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02340129.htm 1 336 2009-11-01 16:08:57

朱莉.戴许:我首先是黑人女性,其次才是导演

李昱琨 发表于:09-11-01 16:08
作者:供稿:Koma  “2009女性影展国际论坛”于10月22日在台北“国家妇女馆”举行,论坛邀请到美国著名黑人女导演朱莉•戴许(Julie Dash)作演讲,并与大家进行互动讨论。 朱莉在论坛现场   朱莉•戴许生于纽约,获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电影电视制作硕士学位,集制片人和导演于一身,同时也撰写小说、拍摄音乐录影带,并在美国各大学演讲。1992年因剧情片《尘埃的女儿》(Daughters of the Dust),她成为美国第一位在影院公映作品的非洲裔女导演,该片也被纽渥克黑人影展(Newark Ethiopian Film Festival)称为20世纪黑人电影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朱莉2007年荣获英国黑人女性影展颁发的终身成就奖,其作品《人权斗士:罗莎派克》(The Rosa Park’s Story)荣获美国有色人种促进协会影像奖以及艾美奖的家庭电视奖。   在演讲中,朱莉讲述了自己艰难的电影历程。   朱莉家境贫寒,但母亲重视子女教育,送她去课后补习班去学习课外知识,也正是在那里,朱莉认识了什么是电影。用朱莉的话说,他们只是想借电影来让黑人孩子们稍安勿躁,但电影却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   当时是1960年代,电影对朱莉来说非常陌生,本以为去学习照相的她,懵懂地开始操作小型摄影机和进行剪辑。朱莉说,在她的成长中,很少看到关于非洲的影像,当时的她一心想拍出真正符合自己族群生活的、打破刻板印象的片子。只不过,无论技术还是金钱,都是巨大的难题。   直到她考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电影研究生,一切才有了转机。UCLA的电影教学一向以叛逆和充满政治性著称,在这里,朱莉决定要真正用影像为自己的文化、尤其是为缄默已久的黑人女性发声。然而,即使处于一个激进的大学,身为女性,想得到大家的认同还是相当困难的。制片人和教授总是对女性执掌摄影机不放心,他们讨厌女性议题,认为那必然又是一群愤怒的人们在高喊口号和争夺权益,或者就是声嘶力竭地渲染受害者的血泪史,丝毫不会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正因如此,每一次表达的机会,朱莉都格外珍惜。   “女性在电影里种植心灵的花朵,展示我们灵魂深处的声音,这都是值得欣赏的美好部分。虽然曾经受到种种限制,然而,改变即将到来。”随着时代的进步,数码影像的出现让朱莉看到希望。拍摄影片不再像从前一样需要巨大的资金和技术支持,每个人都拥有了话语权!这正是女性导演们站出来的好时机。当阻碍减小时,关键在于,你真的有想要迫切发出的心声么?时代给了女性重新诠释银幕中自我形象的机会,也让朱莉重新思考那些在世界各地漂泊离散的非裔女性的生命和信仰。朱莉总是期待,有一天,她会拍摄出改变这些女性生命的影片;或者,女人们在生命之中,找到一部属于自己的、带来启发和改变的影片。女导演们做出的成绩,本身也是这改变的见证! 现场观众提问   演讲结束后,有人问道:“朱莉,你觉得身为一个黑人女导演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或者说,这并不能代表什么,你本身是一名热爱电影的导演,只不过恰好是个黑人女性而已?”朱莉严肃而坚定地回答:“不,这并不是一个巧合。我首先是一个黑人女性、是一个母亲,其次才是导演。身为非洲裔的女性是上帝的恩赐,我们有值得骄傲的非洲传统文化,有机会成为值得骄傲的母亲——我们种族血脉和文化的传递者。成为电影工作者是我的一个选择,因为,我要把电影作为表达我对每一位黑人女性挚爱之情的工具,用摄影机拍下她们的生活、她们的喜怒哀乐、生命轨迹。”   一时间,掌声响起,久久不落。   朱莉•戴许两部代表作《人权斗士》及《尘埃的女儿》映后问答。 《人权斗士》讲述了黑人妇女罗莎•派克的故事,她坚决不在公交车上为白人让出所谓的专属座位。   《人权斗士》这部电影开拍时,罗莎•派克尚在世,请问她本人对于影片的拍摄持什么态度?   Julie:当时她的年纪已经很大了,拍摄时是由剧组人员念剧本给她听的,她也提供了很多意见给我。剧本其实不是我写的,但是我有做一些修改,比如电影中有一场罗莎和她先生的床戏是我加上去的。因为我想要以一个女人的角度去看罗莎,而不只是单纯的历史英雄。大家原本忐忑不安,以为罗莎知道剧本之后一定会很生气,所以当罗莎问“这是谁写的?”,每一个人都指向我。但是罗莎只说了一句话:“好,没关系,非常好!”   该片是电视电影,在拍摄上,与一般电影有哪些不同之处?   Julie:电视电影的叙事节奏必须比较快,但是,我自己觉得这部片的前半部分,节奏有些过快了,因此,许多资讯被分解,无法完整的呈现出每个细节。其实,我拍每一部影片,都会有不同的感受,我觉得身为导演,要勇于尝试用不同的表达方式来表现自己。   对你来说,拍摄这部影片最大的困难是什么?你又从中学到了什么呢?   Julie:该片的拍摄时间只有短短的19天,同时资金非常的少。但是,由于我是独立制片出身,所以很了解如何节省时间与金钱,更有效率地完成拍摄。我学会的是,不管时间多么紧迫、资金多么缺乏,总要想尽一切办法,讲出自己想要讲的东西! 本次电影节开幕片《尘埃的女儿》,以魔幻现实主义手法表现了离岛上非裔女性的苦难和力量。   影片《尘埃的女儿》里,女性非常有力量,且都具有独特的个性。在呈现女性上您都做了哪些考虑?   Julie:在西方电影中,许多对女性的描写,都是以古希腊和古罗马的传统为模型。我的电影则是根据西非洲的女神。因为每一位女神都有鲜明的个性,所以用这些西非女神作为剧中主角的象征,能呈现出十分独特的面貌。   片中的女主角划船离家,为什么要用三个不同版本来呈现登陆之后?   Julie:这是一个关于生存者的故事,对于一个从过往走向新生的生存者而言,过去的历史夹杂了真实的历练和模糊的幻象。当生存者面对过去的伤害时,我们以更具力量的想象作为表现手法,或许这里面有些部分不同于现实,但它让生存者找到了生存下去的力量!   这部影片在主流电影市场中,似乎很难找到制作方和发行方,然而你做到了。不过你拍摄电影所选用的演员是否都是原住民?   Julie:其实,一半以上的工作人员都是这个岛上的居民,也都会说当地语言。这部影片在美国其实被视为外语片。它包含了许多黑人族群的文化元素与价值观在里面,所以不容易找到发行商。但是,在20年前,很多和我一样的电影工作者,就在探索一种有别于美国主流电影的叙事方法。不管怎么说,经过了这么多年,这部片子仍然被美国国家电影资料库珍藏,仍然保持着生命力。 ©同语特约稿件,转载请注明出自同语