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16033704.htm 5 527 2010-04-10 16:44:4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汉服 > 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梦忆溪山 发表于:10-04-10 10:39
本文由溪山琴况整理发布于百度汉服贴吧!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2005年01月14日 16:13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走进《大红鹰世纪大讲堂》。这里是思想的盛宴,这里是学术的殿堂。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是美国人,但是他一直都非常钟情中国的传统文化,学了几年的中文之后,终于不远万里来到了北京。前几天我碰到他的时候,问他对中国的印象怎么样,没想到他给了我一个非常奇怪的答案,他说他好像觉得他所认识的韩国人比他所碰到的中国人更像中国人。后来我才明白他所说的意思其实是说,他认识很多韩国人,但是他比在北京认识到的这些中国人更加注重礼节,更加注重中国的传统文化。 

的确是这样,在很多人的心目当中中国是一个礼仪之邦,而且中国人是一个崇尚“礼”的民族,但是在物质文明急速发展的今天,在现代化的过程当中,这个“礼”字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被我们中国人渐渐地淡忘了,这个“礼”字到底传承了一种什么样的儒家文化?今天我们也很高兴请到了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的教授彭林先生。 

欢迎您,彭教授。 

  

彭林简历: 

彭林,1949年生于江苏无锡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获历史学博士学位。现为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学术思想史、历史文献学的教学与研究,尤其注重对儒家经典《周礼》、《仪礼》以及中国古代礼乐文化的研究。 

主要著作有《周礼主体思想与成书年代研究》、《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中国古代礼仪文明》等,其中“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获教育部首批“国家精品课程”称号。  

  

主持人:我知道您还去过韩国,去过台湾,所以非常想听您来讲述一下,您觉得在我们这个地方和在韩国、在台湾之间,它的人、它的行为方式有没有什么变化,您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彭林:感受就是你一开头所讲的,就是“礼”这个东西。我们跟他们没有明显差别,我们中国是五千年文明,自古就有礼仪之邦的称号,韩国、日本这些礼都是从我们中国传过去的。现在传过去以后,被他们整个吸收了,而且融化在他们生活里面,也融化在他们历史里面。那么一到韩国,我觉得人跟人的关系,由于有“礼”这样一个东西,非常和谐,互相尊重,互相礼让,人人就显得比较有修养,社会秩序也非常的和谐。那么台湾也是这样,我觉得不光表现在行为上,而且表现在说话上,他们说话,我觉得比我们更有书卷气,我们讲话见面就是“你吃了吗”、“你怎么啦”,全是一些大白话,人家会“请用、请慢用、请多用”。这话听上去意思是一样的,意思没有变,但是给人觉得比较雅。那么包括他们给我们写信,给我们寄学术会议的邀请,甚至写通知,这个里面使用的这种语言和格式,都是让我们觉得他们学养要比我们好。因为我们现在大多数人,甚至包括一些教师,现在给文化人,就是给对方的教授写信,我们也都是大白话,所以他们有的时候一看就觉得很吃惊,觉得怎么大陆的人说话跟我们传统的那套表达方式都不太一样。所以我也这些年在清华开一门课叫“中国古代礼仪文化”。 

主持人:好,我想下面我们就进入我们演讲的主题,让我们来欢迎彭林教授给我们开始演讲《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彭林:今天这讲演我想讲三个问题,第一个是关于周公“制礼作乐”,第二个就是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第三个就是儒家礼学思想的边缘化。 

那么我们要讲到中国是一个礼仪之邦,那么这个礼仪之邦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们一定要追溯到周公,就是西周开国之初。那么周公,他应该对我们中华文明最大的一个贡献,就是叫做“制礼作乐”。 

大家知道,商朝是我们中原地区一个非常强大的一个青铜文明。我们现在博物馆里看到许许多多最精美的、最雄伟的青铜器几乎都是商朝的,像司母戊大方鼎。但是这个朝代,它是一个跛足的巨人,它的物质文明非常发达,但是它在精神上,它是一个侏儒。现在我们所出土的十几万片甲骨文说明什么呢?都是商王占卜的记录,他事无大小都要占卜,真是叫“不问苍生问鬼神”。天气好不好,昨天做了一个梦,乃至他太太要生孩子了,统统都要占卜。他这个商王非常迷信鬼神,迷信天命。认为他这个国家是天给他的,谁都奈何他不得。另外他非常残暴,我们讲到商朝,它有一个最突出的一个现象,叫做“人殉”和“人祭”。所谓人殉,就是拿活人去殉葬,一个商王死了以后,要拿几百人去殉葬,那么在平时繁多的祭祀当中,他要拿活人去做牺牲。那么由于这样一些原因,他不得人心。所以武王克商的时候,其实当时周,它是一个偏处于西北地区的一个小国,它的国力跟商是不能比的,但是他们懂得要用德来收揽人心。所以许许多多国家都愿意归附它,跟随它去跟商王朝做最后的决战。所以大家知道在“牧野之战”的时候,商王调集了几十万刑徒上去,结果前途倒戈,士兵起义。那么这场战争,只用了一个早晨的时间就结束了。一个那么强大的帝国,像纸糊的房子一样说倒就倒,这样一个局面让武王,让周公感到非常震惊,简直不能相信。那么《史记.周本记》上面记载,晚上两个人都睡不着,就在一起讨论怎么回事,我们怎么样才能避免重蹈殷人的覆辙,我们怎么样才能长治久安。


梦忆溪山 发表于:10-04-10 16:41 0
2
由于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看到了民众的伟大力量,所以他们意识到今后的统治政策不能再信什么天命,要把政策转移到民众上面去。比方说,“毋以水鉴,当以民鉴”,“鉴”,就是镜子,我们以人为鉴,以史为鉴,以铜为鉴。他说不要拿水当镜子,当以民鉴。要把老百姓的反映当作检验自己为政得失的一个镜子,这个思想很了不得。这个思想后来成为我们古代人本主义思想的一个主旋律。后来我们到《左传》到《荀子》,有关这样的论述,叫做“史不绝书”。比方说那个时候的人很相信天,可是天是什么呢?他们就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民之所欲,天必从之”。你看后来到《孟子》,“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再到后来,“水则载舟,水则覆舟”。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它实现了一个非常伟大的转变。 

那么这样一个转变大家千万不要小看,王国维先生是我们清华的前辈,他有一个代表作叫《殷周制度论》。在《殷周制度论》里面一开头他就讲,在中国古代政治与文化的变革,莫剧于殷周之际。那么他认为到了周以后,周公改革政治,他的目的是要建立一个“道德的团体”,要用道德把贵族、平民和一般的人,用道德把它维系起来。这个转变使得我们中国实现了由鬼道向人道的一个飞跃,这是了不得的。经常有同学问我说,古希腊的神话非常灿烂、非常丰富,我们中国的神话很贫乏、很单调,我告诉他们这个恰恰是我们值得自豪的地方。因为什么?古希腊一直到战国时代它还在神话时代,它还生活在神的阴影之下,我们中国在西周的时候已经走出了这个时代,进入了“人本主义”的时代,或者叫“民本主义”的时代。所以中国的民本主义思想在全世界范围是早熟的,而且是非常成熟的。 

这是第一个问题,我们要把周公“制礼作乐”给大家说一说,我们这个礼仪之邦是从周公开始的。 

  

第二个,关于礼乐教化之道。那么好了,这个社会说要尊重人,哪怕是一个小民,是一个鳏寡之人,我们都要尊重他。那么这个人应该怎么样,怎么样才能被人尊重?人应该怎么样要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境界,要成为一个受人尊重的人,对不对?所以作为一个政府来讲,它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提升人民,它不光是要把经济搞好,如果说经济上去了,这个人的精神面貌非常差,那这社会是不能进步的,甚至要灭亡的。商纣王被灭亡就是一个教训。那么大凡一个政治家或者一个思想家,在他推出他改造社会的一套理论体系,或者一套方案的时候,他一定要思考一个问题,就是我这套东西怎么样最大限度地跟人自身的特点要切合。这个点找得越准,他那套理论的效果就越好。那么儒家非常高明的地方,他认为所有的政策要顺从人性。

他说圣人要治民,治理人民,要顺从“民之道”,道路的道。为什么呢?他说大禹治水为什么能成功?“水之道也”。造父之御马,秦人的祖先,非常善于养马,《史记.秦本记》里面说。为什么能养得很好呢?“马之道也”。周人的祖先叫后稷,后稷他种地种得非常好,为什么呢?“地之道也”。所以他说“莫不有道”,就是你要想做好一件事情,首先要了解这个对象它有什么特点、什么规律。“水之道”、“马之道”、“地之道”,这些东西都是自然赋予它们的一些规律、一些特点,这种东西你没法抛弃它,你只能顺从它。那么“人之道”是什么呢?它里面讲了,人之道就是人性。人性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每一个人与生俱来的,你生下来你就有一种人性。那么这个统治者一定要尊重、要顺从人的这种“性”。我们人有这种人性,在外物感应你的时候,你就会做出反应,是喜,还是怒,还是哀,还是乐等等。所以儒家一贯主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四海之内,其性一也”,人性是通的。你喜欢的东西老百姓也喜欢,要天下同乐。所以就提出了人、人性我们要尊重它,这是一个伟大的进步。从商朝的把人不当人,这个时候我们不仅要把他当人,要尊重他,而且要尊重他的喜怒哀乐,这是一个进步。

说到这里,好像有很多同学觉得很简单,已经把问题解决了,其实这个只说到一个前提,只说了一半。为什么?我们这个人性它有弱点,这个人跟动物是一样,他从动物界来的,动物性、人性,它有很多通的地方,很多动物所有的那种不好的动物性,其实在人性上都有。比方说贪婪、残暴,互相要争斗,等等,等等,这些东西都有。 

那么儒家认为人性不能放任,人是动物的灵长,人应该对自己的性情有所把握,所以有人经常讲“性情中人”,我说这东西要看什么场合。如果说强调性情中人,只要是我的性情,我想怎么做可以怎么做,那这个社会非乱套不可。 

泰森,他跟人家争论起来急了,把人家耳朵给咬了,叫做“一时性起”,把耳朵给咬了。那么像马加爵也是一时性起,好家伙,拿榔头砸死了几个人。所以儒家认为,人的性情是要把握的,要把握的。要把握到什么程度呢?大家有一句非常熟悉的话,叫“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这个人要保持一种性情,要不偏不倚这样一个境界。《中庸》我想很多同学都读过,《中庸》开头有一句话叫“天命之谓性”,什么叫“人性”呢?就是天赋予你的叫“人性”。“率性之谓道”,“率”就是沿着,沿着人性去治理他,庶几乎就是治民之道。人为什么接受教育?因为人性有弱点。任何人不可能生下来的时候,他的人性始终是不偏不倚的,一辈子都不偏不倚,这不可能。所以要来修正他,这个修正他什么?就称为教,就是教育。那么这种教育拿什么来教?就是拿“礼”和“乐”。那么“礼”就告诉你,你应该怎么做,在行为上怎么做。 

我们举个例子,孔子有一个高足叫做子游,那么有一天他和另外一个人叫做有子,有没有的“有”,那个时候的人尊称就叫做“子”。两个人到街上去玩,走到街上,看到一个小孩跟他爸爸妈妈一起走,丢失了,这小孩就痛哭,就哭啊。这个时候有子就借题发挥了,他就跟子游讲,他说,你看你看,这个孩子一旦跟他的父母丢失了,他那种悲伤你看看,又是跺脚、又是哭、又是喊,哎,人性就应该像这样,不要约束他,让他去发挥。可是在丧礼里面,对于你这个哭、跳是有限制的,就是你蹦或跳,那时旁边会有人告诉你,这时候你要节哀。那么这个有子就说,为什么要叫人家节哀呢?应该由着他的人性去发挥嘛,这才是一个正道。那么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讲得很有道理,他说我准备在丧礼里面,要把那些规定都给去掉。那么子游听了微微一笑,说“此戎狄之道也”,“戎狄”是古代的少数民族,那种文化不太发达(的民族),“此戎狄之道也”,“礼道不然”,“礼道”就是教育大家不能以死伤身。假如是父母刚死,你不能顺变节哀,你悲伤过度,你把你哀恸之情尽情地发挥,结果呢,以死伤身,那边刚死,丧事没办完,这里又死了人了。这难道是死者愿意看到的吗?要节哀,这个“节”,我们现在讲礼节、礼节,这个“礼”,它就是节制你的。 

那么另外一种人就是说,父母去世了,他不念父母之恩,那怎么办?古代为什么死了人以后要穿丧服?这是礼的规定,你必须得穿。那么这个,它是提升你内心的感情。你早晨起来一看,怎么穿这衣服,一想有热孝在身。那么你看着这个衣服,你就会想起老人家生前对于你的各种恩惠,对于你的抚养。要提升你,因为你达不到,那个太过了要把它压下去,不能以死伤身。达不到的要把它提升起来,你应该要有悲伤的,你不能这样无所谓的。这个就是让人的心情要达到一个合于礼的一个境界。所以《中庸》里面讲“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你喜怒哀乐出来都要恰到好处,要合于道的要求,不能大喜、大悲、暴躁等等,这样才是一个有教养的人,一个文明时代的人,是一个脱离了动物境界的人。 

这个“礼”就是规范你的行为的。有同学讲,你不是说礼乐教化吗?还有乐呢? 

这个儒家,他对这个这个“乐”,实际上说到根本上来讲是人的心声,人心里“情动于中”。一件事情感动我了,然后我就会说出来,“好啊!”我就喊出来,我情不自禁的,我就要“形于言”。可是我说好啊,我觉得还不足以表达我的情,“言之不足”,我要“嗟叹之”,“好啊,唉呀!”我得要嗟叹之。这嗟叹之不足,我要“咏歌之”,我想唱歌来赞美它。这“咏歌之不足”,我就不知不觉要“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我手舞足蹈。那么这个“乐”,它应该说是表达人类感情的一个东西。那么人呢,他高明在哪里呢?他把自然界的各种各样自然的声响,他能够给它区分开。找到它的音阶,1234567,而且发现这个音阶可以组成旋律,这个旋律可以配合成声调,然后这个声调和旋律不同的组合,可以变成不同风格的乐曲,可以表达不同的情感。所以《礼记.乐记》上讲“禽兽知声而不知音”。我们人类能够做成各种各样的音,那么大家知道在我们当今之世,这个音啊,所谓音乐是非常非常得多的,什么摇滚啊、重金属啊、抒情歌曲啊、雅乐啊、流行歌曲啊等等,那么这些不同风格的乐曲给予人的感受是不同的。有的这种歌曲能够让你疯狂,你听久了你就要疯狂,也有的音乐听久了能让你消沉,让你颓废。 



梦忆溪山 发表于:10-04-10 16:42 0
3
那么儒家觉得,所以对这个“音”要进行区别。“音”里面我们要选择一些什么样的东西来推荐给大家呢?就是要能够给大家身心健康有益的,能够对社会有益的,甚至能给以你教育的这样一种歌曲,《诗经》里面的很多篇,它在演奏的时候,你在听这种乐曲的时候你就能受到教化,而这种教化是深入你的心田。所以儒家很高明,就觉得一个人要内外兼修,这个内心道德的提升比较难,可能是一生的过程,但是你在行为上是很容易的,对不对?行为上。所以他们就制定了一套符合于道德要求的一套规范,就拿来教大家。你那些规范在做的过程当中,能够反过来促使你内心的修养。那么这种内心的修养,这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听那种雅乐,所以古代的文人都喜欢弹琴的,所以琴不完全是娱乐,陶冶心性,一个人沉浸在这种音乐里面,他的心态是非常平和的,非常平和的。 

所以我们古代讲“礼乐教化”,是什么呢?“寓教于礼”。比方结婚,它有婚礼。比方成年要有成年礼,人跟人交往要有像交际礼,人跟人该怎么说话,这套东西变成一个规范,人人去做,家家去做,这社会风气就改变了。所以《礼记》上讲一句话,叫做“德辉动于内”,你内心要有一个“德”,这个“德”在发着光辉。“礼发诸于外”。这才是一个君子。 

  

第三个问题就是礼的边缘化。有同学讲了,照你这么讲,怎么我们到现在大家一提起古代的“礼”,马上就想到好像还有另外一些东西,就想到电影里面三跪九叩,口口声声喊“奴才”,“奴才不敢”,“奴才什么”。那么这些东西就是历史,它这个发展有的时候是曲折的。其实在孔子和他的弟子这个阶段,已经把怎么样教化人、怎么样最有效这个东西,他已经在理论上发挥一个到尽善尽美地步,可是,这个统治权不在他手上。 

汉高祖取得天下之后,有一天进行庆祝会,那个满朝的大臣都是跟着他打仗的,那些人都是草莽(出身),没有文化、没有教养,结果在喝醉了之后互相争功。刘邦一看很生气,但是拿他没办法。这个时候,他下面有一位谋臣叫叔孙通,这个人他很能揣摩刘邦的心思,后来就说你别着急,我来给你想办法。那么好了,他就找了他的学生,又找了朝廷里面一帮人就制定礼仪,制定那套礼仪进行演习,演习完了让刘邦看,刘邦一看很高兴。结果有一天朝里面要举行朝会了,那么这个时候所有大臣走到宫殿门口一看全不对了,宫殿门口全部是兵围起来了,都拿着武器,所有的人站在外面不许随便进去,要有谒者,就是一个官,要一个一个把你引进去,文官站在什么地方,武官站在什么地方。等到人全部站齐了,好,这时候刘邦才被用辇,这个辇抬出来坐着。啊,这个时候所有的人要在一些礼官的引导下,一个一个上来给他磕头,喊他万岁。这样一来,这个刘邦,“哎呀”,高兴地说,“我今天才知道,这个当皇帝有多快活,有多神气”。那么这个东西后来叔孙通不断地给它完善,帝王也很喜欢这套东西,到后来我们在礼仪里面本来是一个改造人性的,人跟人要互相尊重的,结果在朝廷里面多出了这么一块,这一块后来越来越发展、越来越发展,真正孔子和他的学生的那一套东西慢慢地被边缘化了。一讲到“礼”就讲朝廷的礼仪,天子的礼仪。一开始的时候朝廷里面还是能互相坐着,后来是不能坐着得站着,最后是不能站着得跪着,这个跟孔子的礼乐教化的思想是大相径庭的。 

我曾经把《二十四史》里面所有《礼乐志》给翻了一下,(看看是)怎么样被边缘化了。其实我们这里很能看出来,你比方在《史记》里面,《史记》里面有八个书,什么书、什么书,《礼书》是第一,《乐书》是第二,《礼》、《乐》是摆在最前面的,后面才是什么《平准书》啊、《河渠书》啊等等等等,才是这些东西。他把《礼》、《乐》认为是引导一个国家的人民最重要的。到了《汉书》里面就不对了,董仲舒天人感应,就把《律历志》放在最前面,首先要看天,天答应不答应啊,就把自然的天,变成一个神灵的天,《礼》、《乐》放到后面去了。再到《晋书》里面好家伙,《天文》下来是《地理》,《地理》下来是《律历》,《礼》摆到第四去了。再到《隋书》里面,它又把这个《礼》摆到前面,第一是《礼》,但是它叫《礼仪》了,就是讲形式了。这个形式包括什么呢?就是说几品官穿什么衣服,戴什么帽子,前面这个应该什么样子。这个《乐》,它就叫《音乐》了,这个是不对的。 

《乐记》里说,魏文侯跟子夏两个人有一个对话,魏文侯说,哎呀,你很有学问,我向你请教一个问题,说“吾端冕而听古乐”,我把这帽子都弄正了,我坐得端端正正,我来听古乐,我听一会儿就想睡觉。可是我听那些新乐,拿我们今天话叫流行音乐,哎呀,我一个晚上都不想睡觉,请问这是什么道理。那个子夏就笑了,说你问的是“乐”,实际上说的是“音”,你不懂,你说的那些东西,乱七八糟的音,靡靡之音,亡国之音都不是“乐”,“德音之为乐”。那么他这里面就批评了,说这种“德音之为乐”,这种音乐,像比如说文王、武王,他都有当时那个时候的一种颂歌,这种颂歌让人看到当时他们怎么样除暴安良。可是你那种音乐呢,男女杂厕,一帮人在上面窜来窜去,看完以后不知所云,不知道这个是表达什么主题。那么这个里面就是说,儒家思想跟那个是有区别的。所以到后来,到《隋书》里面,他把这个“乐”、《乐书》,他叫音乐了,各种各样唱的东西都叫音乐,实际上也是远离了先秦儒家关于“乐”的概念。 

那么到了《宋史》里面,大家知道《二十四史》里面《宋史》最多的,有几十本。《宋史》里面是《天文》、《五行》、《律历》、《河渠》,下来才是《礼》。而这个朝廷的《礼》基本上都是什么呢?帽子上面有几道梁,鞋子是什么颜色的,袖子是什么颜色的。到后来整个《礼》就形式化了,而且这种形式是服从于王权,和孔子所讲的“礼乐教化”的事情背道而驰的,所以它慢慢、慢慢被边缘化了。今天我们往往拿这些东西来说我们古代是礼仪之邦,这就大错特错了。我想我先讲到这里,下面我们还可以进行讨论。 

  

  

主持人:听了您的演讲,我想在座的很多同学可能都会觉得是受了一场中华传统文化的洗礼,其实在座很多同学,包括我自己在内,可能像我们这一代人很少有人真正的受过这种“礼乐教化”的熏陶,可能我们所接受的都是正统的这种西式的教育,那您认为如果是说对于这些接收了西式教育的人,是不是就是缺乏文化底蕴? 

彭林:那当然,不光是文化底蕴,我这个地方说一个这样的事情吧,就是顾炎武曾经借用过一句话很有名,叫“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问过许许多多同学,发现没有一个同学把这话是读懂了。其实顾炎武在《日知录》里面他就说过,这种亡国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就是换了一个皇帝,姓张的皇帝换成了姓李的皇帝,这文化没有变,还是汉文化,这叫亡国。这没有关系。什么叫亡天下呢?就是你的整个的文化被人家同化了,或者被人家消灭了,你的人一个个都还在,可是你这个民族没有了。每一个民族要有自己文化的,我们到云南去说这是傣族,这是苗族,因为它文化不同,文化要没有了,这民族怎么会有呢。我们中学历史书上有一个地图是吧,北方有个叫契丹,到哪里去了?今天我们五十六个民族里面没有契丹的,当时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在俄文里面讲“中国”的读音就是“契丹”。可是这个民族在跟人家交往的过程当中,他不注意固守自己的传统,被人同化了,它文化没有了。今天我们如果做基因分析的话,我们社会上可以找到很多人,他的祖先是契丹人,说不定在座的就有。可是你不是契丹民族,因为什么?你的文化没了,不光是契丹,契丹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那么到今天,我们就是说,这个民族五千年它要形成一套文化的,中国这文化的核心是“礼”。这话对不起,不是我说的,是钱穆,国学大师钱穆说的。中国文化的核心是“礼”。你把这些东西都丢光了,最后这问题就来了,你们是什么民族?我们今天已经是衣服,我都穿着洋服了,很惭愧。 

那么现在你看我们的房子都欧陆风情,我们现在,这个学生的节日也不得了啊,我去年在某校上课,上一个学期课,结果有天晚上,有一个同学来跟我请假说:“老师,今天晚上,我这课要请假。”我说:“为什么?”他说:“我们班有个活动。”我说:“什么活动。”他说:“今天是平安夜。”我特生气,我说:“关你什么事呀。”  

没有文化自尊,也没有文化自觉,是吧?小平同志有一句话,我觉得讲得非常朴实,但是非常好,“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爱着这片土地。”我们都是中国人啊,我们血管里流的血是中华民族的血,我们要珍爱自己的文化、珍爱自己的传统。北京有一个礼仪学校,给了我一些教材,我一看前言,我们是五千年礼仪之邦,我们如何如何好,前言完了。下面怎么描眉、涂口红、打领带,怎么拿刀拿叉。那么现在这个问题严重到什么程度?今年我在北大做了一个讲演,讲演结束以后有一个女同学站出来提了一个问题,把我深深地震动了,国际关系学院的学生为了将来从事外交工作,他们举办了一个礼仪学校,有阿拉伯礼仪,非洲礼仪等等等等,最后发现没有中国礼仪,五千年的礼仪之邦我们已经拿不出来了。 

以前有一句话叫入境问俗,我们到欧洲去要了解一下他们文化怎么样的,语言风俗什么样的。可是有个例外,外国人到中国来不需要问,你问美国的风俗就行了,这不是滑稽吗?对不对?那么现在我们已经是没有了,人家怎么对我们都可以的,你急着要学拿刀、拿叉,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外国人到中国来筷子拿不好,我们会笑他吗?不会笑他的。这个拿刀拿叉对我们这个民族这么重要吗?我们有尊严没有?  

还有一个现象不知诸位注意了没有,深圳有一个“锦绣中华”,咱们北京有个“中华民族园”,去过没有?里面没有汉族。没有汉族能叫“锦绣中华”吗?能叫“中华民族园”吗?滑稽。可是话说回来了,我们退一万步来讲,里面给你划块地方,让你去展示,展示什么?一伙穿夹克衫的、穿西服的人在里面,里面互相“妈咪、爹地、拜拜”。 

近代以来,我们由于受到外来侵略,在这种很特殊的情况下,我们不是想全盘西化,就是想全盘苏化。自己的民族文化挺立不起来,没有文化自信,没有文化自觉。而这个文化现在是,你看现在是加速度的在流失。不好说啊!四大文明古国,有三个都已经是失落了,叫失落了的文明啊。我们是唯一一个没有被中断的,但是我不敢说会不会最后会流失殆尽。这个要看我们大家有没有文化自信,有没有文化自尊。 

那么现在西方人要占领我们的市场,廉价劳动力,还需要像一百多年前用大炮吗?用鸦片吗?文化就解决问题。现在我们很多人为什么喜欢过洋节,不喜欢过中国节,文化上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被征服了。我以前有个同学曾经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说近代以来中国最可悲的事情是什么?没有成为美国或者日本的殖民地,说明什么问题。 

提问:彭老师、主持人,您好,我是北京理工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的研究生,我曾经和一位外国朋友聊过天,就谈到关于中国文化的问题,我却发现他们对中国文化的理解甚至远远超过我,我就感到很奇怪了。一个外国人对中国的文化了解甚至超过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中国人,那么我们对自己的文化又能了解多少,又能保存多少呢?我就反复思考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人何以成为一个中国人?今天听了您的讲座,我深有体会,但同时又产生一个新的疑问,就是您提到中国文化的核心是礼,但是即便在孔子的著作中,他都要慨叹“礼崩乐坏”,他要上西周,要上周公的那个时代去寻找真正的礼。那么在我们这个时代,几千年过去了,无数的灾难、无数的重建,那么我们该上哪儿去找真正的礼呢?谢谢。 

彭林:我想这个礼它是一种文化,我们不能简单的这么做一个比较,就是孔子到哪里去找。我们到哪里去找?当然我们要从传统文化里面去找,去找智慧。近代以来,我们把这东西全部抛弃了,那么现在有人说过一句这样的话,我觉得是不是有助于回答你这个问题,就是我们这个国家怎么强大呢,怎么样不失去自我呢,大家牢记一句话“无科技不足以强国,无文化则足以亡种”。你们理工大学的科技在你们身上,但是这个文化也在你们身上。而我这里要讲到我们清华大学,清华大学办学的理念在二十年代就非常清楚,梁启超先生曾经给清华的学生会做过一次讲演,这个题目叫《君子》。办大学的理念是什么?是不是给大家一个饭碗呢?我是学计算机的,我是学工程的,我是学化学的,不是的,大学是要为社会培养德才兼备的,有很强的专业技术,同时又有人文关怀的这样一个人,这种人我们称他叫君子。梁启超说将来清华的人到了社会上以后,他能够挽狂澜于既倒,社会就有希望了。所以清华大学在那个时候,他在里面怎么样成为一个君子呢?叫“厚德载物,自强不息”,他取了《易经》里面的两句话,现在这是我们的校训了。“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要说的话全说了,这是水平。 

  

提问:老师您好,主持人您好。我想问一下,台湾只不过跟我们分开只有几十年时间,相对五千年的这种我们的历史来说,为什么我们这种礼在我们大陆,我觉得好像是一种崩溃的速度,为什么这么快?就是这样的。 

彭林:好,谢谢。我觉得要转移一代社会风气很容易的,文化革命十年,宣传的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睡觉的时候都要睁一个眼睛,要防止阶级敌人捣乱,人跟人之间要斗,“与人奋斗,其乐无穷。”还能那有礼吗?对不对?那么台湾它因为是有一个众所周知的一个原因,他们就是没有文化大革命这样一个东西,所以他在民间这套东西他保留得比较好。但是近十几年以来,这个情况在改变,李登辉不是“去中国化”吗。“欲要亡其国,必先灭其史”,这是龚自珍说的话。他怎么样离开中国呢?首先他在文化上要跟你分开。为什么我刚才反复说文化怎么重要,民族文化怎么重要。那么他现在李登辉当时对小学生、中学生就教育了,我们是台湾人,我们不是中国人。十几年过去见效了,这几百万人现在都有投票权了,他们被改造了。我们也这么十几年把一些东西丢了,所以我们现在希望通过十几年或者再短一点的时间,我们再把它找回来。    

  

主持人:最后也是按照我们的传统,请您用一句话来简单地概括一下,您今天的演讲。 

彭林:善待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 

主持人:我想您今天这句话,通过您的演讲,一定是深深地印在了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同学的心中。那就再一次热烈地感谢今天彭林教授为我们带来的精彩演讲。同时也非常感谢北京理工大学的各位老师和同学,在下周同一时  

   编辑: 宁青  



梦忆溪山 发表于:10-04-10 16:44 0
4
部分网友评论摘录: 


来自 192.168.0.* 的网友 于 2005-01-15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关于彭林教授所讲“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就个人的看法,彭教授已进入儒学之门,已看到中华文化的主体骨干,可惜对礼乐的了解还不够深入。简单说,其实礼乐乃是儒学的源头根本,是一切教育的基础,是治国的先驱模板,也就是说不懂儒学礼乐,就是不懂教育百姓,就是不懂治理国家,有这么严重的后果,数千年的历史纪录就是事实。  
  
  
来自 60.178.73.* 的网友 于 2005-01-14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失去很容易,找回就难了  
  
  
来自 218.111.209.* 的网友 于 2005-01-16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五)我1987年和1998年访问过台湾,总的感觉还好。但在“礼”方面的过头表现很烦人。和刚结识的几个商人吃饭,席间甲起身敬大家一杯茶,说了一些恭维话,在座的都起身回礼,这完全可以接受。一会乙也端起茶杯起身说了一些客套话,都又得起身回礼,这也还可以接受。但屁股未热,丙起身敬甲,大家又得端杯起身陪丙…如此一顿饭重复七、八回,全是空话套话废话,一句也没记住,更别说吃了些什么了--当时只想快快逃离!  
  
  
来自 218.111.209.* 的网友 于 2005-01-16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四)关于“礼”的问题,作为一个文明古国,一个世界大国以至一个世界最庞大的民族,在外人眼中不论是无“礼”还是失“礼”,都是非常难堪和严重的!一定要让世人转变看法,认为中国人(准确地说是作为中国人主体的汉族)是不亢不卑但彬彬有礼的民族!不过话说回头,千万不要搞那种过于繁琐或流于形式的“礼”,不要搞“礼多人不怪”那一套!  
  
  
来自 218.111.209.* 的网友 于 2005-01-16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三)其实有见地的洋人到中国,想看到的是深度有个性的中国人和中国文化,最瞧不起别人老是跟在他们屁股后面依样画葫芦! 
(针对日常生活中一些同胞令人吃惊的失“礼”或欠缺文化素养的表现,可以参考今天新加坡早报网网站( www.zaobao.com )上的一篇文章<<爱恶中国人>>)。 
  
  
  
来自 218.111.209.* 的网友 于 2005-01-16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二)我常出差中国,最看不过眼中国人自己经营的一些星级大饭店所有工作人员胸前的铭牌上只有洋名,有的连汉语拼音的姓氏都没有,汉字更甭说。而饭店住客实际上有不少本国人和海外华人!我好几次给酒店领导写意见书,有回应且表示尽快纠正的只有一家。同是中华儿女,我们海外华人拼死拼活维护母语教育和护中华文化,坚决反对台独分子搞“去中国化”,却不料中国国内许多人在自我“去中国化”!  
  
  
来自 218.111.209.* 的网友 于 2005-01-16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一)此文较长,分几短先后发送,抱歉!我是海外华人,在私立学院里工作,几乎每日接触中国留学生。对彭林教授所言,特别是“无科技不足于亡国,无文化则足于亡种”,深有感触!中国留学生当中,别说外国文化和历史,对本国文化和历史有起码认识的也不多!可贵如“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古训很多没听说过;有位大专毕业生说秦始皇是唐朝人;唐以前的朝代和顺序很多说不上。更严重的是,跟一位1983年7月7日出生而家住芦沟桥附近的男生谈“芦沟桥事变”,他这样回答:“芦沟桥事变?好像听说过,是明朝还是清朝时候的事吧...?"。  
  
  
来自 211.152.172.* 的网友 于 2005-01-16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世纪大讲堂,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非常好的节目,非常好的内容! 
  
  
  
来自 219.234.104.* 的网友 于 2005-01-16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要求县团级以上干部阅读!  
  
  
来自 219.133.216.* 的网友 于 2005-01-15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抓紧要教育部颁发中国经典文化教育课程,作为考试学分,从幼儿到大学!  
  
  
来自 61.144.25.* 的网友 于 2005-01-15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精辟,发人深省!  
  
  
来自 222.95.58.* 的网友 于 2005-01-15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欲要亡其国,必先灭其史”,  
  
来自 218.19.99.* 的网友 于 2005-01-17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大道理我可不懂,可起码现在多元化的文化的、艺术的、学术的、乃至人生生活态度的,应该彼此尊重互不干预吧,先生觉得流行乐是靡靡之音亡国亡种,现代艺术是污七八糟的涂鸦,吃西餐就是丧失民族尊严,那汽车飞机眼睛手表呢?光屁股的西方艺术呢(不准中国人学呀)?探索人的精神和宇宙的学说呢?  
  
  
来自 218.19.99.* 的网友 于 2005-01-17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什么靠科学技术强国、礼仪道德为民族精神的废话——“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弊陋,八十年前陈序经先生就早已指出。在现在弱肉强食的世界格局下,不可能有原始的、封闭的、自成体系的和谐社会。而那些我认为是泯灭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儒道教育、那些浪漫主义的世外桃园的幻想,根本没有存在的条件!  
  
  
来自 218.19.99.* 的网友 于 2005-01-17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奇了怪怎么没骂的?我昨晚看了今天无论如何业要来骂一下!我觉得中国近代遭受的屈辱的根本原因就是他讲的这中国传统的精髓——儒道。礼仪、修养教育下的中庸,人怎么能有冒险精神?民族的创造力恰恰靠那些先生所不屑的爱冒尖的、出风头的人。  
  
  
来自 218.94.23.* 的网友 于 2005-01-17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请给“礼”下一个确切的定义。 
请问,在两千多年前孔夫子为推行“礼”周游列国却被赶得“累累如丧家之犬”,时至今日,又如何推行“礼”呢?  
  
  
来自 219.137.107.* 的网友 于 2005-01-17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中华文明的希望只有靠海外华人了!大陆?别在瞎闹了!不停地搞政治运动,搞偶像崇拜!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只需要三十年就能割断,四大文明古国无一幸免,现在的中国大陆人民不懂繁体字、不懂中国历史、传统节日也统统忘光、脑子里满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满街都是财经会计计算机,何处有文史立足之地?原本文史大国变成文化教育小国,哀哉痛哉!只有自己努力些!  
  
  
来自 202.75.152.* 的网友 于 2005-01-17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219.137.134网友您好! 
“知难而进”才可贵可敬!2千5百多年前,孔子即慨叹“礼崩乐坏”,世道艰难,但他始终未放弃。他常梦见周公,大概未曾也未敢梦见自己对后世的影响如此巨大而深远吧?而中国和中华文明始终未消失。我们固然难望孔子项背,但众志成城,仍是有所作为的!况且我们崇尚的是和谐与尊重,放之四海皆准。哀莫大于心死,作为伟大民族的儿女,伟大祖先的后代,绝对不能“心死”哟! 
  
  
  
来自 218.17.238.* 的网友 于 2005-01-17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现在把一切文化的失落均归于文革已失公允,文革己过去近三十年,文革后的一切向钱看,黑猫白猫这种极功近利的、无理想、无远见的、无依赖(指思想上、精神上的)只是短期效益的思想对中华民族精神的危害更大,更是罪过。对所谓“黑猫白猫”理论的短期、浅薄理论造成的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和道德的伤害更应总结。文革毕竟过去近三十年,文革后这三十年我们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文明的发扬作了什么呢??!!将一切全部归罪于前人是简单的办法,也是不负责任的办法,更是逃避罪孽的办法。文革后的三十年我们对宏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和文明作了什么,作到什么,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伤害了或伤害到什么程度?只说别人之过太容易了,说自己尽而承认自己的过错太不容易。改革三十年来成绩不说跑不了,谁敢面对现实找错误?! 



梦忆溪山 发表于:10-04-10 16:44 0
5
来自 218.17.238.* 的网友 于 2005-01-17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现在把一切文化的失落均归于文革已失公允,文革己过去近三十年,文革后的一切向钱看,黑猫白猫这种极功近利的、无理想、无远见的、无依赖(指思想上、精神上的)只是短期效益的思想对中华民族精神的危害更大,更是罪过。对所谓“黑猫白猫”理论的短期、浅薄理论造成的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和道德的伤害更应总结。文革毕竟过去近三十年,文革后这三十年我们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文明的发扬作了什么呢??!!!  
  
  
来自 219.137.134.* 的网友 于 2005-01-16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震撼!!!,很久没有听到如此精辟的,深刻的演讲,精彩啊!!!,可惜世道一个“难” 字啊!!! 
  
  
  
来自 218.111.209.* 的网友 于 2005-01-16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六)“礼失求诸野”不好,矫枉过正也不好;适当恢复一些既能体现民族精神气质又能在原有基础上“与时俱进”的古礼最好!最后要说:中国只有在文化上重新崛起,才算得上是真正的重新崛起!  
  
来自 219.93.174.* 的网友 于 2005-02-03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精彩的演讲. 在今天的中国, 礼更多的时候是表面的东西. 对人有求, 形式上的礼从来不缺. 飞机升空前, 空姐机械性向乘客鞠躬. 航班误点了, 地勤人员姗姗来迟. 板着脸道歉. 都不发自内心. 台湾议会, 敌对者互丢便当. 更不用说了. 乐倒是发挥的淋漓尽致.孩子学钢琴,表面是为了让孩子陶冶性情, 实际是赶时髦. 强迫孩子考试.  
  
  
来自 219.245.154.* 的网友 于 2005-01-24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经过百余年人为破坏,国人已无传统可言.弘扬传统文化必须是政府行为.要像当年文革中宣传毛泽东思想那样奋力推行,50年或可奏效!如只是民间鼓吹,断难成就!10余年成功,无异于痴人说梦!请先从恢复繁体字和恢复古文始.  
  
  
来自 61.234.250.* 的网友 于 2005-01-19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对!无文化则足以亡种!不继承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你还能理直气壮的说你是中国人吗?也许你只是一个黄皮肤的美国人而已!建议自小加强中国礼仪教育。  
  
  
来自 202.75.152.* 的网友 于 2005-01-18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来自 202.75.152.* 的网友 于 2005-01-18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后人对传统一味"拿来主义"而不懂得发展和提升,那是“没出息”!反之,整个民族企图和传统一刀两断,一如大树之自我断根,那是“愚不可及”!  
  
  
来自 202.75.152.* 的网友 于 2005-01-18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当代中国人的悲哀,正因为偏离“中庸”太远;要么“向权看”,要么“向钱看”,头脑无时无刻不发烧发胀。实际上两者都极肤浅和急功近利,哪能不出大问题!中庸是避免走极端,并非好无原则。网上匿名骂骂咧咧有何困难?      当代儒者梁漱溟的铮铮风骨,几人能及?!  
  
  
  
  
  
来自 218.94.23.* 的网友 于 2005-01-17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不知彭教授能否在网上对218。94。23。的网友之问题发表见解?  
  
  
来自 219.129.127.* 的网友 于 2005-01-17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  
  
  
来自 218.19.99.* 的网友 于 2005-01-17 就 儒家的礼乐教化之道 发表评论  
注意,当你用“拿来主义”进行选择时,你可以保证儒道礼仪教化下的(没有、不敢用、迟钝的、中庸的)大脑,能有积极地选择?靠!二十一世纪还有这样的古董!?庆幸的是,国家肯定不会再向回走,不会采纳你的建议,一家之言,你用国家这二十年改革开放向西方学习的富强成果,得到了一份大学教授的差事,在这所普通的学校里享受着纳税人给你的待遇,先生也应感惠这份幸运,才可以唏嘘他人和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