生命力。每年,美国权威摄影杂志《大众摄影》都会评选出全世界10 位最好的婚礼摄影师。布莱恩.多西获得了2009 年十佳婚礼摄影师的称号。

布莱恩.多西加入婚礼摄影这一行时间不长,可他已经获得了很多认可。他的作品刊登在《纽约》杂志、《Knot》杂志、《Inside Wedding》、《现代新娘》、《纽约新娘》、《曼哈顿新娘》等媒体上。除了被《大众摄影》评为2009 年全世界十佳婚礼摄影师之一,他还获得过专业摄影杂志PDN 的最佳婚礼摄影和事件摄影奖。

布莱恩.多西2002 年在纽约曼哈顿创办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布莱恩.多西工作室,通过朋友的介绍和婚展牵线搭桥找到了第一批客人。工作室成员不多,加上他本人一共6 个人,分别是擅长经营管理和相册制作的吉姆、擅长婚礼策划的切丽斯特、摄影师容、克里斯和马特。当然,布莱恩.多西最喜欢的Espresso 咖啡机也是不可缺少的一员。

团队里的切丽斯特还有一个身份—— 布莱恩.多西的妻子。现在距离他们结婚已有10 年多。去年8月,就在他们准备庆祝结婚十周年的时候接到一个特殊的案子:拍摄地点是新泽西州北部West Orange 市的pleasantdale chateau 庄园。这个庄园,正是他和切丽斯特结婚的地方。10 年后,布莱恩.多西要在同一个地方给一对新人拍摄。这让他不禁回想起自己结婚的那个时候,想起自己的结婚照。

“我和妻子结婚有10 年了,当时的摄影界跟现在比很不一样。我找了很多人,企盼能够找到我要的那种效果:凝固时间的、美丽的、充满感情的黑白照。后来我终于看到了一个擅长黑白摄影的工作室,很满意他们的风格,可结婚那天却因为太多的闪光搞砸了我的婚礼拍摄。在我看来,我的婚礼照片是败笔,它们根本就没有展示出那天我所感受到的一切。不过,好消息是,对于我的客人,我已经知道如何了解他们想要的东西,并努力拍出他们想要的照片了。”

和他的很多同行一样,布莱恩.多西遵循着纪实摄影风格。他不喜欢别人给他的摄影风格定位,他更喜欢称自己的摄影风格为“当代生活方式摄影”。他是美国生活方式婚礼摄影的先锋人物之一,作品不仅真实自然,而且传递了一种充满激情、活力和乐趣的生活方式。

不过,既然是在曼哈顿,既然是生活方式摄影,可想而知布莱恩.多西的收费不菲,他接手的婚礼摄影,起步价为8900 美元。虽然贵,他和工作室的其他摄影师常常忙得应接不暇。接受完《外滩画报》采访的第二天,他起身前往加勒比海附近拍摄婚礼,客人负责路费。有时他把几场婚礼放在一起拍,几对客人分摊路费。

B=《外滩画报》BD= 布莱恩.多西(Brian Dorsey)

“爱是很容易被摄影师捕捉到的”

B:目前为止,你已经拍摄过多少场婚礼了?什么样的婚礼最让你难忘?BD:我们已经拍摄过了上百场婚礼,其中有两场让我印象最深刻。第一场婚礼美得不可方物,我感觉自己像个到了迪斯尼乐园的孩子;另一场婚礼的主角是一对为爱疯狂并且十分享受婚礼的夫妇,我给他们拍照时受到了感染,感到十分快乐,很乐意为他们拍照片。

B:能详细说一下吗?第一场婚礼有多美?

BD:能在纽约拍摄婚礼我一直觉得很幸运。在这里,总有些人不惜代价来让每一个细节完美,那些行为虽然微不足道,却让人痴迷。我拍摄的一些新娘的婚纱简直像梦一样美,如同时装秀一般。它们那种摄人心魄的魅力让我可以一整天对着裙子拍个不停,甚至这裙子都没有穿在新娘身上。那天所有的细节都是如此美妙:令人惊艳的鞋子、美得让人眩晕的珠宝,还有夺人眼球的花束、精心摆放的装饰物、布置好的活动场地,甚至连请帖都如同艺术作品一般。环顾四周,我觉得所有落入我眼中的一切都是我能够捕捉的美,所以我就像一个进了糖果店的孩子一样,仅仅就是因为那些细节。

B:那对疯狂相爱的夫妇呢?

BD:爱是很容易被一个摄影师捕捉到的,因为它总是很有影响力,让我们忍不住去拍摄。你可以发现新郎和新娘几乎不能忍受与对方分开任何一秒,因为他们如此渴望能够共同度过这一天,他们如此渴望能够凝视着对方的眼睛——这就是爱,这也让我的工作变得更简单。但有时候,因为花了太多的精力和金钱去准备所有的事情,有的新人会忘记要去享受他们人生中如此重要的时刻,而把心思放在不能如他们所愿的细节上面。这就是为什么说策划者至关重要了。新郎和新娘需要放轻松并且去享受那天的快乐,他们真的应该委托其他人去处理这些细节问题,这样才能真正有更多更好的时间和照片。

B:我看到你的大部分拍摄对象都是来自于经济条件比较富裕的家庭,你能跟我们说说你经历过的一些不那么豪华但十分难忘的婚礼吗?

BD:这让我想到了曾经有那么一场婚礼,新娘的父亲在婚礼的几周前不幸过世了。没有人把这件事情告诉乐队和花店,因此婚礼当天,花店还是准备了父亲的胸花。当应由父亲和女儿共舞的音乐响起的时候,那位新娘和新娘的母亲捧着这朵胸花一起跳完了这支舞。在整场舞蹈当中,我的脸上一直挂着泪水。那次婚礼以后我了解到,眼泪真的很影响拍摄。

B:你说过你不喜欢给自己的摄影风格定位。那你会怎么阐释你的摄影风格呢?

BD:我们的工作就是要创造出关于“真实的你”和“快乐的生活”的美——安静而毫无痛苦的。我并不想去拍那些效果十分戏剧化的、以时尚而严肃的模特脸为对象的照片,我不想去拍那些平时生活当中不可能遇到的事情。我在确保你很开心的情况下,给你安排一些拍摄地点,以此来收获更好的照片。

B:如何总结你对婚礼照片的喜好?

BD:我不喜欢去干涉婚礼当中所有自然的镜头,不喜欢“导演”,不喜欢“建议”,不喜欢“再来一遍”。我见过很多摄影师喜欢要求新郎、新娘在切蛋糕或者跳第一支舞的时候做些什么或看向某个地方。我不喜欢像这样介入到一个极为私人的时刻当中。在我的观念里,那种时刻你根本就不应该意识到我的存在。

B:如果有些新人在镜头面前很不会表现,你会怎样暖场?

BD:我通常不希望我的客人在镜头面前刻意表现,因为这好像在给他们添加一种责任一样。如果他们对于镜头有所察觉,他们就会开始留心自己的行为。我认为“他们在镜头前该怎样表现”应该由我来担心。通常情况下,我的目标是:他们只要开心就好。其他的都是我的工作。

B:你更喜欢在室外还是室内拍摄照片?

BD:只要地点够酷,我就能用相机让它变成合适的拍摄点。

“拍摄地点越特别,照片就越有趣”

B:你会使用哪些方法来确保婚礼照片的不重复和与众不同?

BD:我的许多工作都是户外拍摄。纽约市最让你开心的地方就在于这个城市总是在变化,总是能够把很多新的、不同寻常的东西呈现给你。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发现这些变化,然后与其共同进步。

B:我认为你让每场婚礼变得与众不同的方法之一是“使用一切你能够获得的素材”,比如消防站系列。

BD:消防站系列是一个好例子。我和婚礼团队正一起向婚礼接待处走去,然后我们看见了几个街区远的消防站,而消防站的门正好是开着的。我们当时就开玩笑说,那会是一个不错的摄影地点,就是不知道新娘愿不愿意走上那么一段距离。我们问了她以后,她说可以,我们就过去了。一开始,我们问消防队队长可不可以让我们在消防站前面进行拍摄,因为离世贸中心也就几个街区,所以那里的人对于摄影师很敏感。我发现在这种情况下,一步步来、循序渐进更好。获得允许之后我们很快站好队形;然后我问可不可以让一些人站到或坐到消防车上?大概30 秒以后,大家站好队,我让所有的人再等一下;接着我就跑去问那个队长能不能请他稍稍把卡车移动几米,这样能够帮助我们拍到更好的照片,当然是以十分诚恳和友好的态度——谁会对着一个在婚礼当天穿着洁白婚纱的女孩子说不呢?不过我还是尽快完成了所有的拍摄工作,整个过程大概也就5 分钟左右。

B:你拍照时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或者道具吗?有没有你想借用场地却遭到拒绝的情况?

BD:我认为拍摄地点越特别,拍出来的照片就越有趣。我在UPS 的货车上、救护车上、卖汤的卡车上、卸货车上、工地、旋转木马上、运肉车上、中央动物园里、停下的摩托车和助动车上,还有第五大道的马路中央以及地铁上都拍过照片。大部分人都愿意通融,只有小部分不同意。

B:你拍摄过哪些不同风俗的婚礼形式?它们的特色在哪里?

BD:我们通常会接很多种不同风俗的婚礼,有西方的也有东方的。就像东方有很多宗教类别一样,西方宗教也能细分成很多种。像犹太教和基督教的许多分支都有自己的传统和习俗。我们还做过许多中式和韩式的婚礼,还有锡克教和印度教的婚礼。

B:你会不会因为客人的民族背景而采取不同的拍摄方式?

BD:每个不同的民族都有他们自己的传统和标志。对那些不同的仪式有所了解对拍摄很有帮助,因为这样我们就能够知道怎样的地点和时间才是最重要的。我事先在网上做很多搜索,去了解相应的历史和背景。比如当我知道了韩国的婚礼当中,新娘的双亲在婚礼上抛栗子和枣的重要性时,我就会把这些场景拍下来,因为我知道它们会很有意义。

B:婚礼有有趣的、有甜蜜的、有浪漫的,但我相信,肯定还有一些枯燥而乏味的婚礼。在那种情况下,你该怎么办呢?

BD:如果新郎和新娘很开心的话,就没有什么婚礼是枯燥乏味的。有时候可能有什么事情会让新人们觉得很烦躁,那时候我就会安抚他们。只有当我的客户们不懂得自我享受的时候,我才会真正感到我的工作很难做。

B:这个问题可能有点难回答,你能区分出哪些婚礼是建筑在爱情上,而哪些是建筑在物质利益之上的吗?

BD:这是肯定的,但我觉得只要留心那些建筑在爱情上的婚姻就可以了

希望把中国变成照片背景

B:你是怎样开始婚礼摄影生涯的?

BD:我当时正在纽约的视觉艺术学校参加演播室灯光的学习课程。当时一起上课的一位同学正好创办了他自己的婚礼摄影事业。他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我那时对婚礼摄影没有兴趣,因为当时婚礼摄影很少有让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但他向我解释这个行业的风格正在发生变化,现在的新娘们也越来越倾向于寻找能拍出有生活气息的、又有一定写实性的照片的摄影师。最终,我被他说服了。在拍摄完第一个婚礼以后,我完全被吸引住了。我意识到如果要创造出美并且极具意义的照片,婚礼就是一个完美的机会。

B:美国婚礼摄影的旺季是什么时候?有多忙?你的工作频率是怎样的?

BD:9 月下旬到1月是淡季,因为其他事情比较多。旅行婚礼一般在早春开始。到了4 月中旬,我们大多就在周末的时候进行拍摄了。

B:为什么你想在中国开拓市场?现在进行得怎么样了?

BD:我喜欢将令人兴奋的场景纳入我的照片当中。纽约市是如此棒的一个工作地点,那里有太多漂亮的地方去探索,又有那么多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那纹理,那色彩,那里的人,那里的地标都提供着让我兴奋的元素。而我一想到将中国作为背景来拍摄独特的婚礼照片以后所能够获得的力量和美,就不禁兴奋得颤抖。

B:拍摄了这么多婚礼,肯定也遇到过很多意外状况吧。你是怎么处理的?

BD:婚礼摄影是危机重重的。不管你做了多么充分的准备,一个婚礼摄影师仍旧需要冷静而且迅速地改变计划,还要保证每个人的良好心情。比如,我们在拍摄一个在洛克菲勒中心举办的婚礼的时候,就发生过类似的状况。我们当时已经确定好了广场上所有自然光的位置,准备在那里让新郎和新娘进行当天的第一次见面,并且正式开始婚礼当天的人物拍摄。可是当新娘下楼的时候,她突然说,风太大了,她不想出去。于是我们立刻改变了计划,决定在一个昏暗的、满是游客的大厅里拍摄,并且还要拍出好的照片。当你只有30 秒来为之后的拍摄拟定新的计划时,你只有让脑子动得快些、再快些。

B:你有哪些名人顾客?给名人拍照最大的挑战在哪里?

BD:我帮摇滚歌手汤姆.裴迪拍过婚礼照片,我还给亨利.基辛格这样的政界人物拍过肖像照。拍摄名人两个最大的困难在于:第一,你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要远远少于其他人;第二,他们总是能够感觉到镜头的存在,所以如果你想获得率真的镜头,那就必须更加偷偷摸摸。

B:挑剔的客人哪儿都有,你们是怎么处理那些对你照片不满意的客人的?

BD:唯一一次我们遇到的不满意是因为客人觉得我们没有捕捉到一个很自然的镜头,尽管那个镜头没有发生。如果妈妈帮你拉婚礼裙子的拉链很重要,那么你的妈妈就应该在那里帮你拉拉链——可是,那个场景根本没发生过。

B:在拍了那么多照片以后,你对“真爱”的理解是什么?

BD:在仪式上聆听那些宣誓对我来说很有帮助,那在不断提醒着我:维持一段感情所要付出的努力。

B:怎样拍好再婚的婚礼照?这同第一次婚姻有什么区别吗?

BD:再婚的婚礼唯一的不同就是,新人有一方或者可能两方都带着孩子。在那种情况下,我会较多地把目光集中在一个新家庭的建立上,而不是关注单纯的婚礼。其实这是一件很值得拍摄的事情。

B:你会通过看爱情电影来寻找灵感吗?

BD:我会看很多时尚杂志和婚礼杂志。我还喜欢了解其他的婚礼摄影师有怎样的灵感。


shawdownn 发表于:10-09-13 15:25 0
2

不错,支持下哈↖(^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