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16019848.htm 1 276 2010-04-10 01:49:1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汉服 > 【转载】就汉服问题驳斥余秋雨

【转载】就汉服问题驳斥余秋雨

梦忆溪山 发表于:10-04-10 01:49
转自华夏复兴网,作者:信而好古 


最近,余秋雨在他的博客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对四个重大问题的紧急回答》的帖子,第三部分专门谈论汉服问题。余秋雨在对汉服缺乏基本了解的前提下,断然拒绝汉服、否认汉服复兴的意义。这些论调如果只是余秋雨的私人观点,不对社会大众造成不良影响,我们也无权干涉他个人的言论自由。如今既然已经公开发布,鉴于余秋雨在当今文学界的影响力,如果不予以批驳,那麽他这些混淆视听的言论,必将对迷惑一部分民众,影响汉服复兴的正常进展。 

余秋雨:如果中国人都要穿“汉服”,那就进入了一个民族主义的概念之中;既然已经进入这个概念,那我要问:你们把五十几个少  数  民族放在哪里? 

信而好古:这里的“如果”是余秋雨自己的臆测,事实上,自从网络上发出复兴汉服的第一个声音开始,一直到今天,还没有任何一位主张汉服复兴的朋友表达过“中国人都要穿‘汉服’”的言论。汉服的汉,是汉族的汉,即使我们有所期待,我们也只是希望汉族人都能够穿著汉服。而且,我们只是希望如此,不是必须如此,不是余秋雨说的“都要”,而是“都应该”。都要如何如何,那是在强迫他人。都应该如何如何,则是为他人提供一种可供选择的建议。汉族人穿著汉服,就像藏族人穿著藏袍、满族人穿著旗袍、日本人穿著和服一样正常。其他民族穿著民族服装,余秋雨不会想到所谓的民族主义;汉族人穿著民族服装,余秋雨如何就能得出“那就进入了一个民族主义的概念之中”的结论呢?既然这个结论不成立,余秋雨“你们把五十几个少  数  民族放在哪里?”的疑问也就不存在了。你们把五十几个少  数  民族放在哪里?我们把五十几个少  数  民族放在心里,我们就像热爱汉族一样热爱其他少数民族。我们希望包括汉服在内的汉族文化遗产能够得到保护和发扬,我们同样希望少数民族的文化遗产也能够得到保护和发扬。 

余秋雨:如果有人说,考虑到这些少  数  民族,可以不叫“汉服”,改叫“华服”,那么,进一步的问题又来了,你们的“华服”里能汲取五十几个少  数  民族的服装元素吗?如果不汲取,大家反而会心理受伤,徒生磨擦;如果都汲取了,那该是一种什么服装呀,你敢穿吗? 

信而好古:我们确实考虑到了少数民族,但我们并不觉得叫做“汉服”有什麽不妥,这就像是我们管藏族人的民族服装叫做藏袍,不是不尊重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我们管满族人的民族服装叫做旗袍,不是不尊重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汉服是不是可以称作华服,作为代表中国的民族服装,这个可以讨论。不过目前这个问题还提不到议事日程。等将来汉族恢复了自己的民族服装再来讨论不迟。既然汉语可以作为代表中国的民族语言,那麽以汉服作为代表中国的民族服装,也并非不可以。汉语没有汲取五十几个少  数  民族的语言元素,但它却代表了中国,少数民族并没有任何心理受伤的感觉,也不曾因此而产生过任何摩擦。同理,汉服无需汲取五十几个少  数  民族的服装元素,以它代表中国,也不会给少数民族带来心理不快,不会因此而产生任何摩擦。刚才已经说过,这个问题还不是讨论的时候。 

余秋雨:一切极端民族主义的思维的本质,是用专 制主义剥夺广大民众的生态自由。中国人好不容易到了一个可以对衣、食、住、行进行自由选择的时代,居然还有文人玩弄这种口号式的激进理念,诱骗无知民众的爱国情绪,开历史的倒车,剥夺民众自由。 

信而好古:汉族人恢复民族服装,是汉族人的正当诉求,这不是民族主义,更不是极端民族主义。汉族人要求恢复自己的民族服装,是汉族与生俱来的自由。当然,目前并非所有汉族人都要求恢复民族服装。汉族人当中,一部分要求恢复汉服,这是他们的自由;一部分不要求恢复汉服,这也是他们的自由。很多汉族人,现在、将来可能永远都不会穿著汉服,我们尊重他们的自由。而要求恢复汉服的汉族人,人数越来越多,我们这些人的自由余秋雨是否尊重过?余秋雨写下这篇反对汉服的文字,将我们这些人的正当权益置若罔闻,究竟是谁在“诱骗无知民众的爱国情绪,开历史的倒车,剥夺民众自由”呢? 

余秋雨:广大天真的年轻人不知道,如果你们接受了所谓“汉服”和“华服”,接下来,按照必然逻辑,他们一定要驱逐你身上的皮鞋、耐克鞋、皮带、手表、眼镜,再进一步,又会对人们的家具、电器、车辆一一提出相应的要求。这就进入了恐怖时代。为什么民族极端主义一定会发展成恐怖主义?大家想想我刚刚说的在衣食住行上的逻辑就明白了。让我们一起拒绝恐怖。 

信而好古:在余秋雨发表这个帖子之前,我们这些“天真的年轻人”确实不知道天下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必然逻辑”。这里我也不妨套用一下余秋雨这个惊世骇俗的“必然逻辑”:广大天真的朋友们,你们不知道,如果你们接受了余秋雨反对汉服、反对华服的主张,接下来,他一定要驱逐我们的汉语、汉字、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历史文化,再进一步,他还会对你的姓氏、信仰、习俗一一提出相应的要求。这就进入了恐怖时代。为什麽极端民族虚无主义一定会发展成恐怖主义?大家想想我前面说的那些道理就明白了。让我们一起拒绝恐怖。 

余秋雨:有人说:“平日可以随便,国家的重大场合应该穿国服啊!”我的回答是:对于一个民主、自由、文明的国家来说,真正的重大场合,必须是广大民众正常生态的愉悦汇聚,一旦强制,就不重大。对我来说,如果有一个“重大活动”规定我必须与别人穿同一种服装,我必然拒绝参加。现在有些活动要求穿“正装”,这是合理的,那只是提倡一种礼貌,所谓“正装”的范围很宽,男性穿西装、中山装、对襟装、绣花传统服装都可以,女性的范围就更大了。 

信而好古:这段话看起来好像有道理,其实也是似是而非。什麽是“广大民众的正常生态”?当汉族这个有著数千年文明历史的民族,自己的民族文化丢失殆尽,精神信仰丢了,道德观念丢了,价值体系丢了,礼乐制度丢了,民俗民风丢了,甚至连自己的民族服装也丢了,我们的广大的民众还能有你所谓的“正常生态”吗?余秋雨说,“一旦强制,就不重大”。国家元首接见外宾、出国访问,正式场合不允许穿拖鞋、短裤、两根筋的背心,这是强制规定。是不是他们的活动都不重大?余秋雨也知道,有些活动穿正装是合理的,而且是礼貌的。既然认识到服装问题并非粗枝末节,而是关系到一个国家的礼制,那麽,在我们这个礼崩乐坏的时代,难道不应该从百姓的著装为切入点,制礼作乐,逐步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吗? 

余秋雨:现在大家在生活中穿西装,是图它一个方便,完全不存在任何叛国的民族意识,这与戴手表、戴眼镜是一样的。如果在没有民族意识的地方挑动民族意识,在我看来是一种罪孽。据我所知,八国联军侵入北京时那些主动做向导的汉 奸,有不少是平日最讲“华夏祖制”的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因为一切极端主义都是脆弱的,碰到什么就碎,碎得比谁都快。相反,抗日战争时期那些最具国际视野的“洋派知识分子”,倒都很爱国。只有周作人做了文化汉 奸,他一直穿中国服装。结果我们看到,一批穿着中国传统服装、满口中国成语的汉 奸,与一批穿着西装用流利的英文在国际社会为祖国的尊严大声疾呼的爱国志士,构成了强烈的对照。只有深入国际,了解其他各国文明,才知道中华文明的价值。一切形式主义的狭隘举动,极端主义的哗众取宠,反而表现出了对祖国文化的不自信。 

信而好古:这段话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我们什麽时候说过穿西装就意味著存在“任何叛国的民族意识”呢?孔子说,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意思是说,如果没有管仲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辅佐齐桓公成就霸业,那麽我们中国早就沦为蛮夷之地了。在这里,孔子正是把服装、发式看作是一个民族的标志。而余秋雨则认为,服装问题则是不存在民族意识的。“在没有民族意识的地方挑动民族意识,在我看来是一种罪孽。”在余秋雨看来,孔子发出这样的感慨也是“罪孽”了。至於余秋雨该段後面的论述,究竟想要说明什麽问题?那些汉奸何以成为汉奸,难道是因为他们穿了民族服装吗?那些爱国人士何以成为爱国人士,难道是因为他们没有穿著民族服装吗?穿著民族服装并不意味著道德高人一等,也不意味著他就是民族英雄。但是,自己不穿民族服装,同时又刻意强求他人也不能穿著民族服装的人,无论是道德、人品,还是民族情怀,都是让人质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