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16020287.htm 1 215 2010-04-10 02:29:0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汉服 > 从服饰复兴到精神复兴

从服饰复兴到精神复兴

梦忆溪山 发表于:10-04-10 02:29
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新周刊 > 新锐论坛   
主题:从服饰复兴到精神复兴 
作者:xxzxxz2004  发表日期:2004-10-16 14:39:59 [表状] 
  
从服饰复兴到精神复兴  

 最近有数十多位有志于复兴汉服的年轻人着汉服拜祭了一回在北京的民族英雄袁崇焕墓,一时成为新闻媒体、网络的热门话题。赞之者有之,贬之者也不少。赞之者多以汉民族的服饰失落多年为憾,现在终于有人从事复兴工作,走出了第一步,当然感到欣慰。贬之者则以为人为地复兴一种失落多年的服饰,是一种复古,会阻碍中国的进步;更甚至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大汉族主义抬头的表现,认为这种势头发展下去会影响到民族团结,乃至国家的稳定。  
  其实,在现代多元化的社会,穿什么,不穿什么完全是个人的自由,谁也管不着。这件事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完成是因为其潜在的意义。众所周知,汉民族的服饰传统三百年前,在清军的屠刀下被子强行中断的,现在有人出来做恢复工作,自然不免触到这些痛史。这是无可避免的,也无须讳言。但这还只是表面,一引起更怕由此引发汉族民族精神的回归、激发,以至于影响到一些少数民族在国内的地位。这是根本的原因所在。  
  我是赞同复兴汉服的,更希望籍此引发汉族精神的回归、复兴。复兴汉族不但不是大汉族主义,反而是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最重要部分。试想,如果一个占国家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民族不复兴,中华复兴不是一句空话。至于这一行动会不会引起大汉族主义,进而造成对少数民族的压迫,我认为这纯属多虑,汉族追求的是中国各民族的真正平等,如果少数民族也有失落的优秀文化,其族人也可以从事复兴工作,谁也无权干涉,国家更应适当扶植。生态需要多样性,文化也需要多样性嘛。  
  下面我不揣冒昧,试就一些众所关心的问题作出回答,希望能起到一些解惑的作用。  
  一、 汉服复兴会阻碍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吗?  
  答:不会。世上有这么多民族,中国也有55个少数民族,各有各的民族服装,阻碍了其进步吗?一个也没有!那凭什么汉民族的民族服饰会阻碍汉族的进步呢?有人说,汉服已中断三百多年,缺了一个自然演变的过程;而这几百年中世界又经历了沧海桑田般的变化,这样汉服还实用吗?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但应该明白,现在所走出的只是第一步,以后完全可以此基础上设计出又具民族特色又实用的服饰来。再说服饰的主要功能之一是审美,即使在一些特定工作场所不适合,但作为礼服甚至便服有何不可?  
  二、 汉服复兴会制造国内的民族矛盾吗?  
  答:不会。我相信大多数少数民族人士是通情达理的。人与人之间的尊敬是相互的,我敬你一丈,你也应当敬我一尺。民族间也应该这样。汉服是在屠刀下消失的,现在出来做些恢复工作是在抚平伤口。汉族敬重某些民族,这些民族人士不会连汉族疗伤的权利都不给吧?至于由此牵出的历史问题,这与现实的利害无关,谁也不能把祖先的帐算到子孙的头上。  
  三、 汉族精神的回归会影响到目前少数民族的地位、权利吗?  
  答:正当的权利丝毫不会受到影响。当然汉族精神的回归必然会牵涉到对一些历史事件的评价问题。对这些问题应该按客观标准是其是,非其非,更不能颠倒黑白。我们总不能肯定蒙元的大屠杀吧?也总不能满清的“杨州十日”、“嘉定三屠”吧?同样,对一些汉族统治者对少数民族的屠杀也不能肯定。  
  在工业革命之前,世界历史发展有一条主要线索就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冲突,这是看过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的人大概都知道的。总体而言,在这几千年中,几乎所有的发明、创造、科学、艺术、宗教等均起源、成长、成熟于农耕文明;游牧部落绝大多数时候只扮演劫掠者的角色。明白了这一点,对“胡汉恩怨”谁是谁非实不难得出结论。有的人可能对此难以接受,这也无妨,有任何思想是你的权利。但汉人也没有必要自虐,硬说被打劫、被强、奸是有人给我输血吧。历史的结论是,文明地区每给游牧部落统治一次,总会导致文明在总体上倒退。 

  四、 中国的主要问题是少数民族问题吗?  
  答:不是。恰恰相反,主要问题在于汉族,在于汉族的不团结。现在汉人的地域观念强于民族观念,这是非常危险的。如果汉族不分裂,以汉族人口之多,地域之广,人材之众,保国家安定足足有余;但一分裂,后果就难以设想了,历史上的教训太多太多。西晋“八王之乱”,遂有“五胡乱华”;唐末“藩镇割据”,致有“五代十国”;宋金对峙,蒙元终于亡华;明末内乱,满清窃据神州。现在社会上有一股虚化汉族,甚至否定汉族的思潮。这种思潮认为汉族是一个大杂烩,血统杂、文化杂,没有自己的民族特点。“南北汉族论”就是重要的一例。这种思潮对汉族的危害性可想而知,对国家的危害性更大。不知道汉族焕散了,还有多少人能对“中华”两字有认同感!  
  汉族的血统杂吗?是有不少历史上少数民族融入汉族,但以汉族人口基数之大,每次融入的少数族人口之少,能有多大影响?现在的满族、蒙古族的血统要比汉族杂上几十倍,却没有人去说他们,这不奇怪吗?汉族的文化杂吗?端午、重阳、春节、汉字,对祖先的尊崇,这些各地的汉人能有多少差别?所以汉族是个实实在在的民族,人为的虚化即不符事实,也不利国家。  
    
  结语:从服饰复兴走向精神复兴  
  服饰复兴是提高汉民族凝聚力的手段之一,我们更应看重由服饰所承载的精神内含。汉族是一个创造了光辉灿烂文明的民族。老子、孙子、孔子、管子等思想家放在任何圣贤的殿堂里都不会逊色,与西哲相比,其生命力只会更长久。葛剑雄在《统一与分裂》一书中曾叹道:“…哲学思想方面的成就尤其令人瞠目,不少精辟深邃的论点 即使到二十世纪的今天也没有失去光彩,很多毫无实证基础的推断竟然与现代科学实验的结果完全符合。”唐诗开印象派诗歌之先河,到十六世纪末,由传教士介绍,又在西方开出奇岜。中国的文人画早就知道艺术主要是表现个人的主观感受,何必执着于形似,“吾但抒吾心中逸气耳”,何等的潇洒,何等的先知先觉。  
  “汉家天马出蒲梢,苜蓿榴花遍近郊”,“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十五州”,汉唐的汉族先辈,是何等的开放昂扬,何等的敢于冒险。想想班定远、王玄策孤身立功异域,想想陈汤的“明犯强汉天威者,虽远必诛”,再想想在满清治下的那幅萎靡不振,萎琐自私的样,汉族的精神难道不需要复兴吗?  
  复兴汉族的精神,决不是要回到专制统治去,决不是要回到闭关锁国去。汉族的往圣与先贤,在历史的长河中给我们留下一长串精神文明之花,我们决不可以轻易抛弃,完全西化意味着相当大部份人类精神成果的丧失。这些精神成果,不只代表着往昔的辉煌,而且里面包含着迎接未来挑战的种子。我们回去追寻她,浇灌她,终能在新时代开出新的灿烂之花。诗云“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汉民族生生不息的源泉实基于对自身文明的自信,如果一味否定自己,实与自宫无异。而自宫者岂有后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